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龙墟 > 第03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03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噗通噗通噗通!

    落水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原来那个“藏宝库”的下方竟然有一条暗河。此时河流湍急,水势滔滔,众人一落入水里,就被汹涌的洪流卷走。

    不一会,突然一个声音叫了起来:“啊!水里有怪物……救……”话还没有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不用想也知道他的下场。

    好不容易钻出水面的幸存者们听到这声突然响起又戛然休止的叫声,心里顿时就发毛了。

    水里有怪物!?什么样的怪物?众人对此一无所知。只是这一刻,不管是京都大学还是菁华学府,每一个幸存者都感觉背脊冰冷,只觉得自己已经被水里的怪物盯上了。

    在求生**的刺激下,所有人都开始奋力的顺着河流的流向游了起来,只想着尽快的离开这条暗河。

    “不要……放开我……救……”

    “蛇!?是蛇怪!”

    “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接连又响起惨叫声,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声音戛然而止之后就再也没有响起。

    兴许是这条暗河并不长,又或者是水流太过湍急,过了大约两三分钟,幸存者们就看到了前方出现光亮,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大叫着,更加激动的划水,恨不能爸妈给自己多长一对翅膀翅,直接飞出去。

    终于,眼前豁然开朗,所有的幸存者都别冲出了暗河,凌空直坠而下。

    原来这条暗河的河口竟然位于高崖之上,汹涌而出的水流形成了一个瀑布,飞流直下。

    于是乎,这些幸存者们又“噗通噗通噗通”的坠入了水瀑下的水潭之中,又灌了一口鼻的水。

    一阵颠颠倒倒之后,牧唐从水流激荡的深潭里爬了出去,艰难的爬上岸。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经过这一番折腾,也是浑身疼痛,骨头架子都仿佛要散了。

    牧唐心里苦笑一声,这也算是拿命“演戏”了。

    喘了两口气,他就看到闻清舞从水里走了出来,水浸湿了她的校服,布料紧紧的念着肌肤,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呈现了出来,隐隐还能辨出她穿着的是黑色的罩罩。

    牧唐暗自啧啧,原来她穿的衣服比较宽松,遮挡了她的身材。此刻一看,却发现真个是极品,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一点也不含糊。

    只是,她的长发披散开来,脸都被遮去了大半,黑色的秀发黏在胸前,浑身湿漉漉的,就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水里钻出来的女鬼。

    闻清舞甩着头,将湿漉漉的头发甩到后面,水花飞溅,这个动作也是相当的有美感,就好像某洗发露的广告一般动人。

    牧唐当然不会盯着人家一直看,只扫了一眼,就将注意力放在其他人身上。

    王超峰从水潭里直接蹦了出来,落到了岸边,大声的喝道:“还能喘气的全都聚拢过来!”

    菁华学府的幸存者便走了过去。

    牧唐便故作艰难的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那柄随身携带的破刀就成了他的拐杖。

    闻清舞来到他的身边,问道:“你的腿怎么了?”

    牧唐咧着嘴,故作疼痛,“运气不好,掉到水潭里摔到脚了,估计是断了。不过也是圣母保佑,幸好不是脑袋着地。”

    此时闻清舞的衣服和头发都已经干了。区区湿身而已,只要用魂气一蒸就行了。

    闻清舞道:“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说着她从腰包里取出一粒药丸子递给牧唐,“吃了吧,这是‘同仁馆’的活血丹,药效不错。”

    牧唐感谢一声便笑纳了,装模作样的吃进肚子里。

    菁华学府的幸存者聚拢起来,结果竟然只有五个人,还包括了王超峰这个老师。

    与此同时,京都大学的幸存者也在另一边集合了,他们人更少,只有周黎,景龙,诸葛小智三个人。

    王超峰眼中凶光依旧,不,甚至要更加炽热,“闻清舞,事关菁华学府的声誉,你也是菁华学府的一员,应该明白决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到现在你还不愿动手吗?”

    话说,为什么王超峰自己不动手?

    因为之前在湍急水流里,他被两条蛇怪袭击,拼了全力才赚回一条性命,纵然战力尚存,可也消耗了大量的魂气,现在实在不是动手的最佳状态。

    此刻,王超峰心里甚至酝酿了一个毒计,让闻清舞去和京都大学的人厮杀,然后他再杀死闻清舞,嫁祸给京都大学,届时两校全面开战,自己做的这些“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当然,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得死!

