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085章 杀狼,与如实汇报

第085章 杀狼,与如实汇报

    嗖!!

    一道黯淡无光的刀光闪过,跟着一道血线飞射而出。

    牧唐的“无常刀”正如它的名字一般,“无常索命”,“出刀无常”,一击命中便在丛林夜狼添了一道彩。

    丛林夜狼固然身形庞大,这是它的优势,但同时也是劣势。任凭它再如何的灵活、敏捷,可庞大的身形仍然影响了它的速度。

    反观牧唐,相对来虽然渺小许多,可却腾挪自如,扭转如意,无论进攻还是闪避,都显得游刃有余。

    另一边,佟香玉也一剑斩在丛林夜狼的后脚跟,锋利的锯齿好似野兽的尖牙咬入皮肉之中,跟着狠狠的一拉,便又带出了一道血箭喷射。

    嚎呜!!

    丛林夜狼痛苦而愤怒的嚎叫着,后腿一蹬,却给佟香玉闪了过去,前头拍了一爪子,利爪撕风,也没能击中牧唐,却将一辆轿车给拍扁了。

    牧唐一退,再一冲,便又在丛林夜狼的左前肢上划了一刀。“无常刀”锋利依旧,远超“血齿月”,刀刀必见血。

    从交战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分钟。从一开始的激烈碰撞,到之后的分庭相抗,再到现在的僵持拉锯,牧唐和佟香玉仅凭两人之力,便将意图逃跑的2级丛林夜狼阻截了下来。

    牧唐可以说全程都在给佟香玉“助攻”,利用灵动如意的身法吸引丛林夜狼的注意力,干扰它的攻击。佟香玉则上蹿下跳的挥舞着“血齿月”,给丛林夜狼带来一道接着一道的血口,可谓是愈战愈勇。而一旦丛林夜狼攻击佟香玉,牧唐立即就发起猛攻,将“仇恨”拉回来,也没少给它添伤挂彩。

    由于牧唐和佟香玉两人现身迎击魔兽,这段原本混乱的公路也稍微消停了下来。

    军人战士们也没有闲着,立即控制住了失控的局面,同时疏散人群,以减少人员伤亡。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满头大汗的呼叫支援。

    与此同时,以景龙为首的一群京都学员也早早的赶了过来。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出手,而是远远的看着。倒不是心存什么恶意,恰恰相反,他们是不好上去“抢怪”。

    这会让,另外两头1级丛林夜狼已经扑倒在了血泊中。让2级丛林夜狼突破包围圈逃跑,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景龙他们是要负担一定责任的。这种情况下若上去“抢怪”,只怕会掰扯不清。

    我们不行,你们上;等你们不行了,我们上!这边是景龙等人的想法。经过了一个半月的相处,彼此关系都不错,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坏了交情。

    战斗正酣,厮杀正烈,突然2级丛林夜狼不动了,浑身皮毛抖擞,粘在皮毛上的血渍四处飞溅。牧唐立即大叫:“退,堵住耳朵!”

    丛林夜狼的“晕眩狼嚎”发动了。不愧是2级丛林夜狼的狼啸,大嘴一张,呈现波浪状态的声音便一圈圈的震荡释放出来,便是地上的破碎路面都砂石乱跳。同时,那一辆辆车的玻璃也仿佛遭到重击一般破碎。

    靠近战场的普通人一个个全都捂着耳朵大声惨叫,有的甚至鼻、耳、眼全都渗出了鲜血,恐怖至极——这哪是“晕眩狼嚎”,分明就是“绝命咆哮”。

    亏得之前士兵们将人群都疏远开来,若是再靠近一些,说不定直接就当场毙命了。

    普通人根本不堪丛林夜狼的狼啸,景龙这些魂气士们的抵抗力就要好上许多,只要爆发出魂气,基本无碍。他们现在担心的是牧唐和佟香玉能否扛得住。

    佟香玉得到了牧唐的警示,几乎在丛林夜狼发动狼啸的前一瞬间就堵住自己的耳朵,连“血齿月”都直接丢了,同时向后撤离。堵耳朵虽然不治本,可至少治标,多多少少削弱一下狼啸的威力。

