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逐尘录 > 六八下

六八下

    已然到了跟前,这金沙滩周围搁浅了数十条船儿,那船上已然没了人,大都冲到岸上去决一雌雄了!船身上的血水仍是流个不停,海水也被染成了鲜红,不过,还是很快被大海吸收了去,最终血水在那船身之上凝固,而海面之上,又只剩下蔚蓝!

    虽然已过了下午,可那金沙滩仍如它的名儿那般,全都透着股金色,上边人影晃动,互相砍杀,刀剑乱舞飞腾,与这一片金黄格格不入!除了还在打斗的,仍有不少横躺在沙土之上,此生已然了结,这一世到了尽头!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死在这片静土之上,也是一种幸运吧!

    两船靠近过来没等船身停稳,冯劲便跃入了水中,小乙当然也不会落后,紧跟着飞身下去,当然,其余人等也并未落后太多。众人也算是同时跳下,踏着水花奔向岸边!那船上除了白青童陆之外,还有两人守住阮大猪和阮二狗,以防他们趁机溜走,或是对白青童陆产生威胁!

    冯劲大喝一声,

    “兄弟们,杀,杀!”

    由此一声,这来援的二十位汉子也都红了双眼,手中武器握得极紧,便要向着敌人发起致命一击!

    这沙土之上乱斗一气,混乱至极,双方实力相当,没有哪一方能占得便宜,场面异常焦灼。可小乙等人上来,局势立马变得不同!他们从一侧突击过去,在局部形成了以多打少的局面,双方实力本在伯仲之间,以少敌多,哪有不输之理!小乙没使全力,只因身子尚未痊愈,而且此时情形,也无须用上太多气力!小乙心头大喜,遇上那阮氏兄弟二人,果真是有如神助!胜势蔓延开来,对方也是有所察觉,只听得有人大喊“撤退”,这四处的敌人忙着摆脱此时对手,往一处大石聚了过去。他们退走快捷无比,想来平日也是训练有素之辈,能与这黄大人培养出来的精壮斗得齐股相当的,当然也不会是等闲之辈。所以,此时虽是局势占优,却仍是不可大意!

    “哥,哥,你怎么来了!”

    这声音好不熟悉,小乙往侧方一看,那人满身是血,从人群之中穿梭过来。呵,冯劲的预感实在灵验,这可不就是他的兄弟冯韧么!没想到,这么容易便将他找到了,还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助了他们一臂之力!

    冯劲也看到了他兄弟,可他只看了一眼,便又专注于退走的敌人。小乙往那方招手,大喊一声,

    “冯韧大哥,好久不见啊!”

    冯韧已然到了跟前,他光着身子,身上十来处血口,仍是不住冒着鲜血。除了这些伤口,仍有几片通红,不似被血染红,却似是被太阳晒伤那般!

    冯韧见他大哥不理他,于是过来招呼小乙,

    “小乙兄弟,你怎么也来了!”

    小乙笑着回他,

    “此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把这些家伙收拾干净后,再慢慢说于你听!”

    冯韧点头,回道,

    “若不是小乙兄弟,我们可是要被他们拖住,谁胜谁负,实在说不清楚!”

    小乙问他

    “冯韧大哥,这些果真是三佛齐国之人?”

    冯韧有些吃惊,回问他道,

    “哎,你怎知晓的?!”

    小乙笑笑,回他,

    “我们抓了两人,他们老远见着,便说这是三佛齐国的海军!这么说,他二人倒是没有说慌!冯韧大哥,你们又会与他们打了起来?!”

    冯韧道,

    “谁知道呢,我们本是追击凶徒,可绕到了这一带,却是再见不着人影!每次想要撤退,可对手却又像是知晓了一切,又现身与我们对峙。我们一追,他们便跑,我们停下,他们又来骚扰。如此这般,在这一片海域之中,已然待了三日有余!这不,今日早间,与这一伙人马正面碰上,便打了起来!三佛齐国曾经向我大宋示好,双方也是有过盟约,可今日之事,是他们动手在先,可是怪不得我们!”

    小乙道,

    “这可奇了,你们又无深敌大恨,为何招招拼命,非要致敌人于死地方才能够罢手!”

    冯韧回道,

    “谁知道呢!不过,他们既然要来较量,那我们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小乙想了想,又道,

    “也许,是那国师捣的鬼!”

    冯韧笑笑,脸上血渍已干,落下些血灰下来,他开口回话,

    “也许吧,听说那国师诡诈无比,手段凶残,养了一大批忠心死士,没准就是这些位了!”

    说到死士,小乙心头咯噔一下,可他再看那边,又不像之前遇着的那些。也是,如果是那些人在,冯韧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胜算!

