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十一章 怨声

第十一章 怨声

    要不,去瞧瞧?

    神使鬼差一般,陈青下了桥头,来到镇南河畔。

    沿着老冯来时的路,陈青在河边缓行。

    走了好大一会儿,终于,耳朵里似乎有人说话,时有时无。

    陈青来回调着步伐,最终停在一块突起的河岩上,这个声音达到了最大,不过也就是微弱得跟蚊蚋似的。

    这是个男人的声音,不停在说。

    “阿才,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阿才,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阿才,无怨我仇,为什么要杀我?”

    ……

    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说话者脖子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缓慢而又嘶哑。

    是从岩石下面发出来的!

    陈青把耳朵贴到河岩上,这个幽怨的声音果然又大了一丝丝。

    “阿才,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我?”

    脑海里没有跳出雷达搜索圈,那么,这个怨声和主任务以及隐藏任务都没有关系。

    陈青待了一会儿,除了这个声音,就是汩汩的流水声,再没有别的东西。

    这时,月亮渐渐坠西,陈青决定先回住所。

    他打算天亮之后,将乡公所这本卷宗送还,顺便打听一下刘祺的身世,当然,如果能获得有用的情报,就更好了。

    翌日一早,就有人敲门,原来是房东老猴。

    这家伙居然打包了些早点送来,骚眉顺眼的,口口声声说陈少爷恩泽隆厚,如同再造。

    别的没有,老猴的眼力劲,倒是真没的说。

    陈青也不客气,吃了两块糕点。

    老猴嘴碎得很,瞅瞅隔壁杨杏林的屋子,咳嗽一声,清清嗓,压低声音说道:“陈少爷,我有一件事,觉得说给你听听比较好,我这人吧,事一旦憋在心里,就难受的慌。”

    见陈青点头,老猴一下跳到跟前,神秘地说:“咱有啥说啥,我昨个被那只水鬼拖到河里,虽说眼窟窿里都灌满了水,但却能看清楚水鬼的模样。陈少爷,我可不瞒你,我自小就能在水中看清东西,即使水再浑,我也能看清。我觉得吧,我跟水有很深的缘份,大冬天也敢跳到河里游两圈,你说我是不是人家常说的天赋异禀?”

    “倒是有些能耐,”陈青敷衍道。

    “谢陈少爷夸奖,”老猴兴奋得直搓手,“日他娘的,我跟其他人说,他们这些牲口都笑话我吹牛,还是陈少爷厉害,慧眼识人。我再跟你说,陈少爷,那个水鬼,长得像,嘿嘿,长得像八年前杨杏林私奔的媳妇哩。”

    陈青怕老猴再放出什么无聊话,就打断他,“一派胡言。”

    老猴急了,“真的哩,二狗子被水鬼吃了,我看得一清二楚,奶奶的,就应当让老冯那老家伙再咬一回,他就可以作证了,不行,不行,那老家伙没我这种本事,水一浊肯定看不清楚。”

    “对了,老猴,你知道这镇上谁是阿才吗?”老猴这一番呱啦,倒是让陈青想到昨夜那个嘶哑的声音了,虽说与任务无关,但这个夜半怨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阿才,阿才……”老冯嘿嘿直笑,“你要是不说,我们都不记得了,老冯原名就是冯阿才,一个老光棍,谁也不稀罕,没人愿叫他名字,老冯喊习惯了。”

    果然,这老冯有问题,陈青心里一沉。

    事情既然碰上了,决无旁观之理。

    陈青丢给老猴几个银圆,吩咐道:“叫上你这群小伙伴,吃个早点,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老猴本来就是游手好闲之徒,仗着老爹留下的三处宅院,收租过日子。昨天被陈青缓免五百大洋,正想着怎么表现呢。听陈青这么一指派,连忙答应。

    不一会儿,五个闲人纠集一处,拎着撬棍?头等物,朝昨夜镇南那处河岩走去。

    白天阳气盛旺,压根看不到怨声,河岩颇多,极不明显,陈青找到昨夜离开时留的记号,让众人开工,去撬河岩。

    这块河岩奇重无比,众人合力,使出吃奶的劲,但河岩纹丝不动。

    老猴急于表现,把头伸到河水里,依他的话说,眼睛被水一泡,才能看清楚河里的东西。

    脑袋扎进去没多久,又拔出来,一抹脸,摆摆手道:“陈少爷,咱别忙了,这块石头是从河底延伸出来的,然后插到岸边土里,咱都在上面撬,却不知道下面大得很呢。”

    陈青一阵失望,原本以为河岩下面是岸架子,掩埋着尸骸,撬开后就现尸了。

    昨夜是站在这块河岩上听到的怨男声音,河岩再往前几步,就是河水了。

    如果这位苦主是在水里呢?

    “老猴,再下去探明这河岩在河底是什么形状。”

    老猴打了个冷战,“陈少爷,你可得帮我招呼好了,别是我脑袋伸进河里,那水鬼又来凑热闹,我小命就交待了。”

    陈青微微点头,“去吧,我不会坑你的。”

    老猴应了一声,深吸口气,再次把脑袋伸到水里,还转了好几个方位便于观察。最后扑楞扑楞脑袋上的水,“还真有发现,这块河岩不仅大,形状也邪性,像一个倒置的漏斗,小头朝上,大头在下,并且,靠西端腰间位置,还有一个洞,跟女人的牝门似的。”

    那四个狐朋狗友,一起猥琐大笑。

    中间有洞?“洞有多大?”陈青连忙问。

    “跟人一样大,我这身板钻进去刚刚好,”老猴笑嘻嘻地回答。

    “老猴哥,那你岂不是钻到温柔乡了?”右手包扎严实的那个伙伴应和。

    “那这样,老猴,你钻进去瞧瞧,里面的财宝全归你。”陈青说道。

    老猴笑容缓缓消失。

    但财宝两个字着实有巨大的吸引力,老猴心想,陈少爷刚才一直不透露挖什么东西,原来是有宝贝,这河岩奇形怪状,人常言,“事出反常必有宝。”见旁边的小伙伴都跃跃欲试,不行,可不行让他们占先了。

    拼了!老猴让一个小伙伴回去拿套干衣服再来,又在河岸点了堆火,先撩些水湿湿身,最后深憋一口气,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