    牧唐呢,他也堵住耳朵,但不退反进,一溜烟冲到了丛林夜狼的前肢之间,纵身飞起,一刀扎向它的咽喉处,“噗”的一声轻响,“无常刀”捅了进去,当刀拔出来的时候,射出来的不仅仅有血,更有一股泄气的声音。

    克制“晕眩狼啸”的仿佛,便是捅破它的咽喉,叫它叫不成。知道这点的魂气士不少,可能做到的却不多,首先能不能破开它的皮毛与肌肉就是个问题。丛林夜狼的颈部防御能力格外的强悍。

    其次时机的把握也很关键。丛林夜狼发动狼啸的时候是禁止不动的,因为这需要它全身发力,这个时间非常短暂,最多只有2到3秒,只有这个时候才有更大的机会击破它的咽喉,其他时间它会闪躲——这当然是废话!

    总结来说,要破了丛林夜狼这一招“天赋技能”,首先得又把锋利的兵器,其次速度要快,然后得能顶住它最强的一波狼啸,最后再它停止狼啸之前,将利刃刺入它的咽喉,伤口不需要太大,破开咽喉就行。

    很显然,这些条件牧唐都满足,所以他做到了。任凭丛林夜狼的狼啸又多厉害,嗓子破了照样没戏。所以那直叫人魂飞魄散性命销的狼啸被“关闭”了。

    丛林夜狼又痛苦又愤怒的咆哮着,只可惜叫出来的都是干哑呜咽声,以及泄气的声音。牧唐乘胜追击,躲过它的含怒一爪,又在它的咽喉上捅了一刀。

    魔兽的生命力异常顽强,自愈力也很强,不补刀的话伤口很快就会自愈,捅了也是白捅。另一边,佟香玉也重新冲了上来,再次拎起“血齿月”劈砍,恐怖的锯齿带起腥风血雨。

    丛林夜狼终于开始呈现败势,悍勇不再。只能说它太急了,若是继续和牧唐两人僵持,凭它的体能和耐力,绝对完胜牧唐和佟香玉。毕竟魂气士爆发魂气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无法持续太久,最终就算不死也必败无疑。

    随着牧唐又在它粗壮的咽喉捅出几个窟窿,丛林夜狼终于不敢的哀嚎一声——哀嚎声中都带着血,不甘的倒下了,巨大的身子压扁了两辆车,其中一辆还是货车。

    它还未死,只不过死已经是它必然的结局了。

    “妈呀,终于趴下了,哥都要累成狗了。”佟香玉气喘吁吁的说道,抹了一把汗,却只抹了一手的血渍。

    丛林夜狼的出血量相当的大,牧唐和佟香玉两人几乎都被血淋透了。这在普通人看来是非常恐怖的,可魂气士们却早已经习惯如常。

    “太可怕了,浑身都是血……”

    “嘘!你不要命了?说两句。”

    “这就是魂气士啊……”

    周围的普通人羡慕、嫉妒、恐惧的悄声嘀咕。

    对于魂气士,普通人的态度和想法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他们羡慕魂气士的强大力量,另一方面又恐惧他们的力量。他们崇拜魂气士的同时,却又排斥魂气士。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矛盾情绪,原因也是各种各样的,这是一个庞大的社会问题,非三言两语能说清,但简而言之就是四个字“阶级对立”!

    如果是魂气士是上层阶级,那普通人好无疑是是下层阶级,两者完全就尿不到一壶里。相安无事,互不干涉,各过各的,大概是最完美、理想的状态。

    不像北边的“沙俄帝国”,在新沙皇“韦葡京一世”的铁血统御下,普通人过的完全就是奴隶一般的日子……九州共和国民众一边在网上骂着国家如何如何的时候,心里却又庆幸“还好生在九州”。

    见到丛林夜狼倒下,景龙等人遥遥的朝牧唐拱拱手,便转身离去。随后,便有军方的基层军官上前和牧唐两人沟通。

    当牧唐打出“菁华学府”牌子,那基层军官便向他表达了一番谢意。问明白了牧唐两人的姓名和所在班级等基本信息之后,便让两人离去了。他还得收拾眼前这副烂摊子呢。

    在姗姗来迟的武警、援兵、交警等等公职人员的指挥下,停滞的车流再一次的动了起来。

    当牧唐两人所在的车子驶过2级丛林夜狼的时候,佟香玉苦恼道:“这可是一头2级魔兽呢,又可以卖好几百万啊。”牧唐道:“怎么,你还想从军方嘴里夺食不成?”

