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 第676章 稿费

第676章 稿费

    “这么快就回信了?”田晓霞先前还觉得《收获》效率慢,现在却又觉得太快了,她的心跳开始加速,“贾老师,这是选上了?”

    “还不知道,也有可能是……”贾冰没好说出拒稿两个字,他又挥舞了一下信封,“要想知道只有拆开信才知道。”他也希望这篇小说能被刊登在《收获》上。

    这不仅仅是因为黄原地区已经有段时间没能在《收获》上发表文章了,还以为这部小说描述的是黄土地的故事,这同样也是他生长的环境,他迫切地想让自己生长的土地被全国人都看到,让他们看看黄土高原独有的厚重。

    他俩正说着,沈隆就从坡下走上来了,“贾老师,晓霞,你们来了?快屋里坐。”赶紧开门把他俩迎进去。

    没等沈隆给倒水,贾冰就一把把他拉住,将信封塞了过去,“少平,赶紧看看,《收获》给你回信了!”都这功夫了,他那还有心思喝水啊。

    田晓霞也是一样眼巴巴看着,沈隆没让他们等候太久,接过信封撕开,抽出了中间的信纸,打开认真看了起来。

    “少平,信上怎么说的?”贾冰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么薄应该不是拒稿信吧?一般情况下,拒稿也会随信把稿子寄回来;这时候的稿子都是手写的,誊抄稿件可是件很费力起的事情,不像日后直接都是电子稿,所以编辑部也会十分体谅的将原稿寄回,以便于作者重新投递给其它杂志社。

    田晓霞虽然没有问,手却不由自主握紧了,下意识盯着信纸背面,就好像她的目光能把信纸看穿,看到上面的内容一样。

    “哦,上面说我的稿子通过了,会刊登在下一期的杂志上!”沈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这回也省得自己给其它杂志投稿了。

    “真的?快给我看看!”贾冰连忙凑了过去,和田晓霞俩人一左一右看了起来,只见信纸上正如沈隆所说那样,是录用稿件的通知。

    “少平,恭喜啊,想起我当年可是投了好多次稿子,最终才在杂志上发表的。”贾冰感慨地说道,他当年不仅投递、修改了多次,最终得以刊登的还是黄原本地的报纸,根本不能和《收获》杂志相比。

    “少平,你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田晓霞拼命抑制住自己,才没让眼泪掉出来,他的生活简直太不容易了,而这一刻往日的辛苦才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要不是贾老师帮忙指导修改,可没那么容易发表。”沈隆谢道,他没有提田晓霞,只是投以感激地目光,一切尽在不言中。

    三个人庆祝一番,沈隆就准备给他俩做饭吃,却被贾冰一把拦住,“还费这个劲儿干什么啊,走,到我那儿去,我爱人也该回来了,咱们让她炒两个菜好好喝一杯。”

    这不仅是沈隆一个人的喜事,更是黄原文学界都值得庆祝的一件大好事,贾冰身为黄原文学界的前辈,自然要揽过庆祝的活,硬是要拉着沈隆和田晓霞一起过去。

    沈隆和田晓霞虽然更想独自庆祝,可也不好拒绝贾冰的好意,三个人想跟着来到了贾冰家里,这时候贾冰的爱人刚好回来,一见沈隆露出高兴的神色,这些天她的生意可是好了许多,这都多亏了沈隆啊。

    一听说沈隆的稿子发表了要庆祝,贾冰的爱人二话没说就去厨房忙活去了,先弄了点猪耳朵之类的凉菜,让他们喝酒,然后继续去准备热菜去了。

    “来,为少平的稿子发表,为咱们黄原又出了一位青年作家,干一杯!”贾冰举起酒杯,沈隆和田晓霞举杯和他碰了下,三人一起一饮而尽。

    喝了点酒,贾冰开始絮絮叨叨说起黄原文学界的历史,又说了自己前段时间和著名老作家黑白的会面经过,“哎,有点可惜了,要是这封信早来几天就好了,我就能顺便把你介绍给黑老认识,让他看看,咱们黄原又出了个了不得的年轻人。”

    文坛比其它领域要相对自由一点儿,可要是有一位老前辈帮衬下,年轻人日后的路也能好走不少,贾冰这是想为他铺路。

    田晓霞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黑白和她父亲田福军关系不错,她也见过几次,或许下次可以带少平过去拜访他,不过少平应该不需要这些吧?

    “少平,虽说现在编辑部不太好进人,不过你有在《收获》上面发表的文章,我想想办法说不定能给你争取下来…..”贾冰是个好人,现在就开始琢磨起帮沈隆找个正式工作了。

    “谢谢贾老师,不过暂时还用不着,我现在就挺好的。”进正式单位是往日孙少平求之不得的事情,可沈隆就没有那么执着了,就算是到编辑部、文化局这些相对轻松一点儿的单位,也得天天坐班,他可不喜欢,也不利于他将来保护田晓霞。

    “我现在正是需要积累的时候,坐在办公室里天天看得都是差不多的东西,我想乘着年轻多经历些,这样才好继续创作。”沈隆补充道。

    田晓霞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想起沈隆先前给她说起过的那些揽工汉嘴里的故事,错过这样的机会虽然可惜,但要是能写出更多高质量的作品,这些都是值得的,只是她有些心疼,这种生活还是太苦了。

    贾冰也是文学工作者,他能理解沈隆的想法,一方面觉得有些遗憾,一方面却又觉得,似乎这才是有志于文学创作的青年应有的态度,许多年轻时候展现出天分的年轻人,进了单位之后却渐渐失去了创作的灵感,他当然不想面前这个年轻人也是这样。

    吃过饭,田晓霞和沈隆帮着收拾了下,然后告辞离去,沈隆一路将田晓霞送回家,今天他俩没有多少单独交流的机会,于是约定下周末再见。

    回到窑洞里,沈隆重新拿出了信封,这里面不仅有《收获》杂志的稿件录用函,还有一张汇款单,给他的稿费也顺便寄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