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180章 你跳,我也跳!

第180章 你跳,我也跳!

    经过激烈但短暂的交战,“苏航wh307”宣告落入“歹徒”手中。这样的结果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首先,一方蓄谋已久,准备充分,而另一方消极懈怠,仓促应战,在丧失了先机的情况下,已经很难再扳回局面。

    其次,彼此的战斗力也有一定的差距。一方是在残酷战场上打滚的佣兵,整日斗天斗地斗人,战斗就是他们的一切!

    反观飞船上的守卫力量,驻军虽然是正规军,训练是有素的,可训练是训练,实战归实战,且既然被派来驻守飞船,显然不是真正的精锐部队——真正的精锐都用来守卫城市了。

    至于“箭锋猎兵团”的猎兵们,他们的战斗力甚至不弱于精英士兵,可他们的数量太少了,两支中队总共不过百人,还被佣兵们重点照顾,直接以人数和火力碾压!

    结果,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那位保安小林丢了性命按响的警报只不过稍微改变了过程,却没有改变结果……换言之,他的死,毫无意义,而更悲哀的是,无论他按不按警报,他的死在敲门声响起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嘿嘿,看见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那点小心机何其的可笑啊,”黑脸壮汉丢下话筒,嘲笑的看着王哥,“你本来可以救那个小保安,只要你让他乖乖的开门,不做一些多余事情,留他一条性命不过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我不是早就说了嘛,我们不是来杀人的,你偏偏不信。所以说啊,是你害死了他。”

    王哥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显然黑脸男人的话刺激到了他,只不过他的挣扎是徒劳的,“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黑脸男人“啧啧”两声,“我们可是又保密协议的……不过协议是死的,人是活的嘛——当然,我是活的,你很快就要死了。我敬你是条汉子,让你死个明白。现在这艘船已经调转方向,往西飞,直接飞出‘仓神大陆’,进入‘不太平洋’,跟着会北上,穿过‘东日海峡’,前往‘太牢大陆’,最终的目的地是‘太牢大陆’东北角的一座私人岛屿。然后,这一整艘船的人就会成为那座岛屿的新居民。”

    掠夺人口!?王哥脑海中闪过这四个字,然后就道:“痴心妄想,你以为我国政府是摆设吗?!你们甚至连九州国都别想出去!”

    黑脸男人嘿笑道:“老秦人有句古话,叫做‘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老子既然敢干这一票,就有本事把他干成。你以为我们为了今天的行动准备了多久?没有必胜的把握,你以为老子很闲,坐在这里和你闲扯淡?可惜,你看不到这一船的人迎接新生的那一天了。等进入了‘不太平洋’,老子就把你丢下去。”

    王哥紧咬着牙关,不再说话,黑脸男人吓不住他,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祈祷政府能够尽快做出反应,拯救这一船的人于危难!

    这时候,黑脸男人的通讯器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他接通了通讯,道:“人拿下来了?”

    “没有……遇到点麻烦……”

    黑脸男人脸一黑,“废物!”

    “对方是魂气士,手里还有很强大的魂晶枪械。头儿,你得派个‘魂压强者’下来,不然……有些难搞。”

    操!你当“魂压强者”是萝卜白菜,要多少有多少?为了搞定驻军的“魂压期”军官和猎兵团的那两个“魂压强者”,向“上头”申请到五个“魂压强者”已经是极限了,他现在到哪儿去找第六个……得,自己不就是嘛?这是拐着弯让自己这个“头儿”亲自出马啊。

    “你给老子把人看好了。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老子就把你踹下去,”说完就狠狠的掐断了通讯器,对架住王哥的两个人道:“你们两个把他看好了,出了问题看我不挠死你们!其他人跟我来。”说完就直接踹门而出,显然火气不小。

    ……

    ……

    时间稍微往前推。

    大约在辕天罡和钟神秀进入保安部部长办公室的同一时间,牧唐、佟香玉、慕容嫣三人所在的房间内,他们已经剑在手、枪在握,静观其便。

    当听到门外传来枪声和粗暴的吆喝声的时候,他们立即就知道,那伙“可疑分子”已经露出了他们的獠牙。

    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结果外面的“可疑分子”却嚷嚷着“待在房间里别出来,保你们平安无事,否则就请你们吃花生米”,牧唐三人立即就继续“静观其变”。

    要说充英雄救苦救难,别说牧唐和慕容嫣了,就连佟香玉现在都没这样的想法。她虽然心善,却并不无脑,舍己救人这么高的境界她显然还没有达到。

    “信号被屏蔽了。”慕容嫣看了眼通讯器,说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结果。

    牧唐道:“看样子他们暂时只劫机,不伤人。现在咱们只能向圣母祈祷,保佑船上的武装守卫能够将那些劫机歹徒击败了。”

    佟香玉道:“可万一他们要是失败了呢?”

    牧唐道:“你个乌鸦嘴,就不能盼着点好啊?”

