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网游之月球战争 > 第七三五章 友谊馆前的遭遇

第七三五章 友谊馆前的遭遇

    接下来,二人便准备进入到城区当中。

    刚走了两步,白里度发现先前的那个背景音乐系统居然仍旧在,并且也还可以选择歌曲,于是就根据歌名选了一道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共享给了若兰,算是为自己刚刚设错了海拔高度的一种态度声明。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相遇相识相互琢磨/人潮人海中是你是我/装作正派面带笑容/不必过分多说自己清楚/你我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不必在乎许多更不必难过/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我……】

    居然还是一首摇滚歌曲!

    “嗨!这歌不错啊,你以前听过?”

    “没啊,我也是第一次听”

    伴随着欢快的节奏与豪迈的歌声,两个人便快速的离开了湖岸边,而通过湖岸边一块警示牌上的标注,两个也才知道,刚刚二人所掉进去的也并非是什么湖,而是一个水库。

    很快,二人便找到了水库边的一条省道,沿着省道又走了一段距离,就又遇到了几名路人,询问之下,也才算基本摸清了进城的路该怎么走。

    一路之上,二人也在不停商量着此行的计划与对策。

    “火灾发生在12月8日,距离当前就还有40个游戏日,换算成现实时间那就是10天,我们俩真在这个副本里等10天?”

    “那也不用吧,真要等火烧起来,就凭咱们俩也救不了几百号人啊!”

    “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让这场火灾发生?”

    “嗯,道理是这样的,可在实现层面,却是非常难以把握的,从刚刚逍遥介绍的资料来看,这场火灾其实就是一场**来着,如果当时的场地管理人员能够提高安全意识,及早发现并排除掉火灾隐患,那这场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再退一步,如果火灾发生时,安全通道没有被大部分锁死,或者能够立即打开,那也不会有如此大的伤亡。”

    “那你的意思,是不要等到火灾发生,而是我们俩现在就跑过去提醒他们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火灾?”周若兰问道。

    “我估计,咱们真要是这样做,不是被当成精神病撵走,就是被当成危险分子给抓起来。”

    “是啊!还真是很有可能啊……”

    周若兰也随即陷入了沉思。

    白里度脑海中倒也突然窜出了一个想法,于是便开口道:“若兰,其实,倒也还有一个方法,并且也不需要我们在这里耗那么久。”

    “哦?你的意思难道是……”

    周若兰也是眼睛一亮,似乎是明白了白里度的意思。

    “没错,就是咱俩先找到那个即将发生火灾的友谊馆,然后趁半夜没人的时候,直接放一把火,将其给彻底烧毁掉……”

    周若兰睁大了眼睛说了句:“就你鬼点子多!”随即就又点头道:“不过,貌似也只有这个办法最简单省事了,毕竟按照历史的进程,那个友谊馆也早晚都要被烧毁,与其害死那么多的学生,那还不如提早一个月被我们烧掉。”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两个人达成了共识之后,就也加快了进城的步伐。

    很快,二人便拐上了一条叫做昆仑路的马路,找准了通往城区的方向路,便一路走下去,后经过向路人打听,就又拐上了一条叫做友谊路的马路,而二人所要找寻的友谊馆,据说也就在这条路上面。

    终于,在穿过了若干个路口之后,二人也总算是发现了此行的目标,一座外观为纯白色的高大建筑也果真是矗立于马路的右手边,而该建筑物的正面尖顶上也十分醒目的贴有三个红色的大字:友谊馆

    ——系统提示:你于1994年的历史时空中发现了被系统标注的特殊任务建筑——克拉玛依友谊馆,请前往该建筑近前,通过触碰建筑来激活相应的任务。

    两个均收到了这条提示,于是便手挽着手一起走向了友谊馆。

    到了友谊馆的近前,倒也未遇到任何的阻拦,二人双双伸出手,摸向了友谊馆正门前的一根用于装饰的高大石柱。

    ——任务提示:你及你的队友触碰了克拉玛依友谊馆,你激活了特殊的历史时空副本任务【阻止火灾发生】,根据史时推演,该场馆将会于12月8日18时20分左右发生特大火灾,请与你的队友共同配合,设法阻止此次火灾的发生,任务奖励:未知。

    “诶!你们两个人是干什么的?”

    突然而来的喊声也确实把白里度与周若兰给吓了一跳,很有一种做贼时被人发现的感觉。

    二人也立即抽回了摸在石柱上的手,就见到一个女人则也正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我说,你们俩是哑巴不成,问你们话呢,你们是干什么的?在这里摸来摸去的做什么呢?这柱子都被你们给摸脏了……”

    说话的女人语气这么差,气的白里度差点就相要抽刀砍人了。

    周若兰则也立即发声道:“阿姨,你好,我们是京华大学美术系的学生,过来这里写生的,觉得这友谊馆特别漂亮,所以就忍不住摸了一下。”

    “哦?原来是首都来的大学生啊!我告诉你们呐,这里可不是你们随便写生的地方,万一领导来了,看到你们在这里乱来,那我可就要挨批评了,到时候我这个月的奖金也就都没了,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这女人说罢,便从口袋里抽出来一个毛巾,然后便在刚刚二人用手摸过的地方擦了起来。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白里度就也被周若兰给拽离了友谊馆。

    来到了路边,白里度便道:“靠!气死我了,这也就是白天,要是换了晚上,我就叫她立马人间蒸发!”

    “哈哈,瞧把你给气的,这可是游戏啊,你还当真了不成,对了,你不会是有什么暴力倾向吧?”

    白里度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立马解释道:“呵呵,若兰,我哪有什么暴力倾向啊,这不是被气着了嘛,真要让我在现实里遇到这样的人,我也只能是忍了。”

    “嗯,现实中多多忍让没有坏处,很多犯下大错的人,其实就都是在一时激动之下,热血上头,然后就不计后果了。”

    “哈哈,若兰,请你放心,我这人很理智的,才不是那种不计后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