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大唐好伙计 >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反常的老铁

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反常的老铁

    这一下轮到纪渊等人惊到快要掉了下巴,他们惊讶的并不是铁无私的突然出现,而是因为今日的铁无私的装扮。

    平时铁无私一直都是穿着京兆府的官服,不修边幅,但是今日却经过精心打扮,一袭金边长衫,腰间系着一个银质腰带,挂着一枚质地光滑的玉佩,很是讲究。而且发警和脸面都经过打理,显得平滑整洁,看起来竟然有点儒雅之感,少了几分猥琐之气。

    孔若果然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道:“你……你是老铁?”

    铁无私冷哼了一声:“叫我铁神捕!”

    孔若还是不敢相信,从头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嘴里还嘟囔道:“你真是老铁?你怎么……变样子了?”

    铁无私不耐烦道:“哪里变样子了,我不是一直都这么英俊潇洒吗?”

    孔若点了点头,一脸肯定道:“嗯,是没有以前丑了。”

    “喂喂喂,怎么说话的,我不就是没有你家纪渊好看吗?你至于这么违心说话。”铁无私强烈地不满起来。

    林英和纪渊并肩而立,纪渊说道:“林英,你最近是不是对老铁他们管得太严了,这老铁怎么精神都不正常了。”

    林英注视着铁无私,突然说道:“这身打扮不错,你可以向他学学。”

    “咦,你什么意思,你难道嫌弃我的品味还不如老铁。”一旁的孙宁不禁多看了铁无私两眼。

    那瘦子被抓住了之后,却大声嚷嚷道:“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可是良民啊?”

    孔若怒道:“那你干嘛要跑?”

    瘦子指着那富家公子哥,依旧嘴硬道:“我看这公子哥刚才挨了打,毕竟我告诉她老板娘长得美,我怕他迁怒于我,当然要跑了。”

    富家公子哥大怒道:“混蛋,明明是你偷了别人的东西,然后栽赃给我,你现在还想狡辩?”

    “我哪里偷了,正所谓捉贼捉脏,捉奸捉双,刚才大家也看到了,那些人丢得钱包都在你身上,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瘦子一双眼珠滴溜溜地转着,显然他知道纪渊等人没有证据,便有恃无恐起来。

    铁无私大怒道:“宋三,别人不知道你,我可是知道你的底细,你早年不就是地痞混混,平时就是靠偷鸡摸狗过日子,后来金盆洗手了,做起了正经买卖,没有想到你最近竟然又干起来老本行啊。”

    被铁无私揭露身份的宋三不禁微微一怔,但是随即马上又开始狡辩起来:“大人,你不能因为我以前做过贼,就怀疑我啊,那我还没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了吗?”

    “没有了,你这个狗改不掉吃屎的家伙!”说着,那吴能“嘭”地一声将宋三一脚踹倒在地,接着就是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京兆府这边没有证据抓宋三,正想着如何让他吃点苦头,这个时候见吴能暴揍宋三,自然是乐见其成,于是铁无私只象征性地喊了句:“哎哎哎,不能打人啊。”但是却丝毫不上前阻拦,反而在一边默默看戏。

    这吴能刚才揍富家公子哥的时候,就看出来会几下子,现在揍起瘦弱的宋三,更是得心应手,转眼就把宋三揍得鼻青眼肿,甚至都打出血来了。直到一柱香时间后,京兆府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把人拦下来。

    吴能似乎还不过瘾,依旧骂骂咧咧道:“这次算便宜你了,你下次再敢来这仙露阁,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宋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离开之前,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吴能,满脸的怨毒,但是吴能却一脸的蛮不在乎。

    这抓小偷的事情算是圆满结束了,仙露阁的老板赵羽携老板娘阮红语上前道谢,纪渊这时才看清楚阮红语的容貌,果然人如其名,无论美貌和气质竟然都不输孙宁,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难怪大家都夸漂亮。

    阮红语见众人丝毫不怯,反而落落大方,赵羽为了表示感谢,非要请众人吃一顿午饭,林英当然婉拒了,最后还是老板娘阮红语给每人准备了一盒茶叶,林英勉强收了下来。

    不过让纪渊感到奇怪的是,赵羽夫妇对京兆府百般感谢,却把吴能晾在一边,要知道原本报官的就是吴能,而且吴能似乎也习惯了,竟然没有丝毫异议,只是坐在一边喝茶,一边赏心悦目地注视着阮红语。

    然而让纪渊更加惊奇的是,铁无私竟然也有意无意地看向阮红语,而且他接过阮红语给他的茶叶的时候,竟然还有点面红耳赤。

    在回去的路上,纪渊轻声问林英:“老铁今日的打扮,是你们故意安排的吗?”

    林英看着铁无私的背影,摇了摇头道:“他这几天休假。”

    林英的意思很明显,显然不是他安排的,是铁无私自己的行为。

    纪渊马上追上铁无私,一把搂住他低声说道:“老铁,你今天的行为很不正常啊!”

    铁无私马上推开他:“去去去,哪里不正常了,我难道不能喝杯茶听听曲吗?”

    纪渊嘻嘻笑道:“可是你平时消费的地方要么是我们清风楼,要么就去青楼,什么时候你这么有内涵了,跑到仙露阁里去听阳春白雪?”

    铁无私心虚道:“老子一直都很有内涵的好不好。”

    “不对,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纪渊坏笑地看着铁无私,“看不出来,原来老铁你好这一口,喜欢有妇之夫。”

    “胡说八道!”铁无私逃也似地溜走了。

    纪渊看着铁无私的背影,哈哈大笑道:“老铁呀老铁,你这也太迟钝了,现在都已经秋天了,你却才开始怀春!”

    ……

    三日之后,铁无私带着一众京兆府捕快,在长安城西郊巡逻,眼看天就要黑了,众人正准备打道回府,天却突然下起雨来。

    众人赶忙找地方躲雨,所幸不远处就有一个荒废的破庙,众人赶忙蜂拥而入。谁知众人刚冲进破庙,里面却突然蹿出一个人来,和铁无私撞了个满怀。

    铁无私嚷嚷道:“瞎了你的狗眼了吗,连本神捕都敢撞!”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捂着头,不让人看清自己的容貌,然后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大雨里,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铁无私看着那人的背影,似乎觉得有点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了。

    这时雨越下越大,铁无私也无暇细想,赶忙奔进庙里躲雨。

    谁知众人一进寺庙,马上一阵惊呼,只见那废弃的寺庙当中,赫然站着一个人,那人被绑在寺庙废弃的石像之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这时一道炸雷响起,伴随着一道闪电闪过,众人才发现那被绑之人,竟然没有头,脖颈之处鲜血淋漓,那人的头竟然已经被人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