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剑与剑圣 > 第79章 天生的

第79章 天生的

    苏西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电视剧,男主角赌反派自己叫他他肯定不敢答应,于是男主说道:”孙子,叫一声给爹听听。“

    他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要被无形的风压捏爆了,血量缓慢有序的往下掉,他还是看着曹良道:”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曹良一脸的问号,下意识道:“有何不敢?”

    “孙子!哈哈哈,你倒是答应啊,给爹听听。“苏西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但还是哈哈大笑道。

    曹良听后真想直接捏死苏西,他呵呵笑了俩声道:”你这是在找死!“

    “那你杀了我啊!”苏西挑衅的看着曹良。

    曹良听后又是呵呵笑道:“我这个人最不愿意做的就是杀人了,况且你身上还有秘密没有说出来。”说罢,风压减小,苏西重新恢复了正常。

    恢复正常的苏西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喂了个补血药,同时警惕的看着曹良道:“看来你是那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哈哈,识相的就快放了我,要不然有你好看。”

    曹良听后啧啧道:“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明明处于劣势,却还是敢挑畔我,真让我看不懂!让我想想。“说到这拍了下脑袋道:”啊!我想起来了,对付你这种人,就得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活着真是遭罪。“说罢从口袋中拿出一片药丸道:”这片小药丸是我亲自培育出来的,至于效果吗!嘿嘿,就是让你的全身都处于敏感状态,你的触觉感官会是平常的十倍,怎么样,适不适合你?“

    听到这片小药丸,苏西咕噜了一下口水,尼玛,游戏中怎么还会有这种药,但是咱输阵不能输嘴,他确信曹良不敢杀他,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激怒曹良,好让他恼羞成怒失去判断,但又不至于杀掉他。

    苏西哈哈笑道:”有何不敢,你尽管试试。“

    曹良听后眯了眯眼睛,将小药丸给苏西吃下,苏西立刻感觉全身上下都敏感了许多,甚至就连风吹一下都能感觉到轻微的疼。

    紧接着曹良又拿出一颗药丸来,对苏西温柔道:”这片药丸叫做奇痒丸,吃下后会让你全身奇痒无比,我再问你一遍,信件在哪里?“

    “在你麻麻怀里,你快去你麻麻怀里找一找。”苏西哈哈笑道。

    曹良听后冷呵一声道:“吃下去后,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出来。”说罢就将药丸给苏西喂下。

    药丸下肚后,苏西只感觉全身非常的痒,那种感觉,就像是有无数蚊子在你身上所有的地方都吸了一口血,再放大十倍,就是他的状态了。他想要挠,却被风压束缚住,一点动作也做不出来。

    “哈哈哈哈,好爽!”苏西面色古怪,一会瞪大眼睛,一会呲牙咧嘴,全身颤抖不停。

    “啊!再加把劲,come on baby.

    菲儿和曹良都是脸色古怪的看着苏西,这期间苏西一直发出那种能让人遐想连篇的语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干什么羞羞的事情。

    俩个药丸的威力直到半小时后才过去,过去以后,苏西如一滩烂泥般瘫在地上,双手还下意识的去挠。

    曹良看着苏西陷入沉思,苏西嘿嘿笑道:”还有什么招你都用出来吧,我说过,不能保证我俩的安全,你别想得到情报。

    曹良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道:“我记得你说的第一句话是情报被我藏起来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可是我很好奇,如果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这位小姐当时在哪里呢?“

    苏西感觉到一丝不妙道:”你想说什么?“

    “让我想想。”曹良拍了拍脑袋道:“你说那句话无非就是开场就将我引过来,所有的心思全都花在你身上,不要去关注旁边这位小姐,是不是?”

    苏西脑袋嗡的一声,脸上发出不自然的笑声:“你说什么瞎话,这个人真是奇怪。”

    曹良眼睛微眯,将手指轻轻的划过菲儿的脸庞,菲儿发出啊啊的叫声道:“你要干嘛,我我我。”

    “真是如绸缎般的皮肤啊!”曹良叹了口气。

    苏西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已经急开了花。

    曹良的手指顺着菲儿的下巴往下摸去,摸到了菲儿那对虽小却很挺拔的存在,并且……

    刺啦!!!

    苏西眼睛瞪得老大,菲儿也傻了,这游戏还能这样玩?这也是npc,我我我,我要投诉游戏公司!!!

