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甜妻辣爱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办法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最后的办法

    吴正莘知道自家父母是什么样子的人,只要这个房子还在她的手里一天,她们的眼睛就会一直盯着这里。她满是眷恋的环顾了一圈虽然破旧,但被布置的十分温馨的房间,最终还是硬下心肠,做了一个决定。

    “大哥大姐,实在对不起你们,这房子我恐怕不能租给你们了。”

    男主人不在家,女主人是这场闹剧的旁观者,基本上是才能够开始看到了结束,自然知道事情的始末,她有些同情的看着吴正莘,觉得这姑娘实在太不容易了,在这么不平等的环境中,还能保持一个善良的人,确实很不容易。

    “租不租给我们只是小事,只是正莘啊,你准备拿这房子怎么做呢?”

    吴正莘满心的惆怅,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给我了。姐,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么,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房子你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就给我了吧。反正你现在也有住的地方,不在乎这么个破地方。”

    吴真真简直要被他这一副自以为是的脸给逗笑了,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就连小张都忍不住的皱了皱眉,显然对他这样的说辞十分的不赞同。

    “凭什么啊?我就问你一句,你凭什么啊!”

    “凭我是她的弟弟,凭我身上流着和她一样的血。”吴正兴理直气壮的说,“所以说,我姐的就是我的。”

    吴正莘现在连看都不愿再看吴正兴一眼,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和他有关。在他洋洋得意和她身上流着相同的血的时候,殊不知她此生最恨的便是生在吴家。

    这下连小张都忍不住了,作为人民的公仆,他不失偏颇的说,“你这说法恕我实在不能苟同。你姐的财产是她的个人财务,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有时间的话,可以好好的看看法律,能让你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同样身为男人,小张对于吴正兴的做法感到十分的不耻。这种男人一看就是吃软饭的料,看他那尖酸刻薄的样子,简直是丢尽了男人的脸。

    吴真真赞许的看了一眼小张,对于他的适时开口十分的满意。

    “我说有就有,”吴正兴想要靠近吴正莘,却被吴真真挡住了。若是在平时,吴正兴看到吴真真的颜,一定会寒暄问暖一番,可是眼下,这可是事关他终身的大事,他勉强的收起满脑袋的色、欲熏心,不耐烦的说,“让一边去。”

    “不让。”

    “我再说最后一遍。”

    “你说一百遍也没用,我还是那句话,就是不让。”

    吴正兴的手扬得高高的,本来他只是想吓唬一下吴真真,让她自动的让位。

    奈何对方却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还不惧的仰起头,挑衅道:“有本事你就往我脸上打,我要是动一下,我就跟你姓。”

    “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巴结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让不让开?”

    “我说不让就不让,你能拿我怎么样。”

    吴正兴见这女人跟他杠上了,暴脾气一上来,举起巴掌就准备往吴真真的脸上招呼。只是他没得逞,他的胳膊在落下了一分米,就被一双铁一样的手给钳制住了。

    “会打女人的男人算是什么男人。”小张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今天,你要是动了这个手,就必须要跟我去警局一趟了。”

    吴正兴大惊失色的问,“你是警察?”

    “如假包换!”

    吴家父母的脸色也变了,他们年轻的时候家里比较穷,没有上过什么学。可是没文化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绝对不能随意的招惹警察,否则一个不小心,他们的后半辈子就会搭进去。

    夫妻两个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出了退意。这丫头现在可以啊,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认识这么多的能人异士的,竟然一个二个都跑来为她撑腰。

    吴正兴可没少和警察打交道,之前他可是警局的常客。可是上次去警局报到的时候,人家可是直接说了,要是再有下一次,他就别想轻易出来了。

    “正莘啊,我们给你说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考虑。这房子你不要的话,就给你弟弟吧。要是你心里不舒服的话,我们给你钱。”

    “呵,”吴正莘嘲讽的笑了,“给我钱?那我倒要问问,你们能给我多少钱?”

