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掌家小农女 > 第六四零章 郑笃初见陈小暖

第六四零章 郑笃初见陈小暖

    楼萧迁听完师爷的话,火冒三丈,“庄周脑袋进水了,居然敢贩私盐!”

    师爷赶忙道,“这事儿绝不是庄周干的,一定是有人栽赃嫁祸,贩死盐是死罪啊,他又不傻!”

    陈祖谟立刻问道,“师爷,罐子里查出的到底是官盐还是私盐?”

    师爷的鼠须抖了抖,问题就出在这里,“那盐杂质多味发苦,是私盐无疑了。”

    他的治下,居然真的有人敢贩私盐!楼萧迁更生气了,“去将庄周拿了!”

    陈祖谟立刻道,“大人息怒,这一定是秦日爰的诡计,他想祸水东引,保住他的布庄!”

    楼萧迁皱眉,“这事儿是你我昨晚才订下的,知道的人也不超过五个,秦日爰如何能得到消息?”

    师爷立眼睛一亮,“除非有人给秦日爰通风报信!”

    说完,楼萧迁和师爷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陈祖谟身上,师爷皮笑肉不笑地道,“听闻先生与秦日爰私交甚好?”

    “不过是萍水之交罢了,陈某与他道不同。”陈祖谟立刻否认。

    若只是萍水之交,秦日爰会借给陈祖谟六千多两银子还债,还帮他刊印售卖?楼萧迁和师爷是摆明了不信的。道不同,不过是因为陈祖谟从秦日爰那里不能再占到更大的便宜,所以才想着弄垮了他。像陈祖谟这样的人,大价钱把消息卖给秦日爰也未可知!

    除此之外,秦日爰再无获得消息的途径!

    看着楼知县和师爷那摆明了是他陈祖谟泄露了消息的嘴脸,陈祖谟气得三魂出窍。楼萧迁本就不是什么心胸开阔之人,事到如今他再解释也是徒劳,陈祖谟干脆告辞而去,任他们怎么想,自己现在又不需仰仗他楼萧迁过日子!

    像楼萧迁这等没脑子,出事儿立刻要抓替罪羊而不是想着怎么解决问题的官吏,注定只能在底层熬年岁罢了,他陈祖谟还不稀罕呢!

    待陈祖谟走了,师爷立刻道,“大人看出来没有,陈祖谟心虚了!这事儿说不得真是他从中捣鬼!”

    楼萧迁烦躁的摆手,“现在不是追究这个时候,立刻把庄周拿了押进大牢,除非他有法子证明这件事儿是别人干的,并能追查到罪魁祸首和私盐源头,否则就是他干的!”

    升任在即,楼萧迁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儿坏了自己的大计。他后悔不该冒然听陈祖谟的,帮郑笃初算计秦日爰,“吩咐衙役们去绫罗霓裳查铺子时也客气点,做做样子罢了。”

    这就是既要应付郑笃初,又不想得罪秦日爰了,师爷心领神会,立刻转身去办。

    陈祖谟出了衙门,一路上胸中的闷气也消了,琢磨着现在该怎么才能除了秦日爰。虽然他和楼萧迁说小暖是个明白事理的,但小暖会怎么选陈祖谟心里也没底,为今之计是立刻派人打听第一庄那边的消息,看郑笃初什么时候去第一庄与小暖谈生意。

    依照他对郑笃初的了解,这人定不会在济县这“穷乡僻壤”多留,定是想尽快把这里的事儿办妥了回京,柴玉媛好不容易说动了他过来抢棉花生意帮他们两口子出口恶气,陈祖谟可不能让郑笃初铩羽而归!

    果然如陈祖谟所料,郑笃初现在已在第一庄外求见秦氏了。回屋报信的张冰特意加了一句,“他是坐轿来的。”

    一般情况下,众人都是城中拥挤处坐轿,城外坐马车的。从县城到第一庄有五里路,这厮坐轿子过来,摆明了就是累轿夫瞎讲究了。秦氏皱皱眉,“咱们咋办?”

    小暖道,“娘去见他,若是他要见女儿,娘推却几次,女儿再出面。”

    小暖是待嫁之女,不宜见外男,但是若人家找到门上来必须要求见,小暖露个面不是她不知礼,而是对方不懂礼数。

    秦氏见到郑笃初时先是愣了愣,这个模样斯文和气的年轻人,真是很难让她与硬抢生意的坏人联系起来。

    郑笃初扫了一眼秦氏,暗道不过是个寻常农妇罢了,这样的人能生养出什么样的女儿可想而知。

    等到见了小暖时,他更觉得京中众人的猜测很有道理,晟王不是钟情于陈小暖,而是选个不起眼的王妃让建隆帝放下戒备,以图大计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好办了。

    郑笃初含着淡笑与小暖相互见礼,落座后也不客气,径直道,“郑某此来是想与姑娘谈一谈棉花生意的事儿。姑娘手里握有千亩棉田和织棉工艺的工匠,你如此下血本,定不想赔钱吧?”

    小暖点头,“郑公子所言甚是。”

    郑笃初含笑道,“郑某怀着一片赤诚之心而来,想帮姑娘分忧解劳,将棉布生意做大做强。姑娘若与郑家合作,郑家在秦日爰给姑娘的分成之上,再加一成。”

    “再者,郑家在布料行的实力远超秦日爰百倍。织布、印染、制衣、刺绣,郑家无一不精,姑娘与郑家合作所得的进项,也将百倍于与秦日爰合作所得,姑娘觉得如何?”

    这听起来的确是非常诱人的条件,郑家布行的确在南部几州干得很不错,但是她还真不看在眼里,而且这样的人,小暖绝不会与他合作。因为跟他一块做生意,不叫合作,而是同流合污!

    “郑公子说的的确让小女子动心,但是小女子种棉花、开织布作坊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报答圣恩。”

    骗鬼呢!郑笃初手中的折扇停了停,“姑娘说笑了。”

    小暖情真意切地摇头,“小女子从不说笑,小女子一家深受皇恩,现在做的事都是为了解圣忧,小暖并不缺钱。”

    小暖身后的绿蝶和玄舞看着郑笃初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暗爽。

    有晟王那一车接一车运过来的东西,陈小暖确实不缺钱。郑笃初压住烦躁,笑道,“就算如此,姑娘与郑家合作也不违背姑娘的初心,还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姑娘何乐而不为?”

    小暖异常坚决,“圣上亲口说了要穿绫罗霓裳制的布衣,若是小女子与郑家合作甩开秦东家,岂不是让圣上失望了?这等失信无义之事,小女子不屑为之。”

    郑笃初潇洒地摇着扇子,“姑娘与郑家合作的同时也可以与秦日爰合作,此二者并不违背。”

    小暖这才松了一口气,“听郑公子这么说,小暖便放心了。”

    郑笃初刚露出笑意,就听小暖又道,“小女子和娘亲只负责种棉花和带着工匠研究织布工艺,其他事情都是秦东家在做,小女子也不懂。若是郑公子想合作,就请您去与秦东家谈,只要秦东家同意了小女子这里定无二话。”

    郑笃初想到秦日爰那张讨厌的脸,折扇都扇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