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三百四十章 杀机四伏,再遇恶鬼

第三百四十章 杀机四伏,再遇恶鬼

    “哎呀,几位大人,请问能搭把手吗?”

    四散的力统们不断打量身旁的路人,其中两位一同往西南方向走,忽然听到一位平民打扮的妇人呼唤,疑惑地看过去。

    妇人站着那头是一处店铺边巷,十多个大箱子堆在路边,急得她满头大汗。

    几个江东官兵打扮的士兵正巧在旁边,快步走了过去,粗鲁地拍了拍其中一个大木箱凶恶道:“你们的货赶紧收好,挡着道是什么意思?!”

    “兵大哥,今日生意好所以加紧送货来了,但是我们店里搬货的伙计扭伤了腰,实在搬不动了。能不能劳烦几位并大哥搭把手,帮我把货搬进去?”

    看着渐渐堵塞的道路,几个官兵龇牙咧嘴一肚子火:“把我们当免费苦力了是吧?没那个人力就别卖那么多货!我不管你们的伙计腰伤没伤,总之下一轮我们巡逻到此这些玩意还在这里拦路,我们就抬出去烧了!”

    “诶,今日茶商会盛世,正是茶商推广和销售的好时机,不就是几十个木箱子,搭把手不就得了?何必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

    两力统看不下去,想着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快步走上前一人一个木箱抱了就往店铺内送去。

    几位官兵认出拱卫司力统的服装,顿时火气消了大半,低声奉承几句,连忙也帮忙搬木箱去。

    两力统在妇人连声道谢中干劲十足,两大箱茶叶不在话下,入了店铺内仓库放下木箱子,拍拍书正准备回头,忽然几个伙计从暗藏的角落中冒出,一顿乱斧砍来!

    事出突然毫无预警,力统们措手不及一个照面就被砍翻在地,利斧翻飞,凶狠异常,顿时皮开肉绽血花四溅!其中一位力统拼死推开一个伙计,浑身染血地喊叫着让后头进来的官兵相助。

    其中一个官兵冷笑着抽出长剑上前,在那力统惊悚的目光下捂住那力统的嘴巴,长剑在他肚子不要钱般乱捅一番,待血流成河才把他推倒在地上,力统只剩一双怒睁的眼睛再无声息。

    “砍人都不会砍吗?下次先砍脖子,别让他们闹出声响!处理干净,不要老让我们帮忙擦屁股。”

    官兵随意在仓库中堆放的袋子上擦掉剑上的血,收剑回鞘离开店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类似的一幕在偌大的茶商会上四处上演,力统们悄无声息消失在茶商会之中。

    ……

    倚雪把一大袋茶叶放在仓库中,快速地整理着乱七八糟的重物。

    “官大人,真是谢谢你啊!我儿子和媳妇出去谈订单细节,店里就剩我一个老人家,偏偏这个时候货送来了……”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干枯的嘴唇微颤,感激之意浓郁不散。

    “客气了,举手之劳。”倚雪淡淡道。

    倚雪面凶心善,此时心里温暖,但不习惯表现出来。又因为心系皇兄安危,没时间和老妇多说什么,打算飞快整理妥当赶紧离开。

    忽然,耳闻一声奇怪的木板枝呀一声,倚雪的警觉心超乎常人,声音刚落已握柄抽刀箭步而出,银刃如光华撒地劈向角落!

    “谁人藏头亢脑!”

    倚雪性格冷冽,一旦出手快准狠,知道她的人都心存忌惮,不敢随便和她切磋。当日拱卫司招募会考试,向日龙见倚雪上台当下就想认输便是这个原因。

    倚雪出招半点没留情,若对方不立刻回答必定要吃这一刀。

    “我是这里的伙计!”

    角落那头大箱子后站起一人,心惊胆战畏畏缩缩,确实伙计打扮。

    然后倚雪的刀势只滞了一滞,依旧锋芒突进,一下子把那伙计砍翻在地!

    “伙计不会拿着两把斧头藏在这。”倚雪怒目冷道。

    “暴露了,兄弟们上!”