    那头2级魔兽虽然是牧唐两人杀的,可尸体却归军方所有,这是毋庸置疑的——你质疑也没用!别说他们这俩小菜鸟,就是观海舞、林空侗这样的也不敢轻易去莫军方的虎须。

    当车子饶过了那片战场,很快速度就提了上来,不多时车子就来到了重兵把守的城门口。由于菁华的两辆车都是“免检产品”,直接就给放行了。

    穿过厚度达到十米的城墙,一进入“苏申市”,便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灯红酒绿,高楼大厦林立,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两侧生意火爆的商店反应了这座城市的繁华锦绣。

    尤其现在是夏季,外头的靓女们穿着清凉的夏装,露肚脐的,包臀小短裤的,低胸的,一眼望去,只见炫彩霓虹中到处都是叫人眼花缭乱的“夏季美景”。

    墙壁内外,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晚八点过十三分。菁华学府的两辆车停在了“西顿国际大酒店”的vip停车场,又经由vip电梯直达vip住房区——总之,一切都是vip待遇。

    “这两间是你们的房间。你们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若我不来找你们,你们就好好休息。”打发了牧唐和佟香玉,观海舞就带着死人样的慕容嫣走了。

    等他们走远,牧唐遗憾道:“居然订了两个房间。”

    佟香玉道:“反正是学校花钱,不住白不住,住了更想住。这可是真正的五星级酒店啊。不和你说啦,哥要去洗澡,拜拜了您呐!”

    推门,关门,佟香玉嘀咕道:“还想哥跟你住一间,想太美,嘻!”然后她就被眼前奢华、精致的房间吸引了目光,各种家具设备应有尽有,顿时满眼亮晶晶的,激动的叫了起来:“哇!哇哇哇哇哇!赚了赚了。”

    三两下把自己脱光光,飞奔进了浴室,不一会儿就响起了欢快的哼歌:“我还洗澡皮肤好好,啦啦啦啦啦……”

    隔壁房间,牧唐也放好了热水,先把自己淋了一遍冲去身上的血渍,再舒舒服服的躺进了巨大的浴缸之中,呻.吟一声:“要是来个按摩的就更爽啦。”

    另一个房间,同是菁华精英学员的慕容嫣就没有牧唐和佟香玉那么好命了,她战战兢兢的杵在一边,听着观海舞和林空侗说着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两腿直打颤。

    “……我最后见到欧明,是他和另外四个势力一起围攻京都号。逃离了他们的追击之后,京都号就一路返回。至于欧明在那之后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这些一部分是我亲身经历,一部分是根据现有依据推断。至于如何向校里汇报,你来拿主意吧。”

    林空侗表面什么异样,可实际上心脏已经扑通扑通乱跳的厉害,他扭过头,看向慕容嫣。慕容嫣和他对了眼,差点就瘫倒在地,“来了来了,我该怎么说啊?圣母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然而林空侗却并没有询问慕容嫣什么,顿了几秒,沉声说道:“这事太大了,咱们谁都决定不了。你毕竟亲身经历了这一切。所以……如实汇报吧!”

    秦帝祖龙城啊!这事真的太大太大了,大到他根本兜不住。现在,就连“只有四个人回来”这件事都已经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如何应对“秦帝祖龙城”,以及它即将引爆的一切!

    “行,那就如实汇报。”

    如实?嘿嘿,既然林空侗将球体会给她观海舞,那怎么个“如实汇报”,还不是凭她一张嘴?

    *****

    ps:三更,求鲜花啦,各种啦~~谢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没有三更都没脸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