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278章 疯魔辕天逸

第278章 疯魔辕天逸

    来者,正是当初在“渔港镇”西湖客栈被牧唐斩首断脚,之后有被他以“龙墟”狠狠的“招待”过一翻的辕天逸!

    只不过,原本“五肢不全”的辕天逸,此刻已经好手好脚了。不用想也知道,有“创造大能”亲自给他重新塑造的肉身。

    尤其,经历过那段非人遭遇,辕天逸因祸得福,在精神领域取得了突破,早已经晋级成了“魂压强者”。

    人,因执念而强大!

    辕天逸每分每秒都在渴望着复仇,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为复仇而嘶吼、呐喊、癫狂,在加上有着丰富的滋补美食,他硬是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从“魂压一重”升级到了“魂压六重”,一月一重。

    如此恐怖的变强速度,堪称非人。

    但过来人都知道,辕天逸这是在燃烧生命根基,别看他生命力暴增,战力急剧提升,可他的“生命根基”已经破损了,寿命也在直线下降。倘若他不能在寿命耗尽之前达到“神人境界”,时间就能杀死他。

    有长辈曾经警告过辕天逸,可是他置若罔闻,只说“只要能变强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谁也劝不住。

    如今,他为了“复国宝库”来到“武夷市”,又得知了牧唐的行踪消息,哪还忍得住,根本就不听长辈命令,偷偷带人杀将上来。

    报仇雪恨,就在当下!

    仇恨,从了辕天逸此刻此刻的力量来源,一声怒吼之后,他的气势陡然间又增了三分,周围的闲杂人等无论敌我,都被他身上恐怖杀机和精神威压逼开。

    怒吼未消,辕天逸动了,一剑如流星破空,剑光刺目。

    剑,绝对是宝剑,通体冰寒,且剑刃上布满了不规则的锯齿,这样的剑,莫说被直接砍中,就是稍微擦着,轻则见血,重则骨裂。

    剑技,也是极厉害的剑技,速度、力量、角度都拿捏的非常精准,看似普普通通的挺身前刺,却可以演化出延绵无尽的要命杀招。

    牧唐“变”出“断云刀”迎了上去,以劈迎刺,正劈中了对方的剑尖,兵刃撞击的瞬间的,金属固有的碰撞音乍响未消,辕天逸手一转,走剑如灵蛇,直刺牧唐的肩头——他可不仅仅是想要杀死牧唐那么简单,他也要让牧唐尝一尝被斩断手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牧唐旋刀一阖,“当”的一声将其挡开。可辕天逸紧跟着又是一剑从另一个角度刺出,直取牧唐的右大腿。牧唐再横刀下劈,又将来剑劈开。辕天逸手臂一震,剑尖由下而上挑向牧唐的另一个肩头,活似发动攻击的眼镜王蛇。

    牧唐再撩起刀锋格挡。

    可以看到,辕天逸根本就不防守,出剑狠辣有去无回,就是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让牧唐只能防守。

    叮叮当当!

    伴随着火星和连绵声响,刀光剑影笼罩在牧唐和辕天逸两人的周身,竟似流光飞电。周围的围观众们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连他们的身影都因为动的太快而给人一种朦胧云雾感。

    这时,佟香玉的半拉脑袋从车窗里出来,给牧唐喝彩:“木炭加油!砍死他!”

    唐似李则挤开佟香玉,呐喊道:“沐哥哥小心啊!你坚持一下,我已经给家里求救了,他们马上就赶到!”前面那句话是给牧唐说的,后面那句则是对歹徒说的。

    这回她们得到了牧唐的警告,包括那个司机在内,都被禁止下车。这辆车就是一个移动的堡垒,连高速行驶的重卡车头都撞不烂,连对付“超人大能”的武器都有,只要躲在车里,基本就是安全的。

    唐似李喊完,就看到唐天宝鬼鬼祟祟的在咖啡厅外头的车子里探头探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气的她心里咒骂不已。

    与此同时,她们听到了警鸣声,由远而近,来势汹汹——“武夷市”虽乱,可若是当警察系统是摆设,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能在混乱不堪的“武夷市”维持基本的秩序和稳定,警察的能力还需要怀疑吗?

    不过,那些“圣教仙民”显然都不将所谓的警察放在眼里,之前怎么打的,现在依旧。包括辕天逸也是,仍然沉浸在猛烈的进攻之中。

    刀剑碰撞中,突然牧唐的刀刃却给对方剑刃上的锯齿卡住,手随即一抬,便和辕天逸刀剑互抗,这是力量的比拼,更是兵器的比拼。

    两柄武器的利刃卡在一起,“咔咔咔”的迸溅出星星点点火星,双方的脸相距不过一尺,一张脸面带笑意,而另一张脸却扭曲狰狞。

    牧唐笑道:“警察来了诶,你不打算跑吗?又想给抓起来坐牢?”

    辕天逸咬牙切齿不说话,两双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牧唐——还是那句老话:倘若眼神能杀人,牧唐现在已经被捅成筛子了。

    牧唐笑道:“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武都’的警察可和其他城市的警察不一样。而且,这里的人也和其他人城市的人不一样。你们若是还想像在‘渔港镇’一样搞事,嘿嘿……我保证你们会死的很惨,别到时被欺负的哭都哭不出来。在这座城市,别说你们那个恶心让人作呕的邪教臭虫,就算是伟光正的‘圣母’在这里都不受欢迎。”

    “呃啊啊啊!”辕天逸嘴里挤压出狂怒野兽把的嘶吼。

    “虽说‘反派死于话多’,但很显然你才是反派,我是正派,那我就在这里跟你废话两句,”牧唐脸上笑嘻嘻的,“你已经很好奇吧?也一定不肯相信是吧?为什么明明你都已经是‘魂压六重’的强者了,却仍然杀不死我,速度没比我快,力量也没比我大,甚至你的‘魂压波’对我都无效。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吼!”

