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御剑仙瑶 > 第九十八章 树敌

第九十八章 树敌

    小小的灵力威压碰撞之后,赵九歌也不在继续动手,毕竟这点小动作无伤大雅,而看到于聪那脸色接连变幻的模样,赵九歌更是云淡风轻的笑了。

    “欺负你了又怎样。”

    丝毫没有给青云山那位长老的面子,赵九歌直接不客气的说道。

    那个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脸色一阵迟疑,毕竟面前这个年轻的道元境家伙,他们青云山的情报上,可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谁也不清楚他的底细,加上赵九歌一出现就气势汹汹的模样,更是让他有些拿捏不住底细。

    毕竟要是知根知底,可以仗着实力随意的欺压别人,但是对于这种不知道底细的,万一惹到麻烦,就会给青云山带来不小的灾难。

    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这个青云山的长老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和这个年轻男子动手,那样的话很难把握尺度。

    不过青云山好歹也是名声响彻几个海域的大势力,自身的面子也是必须要维护的,随即立刻冷冷的回了赵九歌一句。

    “柿子固然是朝软着捏,但是我们青云山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闻言,赵九歌更是笑的灿烂了,深深了看了一眼这位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你可就错了,软柿子捏起来没有什么意思,我就喜欢捏硬的。”

    此话一出,那个青云山的长老,脸上顿时一片铁青之色,只是一直压抑的于聪终于发话了,不过没有针对赵九歌,还是看着白青青,用质问的语气说道。

    “青青,这个男的是谁,这么多年可没听说你和哪个男的走的近。”

    白青青一副恍若未闻的样子,对于于聪的质问不理睬,倒是一旁的赵九歌有些不耐烦了起来,“我再说一次,青青不是你可以喊的,另外人家的事关你屁事,以后少过问,要不然别怪我手中的剑不答应。”

    “真以为有着道元境的修为就可以为所欲为,还有你到底什么人,早点报出底细要不然等会收拾你,在说一切都晚了。”

    于聪的胸膛不断的起伏着,显然还在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先是看到赵九歌和白青青两人关系亲密,又看到赵九歌修为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这让于聪多多少少有些嫉妒,毕竟在这之前,自己这灵海境界的修为,可是一直被人夸奖的,眼看所有的风光,似乎都被赵九歌压了一筹。

    “我是什么人,我是你爹行不行,不过我可没有你这么败类儿子。”

    赵九歌眼看于聪一直废话不断,火气也比较大,毕竟如今他在外人面前,能不废话从不废话,可是碰到于聪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让人来气。

    这一下不止于聪脸色大变,身边两位青云山长老也是脸色十分难看,毕竟人家这就是已经摆明了找你青云山的麻烦,所以也不用在试探底细。

    两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主意。

    “那就让我们青云山领教一下你的本事,看看阁下有没有资格这么狂妄。”

    话音落下之后,两位青云山的长老,身上衣袍无风自动,道元境初期的修为一览无余,他们二人好歹突破道元境已久的家伙,自然不至于还惧怕一个道元境,不敢出手。

    既然对方站在碧海宫那边,那么无疑就算是敌人,所以眼下既然谈不拢,那就打过了再谈。

    赵九歌摆明了想要动手的打算,看着对方终于不再废话了,漆黑的眸子里面顿时一亮。

    一出手,就是数道银色剑气,手中的‘止戈’不断的爆发出轰鸣之声,那种凌厉的气息,不是普通灵器能够散发出来的。

    而青云宫两位长老也纷纷动手,二人走的路线却是截然不同,一个一手持剑,一个一手拿着一张晶莹剔透,表面缭绕着紫气的玉符。

    青云宫的路子有些广泛,和万道宗有些类似,基本上什么功法都有,不过却不出名,只是看着人多势众,才稳坐清流峡顶尖势力的位置。

    枯瘦如柴的那位长老,手持三尺长剑,寒光缭绕,剑身上的灵光都内敛了起来,一出手就是运用着剑决,其中蕴含的剑意同样凌厉无比。

    而另外一位一直沉默不语的青云山长老,则是左手手掌心摊开,上面铺放着那张晶莹剔透的玉符,玉符上面流光溢彩,有着一道银光刻画的字符,不断的流动,如同一条银蛟,而玉符周围缭绕的紫气,在他的催动之下,更是爆发出来了浓郁的光彩。

    这个青云山的长老竟然修行的符箓一道,而这张玉符无疑是他的本命符箓,可以释放一些法决,获得增幅的功效,这种罕见的大道,每一条威力都巨大无比,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是修行困难重重。

    剑气速度最先而至,不过在赵九歌面前使用剑决,无疑有些班门弄斧的意味,毕竟整个天下剑决看玄天剑门,整个玄天剑门无疑是剑修的圣地。

    几声轻微的脆响,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剑气直接被轰击,烟消云散,不过很快另外那位青云山长老的攻势已经落下。

