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九章 夜半呢喃

第九章 夜半呢喃

    对了,还有系统任务需要领取。

    陈青点开任务栏。

    一个主任务,一个隐藏任务,全部领取。

    主任务【三羊镇尸变】

    完成度0/?,任务达成条件:调查老龙观及相关地点,终结三羊镇尸变。

    任务奖励,奖励商城积分20点,神秘大奖一份,人物属性6点。

    已开启隐藏任务【石桥生桩之谜】

    任务达成条件:半夜独自一人,聆听生桩的呢喃。

    任务完成度0/2

    任务奖励,奖励商城积分6点,附送人物属性3点。

    **的强大,并不表示心里不惧,陈青心里闪过一丝担忧。

    老龙观里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绝对是龙潭虎穴,而那个隐藏任务看似只要聆听一番,就可以达成,但半夜去石桥,加上现在魅力值又那么高,指不定会碰到什么东西。

    短暂兴奋过后,就是漫长而又冷静的贤者时间。

    过了会儿,杨杏林带着儿子来到面馆,还叨叨着今天的肉咋这么多,都有大半碗了。

    陈青又去福寿行买了几张黄表纸,多画几份净衣符,做为备用。

    掌柜陈百发再次看到陈青,明显一惊,眼睛里写满不可思议,左瞅右瞅,嘟囔着奇怪奇怪,嘴巴张了又张,欲言又止,见陈青明显不想搭理自己,也就没多言语。

    回到住所,陈青又画了数张净衣符,由于体力增加的原因,比起试炼时轻松了许多。符刚收好没多久,刘家一个家仆也送来了卷宗。

    有用信息甚少,得知第一例尸变是发生在九年前。

    剩余的无非是某年某月某日,乡贤乡绅出资,请和尚道士禳灾驱邪,结果可想而知,屡败屡请,屡请屡败,以至后来,居民都习以为常了,死后马上烧尸。还记载着某某日,哪家有人过世等信息。

    这并没有什么用。

    天渐渐黑了,一抹残月,吊在夜空。

    陈青揣好净衣符,一咬牙,决定去石桥一趟,先聆听生桩的呢喃。

    系统要求是“独自一人,”陈青带了一只提灯,孑然出行。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使用了流水浮灯的缘故,陈青老是觉得在东西在背后跟着,暗中偷窥。

    他向后看了几次,什么都没有。

    街上奇冷,店铺早早打烊,镇民也都钻进了被窝。

    他来到石桥处,冷风透过桥洞,呜呜作响,每个洞口仿佛都是一个饥饿的嘴巴,不停在哀叫。

    饿——

    饿啊——

    陈青深吸了口气,一只脚刚踏上石桥,提灯灭了,萤火一般的月光,有跟没有差不多,颇不济事。

    桥那头,有个东西在缓缓移动。

    陈青把视力运到极限,这个移动物体,居然是个小孩子。

    现在,正朝自己这边过来了。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夜空。

    陈青突然两腿不能动弹,浑身像是被捆住了似的,只剩下嘴巴还能吐气,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胸口似有万斤巨石压住,呼吸维艰。

    小孩子一蹦一跳,显得那么天真烂漫,越来越近。

    陈青看清楚了,是个小男孩,戴着小瓜皮帽,手里还拎着一串糖葫芦。

    “叔叔,吃山里红,”小男孩冲陈青格格直笑。

    一股恐惧涌上心头。

    “叔叔,吃山里红,”小男孩喊了几声,陈青都不回答,又把糖葫芦朝怀里一收,似乎生气了,小脑袋偏向一旁。

    不对!这个小男孩穿着小马卦,瓜皮帽下面有一条细细的小辫子。

    现在是革新的民国,谁还会这么打扮!

