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862章 抓获

第862章 抓获

    高旭走后,曹蛟一个人躺着闭上眼睛思考了很久,他睁开眼睛对骆真吩咐:“去把御医请来!”

    “诺!”

    御医很快来了,“将军可是身体有不适?”

    “非也!”曹蛟轻轻摆手,“就是想请教御医,我何时能够痊愈?”

    御医闻言不由看了一眼骆真,昨天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见骆真低着头,只好斟酌了一下语言,“将军的伤势比较严重,俗话说伤筋动骨都要一百天,将军这样的伤势通过诊治之后可能要修养大半年!”

    曹蛟心里也有一点数,他沉声道:“御医,请你给本将说实话,本将的伤势能不能痊愈?”

    “这······将军不必太过担忧,将军的伤势会好的,最多就是大半年的时间就可以与正常人一样,但······将军因此前失血过多,又伤了肺腑、脊柱,气血极度亏损、元气大伤,以将军这个年纪很难恢复如初,将军可能不能再舞刀弄剑、骑马打仗了!”

    曹蛟完全不敢相信以后自己不能舞刀弄枪、骑马射箭了,他哆嗦着嘴唇:“这、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伤了一些骨头,怎么就不能带兵打仗了?”

    御医解释道:“将军的气血亏损的太厉害,不容易补回来,每当用重力就会后继乏力,伤了的肺腑也很难痊愈,平时走路都会气喘吁吁,更别说舞刀弄枪和骑马射箭了;再有将军因伤了脊柱,您是不是感觉现在手指和脚趾麻木,没有知觉?”

    曹蛟点头:“对,这有什么影响吗?不会好了?”

    “下官从前也遇到过这类的病例,将军只是手脚麻木失去知觉已经是很幸运了,许多人都是整个下半身都失去知觉、不能动弹,这种情况能够恢复到正常情况的机会很少很少,不过这要看当事人的意志力,将军又因伤了肺腑,不能剧烈活动,因此要靠自己运动恢复手脚正常功能很难······”

    剩下的话御医没有再说,他怕自己说下去曹蛟会受不了打击,一个靠自身武艺功成名就,作战大将军的人如果彻底废了,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只怕无法接受这种现实。

    曹蛟又是一夜没睡,次日一早,夫人曹林氏走进房间看见儿子正趴在旁边呼呼大睡时忍不住低声埋怨了一句,再一看曹蛟,睁开眼,但他的头发——白了!

    “啊——”

    “怎么啦,怎么啦?”曹挺睡眼婆娑的跳起来大叫。

    曹蛟缓缓扭过头,也诧异:“夫人,你怎么啦?”

    “夫君,你的头发?”

    当一个婢女拿来一面铜镜后,曹蛟看见了自己在铜镜里的形象沉默不语。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曹蛟把忙碌的夫人们、儿女们和婢女们都赶了出去,只留下骆真。

    “骆真!”

    “大将军有何吩咐?”

    曹蛟道:“把我曹家所有非法所得的产业、财物全部都清算一下,拟一个清单出来;另外,由你代笔替我写一份请罪奏疏,把我曹蛟自从拿第一份不该拿的财物开始,把我所有做过的不法之事都写出来,过程要写详细,不准含糊其辞!”

    骆真大惊:“大将军······这么做的话,大将军冒死救驾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曹蛟摇头:“我这么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安大石虽然死了,但他还有妻儿、亲信随从活着,这些人现在全部都被抓走了,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安大石不是一个老实的人,我怀疑他与朝中其他一些大臣也有不可告人的联系,如果安大石的事情彻底大白于天下,朝廷肯定会追究,此事牵连太广,如果只是几个人倒也罢了,牵连的人越多,陛下的怒火就会越大,惩治的手段也会越激烈!不以雷霆手段刹住这股歪风邪气,以后大乾的官场岂不是永无朗朗乾坤的一天?陛下并不是一个绝情的人,但为了天下的安定和大乾的江山稳固,他不会在乎是否多杀几个人!”

    “可大将军是开国功臣,是最早追随陛下的人之一啊!”

    曹蛟面露苦涩之相,“我是最有应得啊,其实陛下给予我们这些开国功臣的已经不少了,是我太贪心、太不知足!想起当初我们追随陛下打天下时的初衷,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想过以后要荣华富贵、福泽子孙后代,当初想的就是要建立一个能让汉人站着说话、挺直了腰杆做人的国度,要让天下百姓都过上好日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不觉已经背离了当初的誓言和初衷!”

