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民国奇人 > 第十七章 三爷与度公

第十七章 三爷与度公

    小木匠为什么会选择毫不犹豫地动手,没有给自己留一丝余地呢?

    因为那个三爷转身离去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了极为浓郁的杀气,小木匠身体里潜藏着的小黑龙感受到了,并且迅速传达到了小木匠这里来。

    而这才是他刚才慌张与惶恐的真正缘由。

    事实上,都不用小黑龙提醒,小木匠的右眼处灼热滚烫,带着红光,也足以让他为之震惊。

    这帮自称是“复国社”的家伙,从事的,是改天换地的泼天大业,格外需要神秘为外衣,而现如今他已然知晓了对方的身份,那么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要么选择加入他们,同流合污,成为复国社的走狗,要么就是被杀人灭口。

    死人,才是真正能够保守秘密的人。

    所以小木匠在那赤鬼走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必卑躬屈膝,不必苦苦求饶,而是完全凭藉着自己,逃出这魔窟之中去。

    而且得快,因为他能够感受得到,那个戴着墨镜,穿着厚实黄马褂的三爷,有着他难以抵御的实力。

    唰

    小木匠陡然出刀,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地将赤鬼头颅斩下,然后猛然转身,朝着工棚后面陡然冲了出去。

    这一刀他很满意,凌厉诡异,轻灵飘忽,有点儿当初斩下鬼王头颅的那一下。

    而随后,小木匠的长刀再一次挥击,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架势,朝着拦在自己面前的那家伙连着斩了八刀。

    他颇有种疯子打架的气势。

    围着小木匠的这帮人,个个都是精锐之辈,特别是那个赤鬼,一看就知道是手底下有着多条人命的亡命之徒,但因为那福总管的吩咐,他们只以为是教训小木匠,所以虽然有所防备,但终究没有如临大敌的对待,反倒是给小木匠有了可趁之机。

    小木匠以凶狠的架势闯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之后,并不缠斗,而是箭步直冲,来到了那工棚后面。

    他手中的寒雪刀猛然挥击,将那油毡皮给划破,露出了一个空隙,然后冲了出来。

    他冲到了工棚后面,朝着那木桩子猛然一脚蹬去,将这一片给直接弄垮,转过身来的时候,瞧见戚师父和他的两个徒弟,正一脸惊恐地看着他。

    很显然,戚师父没有想到,小木匠不但没有被留住,反而杀出来了。

    这个后生仔,不但手艺不错,而且身手也极为了得。

    戚师父心中有鬼,浑身发虚,吓得往后跑,结果因为紧张,一转身就摔了一大跟头,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时,小木匠已经使用那鬼王传授的提纵术“登天梯”,朝着庄子外跑去。

    小木匠手提一把寒雪刀,健步如飞,冲了十几米,那追兵便冲出了工棚。

    他们在那福总管的张罗下,呈扇形一般,朝着小木匠围了上来。

    前面有高墙和房子,小木匠并不停留,借着冲势,那脚在墙上点了几下,却是直接跳上了墙头,然后在屋子上飞檐走壁起来,在偌大的庄子里一阵闹腾,鸡飞狗跳。

    这厢边,小木匠夺路狂奔,而警戒声一响起来,立刻有人从四面八方扑来。

    在庄子里一处三层高楼之上,一个拉着厚厚窗帘的房间,露出一丝空隙来,先前离开的三爷取下了墨镜,正冷冷地看着在庄子各建筑上面跳来跳去,往外跑开的小木匠,缓声说道:“度公,此子有点儿意思啊,您觉得呢?”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身材清瘦,胡须微长的老者。

    老者眯眼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个人,咝,看不清啊”

    三爷哈哈大笑,说道:“度公不是当今帝王术第一传人,对望气识人之法最为精通么,怎么连一个小木匠,都看不透呢?”

    他性情孤傲,为人冷淡,但是在这个老者面前,却多了几分亲近与尊重。

    毕竟他的出身不凡,身边这位老者,也非寻常人物。

    人家伴在洪宪身边左右政局的时候,三爷也只是个小屁孩儿呢,是老者一步一步地调教,把他变成当今的模样。

    在旁人的眼中,度公此人,堪称“帝师”也。

    度公对三爷的脾气十分了解,并不着急解释,而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说道:“此人身上,似乎有升龙之气,若是能够将他给擒获了,我来帮你降伏;如果能够得了此人相助,或许大业有成呢”

    听到这话儿,三爷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玫瑰般的红色,随即他问道:“哦,度公对此人,如此看好?”