    辕天逸暴怒狂吼,不再和牧唐进行力量对抗,再度发起猛攻,当头一剑就斩向牧唐。之前的进攻他走到迅捷毒辣的风格,而现在却是刚猛霸道,剑技也不再精妙。显然,要么他内心狂躁失控,要么他已经认清再精妙都剑技都奈何不了牧唐,干脆就不要技术了,直接狠狠的、大力的劈砍!

    锵!!

    刀剑又是撞击又是擦扯,发出一道古怪的声响。

    啧啧,力量够大的,牧唐暗自嘀咕了一声,“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吧,因为老天都容不了你,看到你变强了,就给了我一堆的奇遇,所以我也变强了。怎么样?你为了变强一定付出了很多努力和辛劳吧?现在无法以强者的姿态碾压我,报仇雪恨,是不是很不甘心?是不是觉得自己的付出统统都白费了?是不是很气?”

    “死啊!死啊死啊死啊啊啊!”

    牧唐的话就仿佛一根根钢针一般,狠狠的往辕天逸脑子里钉,扎的他痛不欲生,疯癫狂暴。

    牧唐笑道:“诶,我就是不死,你就是杀不死我,来啊,再抓把劲呀,说不定你再抓把劲我就要给你杀死了呢?哎哟,我好怕怕哟!”

    “嗡”的一声,辕天逸体表的“魂压波”疯狂扩散、扭动,金色的“魂气粉尘”飘散飞舞,浓烈的好似货真价实的火焰。

    “啊啊啊——”

    被牧唐再三的刺激,辕天逸居然这时候突破了,从“六重”晋升到了“七重”,精神力增长,魂气也随之变强,然而他此刻却丝毫无所觉,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砍死眼前之人,砍死他!!

    当!!

    疯魔之剑斩落,牧唐手里的“断云刀”竟然给辕天逸手里的锯齿剑斩断了?!那柄剑绝对是出自铸兵宗师之手。

    “哈哈哈。”看到牧唐的剑被斩断,辕天逸癫狂大笑,紧跟着又是一剑当空劈斩。

    牧唐身子一转,躲开了那一剑,紧跟着又是一撤,避开了下一剑,他一边左挪右移的闪避,一边道:“就算我的刀被斩断又如何?难道你以为我没有了刀你就能杀死我?来啊,你试试啊,能挨到我算我输。”

    辕天逸一剑跟着一剑的劈砍,没砍中牧唐,倒是将咖啡厅里的一切破坏的干干净净。

    你攻我避间,牧唐引着辕天逸离开了咖啡屋,来到了大街上。此刻,周围的车辆、行人,都已经走的干干净净了——发生枪战还围观,还路过,那就是真的找死了。

    这时候,周围四个方向都来了大量的警车,还跟着武装警察专用的运兵车。

    牧唐笑道:“哈哈,看来你又要被抓起来了。”

    “住手!!”

    一声怒喝传来,却是有五个魂气士警察赶了过来。

    牧唐一看,还有闲工夫吹个口哨,“咻!看看这是谁,这不是夏侯翠警官吗?这世界还真小,这么大个‘武夷市’,咱们竟然又见面了?”

    夏侯翠怒视牧唐:“又是你!!”

    上次事件之后,她被记了一次大过,然后被转调到了现在的辖区,可她万万没想到,在这竟然又遇到了牧唐。惊怒之后,她心里就是一喜,这回牧唐当街械斗厮杀,大庭广众,朗朗乾坤,就不信谁还能保他?

    夏侯翠怒道:“我让你们住手,听见没有?!”

    这时候,那个咖啡店的店主,也就是围着围裙的中年人恼火的走了过来,怒道:“你们这些警察是吃屎的吗?瞪大你们的眼睛看看,看看我的店,看看地上死的人,都是那个长头发的畜生干的!住手?住什么手?不把他杀死,留着他继续杀人是不是?你们再不动手,我就去投诉你们,扒了你们身上这层皮!老子交税养着你们这群警察干屁用,还不如养几条狗!”

    夏侯翠当即就给那个中年店主骂懵了。

    另一个男警察立即取出通讯器,道:“喂喂,呼叫总部,请求支援!请派遣‘魂压巅峰’的强者立即赶来!非常紧急!”

    便在这时候,这些魂气士警察突然看到一股恐怖的气势压顶般从天而降,那个男警察立即喝道:“纠正!立即派‘超人’……”话没有说完,那个男魂气警察就飞了起来,惨叫着,然后被一支手贯穿了心脏,同时那通讯器也被捏碎。

    这惨烈恐怖的一幕吓了所有人一跳。

    牧唐正和辕天逸纠缠,突然辕天逸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扯着往后飞,然后一个中年人飘然若仙的落在了他的身后——“超人大能”来了!

    那中年人对辕天逸喝道:“冷静!”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啊啊啊!”辕天逸根本不听,他已经彻底疯魔,不杀死牧唐,他无法恢复正常。

    那中年人当即一掌切在辕天逸的脖子上,将他击晕,然后,他抬眼看向牧唐。

    刹那间,牧唐感受到了山洪巨浪一般的压力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