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353章 哭!

第353章 哭!

    “哈?!”

    蒯志飞惊叫一声,随即便道:“你真是疯了。牧……‘他’怎么可能会是秦……太祖?疯了,真是疯了。日鬼子,念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我劝你一句,赶紧去林诗韵那里做个心理检查,真有病就趁早治好来。可别到时候关键时刻掉链子,把我都给坑了。看见没,脑门上镶嵌了这么个东西(织网蛛),我已经够惨了。”

    说完,蒯志飞就挥挥手,避瘟神一样离开。

    其实主要是刚刚到所谓的“天牢”一游,所见所闻搅得他心神不宁,现在他只想一个人静静。

    如果说他之前对牧唐还有一些暗恼和怀恨的话,那现在就只剩下浓浓的恐惧了,他简直不敢想象将来如果有一天自己被关进“天牢”时的情节,若真有那天,还不如自己先了结了自己——当然,最好是永远都不要有那一天。

    早稻田英俊看着蒯志飞的背影,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儿,“或许我真的是疯了……那怎么可能?哈哈哈,疯了……”嘴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控制不住的噗通噗通乱跳,“牧唐就是秦太祖”这个念头死死的占据着他的脑海,怎么甩都甩不了。

    假如……摇摇头,早稻田英俊喃喃道:“或许我真的应该去林诗韵那里检查一下。”

    林诗韵,就是海天城医院的代理院长,主要负责城中居民的精神健康工作,经过这段时间的发展,她的心理健康工作队伍已经规模不小了,被分派到了各个行业,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听人们的唠叨、抱怨、哭诉,等等,潜移默化的让那些被强掳而来的人们接受现实的同时努力工作。

    就在早稻田英俊真的跑去看心理医生的时候,远在不知道多少万里的“仓神大陆”内陆,位于“大行(xing)山脉”东麓的编号“s314”军事基地中,牧唐已经在接受军医的检查与治疗。

    牧唐躺在手术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一堆白大褂绕着他转来转去,满屋子的医疗设备发出各种滴滴答答的声响。

    可实际上,牧唐并没有昏迷,眼睛睁的大大的,嘴里还在喋喋不休,“……要我说多少次你们才能听进去?我没有事!真的没有事!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插这些乱七八糟的管子,打一堆乱七八糟的药水,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肉,熟肉,懂吗?只要把我的肚子喂饱了,这点小事根本就是小意思。嗨,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能不能别吵了?很烦诶。要不是院领导下了死命令,你以为我们会管你死活?还乱七八糟的药水,你知道这些药水有多宝贵吗?一般人还没资格用呢……”一个负责抄抄写写做记录的护士终于受不了牧唐的喋喋不休。

    另一个男医生呵斥道:“小柳,怎么说话呢?”

    “哼!”叫小柳的护士轻轻哼了一声,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个男医生也叹息一声,道:“先生,你现在是伤患,而我们都是专业的医护人员,确保你的生命安全不仅是上头的命令,也是我们的天赋职责,所以请你配合我们的治疗……”说着,他看向牧唐空荡荡的右肩位置,语气里透着一股同情和无奈,“我们现在所能做到,也只是尽全力治好你身上的伤,但对你的右手……很遗憾,以现有的医疗技术,我们无能为力。”

    牧唐看了眼自己的空荡荡右肩,笑道:“没事儿,等我那一天成了‘创造大能’,自己给自己补条胳膊就行了。用一条胳膊换一条命,我算是赚了。不过医生,我现在是真的很饿。你该知道‘魂气士’是最不耐饿的。真的能不能快点?在这样下去,我就算没有被敌人打死,也要被你们饿死了。”

    那男医生眉头抖了抖,真不知道该说他乐观想得开的,还是该说他没心没肺,道:“还有最后一个治疗项目,很快就好,你在忍耐一下。”

    “唉!”牧唐长叹一声,一副生无所恋的模样。

    他这幅样子看在那个小柳护士眼里,是真的非常欠揍。原本还有点可怜他,可现在她只觉得这人真讨厌死了。

    终于……

    治疗结束,牧唐被推出了手术室。

    当即一个人影就扑了上来,“木炭!木炭!医生木炭情况怎么样?要不要紧?会不会死呀?你快说啊!”

    “呃……”那男医生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说。

    反倒是那个小柳护士道:“他能有什么是事儿,精神着呢!还死呢,你自己看看他,哪像半点要死的样子。行了,你别挡着路,赶紧把他送回病房,我们也好交差。”这个治疗过程,她的表情和精神就给牧唐的吵闹和耗尽了。

    佟香玉道:“真的没事吗?那为什么他没动?”

