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742章 盗窃预告!

第742章 盗窃预告!

    竟然有人想要炸“金鱼寺”!?

    那一定是该死的“九州猪猡”……可是不对啊,“九州猪猡”怎么说咱们的“东日语”?嗯,对对,一定是他故意的,故意假扮自己是“东日岛人”,来炸他们的“金鱼寺圣地”!

    “九州猪猡”真是该死啊!

    “快阻止他啊!!”有一个上了年纪的“东日岛人”悲痛欲绝,急的都快吐血了。

    那可是“金鱼寺圣地”啊,是一个兼具了毁灭与重生的地方,寄托着“东日岛人”不畏艰险、顽强拼搏、艰苦奋斗、“逆风翻盘”的宝贵精神,以及对世间至美的追求和赞颂,说是“东日岛人”的一个精神图腾也不为过,它若是没了……若是没了,可如何是好?!“东日岛”的根就要没了啊!

    就在一伙“东日岛人”义愤填膺、捶胸顿足的时候,那个自称“小林贤”的人已经靠近了“金鱼寺”五十多米,只听他痴狂疯魔的呐喊一声:“‘金鱼寺’的美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哈哈!”

    他在笑,他在狂笑!然后,他爆发了一股剧烈扭曲的魂气,这股魂气如同龙卷风一般极速旋转着,眨眼间就尽数渗入了他手中的炸.弹当中。便在这个过程中,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视力足够好的人此时便看见,那个小林贤的身体竟然在一瞬间的功夫苍老,年轻的皮肤变得干瘪褶皱,挺拔的身体也萎缩佝偻,仿佛刚刚那一股“魂气”,彻底抽干了他所有的生命力一般。

    “去吧啊啊啊啊啊!”

    他仿佛使出全身所有细胞所能榨出来的最后一股力量,将手中的炸.弹投掷了出去。那炸.弹化作一道流星般的光芒,速度极快,拖拽出一条长长的笔直的线,直射向“金鱼寺”,瞬息即至!眼力好的人可以看到,炸.弹在靠近“金鱼寺”十米的那一刹,被一堵看不见的墙挡住了,可也只是那么一瞬间,那堵看不见的墙就被炸.弹贯穿了,跟着那枚炸.弹就绽放出了耀眼的炫彩光芒,继而“轰隆”一声巨响,爆.炸开来的彩色光芒瞬间将金光闪闪的“金鱼寺”吞没,顷刻间整片空间都被彩色的光芒占据,爆.炸的巨响震动寰宇,猛烈的冲击波激荡开来,打破了平静的湖面,卷起汹涌的波涛,一浪一浪的向四周辐射。

    好美啊!

    就如同一朵绽放的彩色莲华……

    这一刹那,所有目睹爆.炸的人心里都恍恍惚惚的闪过一个念头。可下一秒他们就意识到一个令他们绝望的现实:“金鱼寺”真的被炸了!

    “不!!!!”

    人群中,还是刚才那个上了年纪的“东日岛人”发出一声凄厉、绝望的呐喊,然后竟然真的喷出一口老血,白眼一翻,身子一挺,腿一蹬,死了——不夸张,真的死了,作为一个将“金鱼寺”视为精神支柱的人,“金鱼寺”毁灭了,他丧失了活下去的盼头。

    以他为开头,一个个“东日岛人”或是抱头,或是尖叫,或是瘫痪,或是呆滞,或是疯魔……十之**都歇斯底里起来。

    “这不是真的……我不信……”

    “金鱼寺……怎么会这样?”

    “神母啊!佛祖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时,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叫小林贤的和尚,他犹如一根腐朽枯木飘在湖面上,看着绽放着五彩光芒“金鱼寺”,那一抹藏在五彩之中的金色依旧耀眼夺目,如此美丽,“真美啊……”说完这三个字,这位榨干尽自己生命力的“老和尚”安详的闭上眼睛,吃力的张开手臂,拥抱着毁灭的“金鱼寺”,心满意足的迎接死亡……

    人群之中,佟香玉和牧唐两人也遭到了汹涌群情的冲击,加上牧唐有意识的抽身,两人就来到了人群的边缘。

    佟香玉依然惊愕不已,道:“木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牧唐微微一笑,道:“这叫‘行为艺术’!”

    疯子和艺术家的区别在于,前者不受自己控制、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而后者则完全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清楚明白的追求的是什么,要做的是什么。那位小林贤和尚,在别人看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但是在牧唐看来,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艺术家——他怀着对最美的向往和追求,榨干自己的生命力,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炸毁“金鱼寺”,全心全念的追求它的美,绽放它的美,独占它的美,这股执着以及勇气,洒脱,令人钦佩。

    曾为“秦太祖”的牧唐,是一个对美食料理有着极致追求的人,所以他对小林贤的所作所为,甚至所思所想都极有感触,或者说共鸣!

