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剑与剑圣 > 第119章 投资

第119章 投资

    这是苏西第一次杀人,他感觉整个天都在旋转。

    当俩名工作人员将维基斯的尸体抬下时,苏西才从那种恍惚感中走出来,沉默着走下擂台。

    场面鸦雀无声,也许大家还接受不了他们的战神竟然被打死的事实,过了好一会,欢呼雀跃声音才接踵而来,这是对强者的尊重,与敬畏。

    穿上外套,苏西云淡风轻的样子让李天峰,张元二人直发毛。虽然是s省有名的纨绔子弟,但他们的岁数还小,哪里见过这种杀人后还谈笑风生的人。

    打黑拳虽然总有死亡,但其本身并不鼓励分出生死。毕竟打黑拳的人并不多,现在电视上各种格斗项目赚的钱并不比打黑拳赚的少很多,谁会还为此赌上性命呢!

    经过了黑拳的野蛮生长后,现在的地下格斗场已经很少出现过闹出人命的事情,他现在更像是真正的无规则格斗,也变得规范起来。

    当然,也有偶尔失手的时候,毕竟这种无规则格斗相比较而言,还是太过危险。

    其实苏西一开始并不如表面上看的那么云淡风轻,只是当他下擂台时,竟突然很享受这种杀人的感觉,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但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让苏西回味无穷!

    随之而来的,就是气势上的改变,所以李天峰,张元二人才会感到害怕。

    二人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走了,张元则是表示要为苏西压压惊,让苏西委婉的拒绝了。

    张元知道这是苏西在生他的气,在刚才最关键的时候,张元选择了沉默。他也是心里面苦笑,选择苏西,就是和张家,和风家,和他父亲,和整个s省的势力作对,他哪里敢选择苏西。

    可在刚才苏西打死维基斯后,张元又改了注意。

    他改主意的原因是他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冷冰冰的目光在盯着自己。

    不用想,这道目光绝对是自己那个心狠手辣的好弟弟的目光。

    从小,张元就被他弟弟张进欺负,他想要的东西,张进一定会抢过来。抢不过来就毁掉它。

    张元小时候有一条阿拉斯加犬,他十分的喜欢。后来那条阿拉斯加就无故的消失了,第二天,张进过来,说是炖的狗肉,请张元吃。

    张元知道那就是他的爱犬,他发疯的要殴打张进。谁知张进早就带着自己的小伙伴埋伏着,就差个打自己的理由了。

    那一次,张进被打的很惨,他哭着找父亲帮忙,却被他后妈说就是小孩子之间玩笑给一笔带过,而后又挨了一顿揍。

    从此以后,张元就明白了父亲靠不住,只能靠自己,他也知道父亲以后的家产绝对不会是他的。

    他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从此以后,他就小心翼翼的活着,先是讨好自己的弟弟,让他不再欺负自己,而后有暗地里培养自己的势力,并且学会了明哲保身。

    随着年龄的增大,曾经的小恶魔变成了一个看上去很内向的男孩,可张元知道,小恶魔还是小恶魔,不会因为面向而改变。

    他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了,可自己能做什么呢?做什么能改变父亲的看法。

    他一直想不出来,直到刚才苏西杀死维基斯他才明白。

    想要改变父亲的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自己所能做的,就是抢回来,像上古时代那位姓李的皇帝一样,自己抢回来。

    但想要像那位李皇帝那样抢回来简直太难了,他一没有人脉二没有资源,拿什么抢?

    至于那些能够帮助他的贵人,他凭什么让人家另眼相看他。

    所以他只能赌。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却很难,他要赌苏西的未来。

    他给苏西一个劲的道歉,同时也开始诉苦。苏西也明白张元的难处,于是一带而过。

    但是张元的举动让几个跟他富家子弟脸色变白,就连洛离也是悄悄的捅了一下张元,小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张元装傻道:“怎么了,苏西是我请来的,难道我不进一下地主之谊吗?”

