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201章 福地,亦是大凶地!

第201章 福地,亦是大凶地!

    牧唐当即就拿出一堆精致的食盒,分给了佟香玉和慕容嫣——要知道,他们到现在可都还没怎么吃早餐,全都肚里空空,眼下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佟香玉欢呼一声,早就肚子咕咕叫的她哪还管别的,拆开一个食盒,就“哇哇”叫着抱出一只金黄金黄的盐焗鸡,啊呜一口咬下去,瞬间半张脸都覆上了一层油,“吼刺!太吼刺啦!!”

    那吃相,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牧唐都懒得说她了,自己个儿也一手抓着操纵杆,一手打开一个食盒,抓出一块油光油亮的、香气四溢的牛排,爽快的吃了起来。

    对他来说味道一般般,可架不住能量丰富、营养充足。牧唐一口咬下去,就知道这是块三级兽肉,生命力大大的有,不但可以填肚子,正好可以补充之前燃烧的生命。

    慕容嫣这会儿也是饿坏了,甚至顾不得矜持,徒手抓肉,埋头就是狼吞虎咽。

    于是整个驾驶室里,除了一些仪器的动静,就是三个人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全都仿佛饿死鬼投胎似的。

    这架“蝙蝠战艇”的最大飞行高度是2000米上下,再往上就颠簸的厉害,仪表盘各种乱跳。于是牧唐就将高度保持在1700米上下。

    其实牧唐这次说返回“蟒牙部落”,主要并不是为了向牙道别,而是想要居高临下的看一看“蟒牙部落”所在的地理环境。

    实力达到“魂压期”,牧唐能够运用的精神力也更多,他现在已经可以望出一些“自然之气”——说白了就是“看风水”。

    但牧唐的看风水可比一些风水师、神棍的摆弄罗盘掐指算高明多了,他可以直窥本质,看见自然地理之中流转蕴藏的“气”!

    牧唐驾驶这“蝙蝠战艇”绕了一大圈,俯瞰下面冰雪大地,镜片后面的双眼精光闪烁——在他的视界之中,他可以看到大地之上的一条条河,由“气”组成的“河”。

    这些“气河”沿着山川、河流流转,有的被半途阶段不能继续流淌,有的则汇聚一团形成一个“气湖”,而又的却源远流长,不止流向何方,还有的则形成一个循环流转往复,川流不息。

    “气河”诸多状态各不相同,有的稍浓,有的很淡,有的缓慢,有的湍急,有的很细,有的则很粗,姿态万千,好似一副随意勾勒、泼洒的水墨画。

    突然,牧唐的视线定格在了一条奇怪的“气河”之中。

    但见这条“气河”,扭扭曲曲,好似龙飞,“气”色极浓,且四面八方皆有“气河”汇入,源源不断,连绵不绝,可是在这条“气河”的一端却被徒然斩断一般,滔滔“自然之气”被硬生生堵在了那里,散不开,也泄不了。

    那里正是“蟒牙部落”所在的断崖区域。

    “大吉福地,但也是大凶灾窝!”牧唐心里呢喃一句。

    如此,也难怪“蟒牙部落”出了一位“创造大能”,但总人口却只有两千上下。仔细想想,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了将近两千年,哪怕荒野凶险万分,人口怎么也不至于这么少。

    而且牧唐可不信这个部落的掌权者不明白人口的重要性,没有采取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这可是掌权者的基本常识之一。但凡掌权者,谁不想自己能多管一些人,多控一些地?

    唯一的解释是,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这里的气运气数,最多就只能承载两千多人,再多的人便会死于非命,难得善终。

    所谓“龙脉”,除了是国运的象征、具现的载体,是国民的精神支柱之外,其实还起到的一个“转化过滤器”的作用——它将国民的“爱国之情”、“归属感”、“自豪感”等等精神情感凝聚起来,和自然地理凝聚的“气”相混合,然后被“自然之气”净化、过滤,剔除各种精神杂质,最终形成被命名为“龙气”的存在。

    “龙气”有大用,上可以孕养国家首脑,从而使其形成至高无上的“龙魂气”,下可以滋养万民,庇佑天下太平!

    然而眼下这条“龙脉”,“龙头”被屠斩,自然地理被彻底破坏,“过滤净化”之效自然丧失了,它沉淀着当初“霸楚帝国”的“亡国残念”,蕴含大量的杂质、糟粕,又被周围的风水地理死死的封锁,不能散泄,福极转祸,经年累月早已经变质,已经变成了要命的东西。

    牧唐原本还心存侥幸,想着,这条“残废龙脉”有没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现在一看,他是彻底打消了这个心思。那已经是一滩“死气沉沉”之地,待久了或许会有一些好处,可谁知道会有什么灾祸降临。

    嘿,追本溯源,还是当年自己造就了这块大福大凶之地。若非“龙脉”无首,这里便是举世少有的绝妙风水,洞天福地。

    不过毕竟过了快两千年了,沧海桑田,自然变迁,这里的风水比当年可差太远了,牧唐还记得,当年自己屠龙的时候,这里的“龙气”可浓的发光,刺目。

    兜了一大圈,牧唐在距离“蟒牙部落”大约十来里的山坳处降落,然后将硕大的“蝙蝠战艇”嗖的一声,变魔术一样变没了。所以说,“收纳遗物”就这么神奇,方便,也难怪它无价无市。

    “真的是太神奇了。木炭,你说古代人怎么就那么聪明,竟然连这种东西都能够建造出来。可现代人却不能。是不是现代人反而比古代人更笨啊?”佟香玉惊叹一声。

    牧唐笑道:“我又不是古代人,我哪知道谁笨谁聪明。不过至少有一点我是肯定的,那就是我比你聪明。你看,我就不去想这些没意义的问题。”

    佟香玉道:“哼,你就会逮着机会就说我笨!”