    正想着,旁边始终一言不发的冯劲总算是开了口,道,

    “与我们为敌,可有什么好处?!”

    小乙笑道,

    “我还以为你见了兄弟,激动得不会讲话了!”

    冯韧慢慢过来冯劲这边,这才轻声说来,

    “哥,不是让你好生养伤,你怎的又带人过来了!”

    冯劲说完那一句,又是沉默下来,哎,还是让小乙来解释吧!小乙三言两语解释完毕,冯韧也是明白了大概,只道,

    “原来如此,哎,没了黄大人,这南疆之地,怕是又要再乱了!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小乙兄弟,我看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叫你们如此迅速寻到我们!待咱们料理好这一切,定要好生感谢小乙兄弟的恩情!”

    小乙连忙摆手,他转而看向已然聚集到那处大石的对头,笑道,

    “冯韧大哥,他们缩在那边,可是不好对付啊!”

    谁都清楚,若是他们聚到一处,互为依托,攻守轮换得当的话,便很难被人攻破。除非你有强有力的远程杀伤武器,则是另当别论,可现如今,大家都是短兵在手,此时呈那对峙状态,双方已然无法更进一步!大石之后有一小片空地,然后周围皆便是海水,他们挤在那处,摆出了防守阵型!那大石将两队人马划分开来,在这一片金沙之中,倒是显得十分醒目!

    冯韧道,

    “我们所带食物和水,昨日便都见了底,若是再拖下去,对我们很是不利!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即便多有损伤,那也是值得的!”

    小乙正欲说话,却是听着身后有人大吼,这声音当然是再熟悉不过,不是那好事的童陆,又是谁人!只听他道,

    “小乙哥,你看远处,看远处,又有好多船来!”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对头身上,哪会看外边有何动静!今日说来也怪,海面之上升起极浓的水汽,也不知是因这太阳太过猛烈,这海水蒸腾,才会有此景象!此时见着那些船来,小乙也是明白,两者之间的距离已是不远了!冯家兄弟看了那船,也是同时皱起眉头,说来也怪,这时看来,倒是像对真兄弟了!

    小乙问道,

    “也不知是敌是友?!”

    冯韧正欲回话,可后边童陆已是大喊出声,

    “小乙哥,那边是三佛国的救兵,咱们快些速战速决,莫要再有耽搁了!实在不行,咱们上船逃吧!”

    童陆说这丧气话,谁人听了都不会觉得舒服!可小乙明白,他正是利用这一点,想要鼓舞已方势气!

    小乙道,

    “两位冯大哥,我看这三佛国可是铁了心要与我大宋交恶,咱们也不必再手下留情了!”

    冯韧认真点头,可他此时却反倒是犹豫了,

    “小乙兄弟,大哥,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大对劲!你看这三佛国派了这许多军队过来,难道此行目的,就只是要对付我们不成?!”

    也是,这三佛国离大宋国极远,相互之间并不会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当然没有必要交恶,这对谁都不会有好处!

    小乙道,

    “若是下不了决心,那咱们便快些撤走,免得到时腹背受敌,进退两难!”

    冯劲开口说话,

    “对,听海神大人的,我们一路过来,也都是按他的想来行事!他既然这么说了,咱们跟着做,准是没错!”

    这冯劲怎么也叫“海神大人”叫上瘾了,冯韧一脸无辜,好长时间方才明白过来!他闭上眼来,道,

    “好,好,咱们先上船避开风头再说!”

    冯劲冲入人群之中,把手中带血的长剑高举起来,大声喊道,

    “收!”

    他只说了一个收字,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图,虽然不解,但这军令如山,也是没有一人拒绝执行!前方二十余人与敌人对峙,后方人等慢慢退走。可对方一见他们退去,也是立时冲了上来,短兵相接,谁人退缩,那便要吃大亏。所以,那前方众人又如何能够脱得开身,只得拼死迎击上去!后方队伍虽然撤退出去,可一见同伴被对手缠住,却又不忍离开,更是放慢了脚步!

    小乙见着一人被对方砍到了脖颈,血水喷得老高,紧接着,又是一刀砍在头顶之上,再一刀捅入了腹部,拔出之时,已然流不出什么血来!死尸倒在地上,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小乙恨得牙痒,提棍便冲了上去。他这一动倒好,所有本欲听令退走的伙伴,便哇哇叫喊着冲了过去。他们再无法忍自己的同胞被人虐杀,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连命都可以不要,还管那许多!双方再次战在一处,也都是杀红了眼!

    本来已经够乱了,可后方那位又在大吼,

    “小乙哥,这边又有船来了,又有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