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诸天技能面板 > 【第六十四章】绽放的银之花

【第六十四章】绽放的银之花

    候山远气势越发狂暴,大量血光将方圆数十米都染上猩红一片,就连远方旁观夏胜荣夫妻都微微失神,这种恐怖的力量,真的有人能够战胜吗?

    余安不做一丝回答,手中破碎银光利刃一念之间,再度凝聚成型,以燃烧寿命而获得的力量,并不能得他造成太多影响,他眼帘环视四面八方,大量计算洪流跳动,黄金级念力师的恐怖,此刻已经从他身上缓缓睁开獠牙。

    叮!叮!叮!

    疯狂的剑刃交错炸响不断爆发,狂暴的冲击波所到之处,一切犹如台风压境般令人窒息,然而越是战斗,候山远心头就越发焦躁,刚开始对方的剑术还算简单,越到后面,却越来越强,这开什么玩笑?难道世界上还有越战越强的战斗天才?候山远不信!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混账!区区一个念力师,就给我直接去....呜!”

    银色利刃撕裂虚空,一剑挑开候山远手中血色利刃,下一秒一道锐利之息骤然从天而降,将候山远身躯之上划出一道巨大血痕!

    一招失势,节节败退!余安一步一踏,漫天剑气纵横,候山远全身上下眨眼伤痕累累,剧烈痛意刺激神经,他无法理解,绝对无法理解,区区一个念力师怎么可以近身压制他?鲜血流逝,痛疼刺激神经,他难以接受的大声咆哮,“这开什么玩笑,难道我已经老了吗?整整十数年的战斗经验,连一个小孩子也比不过!?”

    叮!

    一道寒光犹如天外流星,直接斩开了血色之剑防御,余安一步踏出,空余的右手之中无尽银色光辉急速汇聚,“那是因为你的战斗经验靠的多年积累的习惯,最多只能预判我十招以内的攻击线路,而我....”那一刻他眼眸猛然张开,一道道信息洪流不断从瞳孔深处划破,就宛若一台最为精密的战斗仪器,将现在一切的画面全部送入大脑之中计算,

    “而我....从你身体摆出第一个动作开始,我就能够计算出你每一次的攻击所有的角度,所有的弧度,所有的威力!”

    铛!

    银色利刃斩击之下,候山远终于失去平衡,余安念力强化的拳头蓄力到了极致,一击带着势不可挡之势,轰然砸在了候山远脸庞之上!

    轰!

    **与念力的碰撞,大量血液从候山远脸庞之上喷涌而出,骨头爆裂之声更是响彻不断,然而即便如此,候山远却更加难以接受的咆哮,“我不信!!!”

    “你不信关我什么事!”

    一拳爆发而出,余安脑海之中念力疯狂旋转,地面之上,十数颗石头冲天而起,对着倒飞而去的候山远直接砸了过去。

    罗腾飞惊骇欲绝的看着这一幕,即便是已经燃烧了寿命的会长也无法压制那一位新人?那个人到底有多强啊!

    他心中止不住悲鸣,眼瞳死死看着缠绕在会长身躯之上的浓郁血光,就如同遥望最后的希冀之光!

    没关系!会长的斗气在燃烧寿命之下,早已无坚不摧,只要有那个防御壁垒,就无人能够打倒到他!

    漫天飞石划破长空,候山远眼中鲜红如血,全身血气急速翻滚,顷刻之间一层由血色斗气凝聚而成的壁垒犹如天堑一般横跨在了两人面前,任凭漫天碎石冲击在了上方,连一丝涟漪都难以撼动!

    候山远眼睛布满血丝,死死的看着眼前这一切,没错!他可是通过燃烧寿命获得压倒性的力量,就算战斗经验比不过人家那有如何,只要他力量强度在这里,就绝对不会输!

    滔天猩红血光闪烁,犹如叹息壁垒一般不可撼动,余安远方遥望眼前一瞬,脑海之中银色精神力结晶光芒一闪,大量光辉冲天而起,他一步飞射而出!

    咔嚓!

    一缕寒光一闪而逝,支离破碎之声骤然炸响,候山远布满血丝瞳孔一缩,拦截在二人面前犹如天堑一般的血色壁垒自中央位置断成两截,透过断裂而过的缝隙,他清晰的看到了余安满是银光闪烁的双眼,以及一根肆意飞舞银丝....

    【念力压缩】

    这就是余安精神之光晋升到第十级所获得的能力,通过将庞大的精神力强行压缩到厚度无限接近零的程度,从而获得了撕裂一切的锐利之线!

    庞大的念力在余安脑海之中急速运转,恐怖能量如同潮汐一般自余安身躯之上彭勇而出,一击撕裂血色壁垒,余安手掌五指伸开,五根极度压缩的念力之丝犹如狂蛇乱舞般飞射而出,他身影犹如子弹,拉出重重残影,对着候山远直接飞射而去,

    狂暴能量席卷爆发,候山远高举手中血剑,堪比血色之墙强度的锐利之间不做一丝犹豫,对着余安轰然斩落!