    看到张元铁了心要结交苏西,洛离也知道说不了什么。作为一个小圈子的人,她自然知道张元的尴尬之处。作为s省张家的长子,却跟他们这种s省二线家族的子弟混在一起,根本挤不进去一线纨绔子弟圈,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洛离家境也不错,家里是开公司的,平常父母也很宠着她,才造成她这样的性格。

    但是有些事情她敢凭借自己美女的特权胡闹,有些事情却不敢,在李天峰与张进联合到来后,她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此刻已经有了抽身而退的想法。

    跟洛离同样想法的人占了大多数,他们的父母都在s省内,哪里敢卷入风家与青帮之争。就是那些脑袋不太灵光的,此刻也收到了家里的电话,让他们赶快回家。

    张元自然也收到了,他已经将电话给关机了。至于张进,更是巴不得他犯点什么错误。

    从地下格斗场出来时,只剩下苏西、张进、王子萱三人了。

    苏西眯着眼睛看着张进,不知道这小子脑子里想着什么,眼下这个局面,谁再敢结交苏西就是跟风家作对,张进身为张家的人还敢顶风作案,这不是给他父亲上眼药呢嘛!

    但是张进并不在乎,眼下已是黑夜,张进带着王子萱苏西二人来到了一处很是僻静的酒吧,酒吧人很少,很是幽静,但是装修并不错。

    张元要了几瓶啤酒道:“这家酒吧人虽然不多,但是酒还是很好喝的,我时常带着子萱在放学后来这做一做。”说到这苦笑道:“每当我不高兴的时候,带上子萱,来这坐一坐,心情都会平复很多,也多亏了子萱,我才能走出低谷,让我明白,世间还是有那么多值得我追求的事情。”

    说到这,张元牵住王子萱的手道,深情沫沫道:“子萱,就算我张元以后的日子过得再艰难,都不会放下你。”

    王子萱听后脸色有些红,而苏西也从这一举动看出,张元与王子萱应该是跨过了那条线。

    苏西喝了口啤酒道:“张少把我约到这里并不是想说这些吧!”

    “哈哈,苏少果然聪明,当初见你第一面时,我就认为你非池中之物,今天我还是这样说,难道苏少就猜不出我的心思吗?”张元也喝了口啤酒道。

    苏西听后沉默片刻道:“我不认为我有那么大魅力,让你违背你父亲。”

    张元听后呵呵笑了几句道:“父亲?他认我吗?”说到这狠狠的将一大瓶啤酒一饮而下,又嘿嘿笑了俩声道:“很小的时候我母亲就死了,至于死因,我并不清楚,但我想终究是那恶毒女人搞的鬼。”说到这,眼睛有些潮湿。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第一次见你时,我被薛长青落了面子,不敢出头,而是躲在子萱的后面。当你来a市后,李天峰与我那好弟弟一起前来,我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在你心里,我一定是个贪生怕死,只会躲在女人后面,吃着家里老底的废物把。

    苏西没有回话,事实上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我如果不这样,怎么能活到现在呢?废物就废物吧,总是能活着啊!”说到这自嘲的一笑道:“你有没有体会过什么叫生不如死,你身边的亲人,仆人,甚至是家里的花农,下一刻突然就变成了要杀害你的恶人?没有吧,我可是体会过,就在我7岁那年。”

    苏西听后继续沉默,张元继续道:“其实家里面谁都知道,就是那个恶毒女人干的,她想要杀了我。但又能怎样呢,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宠着她,对我也是厌恶至极,我甚至听他私下说,他怎么没有死掉?”

    哈哈哈,这是一个父亲能说出来吗?他想让我死掉,我偏不,我为什么要死,虽然是他给我的生命,但要不要死显然不是他能决定的。

    从此以后,我就活的小心翼翼,也许是从那时开始,我就明白,在活下去面前,一切都变得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活着。

    随着岁数的渐渐长大,也有被我那好弟弟被欺负后可怜的样子,父亲终于是感觉有愧于我,让我不再整天生活在担惊受怕中,但这又能怎么样呢?从小我就知道,我那好弟弟天性凉薄,父亲在还好说,哪天父亲不在了,我看定躲不过我那好弟弟的毒手。

    我只想活下去,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奢望。

    说到这,张元眼圈有些红,让王子萱很是怜惜,递给张元收卷,张元对王子萱道了声谢谢,将眼角的泪水擦掉。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说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并不能帮助你什么。”看着张元不知道几分真几分假的表演,苏西无动于衷。

    “现在的你当然帮不了我什么,我看重的是你的未来。”张元看着苏西,一字一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