    天空之中一道沉闷的轰鸣,那张玉符光芒浓郁了一阵后,天空上立刻落下数道天雷,光芒涌动,直接朝着赵九歌激射而来。

    赵九歌抬头轻蔑的看了一眼那滚滚天雷,甚至都懒得动弹一下,身上淡金色的光芒涌遍全身,直接催动起梵音金身。

    至于身上的‘紫极混雷甲’如今随时都是穿在了身上,而不是放在了灵海之中,最重要的是,腰上那个‘貔貅仙玉’才是赵九歌最大的依仗,师娘给的‘定海’不适合这种被动型的防守。

    论底蕴,如今的赵九歌还没没有怕过谁,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没有理会轰落下来的天雷,赵九歌直接手持‘止戈’继续催剑施展出法决,落云斩。

    银色半月状剑气,直接激射而出,这落云斩的威力绝对是厉害至极,浑身剑意凝聚在这一道剑气之中。

    “砰…”

    沉重的碰撞声音传来,直接从玉符之中散发出来的天雷,尽数被赵九歌抵挡了下来,并且安然无恙。

    看着有些骇人的天雷,轰击到梵音金身上的时候,荡漾起来无数道涟漪,但是金身始终不破,而多余的攻势压根不用“紫极混雷甲”爆发威势,直接被‘貔貅仙玉’给尽数吸收。

    仅仅是这么一手,就让不少人对赵九歌刮目相看,光是这个肉身的强悍程度,都让许多人望尘莫及。

    白长山可是一直关注着赵九歌,在他看来白青青和他的关系似乎已经很明显了,既然如此,那么想要做他侄女婿,没有点本事,可是过不了他这一关,不过目前为止,赵九歌那不废话,说干就干的性格,还是比较对他的脾气。

    落云斩。

    这个时候直接激动像那个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气势,这个青云山的长老脸色有些难看,他走的是剑修一道,肉身强悍程度自然也绝对不算是比较差,但是连他都能够感受到这落云斩的可怕,那么真正轰击而来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如此一想,这个青云山的长老也不下继续坐以待毙,直接再一次抖动手中的银色飞剑,法决尽出,恐怖的攻势也在一瞬间爆发而出,看样子是想以杀止杀,化解赵九歌的这个落云斩。

    同时这个青云山的长老手中多了一个七彩琉璃盏,这个琉璃盏一出现,上面七条光晕就在不断的流转,刚开始的幅度还比较小,但是越到后面,那股幅度也就越大,几圈旋转下来,将这个青云山长老牢牢缠绕住一般。

    “轰隆。”

    这个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刚刚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立刻就引发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连附近的海面都在不断的震动,荡漾出一道又一道的涟漪。

    没有任何的阻挡,那道落云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将这个青云山长老施展的剑决攻势,击碎的一干二净,全部都尽数的湮灭掉了,随后残留的攻势都狠狠的轰向青云山的这个长老。

    “啪。”

    空气之中,仿佛有着无形的声响,支离破碎一般,声音清脆,而那道七彩琉璃盏绽放出来的光晕,直接被势如破竹的落云斩,一道一道的击碎。

    每击碎一层,七彩琉璃盏上的光晕,颜色就消散了一条,一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条颜色的光晕还在,而这个时候的落云斩攻势已经用尽。

    枯瘦如柴的长老,表面神色看起来十分淡定,但是内心早已经就被吓的不轻,真要是直接七彩琉璃盏的防御被打穿,他呢他就可是成为别人那活生生的靶子。

    庆幸的是最后紧要关头终于停顿了下来,好歹这个七彩琉璃盏也是件不可多得的灵器,而是一件防御类型的,这也就是看着他长期跟随于聪,才被青云山赏赐给他的一件法宝。

    尽管心中有些庆幸但是这个青云山长老的心中还是十分后怕,同时对于这个青年男子的底细已经大致摸清楚,至少在攻势方面,剑决威力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在继续打下去,说不定自己终有中招的时候,保险起见,这个枯瘦如柴的长老,顿时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决定退一步海阔天空。

    反正眼下除了碧海宫的人,就只剩下他们青云山,又没有外人在场,所以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他想回去青云山看看,是不是如白青青所说的那样,如今龙阳宫不复存在,那样的话对于今后几个海域的局势走向,青云山自然得重新定夺。

    想到这里,这个青云山长老,立马对着那个拿着玉符的老者,做了一个眼神上的示意,后者立刻领会,然后不在继续释放攻势,缠着赵九歌,而是退了数步,和这个枯瘦如柴的青云山长老并肩而立。

    同时体内灵海一动,玉符又是一阵闪烁,两道白色光芒飘落而出,落下他们二人的身上,显然是在为二人加持了一份防御,然后静观其变,等着这个枯瘦如柴长老的安排。

    而那个骨瘦如柴的长老,剑身横在胸前,做出一副防守的姿态,看着像是要收手的状态,弄得赵九歌倒是有些一头雾水,毕竟这才刚厮杀不久怎么就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