    那一刻,余安手中银丝狂乱飞舞!

    噗嗤!

    **撕裂之声响彻,候山远瞳孔一缩,在场观望众人瞳孔也是一缩,只见一根银色丝线犹如切割豆腐般,将候山远手中血色利剑切成两段,随即势不可挡,连同后方紧握利剑的手臂尽数斩成两截!

    剧烈的痛意刺激神经,大量的鲜血飞溅而出,候山远难以接受,欲要咆哮,远方一缕银光早已覆盖大地,漫天银光之中,一根白皙手掌破空而出,犹如铁爪,死死掐住了候山远的脸庞。

    余安,已经来了!

    “会长!!!”

    罗腾飞一声惊呼,看着被余安单手掐住的候山远,瞳孔急速收缩,整个人猛然站了起来,就要冲出去!

    “给我冷静点!”

    啪!

    李永胜一耳光直接扇在罗腾飞脸上,大声厉喝,“冷静点,你打不过他,去了会死的!”

    罗腾飞反手一巴掌抽在李永胜脸上,嘴巴张开对着在场所有人拼尽一切咆哮,“打不过也要打!会长死了!我们都得死!!!”

    一声厉喝咆哮,在场所有异能者全部身体一寒,没错,余安不可能会放过他们的!那一刻所有人抬起头,眼中闪过决绝,同时一步急速踏出,十数位异能者共同奔赴厮杀的画卷,犹如千军万马冲毁而出,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我的天....”

    夏永胜瞪大眼睛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上至组织会长,下至高层,底层,集体对着一人发动攻击!他目光呆呆看着这一切,最后落到了众人中央,那漫天银光洒落的恐怖身影之上,他...真的能够一人碾压一个异能者组织吗!?

    十数位异能者联手拼命发动的攻击,恐怖的威视令人窒息,余安站在大楼废墟中央,一席黑发随风而舞,他遥望着眼前势不可挡的恐怖画面,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众多异能者,眼眸平静犹如镜面,银色眼瞳之中计算最后胜率的数据洪流越发密集,直到那李永胜与罗腾飞尽数飞射而来,抵达余安面前那一刻....

    “呵呵呵,结束了....”

    一缕缕低语悄然飘荡,那一刻....

    轰!!!

    前所未有的恐怖能量波动冲天而起,余安脑海之中那颗自诞生至今未曾动用的纯净精神力结晶,这一刻犹如超负荷一般疯狂急速旋转,庞大精神力如同潮水涌出,实质化的狂风自大楼废墟中央卷天而起,将方圆十数米以内卷的灰尘漫天,不远处夏胜荣夫妻被狂风吹到在地,即便如此双眼死死的看着那漫天灰尘中央,瞪大眼睛不愿意错过一丝画面,直到最后一缕绚丽银光好似天边明月山药,那一刻他们看到了.....

    银丝!

    漫天的压缩念力之丝从余安身躯之中喷涌而出,从十根手指之中,从黑色头发之中,从全身毛孔之中,一根,两根,三根....

    整整数千根念力银丝从余安全身上下各个位置爆射而出,犹如一朵怒放盛开的银色绚丽之花,大量银丝翻滚,银光肆意洒落,美丽的令人窒息。

    “好美....”

    夏胜荣失神在了一刻之中,他自出生至今从未见过如此绚丽,数千根银色丝线犹如无尽狂蛇乱舞,卷出大量弧度,银光泛滥,地面之上石子切成碎片,头顶之上鸟儿搅成血雾,在此之间,以余安为中间,李永胜,罗腾飞,候山远,连同十数位靠近余安的异能者在千根银丝绽放之下,千疮百孔,一瞬间尽数炸成一团血雾,

    漫天红色血雾与银色之花相互交融的画卷,美丽的犹如永世流传的一副画卷,候山远上至大脑,下至四肢尽数被银丝贯穿,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在最后闭上眼的那一刻,他僵硬环视四周,看着那遥远的天空,依旧是往常那青蓝一片,可是....

    他不断转头,在最后把目光移到最前方的那一刻,一道黑发黑瞳身影落入眼帘,身缠无尽银丝,念力爆发,切割一切...

    “楚宁,不得不承认....你真强啊....”

    砰砰砰砰!!!

    一连十数次炸响,刹那间,定格在余安身躯周围的所有成员,尽数炸成一团血雾,伴随凉风飞卷,交错在余安身旁,夏胜荣夫妻呆呆的看着这生命涂抹的画卷,银花盛开,血雾飘舞,在此之间,庞大念力翻滚,一念撕裂一切....

    夏胜荣情不自禁的拿出相机,拍下了那样一副画卷,破败废墟大楼之间,无尽绚丽银光漫天,在此之间,千万凡尘一生都难以跨越的顶点,象征着东兰市金字塔顶端的异能者组织,暗石,位于那黑发黑瞳少年盛开银花之下....灰飞烟灭!

    旧的黄金势力崩塌,新的黄金崛起!

    一人碾压暗石...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