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662章 干【大神】(下)

第662章 干【大神】(下)

    不难看出,黑斗篷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施展出“法天相地”,也就是巨大化肉身!原因不难知晓,首先他就不认为“龙墟”值得自己巨大化,甚至若是用了巨大化来对付“龙墟”,他反倒觉得这是一种自我侮辱。

    其次,巨大化将会消耗掉海量的精、气、神,其结果就是肚子饿,伴随而来的则是因为肚子饿造成的整体实力大减。虽说他出门在外携带了大量的极品料理,但维持日常还可以,却支撑不了一场高强度的战斗。

    一个魂气士,尤其是出门在外的魂气士,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填饱肚子,管你是“爆气凡人”,还是“神像大神”。虽说,到了“神人境界”,“大神”可以从其他物质之中获取“物质力”,但是太驳杂了,且需要花费心思去净化,终究不如直接摄入食物中最原始、纯净的生命能量。

    “物质力”主要还是运用在战斗之中,从物质之中获取能量之后,不经过净化便直接宣泄到敌人的身上,从而减少自身的消耗。就好比之前,黑斗篷施展出来的“琉璃盏”,其实就是“物质力”的一种运用。

    但是的但是!牧唐真的、真的、真的将他彻底、彻底、彻底的惹毛了,毛到他已经懒得去顾忌这计算那,这会儿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拿下“龙墟”,让后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时黑斗篷这一爪也是有名堂的,叫“魔恸鬼哭爪”,是他搜集了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绝望恸哭时候的负面精神创造出来的一记毒招。

    至于如何让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绝望恸哭,他自然有他的法子……

    中了这一招的人,身体上不会有太多的损伤,只要扛得住那一爪抓握之力,但精神上却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绝望、痛苦之中,任何一点点不顺的回忆都会被无限放大,进而对一切都丧失希望,到时候连魂气都没有办法爆发出来,还怎么战斗?

    然后……

    “戚!”被抓在手心里的牧唐不屑冷笑一声,“还以为有多厉害,比那个‘金屎祖’的‘九味神龙火’都差远了,竟然还妄想折磨我的精神?简直笑我的大牙。”牧唐严正的从心里鄙视之、但鄙视的同时也承认,黑斗篷这一招还是有可取之处的,那就是极端,非常的极端,“九味神龙火”有九种最痛苦的滋味,但黑斗篷这一招就一种,绝望!

    若非牧唐有着“圣境精神”——哪怕封印了,说不得还真要阴沟里翻个船。

    然后,牧唐又故技重施,放声的惨叫,然后胡言乱语一通,什么“妈妈不要抛弃我”“亲带的你不会死”“贼老天你为什么这么对待我”等等,就好像记忆深处最痛苦绝望的记忆被翻出来一样。示敌以弱,这一招牧唐屡试不爽,两千年前如此,两年前后依然如此,而且每一次都能建奇功。

    实在是,人的心里有一种天性,那就是自我优越感!一旦碰到不如自己的,心里就会涌起一股优越感,一旦有了这种自我的优越感,心里的某根弦就会松懈下来,产生一种“我比他强”“我赢定了”的想法,然后漏洞就会因此而生。牧唐卖力的演出,很配合的惨叫,就是示敌以弱,让黑斗篷自以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控。

    哪怕,黑斗篷猜到了牧唐是故意装模作样,心里也暗自警惕,可是牧唐那一声声惨叫、一声声胡言乱语落到他耳朵里,他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心,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控制的,除非是达到了“我心自在”之境,但这可是“圣人”中的“圣人”才能够达到的境界,他一个“大神”还差远了!

    这一招“魔恸鬼哭爪”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那枯柴般的大手才张了开来,牧唐就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枯柴大手的手心中。即便如此,黑斗篷显然没有打算放过牧唐,手一抖,牧唐就飞出了掌心,然后就被那只枯柴巨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夹在了中间。

    “老夫就不信捏不碎你这身乌龟壳!”即便是在水里,也阻断不了他含怒带恨的声音,大拇指和食指狠狠发力,势要将“圣龙战衣”捏碎。他使力很精巧,绝不会捏死了里面的人——想死,没那么容易!

    可是,很快黑斗篷就发现,无论他怎么使力,使多大的力,甚至将巨大化之后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大拇指和食指上,依然无法将那身铠甲捏碎,心里头越发恼怒的同时也暗暗心惊:“那身铠甲究竟是什么材质,以我全身之力竟然捏不碎!?”跟着就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里,“难道那件铠甲是‘圣魂器’?”

