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经营一座恐怖墓场 > 【037】有备无患

【037】有备无患

    “嗯!”商岩心里一惊,下意识就从口袋里取出平安符与寒冰符防身。

    然而不给商岩任何反应的机会,那只白猫很快就重新四脚着地,快速跑离了此地。

    “怎么了商岩?你在看什么。”见到商岩对着一个方向紧盯不放,刘壮实便也好奇的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然而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刚才那边有一只白猫你注意到了吗?”商岩问道。

    “白猫?没看到啊,我们村里好像也没有人有养猫。”刘壮实朦胧的揉着睡眼,忍不住困乏的打了一个哈欠:“赶紧进屋休息休息吧,我看你也累了。”

    商岩在附近扫视几眼,寻思着那只白猫应该已经跑走了,他这才跟着刘壮实转身走进院内。

    虽然说商岩以前号称是通宵小王子,但那也仅仅只限于静态通宵,比如在网吧里上网啊,躺在床上看小说看到天亮啊,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

    但动态通宵却是比静态通宵远远要累上数倍的举动,商岩自从得到了墓场的经营权后,已经接连好多天熬夜通宵了,身体着实有些吃不消。

    在将小乌鸦放到一个塑料脸盆里安置好后,商岩直接就一头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也不知道睡到了几点,感觉到精神异常饱满的商岩才缓缓从睡梦当中醒了过来。

    当商岩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瞧时,脸色瞬间惊变,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靠!怎么都已经下午一点了!”商岩立马从床上爬起,这个时间点明显超出了他的计划。

    本来商岩只是打算眯个小盹,等天亮后就起床让刘壮实把自己给送回冬木镇,哪曾想到这一盹直接就盹到太阳都快下山了。

    “麻烦了麻烦了,我今天还没有喂过鸡的,得赶紧回去才行。”商岩拿起登山包和塑料脸盆就往房间外面走去。

    此时刘壮实家里只有他老婆和小宝在家,看到商岩从楼上走下来后,刘壮实妻子立马就热情的说道:“商岩你醒来啦,喂吗?想要吃些什么,我现在就去煮。”

    商岩虽然很年轻,但可是救了她孩子一命的救命恩人,刘壮实妻子自然不敢怠慢,况且刘壮实出门干活之前也跟她交待了,一定要对商岩客客气气的,说不定以后还需要找他帮忙呢。

    “婶啊,你们天亮了怎么不来叫我呢。”商岩有些无语的下了楼梯,心情异常郁闷。

    “老刘他说要让你多睡会,我就没敢去打扰你。”

    “刘叔的热心肠真是……唉。”

    想到自己老宅后院里的那些鸡此时估计都已经饿到咕咕叫了,商岩心里就一阵无奈,本来他是打算先回冬木镇给那些鸡喂完食后再补觉的,现在计划全打乱了。

    “婶,东西我就不吃了,那么晚还来打扰你们实在是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不要紧的。”刘壮实妻子连忙摆手。

    “对了婶,刘叔他现在人在哪?我找他有事。”

    “这会应该还在山上吧。”

    “好的。”商岩立马就朝着屋外走去。

    但就在踏出大门的第一步,商岩的脑海里不知为何,突然间就跳出了昨晚白猫直立于刘壮实家家门外的那一幕。

    “奇怪……”商岩莫名感觉心里压抑,眉心冰冷,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压力降临在自己身上一样。

    才走出刘壮实家大门的商岩直接转身又走了回去,在刘壮实妻子疑惑的眼神当中将登山包给放在了饭桌上,随即自顾自的就把林英达卖给他的那些黄纸和朱砂全给拿了出来。

    “商岩,你这是?”刘壮实妻子走过来问道。

    “婶,你家里有白酒和毛笔吗?”商岩并没有选择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脸色凝重的问道,表情看起来非常紧张。

    “有,我这就给你去拿。”虽然不知道商岩到底要做什么,但自从经历了上次商岩救小宝的事情后,刘壮实妻子心里非常清楚商岩是个奇人,他要做的事情自然有他的道理。

    很快,刘壮实妻子便抱着一坛尚未开封过的白酒走了过来,同时她还递给商岩一支全新的毛笔。

    “你看这支毛笔能用吗?老刘他给小宝在城里报了一个书法班,这是刚刚买来还没用过的新毛笔。”

    商岩一听这话顿时汗颜,不管父母是什么身份,地位高或低经济条件好或坏,他们都是希望子女可以掌握有一技之长的。

    默默感叹小宝才六岁就得去学书法,商岩心里莫名忍不住有些偷着乐,但很快就把这个想法给丢到了脑后,眼下还是完成正事要紧。

    那只白猫的出现让商岩感到了一丝不太对劲,而那突然浮现而出的压力让商岩对于此事有了一些不太一样的看法。

    在《走山笔记》里有记载到,人有时候会对即将来临的危险产生提前的察觉,这种感觉名为‘天人感应’。

    虽然商岩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的感觉有没有这么具有逼格,但警惕一些总归是没有错的。

    所以他便打算在刘壮实家里先画上一些成品符箓,以备不时之需,毕竟人在出事的时候可没有充足的时间能够去画符。

    在画符这一方面上,蒲青松的《走山笔记》里并没有做太多记载。

    走山人在北方那边居多,而山海关之外是‘仙家’们的地盘,那里出马弟子的手段大多靠请仙上身为主,对符箓的运用不太多。

    反观还是南方这边的道派弟子习惯使用符箓解决问题。

    所以在果粮沟义庄里的时候,商岩便向林英达请教了一些有关于符箓的问题。

    比如说在画符时朱砂要掺和酒,如果使用公鸡血效果会变得更好。

    商岩自然不会这么奢侈,让刘壮实妻子给自己现杀一只公鸡,于是他就只能够选择以白酒来混合朱砂了。

    在刘壮实妻子的目光中,就见商岩拿起毛笔沾了沾已经变成液体的朱砂,随即便在一张黄纸上绘画了起来。

    商岩的符箓不同于道派那些符箓,在画符之前还需要符、咒、印、斗四大要诀,黑板给他的符箓非常好用,直接照着那个图案临摹下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