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 > 第一百七三回 剩王八

第一百七三回 剩王八

    韩征见施清如对施家并不留情,虽然早猜道多半会这样,毕竟施家上下实在太恶心,就前几日,都还才恶心了她一回,她哪怕碍于血缘,自己做不到对他们赶尽杀绝,看他们咎由自取却应当是很乐意的。

    但没听她亲口这么说之前,依然不能放心,他总不能为打老鼠伤了玉瓶儿,——如今总算是可以放心了。

    因说道:“那我今晚便着人把那几封密信分头送给施延昌和常宁伯夫人去,明日两边应当都能上演大打出手的戏码了。不过施家小,又人少没规矩,一闹起来应当很快就能阖家尽知;常宁伯府却规矩大得多,就怕这样的丑事一出,常宁伯夫人会胳膊折在袖里,反替常宁伯遮掩,还是别把信直接送给常宁伯夫人了,还是让阖府都知道了,她最后才知道的好。”

    施清如没见过常宁伯夫人,但因她是张慕白的娘,天生对她生不出好感,自然也不会同情她此番的遭遇。

    只道:“总归督主看着办吧。呵,当初金氏便是因与人通奸而被沉塘的,两个儿子也是别人的种,施家白替别人养了近十年的儿子,如今又证实张氏也与人通奸,施迁一样不是施家的种,想必比之施延昌,施老太爷和施老太太的脸色会更精彩!”

    以往她还觉着老天爷不开眼,迟迟不肯降下报应给作恶之人,如今方知道,原来老天爷早就已降下报应了,只不过她至今才知道而已,还真是有够令人惊喜与痛快!

    韩征多体贴的人啊,闻言立刻道:“放心,我让小杜子亲自办这事儿去,从头到尾都亲眼见证,回头才好一字不漏学给你听一遍,你回头也好学给伯母听去,以告慰她于九泉之下。”

    施清如笑起来,“那我可就等着了,肯定会很精彩。”

    想必她娘泉下有知,也一定会觉着解气与痛快的。

    次日一直睡到交午时,又在书房一夜宿醉的施延昌才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只觉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痛,喉咙也干得快冒烟儿了。

    然而接连叫了好几声:“来人,老爷我要喝水,快来人——”,都没有任何人进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强忍头晕与恶心,从榻上爬起来,摇摇晃晃走到了桌前,打算先喝点水,待自己缓过来后,再找下人……哦,不,是找张氏的麻烦去。

    因为就在日前,张氏已把施家除了她自己陪嫁以外的所有下人,都卖光了,以致偌大一个家里,如今就只十几个下人,当真是处处都缺人手,他不找她这个主母的麻烦,倒要找谁的麻烦去?

    却不想桌上的茶壶里竟然一滴水也没有,施延昌喉咙干痛,太阳穴也更痛了之下,心里的火气也更大了,连外裳都顾不得披一件,便往门口冲去。

    张氏实在太过分了,他就算丢了官,功名却还在,只要好生费心打点,还是大有希望再授官的,她至于那么斤斤计较,打着‘节省开支’的旗号,把下人都卖光,让他和他爹娘兄弟的生活水平都一落千丈吗?

    她那么多嫁妆,给自己的丈夫和公婆小叔子花用一点怎么了,当年祝氏嫁妆连她的一半儿都没有,尚且一直养着他们全家人呢……

    施延昌的脚步在他猛地拉开了门后,忽然顿住了。

    因为他忽然看到,地上有几张纸,乍一看上面还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儿,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在好奇与疑惑的驱使时,他弯腰捡起了那几张纸,然后看起最上面那一张上写的字来,开头便是:“卿卿窈娘见字如晤:自前日一别,吾心甚念……”

    字迹十分的熟悉,赫然是他大舅子常宁伯的笔迹,‘窈娘’则是张氏的闺名,可他大舅子怎么会给他老婆写这样的信,他们可是兄妹,一定是自己弄错了,一定是的!

    施延昌如遭雷击,脑子已是乱了,几乎一目十行的看起接下来的内容来,看完了一页,忙又看下一页。

    这一次却是张氏的笔迹了,除了有与常宁伯那一页一样一些露骨的**话以外,张氏在信中还提到了施宝如和施迁,说怕两个孩子久不见生父,感情会生疏,所以打算不日带了姐弟两个回伯府去小住,让常宁伯看着安排。

    再下一封信,仍是张氏的笔迹,对常宁伯那如火的思念,简直溢于笔端,是施延昌完全想象不到的,在他心里,张氏从来都是端庄自持自矜的,万万没想到,她还会有那样放荡的一面……

    再再下一封信,又是常宁伯的了,没有别的内容,只有一首不堪入目的淫诗:“可怜睡龙猛惊醒,却无洞穴暂栖身……”

    施延昌脑子嗡嗡作响,近乎是自虐般的看完了所有的信一遍不算。

    随即又从新开始,一页一页又看了一遍,才不得不麻木的接受了摆在眼前的残酷事实:他的老婆与他的大舅子,早就勾搭成奸了,且给他戴了多年的绿帽子不算,连一双儿女,都不是他的,他白白当了这么多年的剩王八,白白给他的大舅子养了这么多年的野种!