    牧唐脑袋一偏,睁开眼睛看着佟香玉,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这是饿的啊……”

    “……”

    ……

    ……

    vip特护(特权)病房。

    这间单人独间的病房,要不是摆着一堆医疗设备和病床,绝对会给人误认为是五星级的套房,简直不要太豪华。

    此时,这间病房很安静,安静的连咀嚼和吞咽的声音就能听得一清二楚。

    牧唐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胸前摆放着一块床上桌,桌上摆满了滋补佳肴。而在病床的左边,已经拜访了老高一摞的碟子,显然那是已经被消灭干净的部分。

    此时,牧唐左手抓着一根大肉腿,咬牙一撕撕下一大条,油脂飞溅,吧唧吧唧的吃进嘴里,应付式的咀嚼两口就咕噜一声吞下,接着又咬一口……

    一块足有十来斤的大肉腿给他三下五除二就吃的只剩一根骨头。

    跟着牧唐又抓起一块煎的油光油亮的肉块,狠狠的撕了一口,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扭头往病床右边看去,“咦,香玉同学,你咋不说话,这么安静可不是你的风格,我怪不习惯的。”

    佟香玉本来还魂不守舍的沉默着,一听牧唐这话,当即就瞪起眼,凶狠的瞪着牧唐,小嘴儿也撅了起来,脸上就差写上“我很不高兴”几个字了。

    “呃,你瞪我干啥子……”

    结果牧唐就说了几个字,佟香玉的两眼就好像开了闸的水库似的,眼泪哗啦啦的就往下掉,这可把牧唐的心抽了一下,赶紧道:“哎哎哎,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好端端的怎么哭了?”

    牧唐这话就好像点了火.药桶,本来佟香玉还只是掉眼泪,这下可好,顿时就“哇哇哇”的大哭大叫了起来,整间病房都回荡着她的哭声。

    恰好这个时候又有人推门送滋补美食进来,一见屋里头这阵势,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便杵在那不动。

    牧唐朝他挥挥手,那人也机灵,赶紧退了出去,还把门关上。

    抓过一把纸巾将手上嘴上的油腻擦拭干净,然后挪着屁股蹭到了病床边缘,弱弱的道:“要不要……我把肩膀借给你……靠靠?”

    佟香玉一听这话,竟然哭的更大声了,那眼泪就要如同花洒一样洒出来了。

    牧唐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不管是千年以前,还是千年之后,对他来说“收拾”一个掉眼泪的女人——嗯,前提是他在乎的女人,比收拾一个生死大敌还要难上千万倍。

    想来想去,牧唐也就想出一个笨法子:让她哭!

    把眼泪苦干了,把情绪都发泄了,那才有他说话的机会不会?不然他现在说再多都是浪费口舌。

    哭着哭着,佟香玉就边哭便道:“木炭你的手……都怪我没用……要是我……你就不会……你的手没了……怎么办……”

    牧唐道:“嗨!我还以为什么呢,不就是手没了吗?我命不是还在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会长回来的。乖啊,别哭了。”

    “骗人……我又不傻……”

    “谁骗你了?我刚刚还跟医生说呢,等我进化到了‘创造境界’,就可以自己创造一条手。你看,辕天逸那个讨厌的家伙,他原来不也没了手,我们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不是好手好脚的。宽心啦,只命还在,别的那都不是事儿。别哭啦?”

    佟香玉却不管:“我就哭……我就哭!”

    牧唐直挠头,就拍着自己的大腿,道:“那你到这儿来,坐着哭多累,趴着哭更舒服一点。”

    他本想用插科打诨的方法转移一下佟香玉的注意力,将她从负面情绪中硬拽出来,结果佟香玉还真的把凳子往前一挪,就趴到了牧唐大腿上继续哭。

    “你这傻妞。”

    牧唐暗叹一声。

    结果佟香玉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自从牧唐受伤到现在,她的精神和情绪就一直处于非正常状态,这一哭,固然是伤心悲恸,但也的确给了她一个宣泄口,等一系列负面情绪都发泄了出来,精神一松懈,倦意袭来,就自然而然的沉睡了过去。

    牧唐当即释放出一股念力,将佟香玉托了起来,掀开陪床上的被子,将她放在窗上,轻轻的覆上被子。

    虽然还没有吃饱,但看着眼前的美味食物,牧唐却半点胃口也没有了。

    他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左肩膀,喃喃道:“断臂求生,嘿……”

    回想起之前和芈灵均那一瞬间的交锋,可以说是他“附体重生”以来最凶险,距离鬼门关最近的一次。若非他在关键时刻掀起了“底牌”,恐怕他现在就不是躺在这儿,而是躺在“祖龙城”的手术台上进行“复活抢救”了。

    虽说以大秦的超凡医疗技术可以将死亡不超过一定时间的人救活,可那也是看“脸”的。运气不好的话,“复国抢救”失败,那可就真的死了。

    话说回来,牧唐为什么能抗住芈灵均那将他击飞四百米的一拳?讲道理,那一拳别说落在牧唐头上,就算是落在另一个“疆域大能”头上,头都会像烟花一样爆开,必死无疑!

    原因很简单,牧唐在那一瞬间套穿上了“圣龙战衣”。

    然则,牧唐为什么不早一点穿上“圣龙战衣”,保住自己的右臂呢?没办法,以芈灵均的反应速度,若是一剑没有斩下牧唐的手臂,她必定撤开,不给牧唐任何反击的机会。

    另外,穿上“圣龙战衣”战斗,就算“圣龙战衣”能够隐形,恐怕也会让诸葛大愚看出问题来。这家伙就是属狗的,只要给他咬住就不松口,暂时牧唐还真不想暴露自己就是“龙墟”的身份。

    那家伙背后站着一个庞大的国家,由不得他不重视。

    现在付出一条手臂的代价,即捅了芈灵均心脏一剑,废掉她大半的战力,又能让诸葛大愚不再怀疑自己,划算!

    至于说断掉的手臂,嘿,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接回去——此时,那被斩断的手臂就静静的躺在牧唐的“储物手镯”里。

    所以看到佟香玉哭的那么伤心,牧唐心里是蛮愧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