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手术直播间 > 2318 对比(盟主cj大包子加更2)

2318 对比(盟主cj大包子加更2)

    王总坐在示教室的沙发里,身体维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眼睛一眨不眨的把直播手术过程看完。

    郑老板的水平有波动?不!当王总看完这台手术后,否定了自己从前的看法。

    手术时间略长了一点,但那并不重要。手术明显能做的更快,只是郑老板做的比较放松,这说明不了什么。

    去年的那台手术王总看过无数遍,郑老板术中每一个动作都清晰的留在记忆中。

    如今有了对比,如愿以偿后王总非但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却反而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

    是自己水平不够么,其他手术怎么没看出来郑老板手术做的这么好!

    刚刚做完的手术像是一盆刚刚烧开的开水,从前的疑惑就像是一捧雪,两者相遇后那捧雪毫无抵抗的化为虚无。

    王总愣了十几分钟,郑老板的手术做的可以说是艺术品,每一个动作都堪称完美。

    他站起来,点选手术录播,又一次的回放刚刚那台手术。

    第二次看,王总注意到了之前很多忽略的细节。

    王总刚刚点开录播的画面,就按了暂停。患者胆囊已经被逆行切除,看样子这是上一个术者做的。

    他觉得很奇怪,怎么会有人放着郑老板的术者不用,非要找别人做手术呢。就算是患者家属不懂,上一个术者也不懂?到底是谁这么自信满满的抢郑老板的手术,却又没做下来?

    肯定是个误会,应该是吧。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开始的手术直播被停掉,后来又忽然通告,再次开始直播的反复事情。

    王总仔细看术区,他随即看到患者肚脐上有一个切口。这特么是准备用腔镜做?要是郑老板这么做,王总还能理解。

    第一个术者莫名其妙的自信到底是哪来的?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还是黏连严重的这种,竟然要用腔镜做。

    啧啧。

    夏主任不知道自己被远在海城的王总给diss了,还被判定为心里特别没数的那种术者。

    王总摇了摇头,心想真是无知者无畏,他点开手术录播,继续观看。

    去年的那台手术早都刻在脑海里,王总一边看着录播,一边如愿以偿的给两次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做着对比。

    他看看停停,脑海里不断的回忆、对比着。不光如此,王总还经常把进度条拉回去重新看。

    用了足足3个多小时,他才把这台耗时38分钟的手术录播给看完。

    然而看完后,王总更是迷惑。

    他水平不错,但是王总知道自己和郑老板没法比。两台手术,做的同样流畅、完美,带着一种特有的节奏。

    像是弹奏一曲动听的音乐一样,让人流连忘返。

    可王总却隐约感觉前后两台手术的手法有些不同,要不是老潘主任给的录像,海城这面早已经尽人皆知郑老板在去年做的那台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的话,他肯定认为是这两台手术是两个人做的。

    节奏略有不同,一个偏快,一个偏稳。

    动作也有不同,一个硬朗,一个柔和。

    细微之间的差别王总能隐约感受的到,却不敢确定。

    他又从头看是看手术录播,如醉如痴。

    ……

    ……

    郑仁背着手,缓缓走向更衣室。

    “老板,你觉不觉得你在有意无意的模仿老潘主任?”苏云在一边问到。

    但郑仁没说话,他的表情甚至都没有改变,心里回忆着最开始巅峰体验的感觉。

    从前认为遥不可及的巅峰手术,自己达到了。

    之前做其他的手术,郑仁还不敢确定,可做了一台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后,他很确定自己的水平要比巅峰体验还要高那么一点点。

    巅峰体验,系统的手术水平是巅峰,但主要还在自己体验上。那时候的自己懂什么,郑仁心里想到。

    还不到一年么?郑仁想到这里,哑然失笑。

    一边走,郑仁一边品咂着从前的那台手术。做的很快,但很生硬,很机械,不够柔和。

    今天这台手术看上去用时稍长一点,配合的助手、器械护士、麻醉师也都是和自己磨合了小一年的人,理论上来讲应该更快才是。

    但郑仁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前后两个患者的手术难度差不多,自己做手术的时候比较放松,没有全程赶时间。

    人,毕竟不是机器,无法把每一个无用的细节都抹去。

    比如说术中自己用止血钳敲夏主任,让他帮忙,这对于系统来讲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时间略长,但郑仁依旧能感觉出来前后的差异。

    巅峰体验并不是真正的巅峰,自己现在的水平才是。哪怕之后一山还有一山高,但手术水准提升的很明确。

    时间过的真快,再过几个月就一年了。郑仁想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老板,会做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真的很了不起么?”苏云在一边鄙夷的问到。

    “没什么了不起的。”郑仁侧头看着苏云,和这货认识似乎也快一年了,不知不觉,时间像是流水一样。

    “可做的像我这么好,是真的了不起。”郑仁微笑说道。

    “……”苏云竟无言以对。

    来到更衣室,郑仁站在窗前,鸟瞰丰县,脑海里依旧在比较着前后两台手术的区别。

    手感,前后两台手术的区别在于手感。巅峰体验的时候,自己只注意到手术的流畅,却完全没有感受到手感。

    就像是刚刚想的那样,去年的自己知道的真是不多。

    而如今回忆起来,步若天的胰腺肿瘤手感如何、手术应该怎么做,大猪蹄子让自己感受的巅峰体验还有哪里不完美,郑仁心里一清二楚。

    回首往事,这一路走来,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

    在海城市一院、在912的一台台手术,一次次的抢救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数不清的手术训练时间大把大把的砸在系统手术室里,孤单、寂寞、冷清,付出了辛苦却也得到了回报。

    巅峰,手感,郑仁看着窗户上映射出来的自己,心中若有所悟。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着玻璃中的影子,对着过去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