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帝临鸿蒙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一条血路,还有埋伏?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一条血路,还有埋伏?

    “所有将士听令,动手!”

    半空中,看着快速走来的羽皇,那位金甲男子与青甲男子,脸色一冷,齐齐大吼道。

    “冲啊!”

    “杀!”

    ···

    伴随着一阵惊天大吼传来,一瞬间,四周的无数妖族大军齐齐而动,纷纷朝着羽皇冲杀了过来。

    轰轰!

    这一刻,四周的虚空中,疯狂的震颤了起来,到处轰鸣不休,仅仅只是刹那之间,一道道刀光剑影、枪芒矛峰,齐现虚空,狠狠地朝着羽皇劈斩了过来。

    “九天玄黄,千鼎御空,疾!”

    冷喝一声,九天玄黄鼎倏然腾空而起,继而,它快速的分化了起来,最终,化为了千道玄黄大鼎。

    砰砰砰!

    千鼎流转,飞舞万千,死死地护在了羽皇的四周,几乎在刹那之间,便是将四周冲过来的无数攻伐,齐齐震散了开来。

    “冲啊!”

    ···

    一击未果,无数妖族大军再次而动,伴随着一阵惊天的战吼,他们齐齐狂涌而来,纷纷自四面八方,冲向了羽皇。

    “哼,找死!”

    高山之上,俯视着狂涌而来的无数妖族大军,一声大喝,羽皇瞬间而动,快速地迎了过去。

    如今,距离大千天会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当年,羽皇的修为,便已是达到了主宰四阶,而今,十年之后,他的修为则是更高了···

    众所周知,当达到主宰阶之后,每提升一阶,都是无比的困难的,少则十年,数十年,多则上百年,千年,甚至是更久。

    然而,这一切,对于羽皇来说,似乎根本就是不存在,仅仅只是十年的世家,羽皇便已是有了两次突破。

    时至如今,他依然是主宰六阶巅峰修为,只差一步,就可达到主宰七阶。

    而眼前的这些将士,他们的修为并不是很高,除了那两位首领之外,其余的最高的也只是主宰三阶而已,而最差的只不过是天主阶。

    所以啊,此刻,即便对方人多,但是,一时之间,却也是难以奈何羽皇,更没有谁能够阻拦住他的脚步。

    “杀啊!”

    高山之上,无数妖族大军之中,羽皇神威万千,所向无匹,手中,枪影阵阵,横扫四方,枪芒起落之间,鲜血弥漫四起。

    嗡嗡!

    上千道九天玄黄鼎,神辉绽放,喷吐无尽神光,疯狂的流转在羽皇以及小皇的四周,死死的护佑着他们,轰击着每一个试图靠近他们的妖族士兵。

    “杀,快给我冲,一起冲上去!”半空中,金甲将领疯狂的大吼,满脸的阴狠之色。

    “杀啊,全力杀伐,本将就不信,我们整整两个兵团的将士,留不下他一个人!”青甲将领出声,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浓浓的杀意。

    “杀杀杀!”

    ···

    无数妖族大军,疯狂的大吼,这一次,似乎是受到了鼓舞一般,他们进攻的更为疯狂了,一个个舍生忘死,奋不顾身,状若疯魔。

    然而,虽然他们个个都是无比的疯狂,甚至是可怕,但是,却是有人比他们更为疯狂,而这个人,正是羽皇。

    此刻,只见他面色如威,乱发飞扬,一袭紫金皇袍,早已染满鲜血,周身杀气腾腾,凶焰滔天,静静立那里,宛若一位盖世的魔神。

    “杀啊!”

    一声大吼传来,羽皇瞬间而动,身形闪烁之间,直接冲入了妖族大军之中。

    这一次,他比之前更加的疯狂,更加的可怕,左手,皇拳挥洒,镇压诸般敌,右手中,长枪狂舞,横击十方,脚踩帝魔八步,肆意的穿梭于无数妖族大军之中,威势滔天,无与争锋,此刻,他就仿佛是化为了一位嗜血的杀神一般,怒杀四方。

    每一步踏出,必有一群妖族修者殒命,一时间,其所过之处,必是血雨飘落,血色冲天,凄厉的惨嚎声,久久不绝。

    帝魔八步,恐怖无比,堪称是一部旷古无一的绝世步法,号称一步十杀,二步百杀,三步千杀,四步万杀···若是练到极致的话,八步之后,甚至可以达到一步亿杀的恐怖程度。

    当然了,此刻的羽皇,离这种程度还差的很远很远。

    如今的他,八步之后,最多也只是可以达到一步千杀的程度,不过,即便如此,也是极为恐怖了。

    然而虽说如此,但是,帝魔八步的逆天之处,却是并不仅仅表现在其攻击力之上,还表现在其速度之上···

    帝魔八步,一步一强,同时其速度也如此,一步更比一步快,在提升攻击力的同时,并未舍弃速度,实乃是一门速度与攻击力并存的恐怖步法。

    “杀啊!”

