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我的末世红警帝国 > 第400章 长空之上(下)

第400章 长空之上(下)

    听到陈锋如此发问,尽管内心中的不解与疑惑愈发增大,但跟随着老爷在江湖和生意道上跑了这么多年,本是行伍出身的秦钢也早就摸通了一些基本的门道,什么东西该问什么东西不该问这样的常识性问题秦钢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

    如果是真的有必要且能让自己知道,那么少爷届时必定会主动告诉自己,不必要的发问只会造成尴尬甚至于麻烦,知道的越少就活得越好,所以自己眼下只要回答好少爷的问题就可以。

    深吸了一口气后在心里逐渐罗列出了一份名单,深思熟虑地再度将之细细审核过一遍之后,内心中拿定了主意的秦钢终于面向着陈锋缓声开口。

    “少爷,是这样的,因为老爷生前对家里的这些伙计兄弟们都相当不薄,钱物和赏赐方面也是向来都不吝啬,甚至对不少家里条件不好和父母子女重病缠身的伙计们都有过救命之恩。所以即便是在昨日的丧尸围攻以及得知老爷离世的消息后,咱家留守的这些伙计们也没有一个是临阵脱逃的。”

    “我昨天夜里还私下问过他们,就说这眼下老爷没了,兄弟们都打算怎么办。结果不出所料,没有一个人说是认怂要走,说是只要少爷能挑起咱陈家大梁,兄弟们就继续跟着您干。”

    话语一顿后眼神一凝,思绪飞向了城外的秦钢随即想起了陈家护卫中枪法和技艺最为精湛的那一批人面孔,并在稍稍思索一番后向着陈锋道出了实情。

    “外面跑押运的兄弟们虽然还没接触,不过能上粮道护粮的伙计可个个都是老爷亲自挑选出来的忠心好手!我想只要少爷不开了他们,就凭老爷在世时对他们的恩惠,要是有人敢半道上跑了的话可是会被兄弟们戳他脊梁骨的!”

    听完秦钢这一番叙述后内心不由大喜过望,自己那个已经过世的“便宜老爹”所给自己留下的这笔宝贵人力资源遗产正是眼下陈锋所最需要的东西。

    有了这一百多号对自家忠心耿耿的护卫们在,结合着从那罪犯手中缴获的二战系统之后,陈锋自问自己已然是有了在这世界中安身立命的本钱。

    待到因些许激动而起伏不定的思绪平静下来后,定下了心来的陈锋遂决定进行行动开始前的最后一个步骤——将一切事情的真相告诉秦钢。

    于脑海中组织好了语言之后随即开始缓声开口,只是陈锋此刻的语气在秦钢听来却是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包含在其中。

    “秦哥,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东西虽然可能会令你感到惊讶,但这些都是经过我缜密调查以后所得出的无可辩驳事实,所以从现在起,我希望你能认真听好我所说的每一个字。”

    眼看着秦钢那有些诧异和疑惑的面孔,回忆起自己于那少尉的记忆中所看到一切的陈锋终于开始了诉说真相的行动。

    “一切都要从我的大学同学,也就是秦都市最大贩盐商的李家少爷李青玉开始说起......”

    咣当——

    一阵失手碰倒了瓷杯后破碎一地的声音于房间中骤然响起,仅仅不到十分钟后,从陈锋口中了解到了所有事实真相的秦钢几乎无法相信自己方才所听到的一切。

    “少爷...您,您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真的是那该死的李青玉为了一己私欲才图谋用这种手段陷害我们陈家!?”

    早已料想到自己口说无凭的陈锋自然不会指望着仅凭自己的一面之词就能说服所有人,不论在任何时代,只有证据这玩意才是能说服人心的最优存在。

    对于秦钢那面色呆滞中的失声发问不置可否,早就已经做好了相关准备的陈锋随即伸手一摸将自己随身带来的一整摞照片丢在了桌上。

    在这个稍显落后的时代,彩色照片的技术尚且属于未能普及到民间的黑科技范畴。所以眼下陈锋顺手抛出的这摞照片实际上是将那徐姓少尉的某些记忆片段给截图下来,再加以黑白旧化处理后的产物。

    于陈锋的动作之后连忙伸手一把抓起了面前这摞照片翻看起来。

    那徐姓少尉与李青玉言谈甚欢的丑恶嘴脸、还有率队蹲守在陈家大院一条街区外注视着丧尸冲击陈家的情景、以及最后那张一枪托甩在陈锋脸上的狰狞神情......

    照片上所有的一切尽管已被黑白旧化但仍旧是那样的清晰与熟悉,回想起那历历在目场景后的秦钢终于在咬牙切齿中抑制不住自己内心冲天的怒火,一把拔出了腰间的20响镜面匣子后眼看就要拔腿而出。

    “李青玉你个小王八蛋!老子这就去把你的肠子掏出来喂狗!”

    见此情形的陈锋自然知晓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达成了预定的目的,便立刻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要去寻李青玉拼命的秦钢将之硬生生地按回了炕头。

    对于陈锋的行为非常不解,几乎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秦钢完全是在用吼的方式说话。

    “少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拦着我!?老爷就是因为李青玉这个小王八蛋才没了的!你别拦着我,我这就去把那个狗日的头给剁下来拿去祭奠老爷!”

    一阵急躁又发狂的话语后红着眼眶再度站起了身来正欲拔腿而出,与之对应的则是陈锋那同样狂暴面容下的再度将之一把推回。

    “你疯了吗!?啊!?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和一把破枪,就能在李家几十号护卫中取李青玉首级如探囊取物般吗?办事讲的是计划和谋略,不是凭着你的一腔怒火就能随便胡来!”

    被陈锋怒吼着狂暴的话语又一次一把推回后终于呆坐在炕头上逐渐冷静下来,回忆起自己当年被老爷救下一幕的秦钢竟连手中的钢枪滑落在了地面上都丝毫不知,内心中心如刀绞的秦钢终于在回忆浪潮的冲击下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感,两行热泪竟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瞬间淌了下来。

    “少爷,我秦钢对不住老爷他老人家啊!老爷救我秦钢于生死危难之际,还给了我钱为我娘下葬,我却在歹人陷害他之际连保护他的安危都做不到!我秦钢惭愧,惭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