    “你才乌鸦嘴呢。哥这不是早说早准备嘛。咱们就三个人,直接和那些歹徒干架一点胜算都没有。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牧唐道:“放心,我早想好了。真要有个万一,咱们就跳机。”

    佟香玉惊道:“跳机?!木炭,你没发烧吧?”

    “对方既然敢劫机,就肯定最好了完全的准备。你也说了,直接和那些歹徒干架一点胜算都没有。打不赢,我们还跑不赢吗?”

    “哥说的是这个吗?你知道现在咱们是在哪吗?在一千多米高的高空。从这里跳下去,会摔的粉身碎骨的。你这是逃命还是找死啊?”

    “……”牧唐无语的看着她,“你难道不知道飞船上有降落伞?”说完就打开柜子,翻出两个包,“诺!虽然只有两个,但足够咱们用了。”

    “呃。好吧……你怎么不早说,害我瞎担心。”佟香玉一脸尴尬。她还真不知道飞船上配备了降落伞。

    牧唐都懒得跟她说了。桌子上摆着一张“航程须知”你当它不存在吗?

    当然了,真正说起来,降落伞的作用其实非常有限,说难听点,就是让飞船上的乘客在遭遇事故的时候死的更晚一点。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跳下了发生事故的飞船,就要落入荒野之中。而荒野中存在着无数的致命危险,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魂气士,甚至魂气士强者,若是陷入了荒野,能不能等到救援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慕容嫣却道:“可是……就算跳离了飞船,要怎么应对荒野中的危险?”

    牧唐手一摊,“这个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如果这艘飞船真的被劫了,摆在我们面前就三条路。要么乖乖的听话,任凭别人安排我们的生死;要么抄家伙和他们干一架,生死各凭本事;最后就是跳机逃命了。佟同学,你敢跳吗?”

    看着牧唐欠揍的表情,佟香玉道:“哥会不敢?你敢跳,哥就敢跳!”

    你跳,我也跳?扎心了啊,老铁!牧唐在心里感慨一声,正要说话,突然猛的一扭头,同时手里的“幸运女神”已经抬了起来。

    “哐当”一声响,一个人影破窗而入,带来一片狂风和大雪。这下子连佟香玉和慕容嫣都惊起来了,纷纷亮出各自的武器,定睛朝那个人影望去。

    那是一个女人,长发凌乱,穿着一身紧身的黑衣黑裤,从她破窗而入的身姿来开,她的身手相当可以,而那溢散出来的魂气无疑说明她的身份,乃是一位魂气士!

    她在地上翻过了一圈,猛的抬头,就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和两柄寒光烁烁的利刃,顿时心里一惊,“该死,难道他们在我楼下也安排了人?”

    她腿上的肌肉一绷,正要有所行动,对面那个持枪的少年就道:“别动,子弹可不长眼睛。”

    佟香玉嚷道:“喂,你是什么人,闯进我们房间里想干嘛?老实交代,要不然可就别管我们不客气啦。”

    佟香玉这话却让黑衣女人心头一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直接问道:“你们不是和外面那些人一伙的?”

    慕容嫣道:“这话应该是由我们来问你,怎么反倒你们来质问我们了?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不交代清楚,你死也是白死!”

    黑衣女人赶紧道:“误会!这是个误会!我没有恶意。我是住你们楼上的乘客,那些歹徒闯进我的房间要杀我,我走投无路,被逼无奈只能从楼上跳到这里来,不是故意要闯进你们房间的。”

    佟香玉松了口气,“这样啊,你早说……”

    牧唐却道:“我们这一层的歹徒只是让我们待在房间里,怎么楼上的歹徒却闯进你的房间,还要杀你。你是个魂气士吧?一般歹徒未必能逼的你跳机。所以,找你麻烦的歹徒也是魂气士。换言之,那些歹徒是刻意针对你的!你现在跳到我们的房间,很快针对你的歹徒就会找上门来,你这分明就是在给我们招灾。关于这点,你有什么话要说?”

    “……”

    黑衣女人没想到这个少年心思这么玲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慕容嫣跨前一步,宝剑在手,魂气喷发,道:“你说还是不说?”

    给慕容嫣这么一逼,黑衣女人反而一笑,容光焕发,“关于这点,你们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了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刚才这位小弟弟也说了,我跳到了你们的房间,那些找我麻烦的人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我们现在可以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应该同心协力才对。”

    慕容嫣大怒:“你威胁我们?!”

    黑衣女人轻轻的说道:“不是威胁,而是阐述一个事实。关于给你们招灾这一点,我也很遗憾,但这或许就是圣母的安排吧。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就算你们将我交出去也没有用,那些歹徒穷凶极恶,不会放过任何和我有关的人。所以咱们与其刀兵相向,不如暂时联手,一致对外。”

    “你……”

    牧唐拦住她,看着黑衣女人道:“你别跟我说,那些歹徒劫持这艘船,都是为了你吧?”

    黑衣女人点点头,“你说对了。”那语气,居然还有点骄傲。

    “妈的!”牧唐直接就骂娘了,朕就知道,朕不找事,事都会来找朕。

    也就在这个时候,“砰”的一声巨响,牧唐这间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暴力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