    山脉之上,羽皇长啸连连,脚下神光闪动,身形宛如鬼魅一般,不断地在无数妖族大军之中快速的穿梭着、杀戮着,几乎他每一次现出身形,必有一片妖族的士兵化为血雾,彻底死去。

    同时,他的速度极快,看可以看到,他每一次身形错落之间,必是上千米之外···

    羽皇如今所处的这个高山,号称是妖腾仙域之中最高之山,其海拔足有上万里之高。

    如此高度,以寻常修者的脚力,至少也是需要两到三个时辰,才可以下来。

    然而如今,羽皇不过是用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却是已然在无数姚妖族大军的阻拦之下,行进了数百里的距离,如此速度,不可谓不快。

    然而啊,即便是如此,羽皇似乎还是有些不满足,依然是觉得有些慢。

    所以,很快,就在他快要杀到半山腰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策略,不再继续以帝魔八步前行了···

    此时此刻,只见羽皇不知道何时,竟然取出了一件灰白之色石,而他本人,正立于石棺之上。

    这口石棺,正是祖器级别的浮沉石棺,原来,此刻羽皇竟然是想要用浮沉石棺来代步!

    “浮沉两面,唯我一念,浮沉石棺,疾!”

    伴随着一声大喝,浮沉石棺瞬间而动,承载着羽皇,快速地朝着山下疾驰了下去。

    “快,拦住他,给本将拦住他!”见此,悬浮于半空中的那两位将领,脸色一急,齐齐大吼了起来。

    接到命令,下方的无数妖族大军,自然是不敢怠慢,故而,几乎就在那两位将领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刹那,在场的那些妖族大军,便是齐齐动了,疯狂的朝着羽皇脚下的浮沉石棺轰击了过去,企图挡住它。

    只可惜,却是根本拦不住。

    浮沉石棺,那可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祖器啊,其威力本就恐怖非常,而今,在羽皇的刻意操控之下,其威更甚,对于周围的那些妖族修者来说,几乎是擦着就伤,碰着就死,绝无例外···

    砰砰砰!

    浮沉石棺,威势滔天,奔驰于无数妖族大军之中,宛若无人之境,其所过之处,无数妖族大军,纷纷避其锋芒,疯狂的躲闪着,根本没有谁敢正面相对,而至于那些,躲闪不及的,则是顷刻之间,被撞的爆炸开来,化为了漫天的血雨,飘色而落。

    “快躲开,前面的将士全都躲开,从此刻起,全部从左右以及后方攻击他!”金甲男子与青甲男子疯狂的大吼着,眼看着一批批士兵被浮沉石棺轰杀,他们的心都在滴血,无比的心疼。

    “哼,就批你们是留不住朕的!”

    羽皇冷哼一声,随即,他豁然转身,面向了后方,狂舞着手中的长枪,朝着从左右以及后方三侧杀来的妖族大军,迎击了过去。

    时间匆匆,转瞬而过。

    砰!

    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大概半柱香左右吧,突然,就在这一刻,随着一声巨响的传来,浮沉石棺的速度,骤然降了下来。

    这一刻,羽皇知道,他已然是冲出了重重包围,自高山之上,杀了到了山底。

    至于高山之上的妖族大军,此刻,全都是被羽皇甩在了身后。

    来到山底之后,稍稍滑行了一会,突然,就在这一刻,羽皇骤然然停了下来,驻足回首,再次看了眼身后,或者是看向了他身后的那座高山···

    这座高山,本来乃是一座灵气绝佳,钟灵毓秀之地,然而此刻,这里却是彻底大变了模样,变得很是污浊,到处弥漫了淡淡的血气。

    放眼望去,此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条血路,一条从山顶一直延伸到山底血路。

    那是,羽皇一路杀出的血路。

    沿着血路向上望去,很容易看到,此刻,血路的两边正有着一群群身穿甲胄的士兵,正在火速的朝着山下赶来。

    他们正是在这场厮杀之中,所幸存下来的妖族将士。

    看到这里,羽皇眼神一眯,嘴角微微一动,猛然勾出一抹冰冷之意:“哼,还不死心吗?就凭你们还想拦住朕,真是不自量力!”

    “算了,朕没有功夫陪你耗了,你们的命,还是留给小皇吧,相信,总有一天,他自会亲自来找你们清算!”稍稍顿了下,羽皇眉头微蹙,低声自语道。

    言罢,他转身就欲离去,可是,就在这时,就在他们刚要动身离开的时候,似乎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羽皇血眸一凝,满脸的难看的怔在了那里···

    “难道?还有埋伏?”羽皇眉头紧锁,一脸的错愕,片刻后,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他神色一变,惊声道:“不对,刚刚在山上似乎是两位将领!难不成,难不成,这次埋伏的是两个超级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