    吴父吴母又对视了一眼,在吴父的同意之下,吴母这才肉疼的说,“五万,我们现在只剩下五万了。”

    “五万你想买套房子?”吴真真不可思议的叫出声,“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梦呢。有这异想天开的功夫,你倒不如出去买张彩票,说不定人品爆发了,还能中个一等奖。”

    吴父知道吴真真这是在挖苦他们呢,他气的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真的是流年不利,每次他来找这个死丫头好好的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半途杀出来几个程咬金,简直要气死人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吴正兴听吴真真这么说,眼睛一亮。他转头就对吴父说道:“对啊,咱们可以去买彩票啊,说不定就能中大奖了呢。”

    中他个神经病啊。吴父想也不想,直接锤了吴正兴一拳,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这傻小子,没听出来人家是在笑话你的么。竟然还糊里糊涂的上套了,你说你是不是傻。”

    吴正兴捂着脑袋不说话,他觉得最近他在家里的地位直线下降了。本来对他言听计从的父母,现在动不动就打他,还总是啰里啰嗦的教育他,听的他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吴真真对着小张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的说道:“这房子能不能租给我啊,虽然小了点,旧了点,但是足够我们几个单身汉凑合凑合了。”

    “你要租这房子?”吴正兴的脸都绿了。

    “不可以么?”

    吴正兴愤愤不平地说,“当然不可以了。”要是他租了,还有他什么事情啊。

    小张颇有意思的看着吴正兴,“这位仁兄,你说话可真的有意思?你怎么总是做一些越俎代庖的事情,我看你刚才有强买强卖的嫌疑啊。来来来,正巧我今天没事,有足够的时间,咱们去警局里喝杯茶,好好的唠唠嗑。”

    一听说要去警察,吴家的三位立马慌了。吴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吴正兴就率先尖叫了起来,“不,我才不去呢。”

    吴真真捂了捂被刺的生疼的耳朵,忍不住抱怨道:“我说那位男高音歌唱家,你杀猪呢,耳朵差点没被你给叫聋了。”

    小张现在有些知道,为什么做事一板一眼的沐晨会喜欢吴真真了,这位说话这么逗,做事那么跳脱,他们两个刚好互补,完美匹配。

    吴父瞥了吴正莘一眼,见她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死样子,吭吭哧哧的说了一句,“今天就算了。”说完,愤怒的甩袖走人。

    吴母也紧跟其后,她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愿意再呆在这里了。只不过在和吴正莘擦肩而过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正莘,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是不是真的逼死我们,你才安心。”

    “别倒打一耙了好么?”吴正莘终于开口了,“所有的争端都是你们一手挑起来的,现在却全部怪在了我的头上。有意思么?还有,我记得是你们上次口口声声的说要恩断义绝的,为什么现在不停来骚扰的人还是你们。”

    吴母的老脸红了红,但依旧理直气壮的说,“今天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来给你谈事情的,并不是来骚扰你的。可是你总是不说话,我们说十句,你一句都不吭,你想要我们怎么谈。”

    吴正莘苦笑,“你确定你是来谈事情的?这套房子我已经租给了别人,可你们却不请自来的硬要往里面闯,还逼人家联系我。如果,这不是骚扰的话,那我想问,到底什么才是骚扰。”

    她冷哼了一句,继续说,“还有,你们根本就不是诚心来谈的,我为什么还要浪费口水。”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是诚心来谈的。吴正莘,你要知道,没有我们,哪里来的现在的你。”

    又来了又来了,每次都是这一套陈词滥调,她没说够,她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可同样,要不是因为你们,我也不会落魄到如今这个地步。你们毁了我的一生,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的,永远都不会!”

    本来吴正莘并不想这样的歇斯底里,也想保留最后的体面。奈何,说着说着,她想着过去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委屈瞬间泛滥成灾,极致克制的眼泪就这样溃然决堤。

    吴母不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愤然的离去。

    吴正兴看到他的保护伞都甩手走人了,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吴父都出马了,吴正莘的嘴巴还是那么的硬。

    该死的,这女人真是越来越难缠了。不过,这房子他势在必得。

    “姐,我是你亲弟弟,你就算把房子给我了能怎么样?你现在吃香的喝辣的,而我呢,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房子,到时候谁愿意和我结婚,我要是结不了婚,生不了娃,咱家的香火不就断了么?”

    吴正莘漠然的说,“这是你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姐,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可就不对了。你也是咱们家的一份子,怎么就和你没有关系了。”

    “吴正兴,你是不是忘了,我已经和你们恩断义绝了。”

    “姐,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也是,我不争气,把咱家都败穷了,可是现在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我以后肯定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