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西游之大娱乐家 > 第三百二十章,晚会余波

第三百二十章,晚会余波

    众多议论之中,最受争议的还是那首论语精选。

    鸿景:我乃华山书院院长鸿景,在此号召天下有志之士,要张明轩给我儒家一个说法,无耻小儿篡改经典,亵渎圣贤。

    王林林:鸿学士言之有礼,我报名!

    鸿景:你是?

    王林林:(笑脸)我是长安琼林书店少东家。

    鸿景:原来是琼林书店,久仰大名了。

    黑王:放你娘的屁!狗…不对!人咬张明轩,不识好人心。

    鸿景:(怒火)你又是哪个?

    黑王:你家老祖宗。

    云海之间:鸿兄此言差矣!我觉得张公子此举并无不妥,一则宣传我儒门学问,二则也教也我们一个道理,转一个方向会有不同的景色,也是为我们开阔了思想。

    三人之行:差矣!改孔师经典犹如儿戏,此乃大不敬也。

    鸿景:没错!读圣贤经典当沐浴更衣,虔心诚心,如此儿戏一般,是何道理?

    古声: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如此一改却是有利于学生记忆。

    雅韵:差矣!差矣!如此毫无古韵可言,即使背会了也毫无作用。

    网上议论的越来越多,声势也越来越浩大,气氛也越来越紧张,大年之夜一个个儒生脸红脖子粗在网上争论不休,更多的人嗑着瓜子笑呵呵的看热闹。

    悬空岛上,颜回满脸笑容带着一群小学生和张明轩告别,一群小孩子好奇的打量着张明轩,笑盈盈挥手的登上飞书。

    一本庞大的书本在张明轩的注视下升空而起,在黑夜中划过一道不一样的色彩。

    张明轩站在岛屿上,笑着自语道:“儒家飞舟都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时尚啊!”

    颜回带着一群孩子坐在书面上,一道无形防护罩将书本笼罩起来。

    一个小女生轻轻哼唱:“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颜回笑呵呵道:“唱的真好听!”

    一个小男孩抬头看着颜回问道:“院长,他们会喜欢我们唱的吗?”

    颜回大笑道:“你们唱的这么好听,当然会喜欢了。”

    颜回心中一动,拿出手机笑着说道:“现在我就给你们看看大家有多喜欢你们!”

    手一挥屏幕在面前展开,屏幕上正是tt群,孩子们都好奇的伸着脖子看去。

    立即一个消息出现,镜花先生:我就想知道那些孩子是谁?如此胆大妄为,当真该死!

    接着有人回道,鸿景:没错!包括他们的老师都应该施以严惩,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颜回脸色一变,瞬间就将屏幕收回来。扭头朝孩子们看去,只见孩子一个个脸色不安,还有几个女孩子眼泪汪汪的看着颜回。

    颜回将手机调到私人模式,消息朝上划去,越看越火大,一群人在网上打着维护圣贤经典的名义,大肆抨击论语精选这个节目。

    颜回直接输入道:你们找他们老师干什么?

    雅韵:我要好好给他上一课,让他了解一下什么叫做古韵,什么叫做历史的厚重感!

    镜花先生:以我来看,他们就应该前去孔院跪在孔师塑像之前,负荆请罪。

    云海之上:你们闹够了吗?他们还只是孩子,而且做的也没错。

    鸿景:严师出高徒,我们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颜回立即回了过去,儒生:(冷笑)我就是他们老师,但是我觉得他们没错。

    白子鱼:原来你就是他们的师傅啊!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吗?

    君士:儒门败类,误人子弟!

    王林林:就你这样还当人师?我呸!你读的哪门子圣贤经典,你的老师就这样教你的吗?

    云海之上:先生勿恼,我觉得你做的没错。

    渔翁:我支持你。

    镜花先生:(怒火)敢报上姓名地址吗?

    儒生:孔院,颜回!

    云海之上:…

    渔翁:…

    古声:…

    沧海学院禾木生:…

    ………

    群内瞬间安静下来了。

    黑王:嘿嘿!有好戏看了。

    镜花先生:您…您真是颜师?

    儒生:有人敢冒充我吗?

    鸿景:学生拜见颜师,学生不知是您!

    镜花先生:颜师,不知者无罪,求您宽恕学生妄言之过。

    儒生:刚刚你怎么没想过宽恕那些孩子呢?不是一个个扬言严惩吗?

    雅韵:颜师恕罪!颜师恕罪啊!学生等眼界狭隘,目光短浅,看出透颜师用意,口出狂言,还请颜师饶恕学生。

    儒生:你们不是说要负荆请罪吗?那就来吧!不来也可以,并不强求。

    雅韵:学生一定会去负荆请罪。

    镜花先生:学生这就出发。

    鸿景:学生这就前去,还请颜师恕罪。

    ……

    下面一群人回应,一定会去负荆请罪。

    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里面,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脸色惨白的瘫坐在太师椅里面。

    一个不过四十岁的妇人笑吟吟的走进来,看见老者惨白的脸色,顿时一慌,连忙跑过去抓住老人的胳膊哭泣道:“老爷!老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去了啊!遗嘱您立了吗?答应分我的宅子写上了吗?”

    老者顿时大怒,猛地站起来手用力一挥,叫道:“滚滚滚~给我滚!”

    妇人站起来尴尬道:“老爷您还活着啊!我这就去给您熬药。”转身慌乱的跑了出去。

    一个中年人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道:“爹!三娘又惹您生气了。”

    老者颓丧的坐在椅子里面。

    中年人随意坐在旁边笑哈哈道:“爹,我今天在网上遇到一件好笑的事情,一群人在tt群抨击论语精选这个节目不好,还要把老师学生绑到孔院负荆请罪,没想到那个老师就是孔院院长颜师。哈哈哈~爹,你说好笑吧!”

    老者嘴角抽搐两下说道:“不好笑!”

    中年人讶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平时父亲的笑点不是很低的吗?

    老者一双死鱼眼看着中年人说道:“我的网名叫镜花先生。”

    中年人刚拿到手里的一杯茶,砰的一声掉到了地上,茶水碎片四溅,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爹。

    这种类似的事情在不少地方都有发生,很多人注定一夜无眠,真的要守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