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无上剑仙 > 第四百二十七章占卜

第四百二十七章占卜

    能困住姜舞的至少也得是元丹期修士而如果这个翡上人是元丹后期修为,想必洞府外的守卫,也至少是金丹期修为,才能配得上大修士的身份。

    所以,这个翡上人不是元丹初期就是元丹中期,姜岑一猜即中。

    姜岑仰头端详片刻,神色凝重、故作玄虚的说道:“如果在下没有算错,翡上人最近有一个大机缘,应该是无意中得到了某种奇异的宝物或是灵兽灵禽。不过可惜,所谓有危必有机,这件事情若是处理的好,无疑是天降机缘;若是处理不当,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烦请二位道友将在下的这番话,转告翡上人!在下略通占卜望气之术,可助翡上人逢凶化吉,化危为机!”

    两名守卫见姜岑不似说笑,商量了片刻,最后答应下来。

    “前辈稍候片刻,待我等去通报!”一名守卫进入洞府中,通报去了。

    不一会儿,一位金丹期的三首族人出来,与姜岑叹了几句,姜岑按照魂老的指点,像模像样的说了几句占卜之术,那三首族人看不出破绽。

    “道友所言事关重大,我等也做不了主!待我等去通报师父,看他老人家如何回应。”金丹修士说罢,又进入府中。

    姜岑又等了一会,终于得到通传,说是翡上人要见他。

    姜岑在一名守卫的带领下,进入洞府中,来到外殿。不多久后,一名三头皆秃的老者走入殿内,从修为看,正是翡上人。

    “拜见翡前辈!”姜岑拱手一礼:“前辈红光满面,紫气东来,想必最近气运极佳,有机缘在身。”

    翡上人哈哈一笑:“你还看出了什么?”

    姜岑假意端详翡上人面容片刻,忽然脸色微变,说道:“前辈印堂处隐隐有一缕黑气,可见这大好机缘,受到一些阻碍。若不能处置妥当,恐怕好事变成坏事!”

    翡上人嘴角一动,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的确是有一些阻碍!老夫最近得到了一件宝物,想献给一位大人物;但是可惜,老夫受人阻碍,难以直接面见那位大人物,若是转交宝物,又恐被人私吞、夺走了功劳。”

    姜岑连连点头:“前辈做的极对!若是前辈转手他人,恐怕非但得不到好处,反而引来杀身之祸!”

    翡上人一惊,将信将疑:“这倒不至于吧,老夫也是元丹期高人,他敢杀人灭口?”

    “这要看是何宝物!”姜岑说道,他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忽然脸色大变:“这件宝物非同小可,如果在下没有算错,可是一件此界从未出现过的宝物?”

    “正是!”翡上人点了点头。

    “而且是一件活物?”姜岑试探问道。

    翡上人又点了点头。

    姜岑又算了一下,最后说道:“似乎是一只灵禽,血脉极其珍贵!从五行之力推算,应该是火属性的!”

    翡上人脸色一变:“道友果然好本事,算的都对!这究竟是吉是凶?”

    姜岑已经心中有数,他沉吟道:“福祸相依,吉凶难辨。是吉是凶,往往在一念之间!此事吉中有凶,凶中有吉,但应该可以逢凶化吉!”

    翡上人一喜:“请道友指点!老夫若是得到这个机缘、讨好了那位大人物,也绝对少不了道友的好处!”

    “好说好说!”姜岑微微一笑,他又掐指算起来,片刻后,他眉头一皱,面露难色:“在下没有亲眼见到那只灵禽,恐怕算不精准。占卜之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下不敢定断!”

    翡上人略一犹豫,但见姜岑所言句句印证,似乎有些真本领;而他毕竟修为不高,似乎也不足以抢走灵禽,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好!”翡上人说道:“老夫带道友去见那只灵禽,但请道友也答应老夫一个条件。既然让道友知道了此事,那么在老夫将灵禽献给大人物之前,道友不得离开本府!”

    “这是当然!”姜岑痛快答应:“若不能替前辈排忧解难,在下也没有面目一走了之!”

    翡上人领着姜岑进入内殿,然后又进入一间密室。

    密室中有一只丈许长的毒刺牢笼,一只浑身赤红翎羽的朱雀被关在笼中,神色萎顿。

    姜岑一见朱雀,便认出这就是姜舞本体。

    姜舞被囚禁于此,明显饱受折磨,姜岑颇为心疼,心中已有杀意!

    那翡上人却不知道,他说道:“就是这只灵禽,火属性血脉极佳,应该是有仙禽血脉!老夫打算将此宝献给大祭司大人,但可惜的是,以老夫的身份,难以直接见到大祭司,更没有当面献宝的机会!”

    “老夫本来委托鹿城主从中安排,让老夫能当面向大祭司献宝,但那鹿城主明显是假意答应,却迟迟不作安排!鹿城主让老夫交出宝物,他代为转交,老夫恐怕其另有私心,没有答应。”

    姜岑点了点头:“幸亏没有答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姜舞被交到大祭司手中,再想营救,难度可就增加了不止百倍!

    “此话怎讲?”翡上人追问道。

    姜岑说道:“如果在下没有算错,大祭司现在很可能就在城中!鹿城主如果有意安排,大把机会可以让翡前辈当面献宝;鹿城主不这么做,明显私心不小!”

    “而且,此城凶光毕露,一月内必有血光之灾,而且是大灾难,可能是灭城之灾!到时候,只怕翡前辈这样的高人,也难逃一劫!”

    翡上人大惊:“你也算出大祭司就在城中?老夫也只是道听途说,略知风声,还不敢确定!至于灭城之灾,据说只是谣传,难道真有其事?”

    此时,大概是听到了姜岑的声音,朱雀竟然悠悠醒转,并发出一声清鸣。

    姜岑说道:“此灵禽是否受伤?它可千万不能有事,要想逢凶化吉,还要靠它!”

    翡上人说道:“老夫给它下了一种奇毒,让它全身乏力,无法调动真元。不过并无大碍,老夫另有解药,可让它很快恢复元气。”

    姜岑点了点头:“此劫错综复杂,在下空手难算,必须请出本命道剑。请翡前辈站在此处,不要移动,让在下用道剑为前辈占卜算上一卦!”

    “到时候,或许有少许剑气落在前辈附近,前辈可用真元法力化解,但不要动作太大,以免干扰在下占卜!”

    一个金丹期修士的剑气,翡上人当然不放在心上,他此时对姜岑已经深信不疑,便点了点头:“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