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老婆是花木兰 > 第503章 再起龃龉

第503章 再起龃龉

    “就为了照顾皇帝的面子要把数万将士们置于危险之地?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不把将士们的性命当一回事儿!”花木兰义愤填膺的说了一通快步向前走去,仿佛一刻也不愿意呆在这里。

    赵俊生不由一阵苦笑,追上花木兰说:“木兰你跟我置什么气啊,竟把我跟他们归为一类,你也真是的!”

    “那你为何赞同常山王的方略?”花木兰停下转身质问。

    赵俊生无奈的说:“若不如此,难道要我看着你跟常山王闹翻不成?你这脾气我太清楚了,眼睛里揉不得砂子,但常山王会跟你妥协吗?”

    花木兰沉默了。

    三日后,大军开拔,留下几百人镇守卢龙塞。

    行军路线是定好的,数万人马的大军一定要沿着河流行军,过了卢龙塞,想要随便找到水源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到了关外,这里还是燕山山脉的东段,到处都是崇山峻岭、高峰险境,有时数万大军要在长长的峡谷里走上一整天,有时要翻过一座山也需要花费一整天。

    此时的东北可不比后世交通通畅,这里到处都是荒山野岭,有时根本就没有路可以走,为了能让大军及时获得水源,行军几乎都是紧靠河流,但有些河流会穿过山谷,将士们只能牵着马踩着河边的鹅软石前进,行军速度堪比龟速。

    行军两天后,贺多罗向拓跋素主动请求作为大军先锋在前方带路,也就是所谓的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这个活原本是赵俊生的幽州军干的,贺多罗抢着要干,这就令人有些费解了,拓跋素抱着疑惑的态度答应了,下令赵俊生把开路先锋的任务转交给贺多罗的领军。

    赵俊生的脑子稍稍一转就明白贺多罗为何要抢着要去当先锋了,开路先锋有探查周边敌情和环境的任务,他猜测贺多罗估计是几天没吃肉熬不住了,作为开路先锋,理所当然的可以劫掠行军路上周边村镇的物资用来充作军需。

    事实证明,赵俊生还真猜对了,他不放心贺多罗这家伙,先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若是耽误了军情,很可能把主力大军拖入敌人设下的陷阱当中,所以他另外派了一些斥候探查行军路上周边的地形和情况。

    “将军,周边很多村庄都被洗劫了,甚至有的村子鸡犬不留,全部都是贺多罗的人干的!”一个斥候回来向赵俊生报告。

    恰巧花木兰也在这里,她听见斥候的报告后疑惑道:“不会吧,我们这一路走来没看见什么村子被洗劫啊,路过的村庄都好好的,只是那眼神和表情对我们不是很友好罢了!”

    赵俊生道:“木兰,贺多罗也是要面子的人,他就算要干这种脏活也不会让别人看见,他若在行军路上洗劫村子,我们这数万大军岂不是都知道了?所以他的人洗劫的地方都是行军路上的周边地区!”

    斥候证明了赵俊生的话:“是的,将军说对了,他洗劫的村子都在这行军路线两侧十里范围内,既不会太耽搁工夫,也不太容易被其他各军的人马发现!”

    花木兰饭都不吃了,她拍案而起,迈步跑出了营帐。

    赵俊生立即追出去,却看见花木兰骑着马向营地外打马狂奔,他只好骑马追上去。

    跑了五六里地,两人来到了一个村子,村子里安静得不像话,一声鸡叫犬吠都听不到。

    两人骑马走进村子里,却看见村子里四处都躺着尸体,大人、老人、小孩都有,尸体上都已经有蚊蝇飞来飞去,估计已经有两三天了。

    “禽兽、禽兽,禽兽不如啊!”花木兰看见这一幕幕景象极其愤怒的破口大骂。

    赵俊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是鲜卑人的野蛮之处,他早就知道。

    花木兰突然打马掉头向营地方向打马狂奔而去。

    赵俊生追上她大声问:“木兰你干嘛去啊?”

    花木兰怒道:“我去找贺多罗,问问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劫掠周边村镇了!”

    赵俊生立即加快速度打马跑过去一把拉住她:“你这是干什么呀?这里是燕国,又不是魏国,就算是魏国,他抢了也就抢了,没有谁去治他的罪,你这样去找他,岂不是平白无故增加矛盾吗?”

    “我不管,总之洗劫村子就是不对,不管是在我魏国还是其他地方,人家村民们又没得罪他,平白无故就被他洗劫杀戮,他这是禽兽行为,我一定要制止他再这样继续做下去!俊生哥哥你给我让开,要不然我连你也一块儿打!”花木兰说完挣脱赵俊生加快速度飞奔而去。

    赵俊生放慢速度看着花木兰怒气冲冲的身影直奔领军营地,她的一些亲兵正掉头追上去。

    跟上来的吕玄伯打马走到赵俊生身边问:“少爷为何不追上去阻止少夫人?若是依着她的性子,迟早要出闹出事来不可”。

    赵俊生语气平淡:“让她去闹吧,若不让她闹,憋在心里反而会把人憋坏,等她闹一闹就舒坦了,而且贺多罗此人也的确欠收拾,就算闹出事来也没关系,这不是还有我嘛!”