    至于他们是几时勾搭成奸的,也不用问了,必是在贱人嫁给他之前,便已恋奸情热,珠胎暗结了,所以才忙忙找了他这个冤大头来接手,以免贱人肚子大起来后,遮掩不住,身败名裂。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真是把他算计得明明白白啊!

    施延昌忽然拿好信纸,便大步往张氏的正院走去,离张氏的院子越近,他的脑子反倒越清醒了。

    那些信纸一看就不是同一时期的,张氏应当是不敢都收起来,以免天长日久露了马脚的,所以她手里的,应当都是看过就处理掉了的,那这些信纸的出处,势必就是常宁伯那儿了。

    可这些东西便是常宁伯在自己家里,势必也会收得很隐秘,怎么会平白无故跑到了他书房来?

    那肯定是有人安排的,旨在挑起他的愤怒,让施家和常宁伯府两败俱伤,甚至连那个人是谁,施延昌都据这神不知人不觉的路数,心里大致有谱了,他这些日子是因自暴自弃颓得快废了,却还没傻。

    然就算知道是有人存心算计,居心不良,他依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怒火和愤恨。

    他今儿不要了贱人的命,不要了两个贱种的命,他再不活着!

    施延昌就这样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正院,冲进了张氏的正屋。

    张氏正与林妈妈收拾东西,且主仆两个收拾东西不是一日两日了,事实上,正院几乎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早已让林妈妈带了人,悄悄儿转移到了张氏新买好的一所宅子里去。

    等过几日所有东西都搬完后,张氏便会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搬到新宅子那边了,那些所谓被她‘全卖光了’的下人,也早转移到了那边去。

    至于这边的旧宅子,反正房契一直在张氏手里,她打算过一阵子,便把宅子给低价卖了。

    届时施家人都无家可归后,又找不到他们母子,除了回桃溪去,别无他法。

    而回桃溪天高水远的,谁就能担保路上不出个什么“意外”呢?

    等施家人除了施兰如以外,都死绝了,她再替他们发了丧,自此便可以安心当自己的寡妇,安心抚养一双儿女,待将来儿女都有了出息后,自然好日子都在后头。

    所以连日来张氏都没再管过施延昌和施家人,由得他们想怎么闹腾就怎么闹腾,终归都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少时间了。

    何况因为施延昌丢了官,心情糟糕到了极点,施老太爷和施老太太都不敢触儿子的霉头,又想着将来他要起复,只怕少不得常宁伯府出力,自然不敢再跟以前似的没脸没皮豁出去,是以施家连日来其实都还算得上清净。

    而张氏想到真正清净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心里那口一直梗着的郁气,总算稍稍顺畅了几分。

    不想就见施延昌衣衫不整,面红脖子粗,满身酒气的进来了,张氏立时满心的厌恶,冷冷道:“老爷来干什么?我这儿正忙着,老爷还是别处去吧,来人,送老爷出去!”

    既然施清如那小贱人已是彻底六亲不认,指望不上了,那她自然也不必委屈自己再忍受眼前这个除了吃软饭,什么本事都没有,还无情无义无耻的渣滓!

    林妈妈也早对施延昌厌恶至极,给……提鞋都不配的东西,当年她家太太真是瞎了眼!

    忙招呼外面的下人:“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进来好生送了老爷出去……”

    话没说完,就听得施延昌已冷冷道:“你们主仆不怕贱人的奸情弄得人尽皆知,就只管让所有人都进来便是,反正下贱淫荡的人又不是我,与奸夫生下野种的人也不是我,我是苦主,有什么可怕的!”

    张氏与林妈妈不等他把话说完,已赫然都是大惊失色,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脑子里不约而同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她们最大的秘密终于还是曝光了!

    施延昌见张氏与林妈妈瞬间白了脸,满脸都是被戳穿谎言后的心虚与慌张,本就怒火中烧,这下更是怒火万丈。

    难怪林妈妈从来不尊重他,因为在她心里,他压根儿就不是张氏真正的丈夫,不是张氏儿女真正的父亲,不是她的男主子,她自然犯不着尊重他!

