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821章 借刀,借剑

第821章 借刀,借剑

    《一个人,为什么价值3000亿!?》

    《号外!东日岛政府支付3000亿酬金!》

    《首相杀手牧唐,被捕确认!》

    《国人的背叛,竟是为了……》

    ……

    ……

    当天,关于“牧唐被东日岛政府逮捕”的新闻再一次刷爆全球各大媒体的官网、报纸版面和黄金新闻时段,以至于当天凡是会上网,会看报纸,会看影视的人都知道了这一新闻。对此,有人愤慨,有人欢呼,有人唏嘘,有人淡漠,有人羡慕嫉妒……然后各方专家、教授纷纷粉墨登场,阐述自己的观点以博取眼球。

    而在“九州”那边,政府没什么表示,却有很多人自发的展开名为“人肉那四个秦奸”的行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只为了将那四个抓了牧唐去向“东日岛”领赏的“九州人”揪出来。真亏的“九州”人才济济,竟然还真的有人以“纳美”为跳板,黑进了“东日岛”的政府账号,找到了那笔3000亿的转账记录,然后顺藤摸瓜,发现这笔钱在世界各地“溜达”了一圈儿,最终汇入京城一个周姓男子的账户,不过没过多久,这3000亿就又分散到了“九州”各地,迅速的被人取走了……

    京城?

    周姓男子?

    当那位了不得的黑客将他搜集到的资料在网上公布之后,就在网名们因为有了线索而欢呼,并继续“半仙过海”般寻找有关周姓男子更多线索之时,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在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内,这些资料就被全网“和谐”了,如同泥牛如海,一点痕迹都找不着。

    然后一些政治嗅觉敏感的人就知道,那个周姓男子肯定来头不小。

    外人不知道的是,“东莱阁”内的某个大佬在看过了那位黑客公布出来的资料后,沉默良久,喃喃道:“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不能干啊。”

    言者似乎是无心的感慨,可听者却心头起意……

    另一边。

    牧唐却在不停的往外打电话,告诉他的那些亲朋好友、红颜知己们:“爷们好滴很!不要信‘东日岛’人瞎几把鬼扯,他们就是抓不到我,眼看着期限就要到了,就怕到时候下不来台,在全世界面前丢脸,所以就弄了个假的骗骗吃瓜群众,给自己弄个台阶下,就当是看戏,不用搭理他们!”

    等打完了一轮电话,没过多久,一个陌生号码就打了进来,牧唐接通了,“喂,哪位?”

    “我。”

    “哟,猪大愚啊,好久没联系了,进来可好啊?”

    通讯器另一头,诸葛大愚沉默稍许,道:“你果然没有被抓。”

    牧唐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听你的口气,好像挺失望的。”

    诸葛大愚却不管牧唐的嘲讽,道:“这就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

    “东日岛政府的确向那四个‘赏金猎人’支付了3000亿的酬金。这笔钱在世界各大银行转了一圈,最后到了‘九州银行’京城总行的一个账户上。然后这笔钱又从这笔账户分散到了‘九州’各地,最后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取走。”

    牧唐惊叹道:“哇!这你都查得到,不愧是‘总情处’,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诸葛大愚道:“不是‘总情处’查出来的。是一个不知名的厉害黑客黑进了东日岛政府的官方账户,顺藤摸瓜查出来的,然后撒不在网络上。但奇怪的是,我们的技术人员循着蛛丝马迹,最终找到了那位黑客的ip地址,找到了他的住处,可他似乎早就知道我们回来,早早的就离开了。还留下一张写了‘不要问我是谁,我就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雷烽叔叔’的字条。”

    “噢哟,这么有个性?嗯,那这个黑客还是蛮对我的胃口。”

    “你知道那3000亿在被分散取走之前,最后是到了谁的账户吗?”

    牧唐道:“谁?3000亿啊我靠!还是零负债的。这笔钱恐怕都可以用来武装一支精英部队了吧?”

    “你真不知道是谁?”

    牧唐道:“怎么,听你这口气,好像我应该知道是谁一样。别卖关子,直接说,到底是哪个。”

    “周亚东。”

    “呃……谁?”

    诸葛大愚道:“就是之前和你在‘苏申市’有过冲突的周亚东,京城周家人。”

    牧唐道:“哦,你说他啊。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有这么一号人。奇怪了,怎么会是他?他就算要报复我,那也该抓真的我卖给东日岛啊,怎么搞了个假的去卖?而且东日岛那伙人也是蠢,真假都分不清,竟然还真把3000亿给了他。”

    诸葛大愚道:“或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牧唐,真的假的并没有所谓。”

    “嘿,我也是这么想的,”说完这一句,牧唐就将话题一转,“喂,透露一下,‘第三次九州东日大战’,有搞头没有?”

