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璀璨仙途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命相与命纹的改

第七百三十五章 命相与命纹的改

    这种惊讶,是所有人心里都感到惊讶的事情,在林霸天心里,外院已经不仅仅是出现了一个怪物一样的存在,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个妖孽一般的存在。要知道,七公子在外院的时候,也是很少有人达到了化神期阶段吧?不过话说回来,七公子进入到内院的时间和年纪比他们早,也比他们小,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还是七公子更加厉害,更胜一筹,不过在林霸天看来,要是神阁殿索尔继续成长下去,有朝一日能够取代七公子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水风晨鲜血淋漓,半跪在半坑里面喘气的身影,林霸天心里也是闪过了一丝心疼和忧虑,要是可以,他多么的不希望水风晨受伤。如果可以,林霸天甚至希望水风晨不要继续坚持下去,直接认输。可是林霸天清楚水风晨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同时,林霸天也清楚,任何一个到达决赛舞台的强者,或者是到达了四强战队的选手,都是绝对不会认输的,为什么?因为这是强者的自信,也是强者的自尊,任何一个强者,绝对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利,同时,也是绝对不会自动认输,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屈辱。

    感受着战台之上越来越强烈的气息,林霸天也是目光一凝,一动不动的看着战台之上。现在,还有机会吗?水风晨,还有可能绝地反击吗?

    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十分期待的事情,但是,又是一件那么难以达到的事情,水风晨已经尽力了,不过,他还是实力比起神阁殿索尔弱了一点点,要是水风晨的实力等级在强大一点,或许就可以战胜神阁殿索尔了!

    剧烈的气息席卷在战台之上,而黄玲珊也是捂住了嘴巴,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

    水风晨……

    你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此刻的黄玲珊和林霸天一样,也是希望水风晨可以放弃这场战斗,可以直接认输的。可是黄玲珊知道,她和林霸天一样,想的十分透彻,认输,认输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相信水风晨的自尊,是绝对不允许他认输。当初黄玲珊自己和神阁殿索尔战斗的时候,就不曾有认输的念头,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强大的自尊和目的性,因为黄玲珊知道,进入到决赛之中,就会有优厚的奖励品获得,同时,要是在奖励品的加持之下,自己的实力一定可以得到质的飞跃。

    这也是黄玲珊坚定的事情,而她十分清楚,水风晨之所以坚持下去,绝对和自己的目的性不一样,他的目标,是渴望跟强者战斗,他是真的喜欢战斗的感觉,同时,也是喜欢那种和强者交战的感觉,或许,这才是水风晨一路走来能够成为这样强者的原因吧。

    想到这里,黄玲珊脸上的神情也是更加坚定凝重了,不管战斗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她一定会无条件的支持水风晨的。同时,她也是从未放弃过,就算是水风晨现在受伤的再惨重,她也是相信,水风晨是绝对可以成为一名绝地反击的人的。

    而另外一边,白家堡白子温的嘴角也是上扬了起来,他跟水风晨的交集很少,不过却在水风晨的手里吃过亏。同时,白家堡白子温也是十分清楚的,此刻的黄玲珊正在担心着水风晨,在他看来,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因此,在白家堡白子温的心底里,也是将水风晨列入了敌人的名单之中。更何况,之前白家堡白子温偷袭黄玲珊的时候,被水风晨重创,差点断掉了修炼道路。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白家堡白子温记挂水风晨一辈子了。

    不过现在也好,反正也是到达战斗尾声了,白家堡白子温心里也是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他和幽冥崇烁冰雪楼徐乾的想法一样,要是水风晨受伤越重,他白家堡白子温就越高兴。不然的话,就这样结束,他白家堡白子温心里也是觉得十分的不爽。

    而上官一泓也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战台之上,说实话,他对水风晨的怨念并没有那么深,不过,既然输在了水风晨的手下,上官一泓心里还是有一块疙瘩的,始终是解不开。为此,只能在大赛之上寻找满足感,他心里十分的不甘,或许只有看到水风晨输掉比赛,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要是其他人知道上官家的上官一泓居然会是这种心态,估计会贻笑大方,不过这也是正常,毕竟上官一泓是刚出家族不久,和水风晨一样,也是来到了外院不久。不过上官一泓来到外院的时间也不短,估计有十个月了,所以资历还是比起水风晨深一点的。同时,上官一泓也是抱着踌躇满志来参加大赛,上官一泓内心是十分的高傲的,再不济,自己也能拿到一个第十的头衔。