    施延昌越想越想,上前便猛地给了张氏一记耳光,“贱人!连自己的大哥都能勾搭,还与自己的大哥生下了一双野种,连禽兽都做不出这样恶心的事儿来,你们却做了,还一做就是这么多年,你们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喘了一口气,冷笑继续骂道:“你就那么下贱,那么淫荡吗?当初你前头那个死鬼才死了多久啊,你就耐不住寂寞,等不及要爬男人的床,甚至是自己的大哥也在所不惜,你怎么就那么贱呢?还是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早在你初嫁之前,就已经勾搭成奸了,你前头那个死鬼也跟我一样,是个冤大头,陈嬿其实也是你们这对狗男女的野种?你们这对狗男女可真是贱出天际了!”

    张氏被打得半边脸火辣辣的痛,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带着一双儿女搬出去了,自然不愿在这最后的关头功亏一篑。

    这样的事儿一旦曝光,她和大哥势必都将身败名裂,那她的儿女们以后可要靠哪个去?

    惟今之计,只能咬死不承认了……想着,忙捂着脸看向林妈妈,冲她几不可见使了个眼色。

    林妈妈的想法与张氏一样,惟今只能咬死牙关不承认了,只要她们不承认,老爷又没有真凭实据,自然奈何不得她们了。

    因忙上前挡在了张氏之前,怒声道:“老爷这是做什么,昨儿喝的酒还没醒吗?又是动手打太太,又是胡说八道的,我看老爷不止是醉得不轻,是压根儿就把脑子醉坏了吧?这次便罢了,太太体谅您才丢了官,心情不好,就不与您计较了,要是再有下一次,您可就别怪太太不念多年的夫妻情分了,还请老爷即刻出去!”

    施延昌见林妈妈还敢替张氏狡辩,怒极反笑,“我到底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很清楚,贱人心里更清楚!还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呢,主仆两个都一样的巧舌如簧,睁着眼睛说瞎话,真以为你们咬死了不承认,我便会信你们,便奈何不得你们了吗?两个野种可就在这院子里呢,到底是谁的种,一验便知,岂容你们抵赖!”

    林妈妈想到住在东西厢房的施宝如与施迁,惟恐正房动静大了,会惊动了姐弟两个,让他们受到惊吓。

    忙压低了声音:“老爷为什么忽然就胡说八道起来?可是听说了什么浑话?好歹老爷也学富五车,年纪也这么大了,怎么竟连基本的甄别能力都没有?伯爷可是太太的亲兄长,太太即便真对您不忠,也不可能与自己的亲兄长……,那可是**,是有违人伦纲常的,太太和伯爷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何况太太自嫁给您以来,从来都对您、对这个家掏心掏肺,要不是有太太,您之前也不能做到五品,也不能有这么多年的好日子过啊,如今您却往太太身上泼这样的脏水,还动手打她,您的良心都被……给吃了吗?”

    总归只要她们咬死了不承认,老爷便什么法子都没有。

    他如今丢了官,是既没人脉又没银子,唯一的指望也就是伯府和伯爷了,他但凡还想要起复,都得捧着让着太太,难道还真敢怎么样不成!

    施延昌却是越发愤怒了,冷声道:“原来贱人还知道那是她的亲兄长,你这老刁奴也还知道他们是**呢?明知道是**,还能一乱这么多年,还生下贱种来,如今事败了,也是毫不知错,竟还妄图倒打一耙,我真没见过像你们主仆这么下贱龌龊的人,简直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林妈妈见施延昌毫不示弱,继续道:“老爷还请慎言,须知‘恶言一句六月寒’,太太这些年到底对您如何,对这个家如何,别人不知道,你自己心里还不知道吗?那真是只差为您、为这个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便是老太爷老太太进京后,那般的过分,太太看在老爷的面子上,照样忍了下来,尽足了为人妻、为人媳的本分。您却因为不知道打哪里听了几句浑话,就来质疑太太,往自己妻子身上泼这样的脏水,您到底是在恶心谁呢?就为了恶心太太,您连自己一并跟着恶心也在所不惜么?”

    顿了顿,“我活了这么大,也真是第一次见到老爷这样上赶着要往自己妻子头上扣屎盆子,上赶着要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的男人,还真是大开了眼界!老爷就不怕哥儿姐儿以后长大了,知道了今日的事,会心寒,会恨您这个父亲吗?”

