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网游之月球战争 > 第三五〇章 对联解纠纷

第三五〇章 对联解纠纷

    在白里度与天河帮的神秘老大对话的过程中,前期参与偷菜的那二十几位玩家就都陆续站到了他们老大的身后,这其中也自然包括被白里度杀掉的几位,因为在附近不远处就有玩家死后的复活点,这几位在被杀之后自然也是立即跑尸回来复活,这样被扣掉的经验总比直接复活要少一些。

    就在刚刚,天河帮老大突然喊了一句“有话好好说”出来,不仅让白里度大跌眼镜,就连其身后站着的众多手下也都十分的意外:

    “老大!你……”

    “老大!不能怂啊!”

    “对啊,老大,咱们人多,为什么要怕他们,他们才两个人。”

    “都不要吵!”天河帮老大回过头喊了一嗓子,然后才又接着正色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啊!连大诗人李杜白的菜都敢偷?前两天我们华夏与美国的国战是怎么取胜的?是大诗人凭着单枪匹马直捣了对方的老巢换来的!那可是我们这次国战取胜的头号功臣!这样的功臣好不容易种了几块地,结果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东西就都被我们给偷了,你们说这种事如果真要是传了出来,那我们天河帮的脸还往哪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中立足?”

    “咳~老大,你上次不是说,我们只要能把菜和粮食偷到手就行,别的什么都可以不要,包括脸……”

    “哈哈……”其余众人一顿哄笑。

    周若兰也被这一出给逗乐了,手中的弓也顺势收了起来。

    白里度也是彻底服了,不知道这帮家伙到底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而这时,天河帮老大就又转过身,面对白周二人,开口道:

    “哈哈,大诗人,这件事总的来说,其实就是一件误会,我要是知道他们会来你种的地里来闹事,肯定也是会提前制止他们的,那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不愉快了,所以眼下搞成了这个样子,主要责任还是在我们这一方,但真说起收场,毕竟我还是天河帮的老大,如果就这样直接走了,那我也没办法向手下的兄弟们交待,所以你看,你能不能给我那几个被杀的手下出点医药费啊?”

    “……”

    白里度差一点就没爆出粗口出来,这还真是活久见啊,这帮家伙还真是奇葩啊,明目张胆的组团到处偷菜抢粮不说,居然还能够大言不惭的开口要什么医药费,但对面的这位天河帮老大也还真是不简单,这样一件无耻的事情居然也能够被他讲的如此大义凛然,并且还十分的理直气壮,换作白里度如果是第三者旁观,没准还会觉得其说的有几分道理,真是见鬼了。

    白里度压制了一下情绪,这才说道:

    “首先我声明一点,这两块地,包括旁边的这块玉米地都不是我种的,是我朋友种的,但即便如此,也没理由支撑你们像这样到处暗偷明抢;另外你刚才所说的什么医药费,不论具体多少,我也肯定是不会出的,你们如果再赖着不走,那我也不介意再杀成魔头。”

    “大诗人果然有胆色,这几块地既然是大诗人的朋友种的,那我们自然也要同等对待,今后自不会再来捣乱,但如果大诗人不出这医药费,恐怕我背后的这些个兄弟只会认为我这个老大当的不称职,说不上哪天就有人把我给顶替了,到时候你朋友这几块地我可就说不上话了,如果再被偷被抢了,大家的颜面也就都不好看,虽说你大诗人的战力超群,能够以一敌百,但你也不能每天晚上都不睡觉吧?哈哈哈……”天河帮老大说到最后,居然又大笑起来。

    “哈哈,老大说的好有道理!”

    “老大威武……”

    “赶紧给医药费……”

    天河帮一众玩家也跟着在背后起哄。

    对方的一席话也确实说的没错,白里度也是立在当场,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回复。

    “太可恶了,大诗人,大不了这几块地我不要了,下一次我再找新的地方来种。”周若兰见到这种情况,立即在一旁说道,免得白里度为难。

    “那怎么行,这玄水镇周边能耕种的地方应该也没几处,就算再找到新的地方,我估计还是会遇到这帮人。”白里度当即回道。

    “哈哈!大诗人说的没错,这玄水镇周边但凡是能耕种的地方,确实也都在我们天河帮的管控范围之内,所以这位美女也还是别折腾了,结果也都是一样的。其实……我也不想让大诗人为难,如果大诗人真觉得给医药费难以接受,倒也不是没有别的出路……”天河帮老大话峰一转,居然主动进行变招。

    “哦?什么出路?说来听听……”白里度接着对方的话往下问道。

    “哈哈,网上都说大诗人你的文采十分了得,不仅可以现场即兴做诗,就连对对子也是十分的厉害,现在网上盛传的两个千古绝对,据说都是大诗人你临场对出来的,但我对此却是深表怀疑,肯定是你提早就准备好了的。我这里恰好就有一个上联,如果大诗人你真能够当着大家的面对出来,非但我刚才所说的医药费可以分文不取,我的这些手下还可以免费出力,帮助你的朋友将这几块地里已成熟的麦子和土豆都收割出来,并且之前的承诺也依旧算数,以后你朋友种的地我们不仅不会碰,也还会保护的好好的,其他玩家如果要来偷,也得先过我们这道关。”天河帮老大说道。

    听到这里,白里度虽然不太明白对方到底想干什么,但是对对联这种事总归是自己比较擅长的,所以信心也是大增,大声说道:

    “好,上联是什么?只管讲来,我就现在来对。”

    “慢着,大诗人!万一你对不上来又怎么办?”

    “对啊,万一对不上来呢?”

    “没错,老大的上联肯定不简单,他未必就一定能对得上来。”

    “对,我看多半是对不上来……”

    天河帮老大背后居然再次传出了众人的起哄和质疑声。

    “哈哈,大诗人,你看,不光是我不信你,我的这些兄弟显然也是不信的。”天河帮老大双手一抬,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出来。

    “好,刚才我应该是杀了有5个人,如果你出的上联我对不上来,那我就出50金币作为医药费,但你们也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现在可以说出上联了吧。”白里度平静的说道,虽然现在身上只有三十多个金币,但也并不是十分担心。

    “好,大诗人果然够豪爽,那我可就说了,我这上联就是:宇内八荒无不可盗,盗天盗地盗日月,唯邻里乡亲不盗。”

    “嘶!————”

    周围的众人显然也都在认真聆听,当听完了这个上联的内容之后,第一反应就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但也知道这上联的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此刻的白里度也只有在内心感叹,不就是偷个菜嘛,居然还能牵扯出对对联这种事情出来,换了自己去讲给别人听,估计都没人会相信,并且最令自己想不到的是,这家伙出的上联倒也非常不简单,出处不仅无从探究不说,看起来也并非是随口编出来的,倒非常像是早已准备好的,很可能就是一个提早挖好的坑,而自己又巧不巧的又正好掉到了这个坑里,你说冤不冤?

    看来自己也只有把这个上联给对出来,这场纠结也算能彻底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