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白蛇证道行 > 第一百三十三章:刀俎鱼肉,与君相依

第一百三十三章:刀俎鱼肉,与君相依

    乔辰安看到沐清影之后的第一想法就是立刻远离,对方可是能和法海斗得旗鼓相当的人,修为深不可测,手段通天,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这样的人,与她之间最好不要产生交集。

    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身体如猎豹般紧绷起来,纵然明知对方修为胜过他无数倍,却也不想就这样束手就擒。

    沐清影神色冷冽,一只手扶着墙楣,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冷声道:“你的丹田当中已经被我种下毒煞,你若敢逃走,休怪我手下无情!”

    说完这句话,她的喘息声愈发粗重,身体一阵摇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乔辰安果然止住步伐,此刻已经从最初的惊骇当中回过神来,见沐清影身受重伤,似乎毫无反抗之力,霎时间心思百转,掌指之间有淡淡灵力溢出。

    对方现在的状态似乎很糟糕,他未必没有反抗的机会。

    沐清影淡淡地看了他垂下的手掌一眼,猛地咳嗽了两声,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又开口道:“我若死了,你以为你还能活下去吗?”

    乔辰安闻言手掌微不可察的一颤,目光落到沐清影的脸上,沉默片刻,缓缓散去手上灵力,心中一叹,对方完全看透了他的想法,并且抓住了他的把柄。

    一时不慎,便陷入处处被动的局面。

    沐清影微微喘息,一双冰眸望了乔辰安一眼,依旧道:“你,过来。”

    乔辰安无奈叹了一口气,迈步上前,踩着一地月光前行,来到沐清影的身前,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离得近了,乔辰安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虚弱,身上气息萎靡到了极点,同几日前在净慈寺中相比简直犹如云泥。

    但他的性命却掌握在对方手中,若是此刻出手将其击杀的话,他亦会死亡,成为陪葬之人。

    这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况且对方到现在都没有害他性命,那就表示对方有求于他,还有转折的余地。

    沐清影并未说话,身体忽然前倾,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喘息道:“扶我进去。”

    乔辰安看了她一眼,发现后者脸上虽有血污,却难掩其下的那股深深的苍白,看样子果真受创严重,心中不禁有些骇然,能将其伤到这种程度的,恐怕只有法海了。

    不得不承认法海修行数百年,法力浑厚,实力已经到了难以揣摩的程度。

    乔辰安转身向屋中行去,沐清影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亦步亦趋,咬牙跟随着,秀额之上渗出大滴的汗珠,仅仅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几乎就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待两人来到屋内,沐清影喘息声更是粗重,浑身都是冷汗,她转头看了乔辰安一眼,开口道:“你去帮我打一桶热水来!”

    稍稍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再去帮我找一套干净衣服!”

    乔辰安自无不可,如今自己的性命在对方手中,他纵然心中不耐,也没有什么好的脱身之计,只能依对方要求做事。

    来到院落当中,一道白影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落到乔辰安的肩头,开口道:“乔哥,这女人是谁?要不要我去……”狐媚眼睛当中溢出一缕杀机。

    乔辰安缓缓摇了摇头,向屋中望了一眼,道:“我身上被她动了手脚,她若死了,我也会赶赴黄泉。暂且先依她吩咐行事就是。”

    小半个时辰之后,乔辰安依沐清影的要求烧好热水,送至房中,又找来一套他穿过的旧衣。

    沐清影望了桌上那青衣一眼,哼了一声,心知乔辰安家中可能并没有女眷,倒也没有追究,挥手将其赶了出去。

    待乔辰安关门离去,沐清影缓缓褪去身上衣衫,顿时露出一具无限美好的身体,犹如羊脂白玉,仿佛上天的最佳杰作,只不过此刻那娇好的身体之上却密布着一道道如同碎裂瓷器般的裂纹,不时有鲜血溢出,显得有些恐怖。

    沐清影除去头上发饰,轻移莲足,迈入浴桶当中,蒸腾的水雾遮住了她的身影。

    直到这时她才彻底放松下来,无力的倚靠在桶背之上,这具身体的伤势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邓九坤虽然将她从法海手中救下,但先前所受伤势却并没有的得到缓解。

    她施展神通被破,本来就受到些许牵连,之后又被金钵佛光笼罩,破坏她的道体,损毁数百年道基,纵然她步入人仙境多年,却也抵御不住。

    倘若只是如此的话倒也不至于这般狼狈,被邓九坤救下之后却又遭到一名神秘男子的追杀,不得已之下又强行施展禁术,一路逃遁至杭州,身上伤势再次加重。

    现在的她一身修为几乎全被打散,体魄,神魂全都受创严重,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

    好在她来到杭州城之后便莫名生出一股奇特的感应,冥冥中仿佛受到指引,一路寻至乔辰安处,施展特殊法门,将体内最后一点力量注入乔辰安丹田当中,威慑于他。

    凭她的眼界,自然能看出乔辰安乃是一名修为不弱的修道者,总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

    且看到乔辰安之后,她心中的那股莫名感应顿时更加强烈,但一时之间却想不出缘由何在。

    想到这里,沐清影神色变得有些沉重,这一次她伤的太重了,若想完全恢复过来,恐怕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到底是什么人?!”

    沐清影想起那一路追杀自己的男子,眸中闪过一缕深深的杀机,若不是她受创太重,又怎会被其所乘。倘若能顺利渡过这次劫难,必定要将其挫骨扬灰,使其永世不得超生!

    但她现在仍未彻底摆脱危机,那追杀之人最多两日就会寻到这里,到时候,仍然会有性命之忧。

    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沐清影长吁一口气,一瞬间仿佛浑身的力气都在流失,感到一阵深深的疲惫,任由流苏般的长发沾湿水雾,披散在两肩。

    自她踏上修行以来,不知已经有多少年未曾遭遇过这样大的危机,仿佛置身崖侧,随时可能跌足坠落。

    但她却绝不能死,只因心中还有未完成的愿望。

    沐清影摊开手掌,雾气蒸腾,袅袅婷婷,两截断簪静静地躺在她的手心。

    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