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神祇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简单壁画!

第三百七十八章 简单壁画!

    这力量很柔和,但进入许佳慧的体内,却是让得其体内的元气犹如是遇上了火苗般,顿时沸腾起来。

    自许佳慧体内,顿时元气全力涌动,双眸中也泛起了光芒,一切身不由己。

    “元魂境八重,十六岁的年纪,这般天资,留在这第三十六剑峰上,倒是可惜了。”

    当光芒暗淡,段月容长老手掌收回,目光中有波动,目视着许佳慧说道:“随我回去暂时先成为内门弟子如何,如果一年内,你能够到元玄境,到时候成为我的亲传弟子,也有着可能的。”

    更新p…最…快上8

    “内门弟子,还有可能成为亲传弟子!”

    当这样的话语落在耳中,许佳慧目光顿时一颤,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直接成为外门的弟子,还是长老亲自开口,这对神剑门任何外门弟子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喜事!

    是无法拒绝的诱惑和机会!

    许佳慧还记得家族中的长辈对自己的交代,一定要努力修炼,争取成为神剑门内门弟子,到时候才不枉整个家族耗尽全力将其从小培养送进神剑门。

    她的天资,本是不弱。

    可在到处都是天资超凡的神剑门中,这等天资却是又算不得什么了。

    特别是到了第三十六剑峰上后,一切和许佳慧原本想象中并不一样。

    这些年,她只有靠着自己的默默的努力来增强实力。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她靠着自己的努力,修为一直在同届外门弟子中,都算是过得去了。

    “内门弟子……”

    听着段月容长老的话,一众外门弟子目光炽热,顿时无比羡慕的低头目视着许佳慧。

    他们外门弟子一直努力,莫不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内门弟子,但现在这机会已经摆在了许佳慧的面前。

    “多谢长老抬爱,弟子惶恐,只是苏长老还没有回来,此事弟子还无法做主。”

    但就在一众外门弟子无比羡慕的眼神中,许佳慧洁白的小贝齿暗自咬了咬唇角,对段月容长老说的哦啊。

    “你只是外门的弟子,若是去我那,无需要请示苏长老的。”段月容开口说道。

    许佳慧鼓起勇气抬起了眸子,清秀的脸庞上,一双大眼乌溜溜的清澈宛如一泓清水,对段月容长老说道:“弟子知道,但苏长老临走之前,让我看好第三十六剑峰,弟子不能够去其它剑锋,若是等苏长老回来后,我禀告苏长老后,若是那时候长老还愿意,弟子愿伺候在长老身前。”

    这是天大的机会,对任何人神剑门的外门弟子而言,怕是这等机会,足以让人沸腾。

    这对许佳慧也一样,在三十六剑峰上等于是杂役弟子,得不到任何机会,更加不说苏长老会指导她了。

    但许佳慧心中很清楚,但苏长老对她却是一直很照顾。

    人见人怕的苏长老,在整个神剑门中的名声都不太好。

    但许佳慧觉得,苏长老并不是大家口中所传的那般。

    苏长老每次出门,都已经习惯将第三十六剑峰交给她打理,就算她要走,那也要亲口告知苏长老才行。

    听着许佳慧的话,目视着许佳慧,段月容长老神色暗自有些诧异,但随即眼中有着一抹赞赏之色掠过,随后微微一笑,问道:“那你告诉我,那苏逸可真的是第三十六剑峰上的外门的弟子?”

    “这……”

    闻言,许佳慧的目光有些躲闪,随即道:“苏逸是苏长老亲自带回,至于其它的,苏长老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了,更加不敢问。”

    “这样么……”

    段月容长老神色微动,也不知道是否相信。

    “等苏长老回来后,若是你想来,就去第九剑峰上找我。”

    话音落下,段月容长老的身影,也随即消失不见。

    所有长老离去,第三十六剑峰上的一群外门弟子,这才敢抬眸,如临大赦,站起身来的时候,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来了这么多的长老,都是来找苏逸兄弟的,看样子这一次苏逸兄弟的麻烦惹的太大了,连长老都已经惊动。”

    片刻之后,有弟子开口,还有些心情难以平复过来,大口的喘着气。

    “这些长老,真的是来找苏逸麻烦的么……”

    许佳慧喃喃自语,总感觉着这些长老为苏逸前来,似乎又并不是真正为了找麻烦而来。

    ………………………………

    整个神剑门中,苏逸之名在夜色中还在传播,风暴般散开。

    神剑崖前,虚空中,数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半空。

    数道目光如是星辰当空,扫过神剑崖,随后又悄然消失不见。

    神剑崖前一片小广场上,月色中,四周光影斑驳,一个身着黑色紧身战衣,二十来岁模样的青年,身形健硕匀称,一件灰色披风微微随风而动。

    青年静静站在神剑崖前,五官立体的脸庞上神情冷酷,目光死死的盯着神剑崖。

    “嗖嗖……”

    有着不少身影前来,都颇为年轻,颇为不俗的气质中,都是带着几分的狼狈。

    “你们回去,我就在此地等着,他总有出关那一天!”

    剑十一对身后的来人开口,头也没回,目光一直目视着前方神剑崖。

    “十一师兄,那小子在神剑崖内闭关,也不知道要多久,还有一段时间,可就是万剑大会了!”有青年开口,对剑十一说道。

    “他只是外门弟子,除非不参加万剑大会,否则总会出来,我刑堂要的人,谁也逃不掉!”剑十一目光锋利而冷酷。

    …………………………

    石洞,石壁,壁画。

    一幅握剑壁画前,苏逸目光呆呆的目视着,仔细打量,研究,怕是足足数个时辰过去了,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壁画上的图案,并没有身份特别之处,相反,显得还极为简单。

    壁画上,一个老者似乎在目视前方,左手自然垂落,右臂伸展,与肩平行成直线,右手中紧握着一柄长剑。

    这壁画仅此而已,其它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至少苏逸未曾感觉到任何的特别之处,实在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参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