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145章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第145章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哗啦”一声巨响,一个鹰形黑影破水而出,直冲上高空,但却并不是往天上飞,到达一定的高度之后便开始俯冲下落。

    它俯冲下落的方向正是毗邻西湖的“第十三岛区”!

    这一状况立即让躲在“西湖客栈”外的佟香玉四人心头一紧。此时佟香玉已经看清楚了,那鹰形黑影正是之前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的飞艇!

    李老板道:“他们过来了,我们得赶紧撤!”不是他胆小,而是敌人太强,远非他们所能敌,撤离才是最正确的决断。

    秦水莲却道:“别太紧张,那架飞艇到不了这里。不过这里的确不安全了。老板,你带老板娘赶紧离开。”

    李老板道:“那你呢?”

    秦水莲道:“我要把他们都拍下来,将那些见不得光的邪教徒通通曝光。佟香玉你也赶紧跟李老板走。”说完她就溜进客栈,取自己的相机去了。

    “这……这不是胡闹嘛!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拍照?”李老板大胡子直抖擞。

    老板娘也是无语。之前是佟香玉,现在又是秦水莲,这一个个的,咋就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呢,尽乱来!

    佟香玉突然兴高采烈的道:“掉下来了掉下来了,掉山下去了!”那雀跃的口气别提多开心了。

    的确,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那艘做完一个“抛物线运动”的飞艇已经俯冲到了山下面,入水的砸击声清晰可闻。

    李老板夫妇面面相觑。他们曾经是猎人,经历的生死关也不算少了,可像今儿这么个情况,还真没遇到过,心里颇有一种“咱们和这些魂气士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的明悟。

    至于秦水莲,在他们眼里则变成了“为了大新闻连命都不要”的狂热记者了——就跟“港岛狗仔”和“战地记者”一样!

    得得得,咱们普通人跟和你们玩不起,还躲不起吗?咱有老婆,老婆肚子里还有个娃,一家子全在这儿呢,好不容易退了,只想过过普通人的安生日子。

    在秦水莲抓着她的相机出来之后,李老板夫妇又劝了几句,结果秦水莲铁了心不愿走,佟香玉也不怕死的要去“凑热闹”,夫妇两个没奈何,说了句“愿圣母保佑你们”就开着车撤走了。

    佟香玉和秦水莲当然不怪他们,或者说她们俩完全就没空往那方面想,都兴致勃勃的跑到了不远处的山崖边上,趴到地上往下看。

    佟香玉道:“秦水莲,这黑灯瞎火的,你的相机能拍到吗?”都这时候了,她的关注点居然放在人家的相机上面。

    秦水莲笑道:“没问题,我这宝贝儿支持夜拍,我还准备了长焦镜头!嘻嘻,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是我从一个狗仔那里抢过来的。”

    “狗仔?狗还会拍照片?”

    噗嗤!秦水莲笑了一声,道:“狗仔不是狗……哎呀也差不多啦,他们干的活就是跟踪明星偷拍,恨不得把明星拉屎撒尿的样子都拍下来,又烦又恶心。”

    佟香玉道:“偷拍啊?话说人家偷拍的明星,你烦个什么劲儿?”

    “……我就是看他们不爽,不行啊?”

    “嗷!”

    “别吵别吵,你看,他们上岸了。”

    ……

    ……

    山下,湖岸。

    一群人狼狈的游上岸。

    飞艇并没有直接落到岸上,距离岸边还有一段百来米的距离。不过也幸好没有砸岸上,不然飞船里的人可就没那么舒坦了。

    而就在这时,西湖水面下突然剧烈的翻腾起来。并且翻腾涌动的区域正在向湖岸边上靠近。这幅景象,就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水底下翻江倒海一般。

    突然,一声轰隆的沉闷响声从水里传出,一股巨浪猛然抬头,足有四五米之高,然后以奔腾如雷之势往岸上拍去。与此同时,两扇水幕从湖里掀起,窜起老高,就好像有无形大手从湖里将水搅起来一般。

    跟着,在月光之下,两个身影从湖里蹦跶出来,落到了湖岸上。

    其中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体型高壮,脸上有一道从额头贯穿左眼直至下巴的骇人伤疤。此刻,因为愤怒,他整张脸都有些扭曲,那条疤痕也被挤压的曲折,更是显得恐怖。

    而另一个人却是通体银闪闪,隐隐可见还有淡金色的光泽,却是一个包裹着金属铠甲的人,体型纤瘦高挑,但铠甲上肌肉形状分明,线条优美,整体显得力量感十足。

    尤其,它傲立于月光之下,银色的金属色泽释放出冰冷强硬的质感,给人一种冷血无情的错觉。

    “赵芝允,你好大的胆子!!”林天鳌面含威煞,怒声呵斥道:“你竟敢背叛圣教,坏我圣教大事,你难道忘了圣教是如何处置叛徒的吗?!”

    换成平时,他是不会说这么没有营养的废话的,可现在他是真要给气疯了。

    此次的“挖掘秦皇后陵”行动对他意义重大,结果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被自己人捅了一刀子,飞船炸了,命也差点悬于一线,彻底功亏一篑,他心里头的愤怒、不甘、怨恨,以及委屈,除了吼一嗓子外根本不知道往哪儿发泄。

    赵芝允!

    赵芝允!!

