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圣忏悔者与第二腐首(二合一章!)

第五百五十二章 圣忏悔者与第二腐首(二合一章!)

    唐奇在这个世界重生,并踏入神秘侧已经过去许久时间,在此期间,他接触过大量强大存在,甚至与“神灵”这种神话传说中的存在也打过交道,甚至他现在也触碰到了神灵的力量。

    但若是让他说出第一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神秘侧强者。

    答案,与此时脑海中浮现的记忆融合在一起。

    记忆中,分别浮现两道画面。

    一道,是还在圣荆棘高中时,他亲眼看着几个作死富二代挖出了被封印的魔怪。

    另一道,是梅瑟市最后大决战时,那“邪神之肠”与骑士剑出现。

    这记忆同时指向一个人,一个在久远时代的英雄。

    唐奇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木屋前的门牌上,一个正在勾勒出的全新名字。

    在那笔画未彻底成型之前,唐奇先一步开口:

    “马丁·西姆斯!”

    “轰隆!”

    随着那仿佛蕴着魔力的名字响起,难以想象的浩瀚之力,那柔和的、坚韧的神性光辉汹涌而出。

    唐奇眼前,一切都消失了。

    迷雾、石柱、木屋……甚至是身侧的丹尼斯,手中抱着的阿耶莎,都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映入他目中的,是一个白茫茫的世界。

    一道幼小、恐怖的身影,正站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个男孩,他躯体有些瘦,但却不存在任何虚弱气息,正相反的是,他给人一种无比强大、坚韧的感觉,仿佛这世界上不存在任何力量可以将他打败。

    他的皮肤很白,苍白那种。

    光头,五官很协调,躯体不存在任何毛发,散发着一种与圣光类似,但本质却不同的光辉。

    一根根如同实质般的“光针”,扎满了男孩的躯体,甚至于包括了瞳孔。

    任何人,与之对视的瞬息,都会感受到由灵魂深处、心灵深处而来的“痛苦”,让人忏悔的痛苦。

    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唐奇。

    在拥有“虚无之书”,成为梦幻国度的主宰之后,唐奇进入一个很奇特的状态。

    若是按照神秘侧的等级进行严格区分,他仍旧不能算是“半神级”超凡者,甚至连“传奇级”都不是。

    但若是按照战力来,短时间内,哪怕是“奈奈拉妮”这种古老女魔神,唐奇也有抵御之力。一旦纯粹神性之力耗尽,他又跌落回超越职业级,但不如传奇级的阶段。

    除非,他不惜被污染,继续使用虚无之书。

    虚无之书,让他免受“忏悔之力”的影响。

    与男孩的对视中,唐奇看到那洁净、锋锐的眼眸中,浮现出一道道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画面。

    虽然闪烁极快,但唐奇仍旧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梅瑟市,大决战时,他献祭邪神之肠,并用西姆斯佩剑,敲诈教会的景象。

    唐奇面色一动,似是猜到了什么,脑海中先是回想原来那个名字对应的信息资料。

    “弗兰西斯·巴雷特,美拉达特殊教育学校初建不久,主动要求被收容的怪异男孩,他拥有孱弱的躯体,以及堪称是神灵一般的力量,任何混乱、邪恶阵营的生物或者超凡者,在他出现之后,都将自行崩溃。”

    “他宣称自己即将死去,他为学校的建立做出过许多贡献,作为报酬,初代校长答应收容,他在隔离区内,白灯塔照射之下,进入最深层次的沉睡。”

    ……

    “第一位危险源?”

    唐奇目光幽深,在这个时候,他终于发觉了以往不对劲的地方。

    隔离区内有着一位古老年代的被收容学生,他却一直没有因为好奇来探查过。

    “心理暗示?某种神术?”

    疑惑中,他的目光凝聚,无比直接的落在男孩身上。

    强烈到极点的幽光,暴起。

    一团印证他猜测,但依旧无比骇人的信息碎片在他脑海炸开。

    “超凡生物:神性分身,圣忏悔者马丁·西姆斯留下的神性分身之一……濒死状态!”