    接着,小男孩哇了一下哭了,“叔叔,我饿,我想吃山里红,我想吃山里红!”又把脸转过来。

    陈青脑袋嗡的一声,由于紧张,喉骨咯咯直响。

    刹那功夫,小男孩身上泥土哗哗直掉,眼睛,鼻孔,嘴巴,都往外流土渣子。

    男孩呜呜哭着,最后一跺脚,跳到陈青背上。

    陈青双目剧疼,急忙闭了眼睛,男孩的哭泣声渐渐小了。

    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小朋友,吃不吃山里红啊。”陈青勉强睁开眼,看到一个中年人拿着一串糖葫芦,朝自己晃了晃。

    怎么回事?我不是在石桥上吗?

    “给,拿着,我家妞妞也喜欢吃山里红,”中年人继续晃着糖葫芦。

    老子不吃,老子不吃!陈青心里不断叫着,但压根发不出声来。

    中年人把糖葫芦塞到陈青手里,“小朋友,吃吧,吃完,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随即,又有一群短衣汉子现身,他们手里拿着铁锹镢头,头顶盘着脏兮兮的辫子,五官模糊,十分热闹,却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那个中年人有些不耐烦了,一把扛起陈青,走到河边已经挖好的土坑里,把陈青竖放坑里。

    你们干嘛!

    快放老子出去!

    陈青如同堕入了冰窟窿里。

    放老子出去啊!

    中年人说了句“封吧,”那些五官不清的工人,把一铁锹一铁锹的土铲到坑里。

    你们这些混蛋,放老子出去!

    巨大的恐惧笼罩着陈青,坑里的土渐渐多起来,埋住了脚,埋住了膝盖,埋住了腿,等土埋到胸口的时候,陈青已经不能呼吸了。

    放老子出去!

    陈青在心里最后吼道,接着几锨土洒到他脸上,眼睛,鼻孔,耳朵里灌得都是。

    “老爷建桥,也是有心了。”这是陈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无边无际的孤独。

    也不知过了多久,咳咳咳!陈青猛然坐了起来。

    幻象消失了。

    活埋他的众人不见了,小男孩不见了,只有一抹残月映入眼里。

    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在桥上睡着了,嘴里依然充斥着土腥味,令人作呕。

    许久,陈青都没有说话,恐惧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愤怒。

    这些畜生真下得去手,为了修一座桥,居然活生生的埋了一个孩子。

    陈青趁着月色,走到对面桥头,这时,眼前闪出雷达搜索圈。一个红点和圆心重叠在一起。

    圆心就是自己,而此时此刻,自己的脚下,就埋葬着那个男孩子。

    “叔叔,吃山里红。”

    “饿,好冷,爹爹呢,娘亲呢?”

    一丝弱有弱无的稚嫩童音,不断在冷风里盘旋。

    陈青虽然看不见,但他能感觉到,那个孩子此时就站在跟前。

    “我会把你挖出来,重新收殓,超度你,”陈青摸了摸冻土。

    自己和小男孩魂交,合二为一,切实体验了做为生桩的那种绝望,那种恐惧。

    而中年人的最后一句话,陈青听得再清晰不过,“老爷建桥,也是有心了。”

    老爷?想起昨日老冯的话,陈青心里一阵冷笑,“这个老爷如果姓刘的话,就不意外了,可以说是合情合理,刘家迎亲队嫌过桥不吉利,因为这里有他们家犯下的罪孽。”

    “叮,隐藏任务【石桥生桩之谜】完成度1/2。”耳边响起提示音。

    陈青有些不解,又在石桥上转来转去,包括两端桥头附近,但是却没有触发雷达搜索圈。

    另外的1/2去哪里了?

    系统搜索圈的半径大概有五丈,做为生桩,不可能离开桥建筑。

    难道是在水底桥墩里面?

    如果另一个孩子真在下边就麻烦了,必须乘船才能继续搜索,假如河水太深的话,一旦超过了五丈,还要潜到下面,才能聆听到生桩的声音。

    艹了狗了,陈青想起白天老猴说河里水鬼吃人的事,不由得脑壳发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