    可是上官一泓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水风晨那样的棘手人物,按理说,上官一泓的实力确实不错,要是遇到林霸天或者幽冥崇烁等人,未必会输,前十的名号也不难得到。可惜他运气不好,遇到水风晨之后,也是没坚持过几招就败在了水风晨的手里。说实话,上官一泓心里没有怨念是不可能的,他也一直想要报复,可是看到水风晨将叶厉天宇文黑风等人都打败了,上官一泓也是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有生之年,他上官一泓是不可能赢过水风晨了。

    不过现在神阁殿索尔和水风晨的战斗倒是激起了他的一丝兴趣,跟神阁殿索尔的战斗里面,水风晨可能会输。这也激起了他的一点期待和向往,要是水风晨输掉比赛的话,或许是一件好事,也可以消除他心里的一点怨念,对于上官一泓来说,绝对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事。

    想到这里,上官一泓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扬,继续观察起了战台之中的场景。

    学院前十里面,只有一个人比较特殊,那就是血恶魔幽鬼丸,此刻的血恶魔幽鬼丸虽然对神阁殿索尔的实力比较惊讶,但是更在意的是神阁殿索尔身上的命相和命纹,现在神阁殿索尔身上的命相和命纹,居然比起刚才强烈了一点,直接将水风晨身上的命相之气给压制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命相和命纹跟实力无关,只跟天赋和状态有关才对,难道那一瞬间,神阁殿索尔的天赋又是上升了一个级别?这简直是太可怕了,他血恶魔幽鬼丸知道人的实力可以改变,但是从未想过,天赋也可以改变,更为可怕的是,居然一瞬间的改变。

    这简直是出乎人的意料,就算是顶尖强者,也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

    最为重要的是,现在神阁殿索尔身上的帝王之气已经将水风晨身上的压制住了,也就是说,此刻血恶魔幽鬼丸眼里所观察到的这一幕是真的,神阁殿索尔身上的命相和命纹确实更强, 也许,将来的道路,他会比水风晨走的更远更高。

    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错了吗?

    想到这里,血恶魔幽鬼丸也是脸色一沉,有些不确定了起来,但是眼前所显示的这一切,确实跟自己的判断不一样。看来,这一次的交战之中,水风晨是真的要输掉了比赛。血恶魔幽鬼丸心里也是犹豫为难了起来,他倒是不在意水风晨输掉比赛,就是怕水风晨的命相和命纹受到影响,这样的话,就影响到血恶魔幽鬼丸和水风晨的命相联系了。

    这对于血恶魔幽鬼丸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因为现在的血恶魔幽鬼丸已经是确定了,要和水风晨建立联系,要是出现了什么差错,说实话,他承担不起,而且麻烦的是要寻找新的命相联系人,在外院之中,应该不存在和神阁殿索尔水风晨一样的命相和命纹了。

    所以现在的血恶魔幽鬼丸内心也是有些复杂,他是希望水风晨可以获得胜利的,但是现在看来,也是希望渺茫,现在唯一可以寄托的,那就是水风晨在比赛之中的运气了,最好是神阁殿索尔手下留情一点,不然的话,在血恶魔幽鬼丸看来,可能水风晨就没有那么大的利用价值了,一旦命相和命纹被破坏掉,不仅是实力受到影响,自己的天赋也会受到影响,那个时候的话,对于任何一个修术者来说都是一个坏消息。

    想到这里,血恶魔幽鬼丸的脸色也是一沉,算了,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没有办法了,只能静观其变了,就在血恶魔幽鬼丸这么想的时候,他居然发现了一丝异常,这丝异常,让他的内心波动了起来。

    这是……

    血恶魔幽鬼丸看向的不是神阁殿索尔,而是圆坑之中的水风晨,此刻水风晨身上的命相和命纹,居然亮度又是提升一个阶段,让他感觉到十分惊讶和意外,要知道,水风晨的命相和命纹也是不可能改变的啊,难道在水风晨身上,又要发生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吗?血恶魔幽鬼丸心里也是波澜起伏,但是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没有办法了。说实话,自从血恶魔幽鬼丸开天眼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怪异的事情。

    战台上的两个人 ,身上的命相和命纹都是可以改变的!这对于血恶魔幽鬼丸来说,不仅是一件惊异的事情,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代表着,不管是神阁殿索尔还是水风晨,未来的道路都是没有上限的,不管是谁,都难以束缚水风晨和神阁殿索尔的发展和上限!

    现在,血恶魔幽鬼丸也不确定,到底谁会获得最终战斗的胜利。

    不过,不管是谁获得了战斗的胜利,将来一定是帝国之子,成为任何人都忌惮的对象,甚至,有可能超越帝国七公子!

    真是可怕!

    但是血恶魔幽鬼丸内心却是兴奋了起来,说实话,他已经闯荡了这么久,还没有发现这么奇怪的现象,虽然说奇怪,但是也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对象,对于他们家族来说,也许也算是一个新奇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