    “真的是马丁·西姆斯!”

    “他早在女巫学校建立时,便留下了一道分身,并安排分身在隔离区内沉睡,直到我将他唤醒?不,不一定是我将他唤醒的,可能是他自己醒转,或是某种别的意外。”

    唐奇眨了眨眼,管理好表情,但思绪却愈加翻腾。

    他直视着“刺猬”般的男孩,看着他瞳孔中不断闪烁的画面。

    又一道猜测浮现:“正在接收其他分身或是意念传递过来的信息?”

    “嗯?”

    唐奇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滞。

    那些画面中,他献祭“邪神之肠”的景象清晰可见。

    这意味着,当时这老人家就在现场围观。

    同时也意味着,他作为“熔炉巫师”的身份暴露了。

    就在他思索时,男孩眼底,快速恢复平静。

    他那被光针扎满的脸上,扯出一道让人看了脸疼,但又完美符合唐奇印象中的笑容,那种洒脱、戏谑,让人忍不住想要吐槽的笑容。

    男孩看着唐奇,那曾两次听过的声音,再次响起:

    “一个极度从心,还不要脸的用我老人家佩剑去敲诈教会的熔炉巫师,竟然会是关键人物?皮勒斯那个家伙肯定是弄错了,完了完了,我就知道论及预言,皮勒斯肯定干不过第二腐首那个臭烘烘的东西。”

    首次对话,让唐奇更加确信,这男孩的确是马丁·西姆斯的分身。

    我应该不需要担心熔炉巫师身份暴露了……但这种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皮勒斯,同为十二圣徒之一的“圣先知”?

    第二腐首,最古老邪恶组织“腐烂之首”的成员。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猜想,唐奇瞬间明悟,此时此刻,他的眼前即将有一个巨大的秘密要展现出来。

    而且,他被动的掺和进去了。

    “圣先知皮勒斯,在黑暗纪便预言到了我的存在,并告知马丁·西姆斯,这位圣忏悔者安排了一具分身,提前进入秘境深处隔离区进入睡眠,直到刚刚苏醒。”

    “不,不对,皮勒斯并未预言到我熔炉巫师的身份,也就是说,他预言中的关键人物,指向……美拉达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

    念头快速闪过,唐奇神色无比平静。

    仿佛他此时面对的,就只是一位普通的男孩,而非那在历史上留下灿烂光辉的圣徒英雄。

    男孩等了片刻,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恼羞成怒的反击,或是面对圣徒的崇敬,都没有出现。

    他看见唐奇嘴角同样勾起一抹弧度,模仿着他,简直一模一样的戏谑笑容,而后道:“友情提示,马丁·西姆斯阁下,您这具分身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唐奇开口,男孩立刻愣住。

    似乎完全没想过,作为黑暗纪的人类英雄,本时代所有超凡者都应该崇敬的“前辈”,他居然也会被人给狠狠噎上一下。

    就在马丁·西姆斯这分身,想着如何教育一下唐奇时。

    倏然之间,恐怖变故发生。

    扎满了“男孩”全身上下的光针,倏然开始被一种黑、黄、红三种交杂着的光辉污染,当那光辉出现,唐奇似有所觉,猛地抬起双手。

    却见上面,白皙的皮肤开始腐烂。

    烂肉、脓包、血水齐齐出现,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骨头而去。

    同时,可怕的刺痛与麻痒,从脖颈处朝着头颅蔓延。

    “我正在腐烂!”

    唐奇脑海,生出这念头时。

    男孩,同样面色肃然,他看着那因为抵御腐烂,一根根从躯体上脱落的光针,疑惑道:“皮勒斯说这破学校的新任校长是个没礼貌的后辈,但是没说过,你这家伙还是个乌鸦嘴?”