    “我曹蛟这一生也只能跟着陛下才能有些出息,现在我已经废了,如果再自以为是开国功臣、拥有从龙之功而骄纵妄为,有错不改,只怕是真的离死不远了!我的两个儿子,老大完全是个废物,不能再这么惯着他了,你把他送去军中,不要让人知道他我的儿子,就当是一个普通人应征入伍,希望进入军中能洗去他那一身浮躁;至于老二,最多也只是一个太守的命,可这也得有人保驾护航······”

    骆真静静听曹蛟说完话,心下很是感叹,躬身答应道:“大将军放心,属下很快就会把这些事情办妥!”

    ······

    一辆马车在大街上以正常速度行驶着,赶车的车夫不急不躁的驱赶着骡马,车厢的车帘被里面的人用手指掀开一条缝隙,一只眼睛打量着每一个经过马车的行人。

    眼睛的主人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却是蜀王赵平,赵平道:“李随风,这五天了,本王陪着你在大街上瞎逛了五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王脑子出现了问题!可这五天都过去了,你连一个刺客都没有······”

    “找到了!”柳随风看着车窗外面低声道。

    “什么?真的找到了,在哪儿?”赵平凑过去。

    柳随风把车帘拉开一些,指着一个穿着一身麻布短装,头戴斗笠的人,“看见了吗?他背上背的,虽然他用葛布包裹着,我敢肯定就是我画的那种形状的刀!”

    赵平一看,那人背上背的长条形家伙的形状的确与柳随风画的很相似,他立即对车夫低声说了几句话,车夫点点头,把手伸出去打了几个手势,立即有两个探子跟在了那人的身后。

    马车停在了街边,赵平跳下马车靠在车窗前问道:“你觉得杨啸的传人手下会有多少刺客?”

    马车内的柳随风摇头:“不好说,如果是精益求精,应该不会太多,可如果只求数量的话,那就难说了!”

    没过多久,一个平民打扮的探子快步走过来向赵平禀报:“那人进了一间宅院,宅院不大,只有一亩大小,那人很警惕,我们担心被发现不敢靠得太近!我们询问了左右邻居,根据邻居所说,那宅院的主人叫邓雄,以车马拉客为生,但我们跟踪的人并非是邓雄,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女人,应该是邓雄的妻子,邓雄应该不在家!”

    赵平看了看天色,想了想吩咐下去:“现在天色也不早了,那邓雄应该很快会回去!从现在起监视视那座宅子,找一个邻居一同盯着!派人去调集人马,准备弓弩手占据可以监视周围大街小巷的高处位置,一旦邓雄出现并进屋就立即把宅子给围起来等候命令!”

    “诺!”

    天色擦黑之前,一个中年壮汉赶着马车来到了宅子前喊了几声,很快有人来开门,中年壮汉把马车赶进了院子,开门的女人又把门关上。

    很快,一个牙的甲士包围了这座宅子,一些弓箭手爬上高处。

    赵平带着带着镣铐的柳随风来到了宅院门口,领队的牙主上前抱拳:“王爷,人已经进去了,现在怎么搞还请王爷示下!”

    赵平道:“不用叫门了,太麻烦,找东西直接把门撞开后冲进去,记住尽量抓活口,本王要让他们供出其他同伙的消息,明白吗?”

    “明白!”牙主抱拳答应,大手一挥:“找一根撞木过来!”

    几个甲士抬着一根一人腰粗的木头,“一、二、三、冲——”

    撞木“砰”的一声撞在了宅子并不是很结实的大门上,大门当场被撞破。

    “上——”牙主拔出战刀向宅院一指,甲士们纷纷手持盾牌、长矛或拿着刀剑三五个组成一个小组冲进了宅院里。

    呵斥、怒吼和刀剑交鸣之声很快传出来,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就停止了。

    一个甲士跑出来向赵平报告:“王爷,人都被抓住了,牙主请您进去!”

    赵平向柳随风摆了摆下巴:“走吧,去见见你的师兄的徒子徒孙们!”

    两人走进了宅子里,一眼就能看到战斗的痕迹,这时甲士们押着三个人走了进来,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赵平的目光在两男一女的脸上一扫而过,扭头看向带兵的牙主:“把他们的兵器拿来!”

    一个甲士拿了两把刀走过来,赵平接过来看了看,看向柳随风:“是不是这种刀?”

    柳随风拿过去一柄刀观察了一下,又掂了掂重量,再看那两个男的身形,点头:“不错,就是这种刀!”

    赵平的目光看向两男一女,“身为刺客,竟然还成亲生子,我真是佩服你们,干着杀人拿钱的勾当还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你们最好交代你们同伙的消息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