    另一头又传来一声爆喝,窸窸窣窣,这不大的仓库里竟然还藏着四个粗猛大汉,纷纷推开掩身的货物冲杀而上。

    在他们暴起的肌肉和青筋对映下,倚雪那笔直站立修长匀称的长腿柳腰显得就和毛笔般细小。

    然而笔挺之下,暗藏着恐怖的力量!倚雪半点不怵,绣春刀横握,敏捷的身影左右交叉踏出利落的步伐,刀光竟消失不见,仿佛收敛在见不到光的仓库之中。

    那暴起的四名大汉连光影都没见着,胸口爆出灿烂血花,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扑到在地上。

    “小心,老婆婆你先退……”

    倚雪刀法精妙控制如丝,这一击只会让他们失去战斗力,她留着活口打算审问一番,准备送老妇人出去安全之地。

    谁想话音未落,倚雪腰间传来一阵刺痛!

    多年刻苦训练的反应力让她身体条件反射地往后踹出大长腿,身后那老妇人仿佛一团棉花一般轻飘飘被他踹飞到墙壁之上,手中的短匕首飞出老远!

    倚雪难以想象这看起来笑容可恭的老妇人竟然也是同伙,幸好自己反应快,匕首只刺入了不足两寸未能致命,否则就麻烦了!

    倚雪一手捂住腰背止血,不敢耽误时间快步跑向那老妇人,面如冰霜抬刀逼问:“你们是什么人?谁派你们来的?”

    倚雪当机立断选择老妇人入手逼问可是一门学问。

    就凭老妇人动手有气无力的那一下就知道她不会武功,这种人还被派上前线当杀手必然不可能是对方的核心人物,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普通人。她很可能只是贪图一时利益而为虎作伥,这种人哪有什么铁骨傲气,稍加折磨便什么都招了!

    倚雪判断没错,老妇人见绣春刀近在咫尺,刀上的血落在脸上还带着腥臭和余温,吓得哆哆嗦嗦,撑着快散架的老骨头张嘴说:“是……”

    咚!

    异变又起!

    仓库之上的天花板突然落下,上头布满散发绿光的锋利尖刺!上面的绿光分明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之物!

    倚雪哪敢怠慢,蓄起全力朝天空斩出一道浓厚的刀芒,哗啦一声将那天花板砍成两段,破顶而出!

    险之又险地退出仓库之外,看着天花板盖着的地上渐渐流淌出来的鲜血,心知她刚才留的几个活口全没了。这精心设计的暗杀,故意暗藏的灭口机关,一看就知道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早有预谋!照此看来,隐藏在这风平浪静的茶商会之下可谓杀机重重!

    “糟糕!娉婷!”

    想到这里,倚雪心情急迫之下甚至喊出了听风的本名,慌张地冲出了这家茶店。

    刚才她应这老妇人的拜托进来帮忙,让听风在店外等候,细细看清楚过往人群别错过了大皇子的身影。现在遇到此事后,倚雪大骂自己太不小心,听风一人独处遇到这般危险岂能应付得了!

    倚雪越想越心急,大长腿不管不顾地发力踩在墙壁上轻巧地越过店里家具,敏捷地跑出到店外,看到不少路人慌乱四散而逃,场面非常混乱。其中她隐隐约约听见了听风的尖叫。

    “贼人休伤吾妹!”倚雪气欲发狂,不顾腰间的痛楚,强硬发力,一跃竟蹦出一丈多高,闪过推搡慌乱的人群落到吵闹的中心。

    刚一落地,倚雪差点被腰间伤痛带得摔倒地上。勉强控制好身形,抬头一看,顿时心中咯噔了一下,从脚底升起一阵寒意,背后冷汗如潮。

    听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她身旁站着一高大男子,戴着一个渗人的青面獠牙头套,一头红白相间的长发披散在肩,仿佛在人间徘徊用不安息的恶鬼!

    “中原第一杀手,红罗刹!”

    倚雪咬着牙蹦出了他的名字,握着绣春刀的手已全是汗水。

    她亲眼见识过红罗刹和月的战斗,那一战完全颠覆了她对武功高低的原有看法,有种见识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感受!有过见识她自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十个她在这里恐怕也不是红罗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