    只见曹良将菲儿的正面衣服完全撕了下来,一对挺拔的小白兔暴露出来。菲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狠狠的瞪着曹亮。

    她也只能狠狠的瞪着曹良了,就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眼角又泪水滑落。

    苏西瞪着大眼,這菲儿的小白兔形状还真不错,额,想哪去了,我只是观摩观摩。

    他叹了口气,知道演的也差不多了,说道:“你放开她,我带你去取情报。”

    曹良嘿嘿笑了俩声道:“早知如此,何必还要我這么辣手摧花,不过姑娘的小白兔形状还真是好看。”

    英雄所见略同啊!苏西眼睛一亮,又立马暗了下来。

    這给菲儿气的,连忙换了个外衣装备,敢怒不敢言。

    俩男一女苏西与菲儿在前面走着,曹亮在后面跟着。菲儿有些羞愧道:“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被逼取拿情报。”

    苏西对菲儿眨了眨眼睛,嘴上说道:“没什么,丢了就丢了吧,总比让你受辱好。

    菲儿一听,对苏西的好感度立马大增,再也不觉得苏西面目可憎了。

    ”哼!小鬼,看不出年纪不大,小嘴倒很甜啊!“曹亮嘲讽道。

    苏西切了一声道:“怎么滴,你羡慕啊!羡慕也没用,這是天生滴,你这笨嘴是肯定学不会了。“

    ”扑哧!“菲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曹良没有说话,心里面怒吼道:臭小子,等我拿到情报,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西带着菲儿曹良走了很远,菲儿早就知道苏西带曹良来的地方并不是情报之处,也不说话,心里倒是很着急,不知道苏西要怎么院这个慌。

    曹良也起了疑,心想要是这小子敢说谎的话,一定要多给他点颜色瞧瞧。

    ”诺!就是這里了。“苏西指着身前一处巨大的洞穴道。

    菲儿看到这个巢穴心里面银牙紧咬,這个杀千刀的猥琐男,竟然把曹良带到了冰雪霜狼的洞穴。

    苏西看了看眼前这副天寒地冻的环境,就知道自己来到了一处特殊妖兽栖息之地,他能感觉到里面有一种并不算强大的妖兽,但并没有闻到自己洒在请报上那独特的味道。

    他刚要说话,苏西就懒洋洋道:”你是说为什么你闻不到气味吧!我把信件和避兽香放在一起了。“

    避兽香!曹良眼睛一眯,這种东西他倒是知道,能够散发出一种对妖兽来说非常刺鼻之物,只要携带這种东西,一般妖兽就会对你视而不见甚至是躲开你。

    只是這种东西所需要材料极为珍稀,他也只是听过而已。

    他这么说的话倒也说得过去,这小鬼身上带着避兽香,就不会遭到妖兽的攻击。

    “既然你身上有避兽香,那你就去把信件取出来,我和这位小姐在这里等你。”说到这还特意将手搭在菲儿身上,菲儿明显的一颤。

    苏西听后眯了眯眼睛,笑了笑回答道:”好!“说罢就进去了。

    曹良感觉哪里不对,苏西明明知道情报到手之时就是他们俩的死期,怎么还会心甘情愿的去那清白。

    不过曹良也不担心,反而想知道苏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自认为实力强大,足以碾压一切阴谋诡计。

    苏西走了进去,看到还在里面睡觉的寒冰霜狼,拿起石块就朝它丢去。

    避兽香虽然会让妖兽躲避你,但這有一个前提,就是你不去攻击它。

    苏西的石头伤害估计连破寒冰霜狼的防御都难,但這是对他严重的挑衅,双并爽朗硕大的狼头狼吼一声,就要来一发冰霜之咆哮让苏西明白激怒它的代价是什么。

    苏西打完寒冰霜狼掉头就跑,冰霜之咆哮顺着差一点就伤到他,這让苏西不由自主的诅咒着菲儿以后生儿子没**,要不是她将自己俩个疾风步全都逼出来了,自己至于這么狼狈吗?

    终于是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看到曹良,苏西赶忙道:“糟糕了,我的避兽香竟然到了时间,被这头畜生给发现了。”

    哼!果然要起幺蛾子。曹良心里想到,五指张开对准苏西,苏西只感觉自己被强风束缚住了身体,而后曹良一拽,就拽到了他身边。

    曹良意味深长的看了苏西一眼,没在说话,而是专心致志对付起寒冰霜狼来。

    他五指对准寒冰霜狼,寒冰霜狼朝他冲来,突然撞到了一堵厚厚的透明墙,這堵厚厚的透明墙名叫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