    慕容嫣插嘴道:“现代人未必比古代人笨,只是古代的先进技术没能够传下来罢了。”

    “为什么没有传下来啊?”

    慕容嫣抿着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啦?”

    慕容嫣沉声道:“因为‘吸血鬼’和‘黑死病’……”

    佟香玉脸色一变,“这和‘吸血鬼’有什么关系啊?”

    “我也只是听了一些传闻,据说是‘吸血鬼’引发的‘黑死病’祸及全球,酿成了第二次的‘混乱年代’,使得整个天球文明出现了断层……都是老早以前的事情,真真假假谁知道呢。”

    佟香玉嘟囔道:“都是一些胡说八道。”

    慕容嫣看着佟香玉一副不爽的表情,心道:“哼,不是你问我的吗?不信就算了,摆什么脸色。”

    牧唐笑道:“管它真真假假,咱们就当听个故事,消遣消遣。走吧,看着天色,又要下雪了。咱们最好赶在下雪前赶到‘蟒牙部落’。”

    牧唐发现,佟香玉似乎对“吸血鬼”三个字比较敏感,不晓得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玄机猫腻……

    吃饱喝足,三人浑身暖和,有力,所以在山林中踏雪撕林也不觉得疲惫,一路边闲聊边赶路,倒也不闷。

    或许这里靠近“蟒牙部落”,并没有强大的魔兽出没,三人一路相安无事,只用了四十多分钟就回到了“蟒牙部落”。

    守门的倒也记得牧唐三人,没有给他们吃闭门羹,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就是了。牧唐三人一进入溶洞,身上携带的寒气瞬间就被洞内的“日光石”驱散了。

    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他让人特地关注牧唐等人,早就给守门的人打了招呼,让他们在牧唐回来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他,赶到溶洞广场。

    “您没有猎杀到猎物?”豺见牧唐等人两手空空的归来,忍不住问道。

    牧唐笑吟吟道:“谁说的,我们可是收获巨大。不说这个,牙回来了没有?我们要向她道别。”

    豺略微吃惊,道:“道别?你们要离开?”至于说“收获巨大”,他是不信的,收获巨大又怎么会两手空空?

    牧唐点点头,“不好意思一直蹭在这儿。再说我们也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办,必须要尽快回到‘城里’。”

    豺道:“原来如此。牙还没有回来,她有可能在傍晚回来,但也有可能今天都不回来。雪季要猎食可不容易。”

    牧唐笑道:“那我们就等到傍晚吧。若是牙今天就回来,正好和她告别。要是她赶不回来,那就只能麻烦你代我向她道别了。”

    “傍晚就要离开吗?我知道了,”豺可不说客套话,他们这儿不兴这个,“对了,你的那个朋友你打算怎么办?”

    朋友?哦,想起来了,韩激啊!

    牧唐道:“现在就不见他了,等下我想带着他一起走,没问题吧?”

    豺道:“当然没有问题。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们当然不会为难他。”

    “呵呵,多谢。”

    豺将牧唐三人送回“客房”,便来到了獾跟前汇报。

    作为酋长,獾当然不用亲自猎食,他要干的活可不比猎食轻松,整个部落的物资都由他一手把控、分配,可谓是劳心劳力。

    此时獾正在主持分配刚刚制作好的肉干,听到豺的汇报,他也有些惊讶,“他说傍晚就走?连夜赶路?”

    豺道:“是的,这是他亲口说的。”

    獾点点头,道:“胆子够大!走了也好。”说完,他拎起一个不大不小的皮兜,大约二十斤模样,“你将这些肉干送去给他,算是我们给他的临别赠礼。呵呵,‘城里人’毕竟是‘城里人’。”

    他这话,多少有些嘲笑牧唐“空手而归”。

    豺点头应是,告辞而去,在途中自己偷偷的从皮兜里摸了两块巴掌大的肉干出来,塞进自己兜里,神不知鬼不觉,然后才若无其事的将这一皮兜的肉干送到牧唐手里。

    牧唐在豺离开之后便拆开皮兜,抓了一块肉干出来咬了一口,便对佟香玉笑道:“我还以为他会随便打发咱们,没想到他居然舍得将四级兽肉送给咱们。实在人啊!”

    佟香玉也惊喜不已,然后便道:“亏我昨天还偷偷藏了一块肉呢。早知道他们这么大方,我就不藏了,白白给你笑话了一顿。”

    “哈哈!”

    “笑笑笑,笑死你算了。”

    在两人的嬉闹和闲谈中,时间悄然而逝,转眼的功夫就到了下午五点多。

    此时牙依旧未归,牧唐也不是非要和她告别,便拎着装着4级虎肉肉干的皮兜,带着佟香玉,喊上在另一个石窟休息的慕容嫣,在豺的带领下来到了关押韩激的地方。

    此时的韩激,除了狼狈还是狼狈,身上甚至还带着伤,哪还有当初相见时候的风光风采。

    看到牧唐等人,韩激又惊又愣,显然他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故人”。只可惜,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没有“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牧唐道:“走吧,愣着做什么,还想在这里过年不成?”

    韩激就在懵懵懂懂的状态中跟着牧唐三人,离开了“蟒牙部落”。

    牧唐对豺道:“牙回来之后代我问向她道声歉,不能亲自和她道别。”

    “我会的。”

    牧唐走了一步突然停下,回过身道:“对了,你们有没有想过把部落搬迁出去,换一个地方安家落户?”

    豺道:“您说笑了。我族祖祖辈辈都居住在这里,这里是我们的家,更是我们的根,我族又怎么会搬往其他地方?”

    “呵呵,也对……告辞!”

    “您一路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