    施延昌不想林妈妈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敢拿两个野种出来妄图打动他,直如火上浇油般,整个人都炸了。

    飞起一脚便踹得林妈妈倒在了地上,才怒喝道:“我他妈上赶着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妈的,谁平白无故会这么做,会这样恶心自己?你这老刁奴,还敢拿两个野种来压我,真拿我当傻子冤大头是不是?当初那野种小丫头可是七月就早产的,如今想来,什么狗屁早产,分明就不是老子的种!可恨老子傻透了,蠢透了,竟被你们糊弄了这么多年!”

    当年施宝如刚出生时,若真是早产的,就该比足月的孩子小得多,也弱得多才是,可她当时分明跟足月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可笑他当时仍沉浸在娶了伯府千金,眼看就要飞黄腾达了的喜幸里,虽曾小小的怀疑过,毕竟他此前已当过一次父亲了,却让张氏一说:“每家的孩子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视之,再说老爷又见过几个刚出生的孩子呢?”,也就忘到了脑后去,——他真是愚蠢到家了,活该当这么多年的冤大头!

    林妈妈被施延昌盛怒之下一踹,痛得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也说不出话来了。

    张氏无法,只得自己亲自对抗施延昌了,冷冷道:“老爷今日真是好大的威风,这是在外面再没有威风的机会和底气了,所以在家里便变本加厉么?我知道老爷心里想什么。前番老太爷老太太便一直撺掇老爷休了我,好霸占我的嫁妆,谁曾想我与前头祝氏不一样,不肯任你们拿捏,也有娘家可倚靠,只肯接受和离,让你们的奸计只能落空。你们便又想出了往我头上扣屎盆子的恶毒招数来,以达到霸占我嫁妆的目的,还真是为了钱财,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做得出来呢!”

    “我如今只恨当初自己瞎了眼,这些年的掏心掏肺更是为了狗!不但我自己的掏心掏肺喂了狗,还累得我大哥和娘家也被你这样污蔑诋毁,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要不是我大哥,要不是伯府,凭你区区一个同进士,你以为你能三十多岁就做到从五品吗?那都是我大哥用银子和多年的人脉脸面去替你砸出来,都是我陪着笑脸苦苦哀求我大哥和母亲,才为你求来的,结果你就是这样报答我,报答我大哥的!”

    “不过也是,能做得出隐瞒妻儿,停妻再娶,甚至毒死自己原配这样无情无耻之事来的人,忘恩负义惯了的人,如今再忘恩负义一次,再倒打一耙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本来你们一家子就从根子上都烂透了,自上而下没一个好东西,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施延昌让张氏一席连珠带炮似的话气得头顶直冒烟。

    因为太气,虽有满腹的话要说,一时间竟然说不出来了,惟有涨红着脸,大口大口的剧烈喘气。

    张氏眼见自己一击便逼退了敌人一大步,再接再厉又道:“既然你们姓施的一家子已经恶毒到这个地步,我也不能再自欺欺人,粉饰太平下去了,和离!施延昌,我要跟你和离,便是闹到官府,我也一定要和离!我要让你们一分我的银子都得不着,我还要给我的儿女改姓张,让他们与你们施家这辈子都再没有任何关系,如此也算是如了你非要往我头上扣屎盆子,非要怀疑自己亲生儿女是野种的愿,你满意了吗?”

    如今秘密既已败露了,自然不能再拖时间了。

    她必须立刻带了两个孩子搬出去,哪怕以后顶着‘二嫁竟也和离了’的名声,肯定比顶着‘苦命寡妇,连死两任丈夫,当真是命不好’的名声日子要艰难得多,也总比事情闹开了,要么她和大哥都身败名裂;要么就只能受施延昌这个无耻之徒一辈子要挟折辱,最后指不定还会被他弄死了他们母子三人强得多。

    反正她也不打算三嫁了,名声好一点坏一点其实也没太大区别,权当是两害相较取其轻了!

    施延昌终于抖着唇能开口了,“贱人,你想和离,还想带走两个野种,光明正大的全身而退,简直就是想得美!我哪怕与你们同归于尽,也绝不会让你如愿!你也别再妄图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铁证如山,岂容你抵赖!”

    说完自袖里抽出那几封信,劈头盖脸朝张氏扔了过去。

    张氏一开始还不明所以,但冷笑着接过信纸才一扫,已是遽然色变。

    这些信纸怎么竟、竟会落到了施延昌手里?它们不是早就该被大哥烧毁了吗?