    “金鱼寺”作为“东日岛”意义非凡的地方,起保护力度自然不弱。刚刚那一堵看不见的墙体,至少都出自“亚圣”之手。可那又如何?小林贤炸毁“金鱼寺”的决心太过强烈,极致,他自己这一股追求美的意念和所有生命力都注入炸.弹当中,是的炸.弹产生了质的升华,即便是最近普通的炸.弹,其威力也变的势不可挡。

    这就是“魂气”的神奇之处!

    当然,这是从艺术家的角度来看待眼前的事故。若是以世俗的眼光,牧唐只想说:干的漂亮!!当年,牧唐还是“秦太祖”的时候,就是因为偶然的抽风文青病发,为了表示对“坂本魔王”的敬意和相惜,他并没有下令彻底摧毁“金鱼寺”,这才让后来的“东日岛人”在上面大做文章,更说什么,“金鱼寺是坂本魔王升天圣地”,真亏他们想的出来。若是重来一次,牧唐绝对会亲手在“金鱼寺”的前面上画上一个圈圈,里面再写上一个拆字!

    五彩光芒还在持续……

    牧唐道:“好了,没有‘金鱼寺’看了,我们走吧。”

    佟香玉却叹息一声,道:“有点可惜呢。两千年的古董诶,就这么被炸没了。”

    牧唐笑道:“这有什么。你信不信,不用等到明天,一座新的‘金鱼寺’就会被建起来。继续摆在这儿,让人观赏。”

    “为什么?”

    “他们是不会让外人知道,‘金鱼寺’被他们自己人给炸了的。传出去了,你看外人会怎么笑话‘金鱼寺’。再加上另外一些原因……总之,‘金鱼寺’还是‘金鱼寺’!咱们快撤吧,等下说不定会有官面上的大人物到场。咱们可是偷票进来的,被抓到了就尴尬了。”

    “哦哦哦!也是。那咱们快走吧。”

    这会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还在“金鱼寺”身上,正好偷偷开溜。

    没走几步,牧唐突然似有所觉,往一个方向看去,当即就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只不过这双亮晶晶水润润的眼睛的主人却委实让人不敢恭维,却是一个穿着老旧合服的“东日岛”大妈——那位大妈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也往牧唐这边看来,两人的视线正好在空气中碰撞上,一触即分。

    这个“东日岛大妈”有问题!

    虽然只是对视了一瞬间,牧唐敏锐的第六感就给了他一个警醒,不过,这好险跟咱没有关系吧?当即他就带着佟香玉退入树林之中。临走时,佟香玉还回头看了一眼“金鱼寺”,倒不是觉得可惜,而是他竟然没有在这里遇到秦水莲,真的是太遗憾太残念了。

    就这样,两人静悄悄的来,然后静悄悄的走,除了引发了一场轻微的骚乱,什么也没有留下。

    ……

    ……

    “东日岛”正处于深夜的时候,远在“天球”的另一边,“纳美联邦”最大的新闻巨头“纳美之声”下属“热点要闻”的总编辑正优哉游哉的享受着炸鸡汉堡配可乐,吃的满嘴都是面包碎,可乐也吸的溜溜响,突然,他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稍微将他吓了一跳,骂骂咧咧一句,他抓起了话筒:“谁?什么事?给你两分钟!”

    “‘东日岛’时间零点,我们‘xyz组合’将盗走‘金鱼寺’!”

    说完这一句话,“嘟”的一声,另一边儿就没声了。

    “……what?”这位总编辑头顶上冒起一堆问号,愣了好一会儿,他猛的蹿了起来,连撞翻了可乐杯子都顾不上,“门神尼奥啊!‘怪盗xyz’又要出手了,这次他们的目标竟然是‘东日岛’的‘金鱼寺’!”喊叫了一句,他就冲出自己的办公室,冲着办公区的属下大喊大叫起来:“伙计们,都给我听着!现在都放下你们手里的活!有劲爆消息!玛丽,你立即联系‘东日岛分部’,就说……”

    当这些记者、编辑们听到“怪盗xyz要盗走‘金鱼寺’”的消息的时候,一个个都打了鸡血一样忙活起来:又有轰动的大新闻了!

    大新闻意味着大销量,大销量意味着大奖金,为了奖金,谁不是拼上老命的干活?

    与此同时,“九州”、“沙俄帝国”、“欧罗巴”、甚至“东日岛”,等等主流媒体巨头都接到了预告电话——“东日岛”时间零点,著名怪盗组合“xyz”将盗走“金鱼寺”!

    这一刻,不同时区的人都为之疯狂了起来!

    然后,“东日岛”的有关部门极其人员则高度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