    这话说完,马丁·西姆斯这分身似乎终于想起要做的事。

    他蓦地一挥手,他身上的“光针”立刻以更快速度主动脱落,旋即朝着唐奇激射而来。

    他下意识要防御,但眼底幽光一闪之后,动作停滞。

    顷刻间,光针席卷,忏悔之力与腐烂光辉交缠着,将唐奇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似乎是一个废弃城镇。

    它原来的面貌再也无法知悉,因为它被摧毁了。

    它变成了一个恐怖的、足以污染任何纯洁灵魂的“超凡战场”,唐奇的目中,看到了一道道腐烂的人类尸体,他们没有一具还保持着完整,仿佛都遭遇了世间最可怕的酷刑。

    但即便如此,即便只是一小块腐肉,也正在释放着浓烈之极的污染。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方的尸体,大多保持着完整,但都无比畸形的尸体,矮小的侏儒、连体双胞胎、身体布满肿瘤和附生物的“象人”、狗脸男孩……唐奇瞬息明悟双方身份。

    “腐烂之首!”

    “神秘畸形秀!”

    脑海中,另一道信息立刻腾起。

    之前拉斐尔留下的报告里,记录的一个神秘事件。

    “腐烂之首与神秘畸形秀开战,为了争夺某个超凡者?”

    这信息刚浮现,唐奇立刻感受到了什么。

    他站在恶臭的、极致污染的烂肉堆中,看向战场尽头处。

    那里,堆积着一座山,纯粹由尸体构建的山。

    在山顶,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披着麻布衣袍,看似有些苍老,面露疾苦之色的青年,他的身前,躺着一具被斩去头颅的腐烂尸体,以及一道跪着的身影,那是一个前面以及后脑都长着一张脸的男人。

    畸形男人的两张脸,都带着小丑面具。

    他的躯体,正在融化,在一柄散发着忏悔光辉的“骑士剑”刺穿他心脏之后,立刻崩解,化作光点飘散。

    唐奇目光一凝,落在那青年身侧。

    那里,躺着一张让唐奇感觉非常熟悉的东西。

    忏悔之路……藏宝图!

    “腐烂之首与畸形秀的人两败俱伤,西姆斯的传承者成了最后的胜利者?”

    唐奇心底,刚腾起这猜测。

    倏然这一刻,那“尸山”上坐着的,疑似获得马丁·西姆斯传承的苦修士青年,他扭转头颅方向,幽深的目光越过遥远距离,与唐奇对视在了一起。

    腐烂、扭曲与圣洁融合在一起的风暴,席卷唐奇周身。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自己的躯体开始腐烂,又变得畸形,但很快,由内而外的“忏悔光辉”,开始驱散这一切。

    最先被净化的,是让人畸形的扭曲力量。

    但不等腐烂之力散去,青年忽而收回了目光。

    风暴退去的同时,唐奇却看到了更加惊骇的画面。

    噗嗤!

    青年的右侧脖颈,一个巨大的脓包陡然出现,瞬息爆炸开来,一颗难以想象的,完全烂肉、脓血覆盖的头颅,从里面钻了出来。

    当这“腐烂头颅”出现,青年半边躯体,立刻开始腐烂。

    剧烈的痛苦,席卷青年的灵魂和躯体,但他却死死咬着牙,那充斥着忏悔之力的骑士剑,猛地横斩,一声轻响之后,那颗腐烂头颅掉落,但眨眼之间,新的头颅在创口处诞生。

    接下来,不论他斩多少次,都无法将那颗头颅斩去,也无法祛除自己体内的可怕污染。

    让人灵魂为之震颤的阴冷声音,响起在这恶心的战场。

    “桀桀桀……没用的,我早就提醒过你了,西姆斯留下的传承,与我‘第二腐首’早已融为一体,你想继承圣忏悔者的力量,就必须度过这一关考验。”

    “这是我与西姆斯,隔着漫长岁月的再一次对决,你不过就只是一个卑微的,对力量过于贪婪的棋子罢了……现在,给我把钥匙交出来。”

    “嗤!”