    诸葛大愚道:“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戚!”

    “那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之后,诸葛大愚便托着下巴思考起来——难道真的和牧唐没有一点关系?

    在诸葛大愚的大脑中,其中有一种大胆假设,便是牧唐自己为了摆脱困境,然后弄了个假的自己卖给“东日岛”,又栽赃嫁祸给和自己有过节的周家周亚东,既然借刀杀人。可是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倘若真的是牧唐干的,那牧唐手中所掌握的势力和资源肯定远超想象。

    另外,让诸葛大愚真正在意的是,“东日岛”真真切切的是是支付了3000亿的。零负债的3000亿现今!这笔钱是多是少,那要看怎么比。可只要不和“央行”比,这都是一笔天大的巨款!诚如牧唐所说,这笔钱就算是用来武装一直精英部队都足够了。值此九州东日局势紧张之际,诸葛大愚又怎么不在意那笔巨款的最终走向,以及它的最终用途。

    便在诸葛大愚脑子飞快的转动的时候,敲门声起,一个女军官走了进来,道:“报告!《协查令》下来了!”

    这么快?

    诸葛大愚一愣,敏锐如他,立即就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所谓《协查令》,就是“协助调查之命令”。“总情处”很少向上头神情《协查令》,只因为这种文件的形式和《逮捕令》差别不大,“总情处”毕竟是特殊机构,需要谨慎使用自己的权力。诸葛大愚也是感觉事设3000亿和一个周家人,才出于履行职责的考虑,开出了《协查令》,并不指望获批。结果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上头竟然就批准了《协查令》?如此,多半是上头专断独行!而若是没有更上头的首肯,上头又怎么会这么快签上自己的大名?

    诸葛大愚站起身,结果《协查令》一看,果然是有上头的签名和盖章,做不了假,“叫上人,我们走!”

    “终于要动手了吗?也该动手了。开战在即,若不先安定内部,又如何能够安安心心的对外征战?”

    带着这样的念头,诸葛大愚脸上阴沉平津,内里却是心潮澎湃!

    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气,诸葛大愚喃喃道:“暴雨将至了……”

    东日岛。

    牧唐挂断了通讯器,然后骂骂咧咧的对观海舞和秦水莲说:“这东日岛政府也忒不要脸了。竟然弄了个假的我当真的使,严重败坏了我的名声,害得我挨个的打电话报平安。活这么大,厚颜无耻之徒我也见过不少,可集体厚颜无耻至斯,还真是第一次见!我真想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东日岛政府的丑恶嘴脸,让全世界的人都来批判他们。”

    “嘻嘻。”秦水莲只觉得好笑。

    观海舞则懒得搭理牧唐。

    牧唐又道:“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大家都知道牧唐已经被抓了,3000亿奖金也付了。接下来应该就没有人再追着咱们不放了。天色不早,吃饱喝足,睡觉!对了,秦大记者,明天搞不好又有一场架要打。吃东西你在行,打架我在行。所以明天你就在‘奈良城’里痛痛快快的吃吃喝喝。等我们打完了架再去找你。”

    秦水莲歪着脑袋一想,道:“那行吧。打架什么的,肯定比不了吃好吃的。之前就听说‘奈良城’东边有一家‘黏黏豆’特别有味,这次一定要去尝尝。”牧唐道:“你口味可够重,又臭又黏的东西你也吃。”秦水莲笑嘻嘻说道:“听说就跟咱们‘九州’的臭豆腐一样,闻着臭,吃着香。再说好吃不好吃,总是要品尝一下嘛,嘻嘻!”

    一夜无话。

    第二天,吃过了早餐,秦水莲就直奔“奈良城”而去。牧唐和观海舞则成双对的前往“伏鹿山”——今天就是和怪盗“xyz”约定再见之期!

    再次踏足“伏鹿山”,观海舞突然道:“等拿到了‘日出之剑’,我要借这剑用一用,有问题吗?”

    “日出之剑”则可以斩断世间一切存在,包括具象与抽象,正是观海舞所需要的。

    杀人嘛,就愁兵刃不够利!

    牧唐笑道:“没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嗯。”

    两人步伐如烟,轻飘灵巧,很快就来到了当初和“怪盗xyz”相见的树林里。这片树林却已经葱绿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棵棵光秃秃的树干,满地枯叶,但枝丫却依旧浓密,阳光从缝隙间投射而下来,斑驳交错。

    枯木林中一片死寂。

    沙!

    牧唐踩碎一片枯叶,嚷声说道:“喂,来了没有?来了就赶紧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