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秘战 > 第590章 费尽心思

第590章 费尽心思

    琢玉阁古玩店。

    听姜新禹讲完事情经过,魏忠文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说道:“看来你是对的,必须让童潼离开堰津!”

    姜新禹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要处理好案发现场,我担心童大奎会留下线索,如果军统查到他,自然还是会查到童潼的身上。”

    魏忠文略一思索,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的人去善后?”

    “没错!童大奎乘坐明早五点钟的船,他应该四点多就会出门,到时候咱们的人再去。除了要抹去童大奎在现场遗留的痕迹,最关键的是,那副手铐一定要找到!”

    “如果找不到,敌人会通过手铐查到你?”

    “手铐是日伪时期的,本来没有线索可查。但是,孙杰见过这副手铐。”

    “孙杰是谁?”

    “行动队的一个组长。”

    “既然是这样,你干嘛要给赵宇这副手铐?”

    姜新禹摇了摇头,说道:“我以为童大奎会选择逃跑,没想到他敢对赵宇下手,是我大意了,疏忽了他的护主决心!”

    魏忠文劝慰道:“这也怪不得你,他是帮派出身,做出的决定,难免会让人想不到……放心吧,只要手铐在现场,就一定能找到!”

    “应该在现场,童大奎没必要带着它。”

    “明天你回来的时候,看到收古钱币的牌子挂出去,就可以来我这里把手铐拿走。”

    姜新禹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说道:“还有,最好制造一个类似入室抢劫的假现场,用来扰乱敌人的调查方向。”

    魏忠文说道:“制造假现场,骗过警察的眼睛,似乎还有可能,军统在这方面可都是非常专业,我担心,他们会看出破绽!”

    姜新禹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制造假现场,只是一个幌子,这件事我另有安排,时间太晚了,就不和你详细说了。”

    魏忠文知道,既然姜新禹这么说了,肯定是想到了应对的办法,于是说道:“好!我知道了!哦,对了,想要把童潼顺利调走,你最好想办法和她疏远一点,感觉……她似乎对你动了感情。”

    姜新禹苦笑道:“是啊,真是一个麻烦……”

    十几分钟后,姜新禹离开古玩店。

    回到家里,童潼说道:“你去哪了?走的时候都不说一声。”

    姜新禹脱下外套,递给一旁的小纽扣,说道:“出去买包烟。”

    “就不能等到明天再买,你快赶上大烟鬼了!”童潼碎碎念叨着。

    “不抽烟的人,跟你说,你也理解不了。”姜新禹撕开香烟封口,点燃了一支。

    童潼撇着嘴说道:“吃喝漂赌抽,你占了四样,离五毒俱全也不远了!”

    姜新禹看了她一眼,微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五毒俱全?”

    “你!”童潼脸涨的通红,瞪着姜新禹半晌,忽然笑了,说道:“你今天就是故意气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哼!”

    说着话,她站起身说道:“小纽扣,床铺好了吗?本小姐要休息了!”

    目送童潼走出客厅,姜新禹喃喃着说道:“看来,非得让你亲眼看见才行……”

    …………

    军统堰津站。

    会议室。

    由情报处牵头,临时召开这次会议,主要是因为赵宇被杀一案。

    周俊臣说道:“法医经过尸检,赵宇是窒息而死。另一名死者李爱国,头骨都被打碎了,凶手手段十分残忍。”

    冯青山说道:“警察局刚刚打来电话,认为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案,屋子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

    姜新禹提出了质疑,说道:“入室抢劫?不会吧?李爱国这个人我知道,他在码头上工作,薪水收入有限,匪徒会选择这种作案目标?”

    吴景荣微微点了点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况且现场还有一个带着枪的赵宇,普通匪徒去了也是束手就擒的份儿!

    冯青山解释着说道:“李爱国这段时间,出手十分阔绰,经常出入高级场所,至于他哪来的钱……这个还在调查!通过现场勘查,行凶者至少有四个人,遗留下来的脚印十分明显。”

    吴景荣轻咳了一声,周俊臣立刻说道:“哦,李爱国是我的线人,他刚刚领了一笔线人赏钱。”

    冯青山恍然,说道:“这就难怪了……不过,赵宇为什么会出现在李爱国家里?他不是被抽调给行动队了吗?”

    姜新禹说道:“哦,我安排赵宇跟孙杰一组,孙杰说,赵宇跟他打了招呼,说是见一个线人,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周俊臣接口说道:“李爱国虽然是我的线人,但是平时一般由赵宇负责联系。”

    乔慕才随手翻阅着尸检报告,说道:“凶器找到了吗?”

    周俊臣说道:“在李爱国家里找到一把带血的斧子,应该就是杀死李爱国的凶器,至于赵宇……凶器应该是铁丝之类的金属物,因为他脖子上有明显的伤痕。”

    吴景荣手指轻敲着桌面,一直在听着案情分析,此刻说道:“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李爱国是拿到了一笔赏钱,不过,为了这点钱,连杀两人,其中一个还是军统的人……听上去不太可信!”

    姜新禹说道:“副站长分析的很有道理……我刚刚还在想,咱们的思路是不是出现了差错?”

    “姜队长有何高见?”吴景荣饶有兴致的问道。

    姜新禹笑了笑,说道:“高见不敢当。现场我也看了,屋子里确实很凌乱,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像是一个假现场!”

    冯青山表示同意,说道:“我也这么认为,衣服被子扔的到处都是,太刻意了。另外,赵宇是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可见,凶手很可能是熟人!”

    他转脸对周俊臣说道:“周主任,赵宇有没有惹到什么人?”

    周俊臣犹豫了一下,说道:“前一段时间,赵宇和青帮的龙四海发生过冲突……”

    乔慕才沉着脸,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么重要的情况,为什么不早说!”

    训斥了周俊臣,乔慕才对冯青山说道:“冯处长,这件案子由情报处负责,秘密调查这个龙四海!”

    “是!”冯青山躬身说道。

    姜新禹暗暗松了一口气,自己费尽心思,总算把案情带到这上面来了!

    袁文奎死后,帮里的几位老大谁也不服谁,青帮在堰津实质上四分五裂,这种混乱时期,一些实力派脱颖而出。

    龙四海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地盘主要在红桥一带,生意囊括了暗娼地下烟馆赌场等等,甚至还经营了一家电影院。

    以他现在的势力,要说因为个人恩怨,谋杀一个普通的军统人员,也并非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