    此时此刻,林天鳌恨不得冲上去将那个贱人撕个粉碎。

    王狼,也就是那个脸上有道疤的白西装中年男人,给自己点了一根“镇魂雪茄”——倒不是耍酷,而是为了提神静气,战斗之时精神状态的好坏往往能影响胜负生死,他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呼出一口黑雾,“赵神官,圣教一直待你不薄,你能有今日的实力、地位更离不开圣教的大力栽培。更何况,圣教对待叛徒的手段你也不是不了解。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你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要说火气,王狼现在的火气比林天鳌更大。“挖掘秦皇后陵”的行动对林天鳌来说仅仅是决定了他是否有坐上那个位子的资格,可对他来说,却关乎他的生死。

    此前,他就因为一次重大失误发配到了“渔港镇”这种凶相僻壤,这次可以说是他“咸鱼翻身”的大好时机。可若是再失败了,没有了那位“主子爷”的庇护,不知道有多少人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至于说叛离“五色教”,这种想法他想都不敢想。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被流放到凶相僻壤的都不敢当叛徒,赵芝允这个只不过是来这边“出个差”的神官,竟然做了叛徒,更坏了他们的大事!

    “我也不想啊!”赵芝允的声音从钢铁装甲里传了出来,就算是冰冷质感的金属音也掩盖不了她的激动和恐惧,“你们以为我想啊!难道我不知道当叛徒的下场?可是我能怎么办?!那个家伙根本就是魔鬼……不,他比魔鬼更残忍更恐怖千万倍!!你们没有和他面对面,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他?

    林天鳌惊讶的脱口而出,道:“龙墟?他没死!”

    “死?哈哈,”赵芝允笑了起来,笑的极不正常,如疯如癫,“哈哈哈,他怎么可能会死?他怎么可能死的了?他要是死了我又何至于背叛圣教自寻死路!”

    林地鸾愤愤道:“好,没死更好!我还想着就让他那么容易的死了简直是太便宜他了。不让他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味道,给小薛他们出口气,我就不姓林。赵芝允,你快说,他现在在哪儿?”

    林地鸾口里的“小薛他们”,此刻就在不远处,被一群“幽影组”的黑斗篷男照顾着。此刻他们听到“龙墟”之名,一个个都恨的如癫似狂,但同时眼底深处都有着浓浓的恐惧——当然,瞎了聋了的某人除外。

    赵芝允激动道:“我怎么知道他在哪儿……”

    “赵芝允!”林天鳌突然大喝道,“你是不是告诉他‘秦皇后陵’的事!?”

    “说了又怎么样?不说我现在已经变的那些废人一样!”赵芝允大吼大叫,越说越激动,“死我不怕(待考),可我不想成为一个废人。老娘变成废人之后谁还管我?你们养我吗?!别开玩笑了!他王狼不过就是行动失败就被踢到这个穷乡僻壤,看看他现在什么样子,连‘镇魂烟’都抽上了!老娘要是成了废物,没有了利用价值,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甚至连杀我灭口都懒得动手。就算落到军方手里,你们以为他们会养着我们?没有了食物来源,我的下场还能是什么?饥饿!一天一天的在饥饿的折磨下走向死亡!可是我这个等级的魂气士生命力何其顽强?!没有三年五载根本就饿不死!三年五年,一千多天, 几万个小时,你们要我怎么熬?啊!”

    “……所以,这就是你背叛圣教的借口?”王狼咬着“镇魂雪茄”,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东西,甚至忘了当初是为了什么而抽上这种“好东西”的——反正它就是好东西,好处多多,普通人还享受不起,他很喜欢,嗯,就是这样!

    赵芝允道:“是!那又怎么样?王狼,你吓不了我!以前我或许还要惧你三分,可是现在,有了这身钢铁战甲,谁胜谁败还不好说!”

    王狼冷冷一笑:“哼,是吗?”

    林天鳌沉声说道:“赵芝允,念在你也是被逼无奈,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知错悔改,我可以既往不咎,并将你炸毁飞船一事掩盖过去。龙墟也不过是胁迫你听从他的命令,你又何必为他卖命?”

    赵芝允钢铁手臂怒挥,道:“闭嘴!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懂!除了一张嘴说的漂亮,你还会干什么?你要我背叛他?好啊!你现在就他的尸体丢到我面前,老娘二话不说就给你磕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可你做的到吗?你做得到吗!!”

    林天鳌貌似平静的摇摇头,道:“既然你冥顽不灵,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机会已经给你了。王香主,辛苦你了,将叛徒赵芝允拿下,能生擒就生擒,不能便就地正法!”

    王狼毕恭毕敬的说道:“是,四少爷。请四少爷推开,以免受到战斗波及。”

    林天鳌无声点头,便带着自己的妹妹,以及许丞等人远远的退开。“超人大能”之间的厮杀可不是戏剧表演,靠的太近围观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赵神官……不,赵芝允,动手之前我还是忍不住说一句:你真的很愚蠢,也很废柴!竟然被一个藏头露尾的小子吓背叛圣教。哼,莫非你真的认为,就凭那个龙墟的蝼蚁之力,便可撼动我圣教神威?简直可笑至极!”

    赵芝允喝道:“站着说话不腰疼,去死吧!!”

    喝声未息,人已经冲了出去,“熊”的一声,全身都冒起了熊熊烈焰——这可不是魂气之焰,而是真真正正的火焰!

    包裹着火焰的一拳怒轰而出。

    “嗤!”

    王狼不屑一笑,不闪不避,礼尚往来,也一拳头轰出。

    砰隆隆隆隆!

    拳拳相撞,音爆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