    闻清舞眉头紧皱,眼神里透着一股犹豫和挣扎。

    对王超峰有股怨气自不用多说,可是他说的也没错,周黎队伍损失惨重,罪魁祸首可以说就是王超峰,可王超峰的后面却是菁华学府,京都大学又岂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两校闹起来,菁华学府受损的可就不仅仅是名誉了。

    王超峰突然看向牧唐,“还有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的同学为了捍卫菁华的名誉利益都拼上了性命,你又在干什么?别忘了你身上穿着菁华学府的精英校服!”

    成功,以及另外一个女生都看向牧唐,眼神残留着厮杀之后的凶狠,以及愤怒。

    成功怒道:“王师,我也去,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不要,我也要将他们永远的留在这里。”说着,他的眼睛看向牧唐和闻清舞。

    这时候,京都大学的三个幸存者直接就冲进了密林里,逃了。他们才不会傻傻的等着菁华学府的人杀上来呢。

    王超峰见了,怒喝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追!”

    闻清舞叹息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迈步而出,追了上去。牧唐目光一闪,也紧随其后。成功和另外一个女生对望一眼,也如影随形。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王超峰便喷出一口血,牙齿咬的咯咯响。

    他现在好恨,明明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偏偏出了这个大一个变故,大好局势毁于一旦,就好像老天都和他过不去一样。

    接连吞服了两颗“行军丸”和一颗“精血胶囊”,拥有三位数生命力的强悍肉身迅速的将能量和药效吸收,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面色就红润了一些,然后他看了一眼半空中的悬挂瀑布,恨恨的吐了口唾沫,也往周黎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他现在不做“渔翁”了,他要做“黄雀”,等“螳螂”吃了“蝉”,他就去吃“螳螂”——杀人灭口,毁尸灭迹,让真相去见鬼。

    此时,暴雨似乎早已经停了,现在是夕阳西下的时间,残阳如血,越过了这座巨大龙城的墙头射入废墟与丛林之中。从高处往下看的话,就会看到已经有一大片区域被巍峨城墙的阴影遮盖了。

    不过牧唐等人所在的这片区域依旧有如血的夕阳映照着。而他们崩塌的方向,正是落日之西,因为飞船就停靠在那边。

    牧唐等人在密林废墟之中飞奔追击。就在前头,三个身影在林中时隐时现。

    追着追着,牧唐突然对闻清舞道:“闻清舞,还有成功,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你们想不想听一下?”

    成功道:“现在没时间,以后再说。”

    牧唐叹息一声,道:“以后说啊?也可以,可就怕以后我没命说,你们也没命听了。”

    闻清舞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害怕我们打不过他们?这个你可以放心,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等下周黎由我对付,你们负责另外两个人。”

    牧唐道:“对付他们也许不难,可是,王老师未必会放过我们啊。”

    成功一听,便脱口而出:“你胡说八道什么?”

    牧唐忙向后看了一眼,然后瞪眼道:“说那么大声干什么?我就说说我的想法,信不信随便你们。”

    闻清舞秀气的眉头皱成一团,她冷静而理智的道:“你详细说说看。”

    牧唐道:“我们都心知肚明,这次和京都大学的人打起来,罪魁祸首就是王老师,是他见财起贪念,要灭了京都大学的人独吞财宝。在刚才那个密室里,他可以肆无忌惮。只要成功了,他就可以通过财宝来买通我们,而且大家又是一条船上的,他不会对我们不利。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出来了,京都大学三个最关键的人逃了。一旦事情败露,你们想想会怎么样?所以,王老师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止事情败露。而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所以我猜想,等我们解决了京都大学的人,他就要解决我们了。”

    那个不晓得叫啥的女生道:“不可能,牧唐你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王老师绝不是这样的人!”

    牧唐道:“我也不想这样想。可是咱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是王老师,会怎么做才能阻止事情败露,而又让自己绝对的放心?除了杀了知情者,我想不到第二种方法。就算我们向王老师发誓,绝不会泄露半点,可是王老师会相信我们吗?这可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的事情啊。换做是你们,你们会相信吗?”

    那女生怒目而视,道:“鬼才信你乱讲。姓牧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说王老师一个字坏坏,我慕容嫣第一个不放过你!”

    成功和闻清舞则没说话。

    牧唐一副光棍模样,“ok,我不说话了。但愿是我想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