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经营一座恐怖墓场 > 【125】神秘大妖

【125】神秘大妖

    “所以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看清。”

    商岩一愣:“没看清?”

    鬼魂点点头:“除了隐约的轮廓和那两颗巨大的红色瞳孔,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它实在是太强大了,道友,我们本来打算前往茅山将此事告知师门,但我们的魂魄被那妖怪摧毁的太过于严重,根本没办法做的了此事,所以便一直在冬木镇里隐藏着,希望能够碰到一位通灵者,将此事告知于他,替我们转告茅山师门。”

    商岩纳闷:“那你们今晚为何会来到我的住处附近。”

    “我也不清楚,本来我们在冬木镇里游荡,突然就感觉到这边有一股极其吸引我们的气息,于是乎我们就过来了。”

    商岩心里顿时有所感悟,也许这就是【拘灵】的功能,吸引一定范围内的鬼魂身不由己的靠近。

    不过这功能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卵用,若是胆子太小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吓死。

    “道友,我看你为人不凡,可否帮忙去茅山派转告此事?那妖怪成精多年,显然已是到了化妖的程度,如果不阻止它,任由其继续这样隐藏于深山老林当中吐纳日精月华,磨炼内丹,它迟早有一天会祸害到无辜平民的,到时后果之严重,简直无法想象啊。”

    鬼魂说的特别认真,商岩听在心里自然也是能够体会到此事的险恶之处,谁能想到在青羊山深处会存在着一只妖怪呢。

    而且据这茅山弟子的鬼魂所说,那只妖怪的体型还非常巨大。

    “行,你把你们茅山师门的地址告诉我,我让别人去帮忙转告。”商岩点头应道。

    “啊?道友你不亲自去吗?”

    商岩摇了摇头:“我倒也想啊,可身体受伤了,行动不便。”

    就以商岩这后背的灼伤,如果敢外出,那迎接他的绝对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试想,背部皮肤都还没有结痂,衣服一与伤口摩擦起来已经是折磨了,这要是再坐车赶去茅山,或者路上被人不小心撞到后背,商岩不得直接当场去世啊。

    “行吧,只要这个事情能够传回师门就好,那样我们就死而无憾了。”

    这些茅山弟子的鬼魂一共有十二个,因为他们生前修炼有素的关系,虽然身体都残缺不全,但魂体却是极为凝实,这才能整天在冬木镇里游荡而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各位,既然你们的心愿我已答应帮你们完成,那你们是不是应该尘归尘土归土了?这鬼魂毕竟不是人间之物,你们也该去自己该去的地方了。”商岩说道。

    那鬼魂苦笑一声:“我们也不想留在人间当一个孤魂野鬼,但问题是我们根本不知道鬼界所在,而自打我们死后,也没见到有什么人过来接引我们,道友,我们是被困在人间了。”

    听这鬼这么一说,商岩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袁枚著的子不语中有一篇名为‘陈姓父幼子壮’的故事。

    讲的是有一个叫做陈山农的扬州人,家里世世代代靠卖骡马为生,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突发一场大病,随即卧病在床,一直不见好转。

    直到有一天,一位少年骑马从屋外闯入,直接一掌击打在他的脖子上,陈山农顿时昏迷,整个身体被少年一把提到马上,带着他离开了住处。

    当陈山农醒来时,很是惊恐,然而少年只不过将他带到了郊外,然后交待一句:速速跟上,我先去那边等你。

    这少年用掌击打陈山农的大腿,随即骑马离去。

    被少年击打了腿后,陈山农的双腿便不再受他自己控制,自动朝着一个方向飞奔前进,大约奔跑了三天三夜之久,陈山农见路边有块石碑,根据石碑上的题字,他这才知道自己来到了陕西咸阳城。

    刚进城门,便见那名少年已经在这等待他多时,少年出声责备:怎么来得这么慢,让别人活活多受了三天的折磨。

    说完便带着他走到了城中,在一家宅门外停了下来。

    少年率先进入,很快又走了出来,他不由分说的就拽着陈山农走进府中,然后来到了一间厢房之内。

    就见正有一位妇人躺在床上等待分娩。少年直接一把抓住陈山农,将其往妇人身上丢了过去。

    陈山农只知自己昏昏沉沉,毫无反抗能力,就像是掉进了一处山洞似的,四周腥气熏天,眼前看不见任何光亮,不多时后,他竟发现到了一条隐隐透露着光线的缝隙,于是乎连忙朝着那条缝隙钻去。

    整个过程当中他并没有受到任何阻碍,异常顺利的就顺着缝隙撑出来的口子滑了出去,陈山农只听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惊喜的呼唤,人人都在说道:儿子!是个儿子!

    陈山农心里不安,想开口却发现嘴巴言语不出声,只能够喊叫,而他的喊叫却是孩童啼哭之声,四周许多从未见过面的陌生男女正挤在旁边看着自己。

    强行睁开眼睛的陈山农看到自己细幼的四肢,不禁震撼自己竟然稀里糊涂的投胎转了世,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陈山农睁眼打量着四周,就有一老妇道:这孩子眼神甚是凶狠,莫不是妖怪投胎?再这样看我们就杀了他。

    陈山农吓得立马闭上眼睛,自此昏昏沉沉,心智愚钝,旁人只知道抱着他去喂奶。很快习惯下来的陈山农便不再去想前世之事,直到六岁才稍稍会讲一些话。

    投胎转世之说,一直是民间最普遍的死后理论说,不管是黑白无常、阴曹鬼差前来人间拘魂,还是‘陈姓父幼子壮’,都有一个共同核心点。

    那就是死后的鬼魂需要投胎转世。

    但凡鬼魂,都不是属于人间之物,必须前往鬼界,否则留在人间便会成为孤魂野鬼般的存在,久而久之吸引阴气化为厉鬼,或者不吸收阴气魂飞魄散。

    为鬼魂带路,领入鬼界就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严格来说,像黄道那样的打更人就是要执行这种职责的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能够开启人间与鬼界之间鬼门关的人,似乎变得越来越少了,这就导致留在人间的鬼魂越来越多,厉鬼的基数也是越来越大。

    商岩只好说道:“那这样吧,这段时间几位就在我院子这片区域里待着,人鬼有别,你们老在冬木镇里游荡,对镇上的镇民们也不好。”

    鬼魂点点头:“听道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