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灵异大师 > 第六章 安息吧

第六章 安息吧

    刘家壕听罢,冷笑不止,手一仰,对那个护院吩咐道:“轰出去。”

    这个年轻人跟杨杏林那种货色在一起,能是什么好东西?再者,许多术士道爷都没招,你这个小白脸子也胆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护院反手一抓,扣住陈青脉门,陈青刹时整个膀臂发麻,被这个糙汉子一点点推出正堂。

    “刘先生,刘太太,丧子之痛,我能理解,可因此乱了阵脚,实在不明智,难道您两位不想知道三羊镇起尸的原委吗?不想知道令郎因何夭折吗?”陈青不是护院对手,只得托大,想震慑一下刘家壕,推销出去这张净衣符就可以了,至于为何起尸,特么的鬼才知道!

    “老爷,要不让他试试吧?”大太太跟刘家壕商量。

    “这种人,年纪不过十七模样,那浸淫符法半辈子的法师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他能有什么本事?你也是糊涂,”刘家壕看了眼方润,摇摇头。

    这个方润是正房的娘家侄,如今在县城席家做事,席家似有招婿之意,今日连席家的汽车都开来争面子了,刘家壕不好当面训斥正房,就对方润说:“贤侄,你的意思呢?”

    “姑夫,可以让他姑且一试,”方润五官俊朗,一双星目盯着陈青,上下打量。

    “小子,说过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你的符要是管用,咱们就算了,要是不管用,”方润拍了拍腰间的枪匣,“今个你可就来错地方行骗卖当了!”

    陈青推开护院,眼里毫无怯意,“带路!”

    方润哼了一声,一步步走出正堂,他个头比陈青高上两寸,加之穿着皮靴,身材挺拔,自有一股气概。

    刘家壕和三个老婆也出了正堂。

    护院在前面开路,领陈青进了后面的底宅。

    里面贴红扎花,一派喜庆,谁会想到,婚礼却也是新郎的葬礼。

    精壮护院打开里屋两扇门,陈青在踏进房门的同时,脑海里响起提示音:“搜索范围内,发现任务对象。”搜索雷达自动开启了。

    沿着雷达圈的红点位置看去,只见床上躺着一人,被棉被盖着,只露出半张淡金色的脸。

    背后的刘太太,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陈青一把拉开棉被,果然,刘少爷的尸体上缠满了绳子,手脚俱被绑住,刘家为了防止尸变,做的倒是挺细心。

    “请吧,”方润见陈青半天没动静,以为心虚了,提醒道,“还要等什么?”

    陈青攥着净衣符,他的确在等。

    也不知道自己的感应是否异于他人,从他进屋的那刻开始,就觉得这个尸体正在酝酿什么,不出所料的话,马上要尸变了。

    在尸变后,让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看我贴符禳祸,才能衬托净衣符的灵验。

    “还有什么问题吗?”方润又催促道。

    陈青微微一笑,“我观阁下仪表堂堂,气宇轩昂,身上三把阳火烧得正旺,请助我一臂之力。阁下两手抓住刘少爷的脚脖,镇压尸体内阴煞之气,在下才好动手。”

    毕竟是21世纪的人,随便在网上书上看些东西,胡诌几个专业名词,也能唬一唬这年代的人。

    方润受了恭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双手紧紧捉了刘祺脚踝,“开始吧!”

    陈青又调好自己所处位置,这样一来,刘祺尸变时,首先攻击对象就是这位方润才俊。

    等一下。

    再等一下。

    “叮——”突然,陈青脑海里发出警报,探索圈里的红点开始闪烁。

    来了!

    刘祺本来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一对浑浊发红的眼珠,几乎到瞪到眼眶外面,与此同时,嘴巴也发生了变化,大半个牙床都突了出来,露出森森獠牙。

    陈青倒吸一口冷气,平生第一次见到尸变。

    刘祺整张脸,被青紫血筋爬满了。

    由于他没有绑在新床上,只是捆得像个粽子,竟然直挺挺立了起来,发出野兽般的嚎叫。

    不出陈青所料,刘祺扑向正前方的方润。

    方润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本能的掏出手枪。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也不过三四秒时间。

    其他人陆续反应过来。护院保护着刘家壕往外面撤,刘太太吓得停止了哭啼,嘴里叫着祺儿祺儿,身体却很诚实,比二奶奶三奶奶跑得还快。

    尸变之后,刘祺异常生猛,较之生前,力气大了何止数倍。

    “啪啪啪!”方润连开三枪,有两发命中刘祺身体,却连洞都没有留下一个,刘祺扑势不减,一下就压在方润身上。

    方润骇得魂飞魄散,枪口塞入刘祺口里,又是一枪。

    砰!刘祺脖子向后微微一仰,不过,仅此而已。

    这一枪明显激怒了刘祺,他全身的粗绳吱吱响,竟是要断裂的迹象!

    方润被压在身下,不断尖叫,左手乱抓,右手攥着手枪,死死抵着刘祺,但獠牙还是越来越近。

    涎水一滴滴流到他脸上,又腥又臭。

    一尸,一人,四目相对。

    方润脑海里不断闪过往日的片断。

    啪!刘祺身上的绳子断成无数段,崩得到处都是。

    完了!方润一闭眼……

    等了许久,却不见小表弟有所行动,再睁开眼,却看到死尸倒在地上,额头贴着黄表纸,只有手脚微微作抖。

    稍过一会儿,尸体不再痉挛。

    陈青一脸笑意,伸出手来。

    方润摇摇头,自个慢慢爬起,全身都被冷汗泡透了,“奶奶的,吓我一跳,”他还想故作镇定,但不停哆嗦的双手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看不出来,你还是蛮有一套的,”方润拍拍陈青肩膀。

    “兄长也不差,就是有些紧张,下次就有经验了。”陈青摸了摸自己的良心。

    “咳,咳,这个,实在……”方润窘迫不已,朝屋外喊道:“姑父,姑妈,你们进来吧,小表弟已经安息了。”

    护院首先探出脑袋,见风平浪静了,才招呼刘家壕和大太太进屋。

    大太太移着小脚,走到儿子尸体跟前,又是伏尸大恸。

    陈青回忆刚才的情景,暗暗擦了把汗,自己趁尸体和方润搏斗的空当,把净衣符贴在尸体额头,行尸已经撑断了绳子,再晚一点点,恐怕这符纸就没那么容易贴上了,这次确实有点冒险。

    试炼任务完成度为3/4,就差老猴那一票了。

    陈青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以前老猴老是欺负自己,现在最好让他多吃两天苦头,不过陈青倒真想把任务早点完成,绑定大师系统后,结束新手期,还赠送12点商城积分,也不知道商城都有什么好玩意儿。

    刘家壕一个劲地赔好话,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金镶玉,有眼无珠什么的。

    方润也说了几句客套话,又说有空了可以去县城一趟,席大旅长有一座宅子不太干净,小兄弟你若是解决了,席大旅长不会亏待你。言语中揭露,席大旅长是三县保安旅旅长,执一方太平,拥有生杀大权。

    陈青面上波澜不惊,说等三羊镇的事情忙完就去县城买些东西,既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