    黑斗篷心里顿时就冒起了一股贪婪之心。到了“大神”之境,世上万物能让他心动的已经不多了,笼统来说就两种,一种是七级以上的魔兽兽肉,这能让他填饱肚子,变得更强,另一种就是“圣魂器”,具有各种各样神奇的效力,同样可以辅助他变强。

    而今,乍然发现疑似“圣魂器”的东西,黑斗篷顿时就心动了,瞬间就将两指头上的力量给收了回来,倒是有些不舍得将它碾碎了。

    牧唐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感受到那两个强大的挤压力消失,他就瞄了一眼“漩涡系统”的指示标志,结果储能竟然才达到百分之六十,相比于之前的百分之九十九,足足少了三分之一。这真尴尬,释放出来是浪费,留着又别扭,放还是不放?

    不管了,放!

    一念至此,牧唐瞬间取出藏起来的“无常刀”,又挥砍出一刀“杀生刀”。黑斗篷分了心,虽然警觉并作出反应,但只躲过了食指,大拇指却被“杀生刀”砍了下来,鲜血喷溅。

    “吼啊!!!”

    黑斗篷大吼一声,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愤恨,竟然掉进同一个坑两次,这简直就是有生以来前所未有之耻辱。

    牧唐趁机哈哈大笑:“怎么样,又上当了吧?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不是很恼火?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来啊,尽管来杀我啊,反正我也已经活够了,杀得死我那是你的本事,我还求之不得。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抱着杀死我的决心,是绝对杀不死我的。”

    牧唐相当懂得把我人心,甚至操控人心,他早就发现了,对方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在当下眼前杀死自己,他要弄废自己,然后摧残折磨自己,让自己生不如死,所以他才一直以控制、束缚式的攻击为主,比如“琉璃盏”,比如刚才的那一爪。

    而越是这样,你越让他杀死你,他偏偏就要和你唱反调,或者在不甘心的心理驱使下,越是不杀你,越是想要让你活着,因为只有或者才能狠狠的摧残、折磨、虐待,从而尝尽世间一切的痛苦——啧啧,看来咱们还有共同的爱好啊。

    他越是不想杀死自己,攻击的时候就会留有余地,不至于真的把自己给弄死了,那样就没得虐了。如此,牧唐就会有大把的机会反攻。

    虽说,就算黑斗篷全力要杀死自己,有“圣龙战衣”护着,一时半会儿也别想得逞,但难保他到时候不会突然,想到“我干嘛非要弄碎他的乌龟壳,干脆连着乌龟壳一起囚禁起来”这一点。

    再说了,若是他狮子搏兔一般用尽全力,自己怕是没有多少机会反击了,他又不是抖m,光挨打不能反击谁受得了?

    “想死?做你的白日美梦!我会叫你尝尽这世间千万种痛苦,让你……”

    “哎呀我知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嘛……”

    刚刚说完,黑斗篷就一个巨大的巴掌扇了过来,拍苍蝇似的将牧唐拍飞了出去,后者顶开了湖水,直接破水而出,斜斜的冲上高空。

    水域里的天气多变,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白云悠悠,这没过多久,就已经黑云压顶,电闪雷鸣了。被强风掀起波澜的湖面骤然波涛汹涌,哗啦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裹着黑斗篷的身影破水而出,直冲高空,身形足有一百多米——牧唐见了,“戚”了一声,道:“我还以为有多高,一百多米的‘大神’,简直就是三等残废,也好意思在我面前显摆。”

    可就是这个一百多米的“三等残废”,约上高空之中,独臂高举——是的,他现在只有一只手臂,被牧唐的“杀生刀”砍中,他的手臂就别想再重新生长出来,只听他大喝道:“‘五神’降临,诛仙除魔!”刹那间,一道水桶粗细的闪电就从黑云层中劈落,正好劈在了他的手臂上,霎时间电光缠绕,霹雳作响,天地为之透亮。

    跟着,正对着黑斗篷独臂的上空,黑云层中骤然形成一个漩涡,就在那一刹功夫,满天的黑云都被那个漩涡吞噬一空,前一秒还是黑云压顶,结果这一秒就天朗气清了——黑斗篷硬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天气。

    那个漩涡越缩越小,最后变成一个一米左右的黑球,雷电缠绕。黑斗篷徒手一抓,雷声轰轰隆隆,那一米左右的黑球却是直接变成了一根萦绕肆虐着电蛇的长矛,“去!!”

    一声怒吒,黑色长矛脱离黑斗篷之手,瞬间就小时不见。这正是黑斗篷的又一得意大招,“冥雷破狱刺”!连老天都帮他,给了他漫天的雷电之力,当然,他将这视为“五神”的显灵和恩赐。

    而这个时候,牧唐还飞在半空中……

    当“冥雷破狱刺”再度出现,便已经是从牧唐的后背刺了出来——这根刺竟然直接将牧唐穿了个透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