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十三章 民国版笔仙

第十三章 民国版笔仙

    镇北五畜倒是颇为兴奋,个个喝得面红耳赤。长这么大,从来都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份,做梦也想不到,这次居然在乡亲面前露这么大的脸。

    他们纷纷表态,下次若还有这种露脸的机会,无论如何,陈青一定要先考虑他们,这种感觉简直爽翻天了。

    陈青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们,事实上,他确实在盘算让这五人跟自己一道去老龙观探谜,人多好办事嘛。

    “叮!”这时,脑海里突然响起一声提示音。

    “宿主聆听怨魂倾诉,并成功缉获凶手,牛刀小试,已让至少2000人产生惊叹,气运加成,特此奖励【扶乩符咒】

    声望值2000/10000。”

    嗯?原本以为这次是义工,没想到还有奖励,陈青一阵欣慰。

    先将目光盯在【怨魂】两字上,立刻,跳出了个注释框。

    怨魂,是指人横死之后,在埋骸处产生的一种怨气,承载着人临死时最后的念头。呼唤声轻微,若非特殊体质或者与其有夙缘之人,皆不能听见。有些怨魂因为累月积年,阴气旺盛,会拥有些许能力,令人坠入幻境。一般而言,将他们的尸骸挖出来超度,或者解其生前所愿,怨魂就会消散。有修行者,还会将其视为积阴德的一种方式。

    原来如此,难怪昨晚会看到生桩最后一刻时的景象,原来是怨魂所致。

    陈青又将注意力放在【扶乩符咒】上。

    【扶乩符咒】:以绳吊笔,悬在沙盘之上,心里念咒,燃烧符纸,即可召来鬼神询问,解心里所惑,鬼神会将答案写于沙盘上。施此术时,须月望之夜,作答能力视召来的鬼神能力而定,施咒者道行的深浅,直接左右答案精细度。

    具体画法,以及咒语如下:

    ……

    这不就是笔仙的plus版本嘛,综上所述,这道【扶乩符咒】只能在每月的十五月圆夜使用一回,技能冷却时间太长了。并且自己的修为,还会影响施法效果。

    再往下看,刚才的声望值又变成了2028/10000,这么一会功夫,又有28人听闻他的事迹。可以想象,到10000声望度时,系统又会赠送奖品了。

    单单三羊镇就有一万两千人口,若爆肝了什么惊天巨事,闹得全县甚至全省都知道的话,所获奖励绝对厚丰。

    并且还有气运buff,越是美名远播,产生的声望值就越大,而气运加成也就越大。

    现在身上有魅力和气运两种增益效果了。

    至于【扶乩符咒】,虽然在手,但距离月望之夜尚有一段日子,一时半会儿也没啥用,无法询问鬼神有关石桥另一个生桩葬于何处。

    虽然想早点完成这个隐藏任务,而实力不允许啊。

    一阵尿意袭来,陈青起身离开座位。

    还是人家老猴有眼色,立马来了句:“陈少爷,您这是要去茅房吗?”

    “嗯。”

    “不亏是陈少爷,茅房都要亲自去!”

    “滚。”

    陈青一出来,镇北五畜也坐不住了,纷纷离席,出了菜馆,要去墙角方便。恰在这时,一辆汽车从门口呼啸而过。

    这个年代,汽车是颇为稀罕的,镇北五畜个个瞪大了眼,发出啧啧声。

    那辆汽车却吱的停下来,拐了个弯,回到他们跟前,车门一开,走出来一人,冲陈青打招呼,原来是刘家大奶奶的娘家侄子方润。

    方润腰杆却挺得笔直,这两天来来回回,在席家和姑妈家奔波,忙前忙后,却毫无疲态。他看到陈青,两眼发光,说道:“陈兄弟,恭喜恭喜,今天你又立功了,仅仅是耳朵一动,就破了桩陈年积案,厉害呀,兄弟。”

    他这一出现,倒让镇北五畜不敢大声出气。

    陈青冲他一抱拳,“方兄谬赞了,这么匆忙,是回县城吗?”

    方润回答:“对,每天晚上我都要把车送回席旅长那里,昨天跟他讲了你‘一符平尸,’旅长颇感兴趣,今天回去,我再给他说说兄弟你的‘两耳断案,’旅长一高兴,说不定就马上招你入府,在他手下做事了。”

    这话让陈青一怔,他可没有志向在小军阀屋檐底下谋生。

    目前局面乱如牛毛,他早就打算好了,首先提高自己的修为,否则碍了某些人的眼,一颗子弹就能结果了性命。

    所以要多做任务,多让众人惊叹。

    此时此刻,那个完成了一半的生桩任务,又在心里翻腾。

    要不旁敲侧击,探探方润的口风?兴许他知道那个生桩埋在哪里了。于是模楞两可地笑道:“方兄倒是为我费神了,我眼下有一事不明,还要方兄赐教。”

    方润看了看表,“我们有十分钟的闲聊时间,来,车里说。”

    陈青冲镇北五畜吩咐道:“老猴,猪崽,蚰子,山羊,癞头狗,你们在外面等我。”

    老猴等人连忙称是。

    坐到车上,陈青故意叹了口气,“昨日上午,答应刘先生要查明三羊镇尸变,还要细查刘祺死因,让刘先生少些遗憾。于是今日课了一卦,刘祺少爷命格和三个方位有扯不尽的瓜葛,一个是西北方位,一个自然是刘宅,另一个却模模糊糊,卜不透彻,正思索着此事,恰好方兄来了,所以抖胆问问刘祺少爷的生平。”

    方润不知是陈青故意套话,瞅了瞅西北方位,摇头道:“一言难尽呐,我听母亲说,这个小表弟魂魄伤了,所以才老是生病。你所指的那个方向,就是南北石桥,母亲说那里有个生桩,三魂被封印桥头,镇压地气,让造桥变得顺利无碍。可这个生桩其中两魂跑了出来,化成怨鬼,终日在荒宅作祟,后来,荒宅被姑妈家买下,做了一场焰口法事,居然投胎到姑妈肚子里,也是孽缘。”

    “这些话都是母亲告诉我的,小表弟魂魄少于常人,后来,小表弟出了事,姑丈找高人一算,才知来龙去脉,于是把生桩挖出来,另葬他处,这位高手还把生桩封印的命魂也释放出来。”

    “本来,小表弟只有三载阳寿,前世的命魂被强装入现世身体里,三魂齐了,但却不相济,神魂支离,人就老是无精打采,终究在成亲当日夭折。”

    “听方兄这么说,那具生桩的骨骸,刘先生一定埋到了风水宝地。”陈青似是不经意说道。

    “骨骸一事,姑丈忌讳莫深,除了极少数人,别的根本不晓得埋在哪里,毕竟牵涉到小表弟身家性命。”方润神秘一笑,“放在以前,我是肯定不会说这些话的,不过现在小表弟都夭亡了,我也就跟陈兄弟你唠唠这陈年旧事。”

    你倒是知不知道埋在哪儿了?陈青心里腹诽道。

    “我母亲爱打听事,连她都不知道小表弟的前世埋在哪里,莫说是她,连我姑妈也不知道。但是,有一次我去姑妈家玩,无意中得知了那具生桩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