    如今北路军聚在一起,营地也没有各自分开,只是划分了区域,中间也没有隔开,花木兰直接就冲到了领军营地内。

    “贺多罗,贺多罗你给我滚出来!”花木兰一到领军的营地就一边大叫一边向牙帐而来。

    一些领军兵将们听到喝骂吵闹声都走了过来,花木兰扭头大怒:“看什么看?都给我滚蛋!”

    花木兰的名声早就传开,现在谁都知道她的性情彪悍,谁也不敢轻易招惹她,这些领军兵将被她眼睛一瞪、一番呵斥,个个都畏畏缩缩转身离去。

    花木兰在贺多罗的牙帐外勒马停下,对牙帐内大喝:“贺多罗,滚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连续叫嚷了好几声,贺多罗都没有从牙帐内走出来,花木兰跳下马冲进牙帐内却扑了一个空。

    她退出来一把揪住旁边的守卫喝问:“贺多罗呢?”

    守卫不理她,她一生气拔出把剑架在守卫的脖子上,守卫这下扛不住了,额头上冒着冷汗说:“将军去、去了常山王那里!”

    花木兰一把推开守卫转身跳上战马直向常山王的中军大帐方向飞奔而来,她到了门口却不等守卫通报就直接闯了进去大喝:“贺多罗,你这禽兽,你说你这一路行来到底祸害了多少个村子?”

    常山王拓跋素此时正和幕僚们商讨攻打白檀的事情,贺多罗是来请战的。

    众人都被花木兰突然冲进来的大喝声搞懵了,拓跋素反应过来皱眉道:“花将军,贺多罗怎么又惹你了?”

    “王爷恕罪,只因贺多罗做下的事情惹得天怒人怨,末将气愤难当,实在忍不住所以未经通报就闯了进来,还请王爷恕罪!”

    花木兰并未因为气愤而失去理智,她说:“贺多罗这禽兽一路上烧杀掳掠,祸害了许多村子,他的领军人马所经过的村子经常是鸡犬不留,除了行军路上能看得见的,其他看不见的村子都被他祸害了,王爷您说他这样的人不是禽兽是什么?”

    贺多罗也火了,面对花木兰怒目而视,“花木兰你这个疯婆娘,我贺多罗洗劫了那些村子又怎样?老子招你惹你了?要你多管闲事?你又不是老子的婆娘,凭什么管老子?就算你是老子的婆娘也没资格管老子!”

    花木兰暴怒,瞬间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贺多罗本身就不是花木兰的对手,又被花木兰突然偷袭,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得鼻青脸肿,连连后退。

    拓跋素看得大怒,这两个人竟然在他的牙帐动手动脚,这反了天了,一拍案桌大喝:“真是放肆!来人,把他们二人分开!”

    甲士们立即冲上来用兵器把二人隔开,二人犹自互相大骂,却是贺多罗显得极其狼狈,头盔被打掉了,鼻子被打出了血,脸也肿了,披头散发。

    贺多罗指着花木兰对拓跋素叫道:“王爷你刚才也看见了,这婆娘就是一个疯子,她今日敢在王爷的中军大帐如此放肆,他日岂不是要在金銮殿里放肆?”

    拓跋素脸色很是不悦的看着花木兰说:“花将军,你也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当着本王的面殴打同僚,这里不是市井大街,你们也不是地痞青皮!今日本王给你一个警告,再有下次,本王可不会再给你留情面!”

    花木兰连忙道:“末将知罪,绝不敢再有下次了!”

    拓跋素转头看向贺多罗,骂道:“贺多罗啊贺多罗,你怎么就总是狗改不了吃屎呢?你是朝廷大将啊,你的手下弟兄们都是朝廷的兵马,你不是强盗匪首,你的麾下弟兄也不是山匪强盗,为何要去洗劫那些村子?朝廷给的班赏还不够多吗?皇帝对你的荣宠还不够吗?等把燕国打下来,这里就是我大魏的国土,这里的百姓日后也会变成我大魏的百姓!你啊你,我看你就是扶不上墙的一摊烂泥!”

    别人骂贺多罗,他肯定会跟人干起来,但常山王拓跋素骂他,他还真狠不起来,拓跋素在宗室之中有着很崇高的威望,拓跋氏的宗室王爷、大臣们、元老们都很服他,贺多罗也不例外。

    “王爷,贺多罗错了,日后再也不洗劫村子了!”

    拓跋素见贺多罗老实了,也不好再穷追猛打,摆手道:“行了,攻打白檀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去准备吧,这次要好好打,别给本王丢人!”

    “是,王爷!”贺多罗答应,转身就要走。

    花木兰立即叫道:“王爷,我认为贺多罗不适合打白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