    帝师度公的评价,着实是出乎三爷的意料之外。

    而度公抚须笑了笑,却没有应答。

    三爷瞧见那小木匠已经冲出了庄子去,有些意外,拍了拍手,门外有人支应,而他则吩咐道:“叫董惜武去吧,将人给我带来。”

    门外那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禀道:“爷,董教习昨日为了三天后的局忙了一整夜,刚刚歇下要不我叫其他几位供奉吧,就那小子,没必要兴师动众,其他几位供奉过去,也是手到擒来”

    三爷听到,寒声说道:“姜一山,我做什么,需要你来把关么?董惜武受我龙脉供奉,就得给我当狗,让他去办点事儿,有什么好客气的?”

    他话语严厉,一字一句,宛如钉子一般扎人。

    门外那人听了,却是吓得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说:“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这时那度公开口了:“行了,董惜武如此忙活,也是为了你让其他人去吧。”

    三爷这才说道:“还愣着干嘛?没听到度公说的话么,赶紧啊”

    门外那人赶紧爬了起来,出去通知人,而三爷则与度公说道:“度公,我跟那帮罗马尼亚来的家伙仔细聊过了,也下定了主意,决定通过他们的方法,再结合老祖宗留下的萨满术,融合龙脉之力,完成这一次的献祭九十九位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处子血我已经准备妥当,另外亡魂也收集完毕了,只不过认识的这些人里,我只信你一人。所以特地把你叫过来,而三天之后的仪式,我也希望由你来帮我主持”

    度公听了,长叹一口气,说道:“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多说什么,复辟一途,险恶无比,现如今大势已然不在爱新觉罗氏这边,所以你兵行险着,也无可厚非”

    他言语之中,多有批评之意,而三爷则双手抱住,鞠躬到地,认真地说道:“请度公助我。”

    度公叹气,终究还是拗不过这个自己亲自教出来的弟子,说道:“好吧。”

    三爷得了允诺,心中欢喜几分,然而就在此时,门外那人报:“爷,人没追上,跑了。”

    “什么?”

    三爷闻言大怒,问道:“怎么就给跑了呢?你不是跟我说,多图,宁顾几个人,对他是手到擒来的么?”

    那人慌张地解释道:“本来是这样的,不过半路上杀出了一个人,帮他掩护,将人给救走了。”

    三爷问:“看清楚是什么人了么?”

    那人说道:“说是茅山的手段那人用了青云符,还有莲花铺路,这都是茅山长老级别的实力。”

    三爷的身子在不断地发抖,脸阴沉得可怕,显然是憋着无穷的怒火。

    眼看着就要爆发,那度公却出言喝止道:“静心”

    三爷开始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舒缓下来,而度公则缓声说道:“金陵离句容不算远,这儿是茅山的地盘,如果我们惹到了那帮人,只怕会很麻烦你三日之后,还有大事,万万不可耽搁,事已至此,我们先撤离此地,另外找地方”

    三爷伸手,拍在了那紫檀木的书桌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茅山,茅山等我大功告成,化身地仙,必定杀上茅山,踏平洞府!”

    小木匠在林中狂奔了一刻钟左右,瞧见身后的追兵消失不见,方才停下来,双手撑着一棵树,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五脏六腑拧成了一团,胸口跟拉风箱一样地起伏着。

    他感觉到胃部一阵难受,张开嘴,哇的一声,哗啦啦吐了一地。

    这时身后走来一人,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你还好吧?”

    小木匠吐过之后,感觉好了一些,虽然呼吸依旧着火一般,却能够通过调节来,于是吐了一口浊气,点头说道:“嗯,我没事。”

    随后,他转过身来,问那人:“萧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救了他的人,却是先前在天王镇有过一面之缘的萧明远。

    萧明远笑着说道:“我去金陵啊,你呢,好端端的,怎么被那么一帮家伙追杀呢?”

    小木匠听到,不由得难过起来:“嗨,这都是给钱闹的啊,早知道,就不找他加钱了,呜呜”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