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神祇 > 第两千零五十章 未谋面的父亲!

第两千零五十章 未谋面的父亲!

    闻言,苏逸沉默半晌,面容上露出一股渗入骨髓的寒栗,低声道。

    “明日我便出宫历练,我要变得更强大!总有一天,我要把龙家打成虫!什么天选之子,在我眼里全都是狗屁!什么域外老头,我要让他永葬天蛮!”

    苏逸整个人气势骤然一变,声音威冷,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青袍鼓荡,神色凶悍!

    “不错,这才是我端木擎天的徒弟!有气势!”端木擎天狂笑一声,桀骜和轻狂从眼眸深处掠过。

    话音刚落,端木擎天双眸渗出寒意,身形如电,向前闪去。

    “砰!

    藏于衣袖中的手掌下压,五指平探而出,快速弯曲成爪,寒光飞溅,大力向前抓去。

    “轰隆!”

    蓦地,指尖五道银白色电光飞出,迅猛浩荡的灵魂能量直奔一棵古藤雪树暴轰而去!

    电光闪耀,去势凶猛,只见五道长长的匹练将苏逸身侧的雪暴生生狂暴撕碎!

    仔细听着,竟有着虎啸龙吟之声,隐隐盖过凛冽罡风!

    “出来吧!躲了这么久也应该听够了!”端木擎天沉哼一声,眸光清冷,目光投射向雪树后的洁白身影。

    “什么!竟然有人!”苏逸当即愕然,面色大变,听端木擎天的意思,竟有人在窃听自己,而且时间不短。

    登时,苏逸双眸精光微动,这才感觉到周遭有着一股浅浅的灵魂能量徘徊。

    难道是今日这乌蟒灵酿的缘故,竟让自己灵觉差到这个地步?

    面色冰冷,不再多想的苏逸,顺着端木擎天暴轰而去的匹练,目光映射在雪树之后的苍白身影。

    “铿锵!”

    匹练爪痕撕碎身前大片空间,飞雪连天飞舞,大片空间生生崩碎!

    落在树枝上的冰晶在原地掀起一道小型的风暴,一道白光罩体的人影冲出风暴,狼狈地重摔在原地。

    看清楚来人,心中的警惕随即被疑惑所代替,苏逸失声呼道:“上官天辰?你在这里做什么!”

    “宗主!”上官天辰面色苍白,些许狼狈从地上爬起,抖落一肩的风雪,神情古怪。

    很明显,刚才端木擎天没有下重手,否则元域境三重的上官天辰可就不是气息紊乱这么简单了。

    旋即,上官天辰朝着苏逸点头致意,表示抱歉。

    随后目光肃穆崇敬,对着面对雪崖的端木擎天行着大礼,跪在冰冷地面上,哆嗦着嘴皮,紧张说道。

    “天辰拜见师尊!自金天大阵出来,天辰便感觉师尊气息十分熟悉,一直不敢相认。刚才天辰冒险前来,不是想来偷听!现在终于得见师尊真容!天辰欢喜不已!师尊,天辰终于又见到您了!”

    说罢,上官天辰僵直的身躯开始弯曲,朝着端木擎天的背影磕了三下响头,面容更是因紧张而涨得通红。

    “够了!我从来没承认你是我徒弟!别动不动就给我行礼!”端木擎天扬了扬手,转过身来面露不耐之色,狭长的眼眸中却掠出微不可察的波动。

    望着端木擎天的面容,上官天辰登时热泪盈眶,眼角猛颤,含泪点头道。

    “师尊说得是!是天辰鲁莽了!”讪讪应答,上官天辰掠出略带歉意的神情。

    此时,苏逸的面色早已阴晴不定,疑惑的目光在二人身上不断扫过,凝视着上官天辰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也是师尊的徒弟?你不是天妖宗的人吗?”苏逸心中稀奇不已,惊讶的目光难以平息,连连问道。

    苏逸只知道,苏狂歌六十年前参加天风排位战前夕,曾受过端木擎天教授天风剑意,竟不想上官天辰也是他的徒弟。

    站在一旁的端木擎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目光懒散地投注在苏逸身上,幽幽道。

    “不止,我记得还有一个人也总是叫我师尊!真是老了!”使劲拍着脑袋,端木擎天尽力回想着。

    “还有一个人?”苏逸心中打了一个激灵,背脊登时发凉。

    不是因为周边的极致的寒冷,而是因为端木擎天对自己说的话。

    照端木擎天的意思,这个人自己一定认识,而且说不定还很熟。

    别人叫他师尊,关苏逸什么事?端木擎天不会随便说废话。

    竭力调取脑海中的记忆,端木擎天眸光深邃,道:“我记得他叫苏...苏什么来着?天辰告诉苏逸,叫什么名字?我只记得那人和你还是拜过把子的。”

    此时上官天辰霍然站了起来,满面红光,恭敬朗声说道:“回师尊,他叫苏敬渊,也是蛮城人士,是我见过天赋最高的年轻人,想必在蛮城很出名。对了,宗主,你认识吗他?”

    激动的上官天辰嘴角噙着一抹兴奋的笑容,眼神里跳动着星辰一般的光辉,言辞恳恳。

    “苏...敬渊!”苏逸倒吸一口凉气,目光迅速从两人身上转移开,缓慢踱到走向崖边,半天回不过神来。

    仍凭山下万千繁华,苏逸心中如坠冰川,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心中已如翻江倒海一般汹涌澎湃。

    是自己脑中的苏敬渊吗?是那个自己从未谋过面的苏敬渊吗?

    转过头来,苏逸面色煞白如纸,目光中泛着剧烈的颤动,以一种试探的口吻重复刚刚的话题。

    “你...你确定你的兄弟是苏敬渊?”

    苏逸突然收敛的神色让两人冷静下来,寒冷的气氛凝固虚空,在场的三人均是目光狠狠抽动!

    端木擎天和上官天辰互视一眼,上官天辰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登时不敢再望向苏逸,讪讪回忆道。

    “是叫苏敬渊,蛮城人氏,我与他在混乱域相识,因都是蛮城周遭长大,一见如故。二十年前我与他结拜成兄弟,他欲带我回蛮城看看,我们也就是在蛮妖大峡谷发现了师尊的存在!”

    话音刚落,端木擎天略有深意的视线投在苏逸身上,神色逐渐沉下,低声道:“苏逸,敬渊小子究竟是你什么人?”

    在终于确定了答案之后,苏逸全身紧绷,喉头连续翻滚。

    过了半晌,才用着嘶哑而干涩的声音回答道。

    “他是我父亲,从未见过面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