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白蛇证道行 > 第二十二章:商业纠纷

第二十二章:商业纠纷

    东方的天空逐渐泛起了鱼肚白,遥遥便望见一片连绵起伏的城郭出现在眼前,街上行人稀疏,身影如豆,杭州城到了!

    乔辰安依然站在船首,见此情景眼中也流露出几分期待之意,感受着晨风拂面,呼吸着没有丝毫污染的清新空气,他真有大喊一声“杭州,我来了!”的冲动。

    但想想船舱里熟睡的众人,街上来往的行人,他还是打消了这个打算,要是刚一来杭州就因为这个被人当成傻子的话可就糗大了!

    咚的一声轻响。

    却是大船靠上了岸,水手落锚,钱多多的身影出现在甲板上,身边还跟着一名身材妖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媚意十足。

    乔辰安笑道:“有如此佳人相伴,钱兄倒是好福气!”

    钱多多闻言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嘿一乐道:“乔兄,我知道你志向远大,将来必是人上之人,可你这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找个小娘子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此中之道,嘿嘿……当真快活似神仙!”

    一边说着还冲他抛了个男人都懂的眼神,扭头在身侧女子的红唇上亲了一口,那女子顿时面色大红,娇喘着在他身上扭来扭去,当真风骚的紧。

    古人普遍婚娶较早,少女十三四岁便已经有出阁的了,男子十五六岁便可成家,像乔辰安这种已经年满十八,却还是单身狗的人确实不多。

    听到钱多多的浪荡话语,再加上他身边女子的举动,乔辰安身侧的伍秋月脸色已是大红,不由轻啐了一口,却偷偷将视线移向身边的乔辰安,似乎是想看他会如何回答。

    乔辰安并未注意到身侧之人的变化,闻言笑道:“胸中抱负未筹,怎敢埋首温柔乡中?”心中不由浮现一人的影子。

    钱多多也知道乔辰安不好此道,说多了恐惹人生厌,貌似不经意道:“想我钱家立足钱塘已有数百年之久,世代行商,才积攒下如今这份家业,可却在几年的时间里就被林家超了过去,乔兄可知这是为什么?”

    说到这里,神色已不复早先的轻挑,而是变得凝重起来。

    钱多多说的事不算什么秘密,乔辰安早就有所耳闻,此时听他主动提起,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疑惑,照理说钱家在钱塘经营多年,根深蒂固,商业霸主的地位应该难以动摇才对,却在短短时间里就被林家压倒,实在奇怪的很。

    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他却是打死也不信。

    钱多多也并未指望他能回答出来,主动解释道:“原因就是这林家表面上做的是布匹,酒业等生意,实际上这些产业只不过是他们用来迷惑外人的罢了!他们真正的生意是——贩盐!”

    乔辰安闻言一惊,下意识道:“走私盐?!”

    “没错!就是私盐!”

    钱多多双眼微眯,身上多了几分煞气,显然身为钱家的继承人,他身上早已养成了一种行走商场的大势,只不过平常在外人面前从不表露出来罢了。

    乔辰安不由陷入沉思,历朝历代,盐货生意一直都是把持在官家手里,大夏朝也不例外,原因便是这门生意的利润太大了!

    大到难以想象!

    试问,一国上下,有多少人口,而哪家哪户不需要盐?积少成多,单是一天的盐耗量便高的难以想象,而由于官盐的垄断,价格更是居高不下,其中利润几何,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

    记得后世曾有一位伟人说过:“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便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可见利益对商人的诱惑之大,而盐货生意的利润又何止三倍,林家敢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做这门生意也情有可原。

    且如果事情只是这么简单的话,钱家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番地步。

    林家贩卖私盐,类似钱家的本地大商肯定不会坐视不理,说不定早便是告到了官府那里,可这么多年来林家非但没事,生意还越做越大,其中原因,便十分耐人寻味了。

    心念至此,乔辰安忽然道:“林家上面有人?”

    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层原因了。

    钱多多听到他的话后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便想通了其中关系,紧接着才大笑道:“不愧是远近闻名的乔大才子,小弟实在是佩服!乔兄你想的不错,正是这个原因。”

    “小弟我虽然是钱家的继承人,在外人看起来或许来风光无比,但却苦恼的很啊!说不定哪天手里的家业便是被林家给吞并了!”

    乔辰安听到这里,眼神微微闪烁,笑道:“可惜我只是一介书生,吟诗作对还行,商场上的事却是无能为力了!”

    “哈哈,瞧我,平白无故说这些做什么,扫了乔兄雅兴,当真是该罚!”

    ……

    钱多多离去之后,乔辰安脸上的笑意才逐渐消失,都说商场,官场之人心思深重,他今天才算是真正的体会到,钱多多这看似无心的一番话却正是有心说给自己听的。

    自己不过是一介书生,就算有几分文才又如何,根本不值得钱多多这般客气的结交,更别提主动设宴相邀了。归根结底对方到底是个商人,而但凡商人便看重一个‘利’字。

    而他身上唯一能被对方看重的地方或许便是他自身的潜力,万一他将来顺利进入官场,平步青云,今日的交情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可能钱多多有真心同他结交的意思,但其中也必定夹杂着商业利益上的考虑。

    乔辰安不得不感叹对方思虑之深。

    而他最后的那番回答也是模棱两可,并未主动表明什么,算是为双方留下了不小的余地。对于这一点两人全都心知肚明,是以钱多多才会十分明智地选择结束这个话题。

    他虽然对林飞不喜,心中更倾向于钱多多一方,但也不会立刻表明立场,林家背后牵扯之深,这趟浑水目前是万万淌不得的。

    明白此间纠缠之后,乔辰安才暂时将之抛于脑后,转过头去却见到身侧的伍秋月脸色发红,不由问道:“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见到太阳还未探出头来,这才放心不少。

    伍秋月闻言道:“那个钱多多不是好人,若是……若是教坏了公子,我定要狠狠的教训他!”

    “教坏了我?!”

    乔辰安讶异道,随即才想起两人之前的对话,不由促狭地看向伍秋月,打趣道:“你倒说说怎么个教坏法?”

    “就是……公子你……”

    伍秋月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中了乔辰安的圈套,顿时霞染双颊,美眸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小声道:“天亮了,公子,我该回去了!”

    说罢也不等乔辰安回话便化作一阵袅袅青烟回到他腰间的槐木牌当中。

    乔辰安自讨了个没趣,也不尴尬,饿了一个晚上的肚子这时候倒是咕咕叫了起来,轻笑道:“吃早饭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