    哦,不对,她是曾无数次耳提面命让大哥一定要把二人往来的信件全部都毁尸灭迹,可大哥却每每都当面儿答应得好好的,一转头就给抛到了脑后去,每次都是‘你给我写的信我如何舍得烧,一封都舍不得啊,都想留下来,在看不到你,又想你的时候聊以慰藉,这也不行吗?’,还再四保证,一定会把那些信都收得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找不到,让她只管安心便是。

    她说的次数多了,自己也疲了,又见一直以来的确什么事儿都没有,也就懒得再说了。

    甚至后来常宁伯让人特地来讨要他回给她的那些信,说都要好好保存起来,那可都是他们之间‘美好情谊的见证’,她觉得横竖都不会被人发现,这也是他们之间一种特有的小情趣,她亦基本都给了他。

    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些信竟然还是曝了光,且还落到了施延昌手里,当初她可真不该对大哥听之任之,更不该后来也跟着他一起胡闹,就该小心驶得万年船,把那些信都毁了,也让他毁了,不就不会有今日的祸事了?

    然而如今就算说得再多,就算悔青了肠子,也已经迟了!

    问题这些信的确都是她和大哥的笔迹,且只看信纸和笔迹的新旧程度,便能确定这些信的跨度经年累月,根本不可能往人为造假陷害上推,谁会平白无故花这么多年的时间来布局,就为了陷害她呢?

    别说她了,连大哥也没重要到那个地步,甚至连这样强大的对手大哥都没有,常宁伯府在京城早已连被人当对手都懒得了!

    何况信上的内容根本不是编得出来的,是都真实发生过、真实存在的,只要略一细查,便什么都一清二楚了,又岂是她咬死了不承认,就抵赖得了的?

    这下可该怎么办……

    施延昌见张氏没被打的那半张脸白一阵青一阵的,再不复方才的镇定自若,理直气壮,心里那口气终于稍稍顺畅了几分,冷笑道:“贱人,这下你总抵赖不了了吧?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平日在老子面前,装得一副贞洁烈女样儿,谁知道在自己的亲哥奸夫面前却是那般的淫荡龌龊,怎么着,是你的亲大哥更能满足你,还是与自己亲大哥偷情的快感胜过一切?真是妓院最下贱的妓女都没你下贱淫荡!”

    张氏任他辱骂,就当没听见一般,心里已是方寸大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惟余满心的悔恨,要是当初她和大哥没有……可这世上哪来的后悔药?

    当年张氏刚守寡回到常宁伯府后,其实并没急着再嫁的,打算好歹等陈嬿长大些后再看,若陈嬿能有出息,得嫁高门,她甚至不再嫁了,也不是不可以,横竖嫂子厚道,她手里也有产有钱,日子也不是过不下去。

    虞夫人那时候也的确待张氏和陈嬿不差,但凡自己和张云蓉有的东西,都不会少了她们母女一份,还时不时的敲打下人,不许下人对姑太太和表小姐有半点不敬不恭。

    反倒是常宁伯当大哥的,对庶妹和外甥女儿还没有妻子上心。

    是有一次常宁伯太夫人病了,张氏夜间侍疾,常宁伯忽然去看望母亲,瞧见了猝不及避,衣裳有些凌乱,因而露出了一大截脖子和一小片胸脯的张氏,发现自己这个庶妹姿色虽平平,一身皮肉倒是难得的白难得的莹润,竟比二八少女都不差什么。

    自那之后,常宁伯才对张氏母女好起来的。

    却是一直找不到比张氏一身皮肉更让他动心的女人,得不到的又总是最好的,以致心里那见不得人的**越来越强烈,终于在不久后的某一日,战胜了理智与人伦纲常。

    张氏至今都还记得那一日是自己嫡母的寿辰,虽不是整生,府里内外也摆了二三十桌酒,搭了一台戏,很是热闹。

    她奉承应酬了嫡母和众家夫人一回,又陪着喝了几杯酒后,不胜酒力,且到底是寡居的身份,那时候陈嬿也还没出孝,她不好在酒席上多待,以免冲撞了,便带着女儿,先回了母女两个的居处。

    谁知道稍后便有常宁伯太夫人屋里的一个丫头来请她,说太夫人让姑太太去前边儿帮着找一样东西。

    张氏不疑有他,安顿好女儿后,便去了前面嫡母的屋子,她就住在常宁伯太夫人院子的后罩房,去前面自然方便,也不用带丫头婆子什么的。

    不想她刚进了嫡母的屋子,门便从外面被人关上了,她意识到不对正要叫人,嘴又被人从后面捂住了,随即一张满是酒气的嘴便落到了她的后颈和耳朵上,那人嘴里还叫着:“好妹妹,真是想死哥哥了……”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