    伴随着这声音,那青年的右手倏然失去控制。

    无比残忍的,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脏内。

    并动用腐烂的手指,在里面挖掘着什么。

    很快,青年半边脸痛苦,另外半边脸却浮现出笑容。

    “我,找到了!”

    话音落下,手掌抽出心脏。

    但他的手中却不是想象当中的“钥匙”,而是一根沾染着腐肉和脓血的鹅毛笔。

    它释放出纯粹的,仿佛神一般的光辉,瞬息将那腐烂手掌融化,旋即在那虚空中,一点一点勾勒出熟悉的语句。

    “不身体力行之道,即是魔道!”

    当这仿佛蕴着至理的一句话,在虚空中展现。

    那苦修士青年一直痛苦不堪的脸,倏然平静下来,甚至还露出一抹安宁笑容。

    而另外半边脸,转而从笑容化为愤怒。

    “马丁·西姆斯!”

    “轰隆!”

    愤怒嘶吼中,那第二腐首猛地转头,疯狂啃噬起了自己的血肉来。

    但这无法阻止,那鹅毛笔,那一句话,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光辉,瞬息洞穿整个城镇上空笼罩着的遮掩魔法,忏悔的光芒,洒落下来,将这个恶心的、腐烂的战场,显露在朦胧月色之下。

    几乎是一刹那的,唐奇看到,周遭的虚空中,一道道目光、意志隔着遥远距离降临过来。

    战场,暴露了!

    唐奇发现自己的躯体,完全化作虚无,似乎下一秒便要离开这里。

    在离去之前,他的眼眸中,那“尸山”上,得了西姆斯传承的苦修士青年,他面色平静的,任凭“第二腐首”啃噬着自己的躯体,对着那些降临过来的意志和目光开口道:

    “老师告诉我,与大灾变有关,藏着起源蓝星最大秘密的钥匙,就在……”

    “住嘴!”

    青年没有能说完,他的喉管已被腐首咬断,第二腐首取而代之,一跃成为躯体的主宰。腐烂的光辉,顷刻间蔓延到另外半边躯体,握着骑士剑的左手也落入他的掌控。

    第二腐首,用腐烂的眼球,与联邦几乎所有的“大人物”们对视在一起。

    桀桀冷笑几声,真正的“忏悔之剑”随意一挥,却见虚无中,一道门户洞开。

    门户另一端出现的,却不是现实世界的某个地方,而是一个正在腐烂的,飘荡着无数肉块的黑暗宇宙,就在他即将操控着这“传承之躯”跃入这个腐烂宇宙时。

    突兀的,那原本已沉寂的“鹅毛笔”,猛地遥遥一划。

    却见在那腐烂宇宙之前,又一道门户洞开,内里却是一个无垠的、充斥着无穷怪异的世界。

    神秘!

    无法抵御的力量,瞬息将拥有两颗头颅的躯体吞了进去。

    ……

    一种“晕眩”之感涌出,唐奇猛地看向眼前。

    回来了!

    他的面前,依旧是扎满了光针的男孩,弗兰西斯·巴雷特。

    只是此时此刻,男孩身上的光针,已经跌落的差不多了。

    仅存的数十根,也正在被快速浸染成黑色,一根一根,从渐渐腐烂的**中脱离。

    真正的濒死,最后一根“光针”跌落,他这具分身将彻底崩溃。

    唐奇脑海,浮现出这念头时。

    西姆斯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这一回,我的时间是真的不多了,你可以开始问了。”

    这声音,如同轰鸣的警钟般,让唐奇飞快进入极限思索状态。

    唐奇没有问西姆斯和那位圣先知皮勒斯到底在谋划什么,与他有什么关系?

    此时他的脑海中,已瞬息有了大量猜想。

    “忏悔之路藏宝图是真的,其中一份,的确指向马丁·西姆斯留下的传承,但里面不止有声忏悔者的传承,还藏着一颗‘第二腐首’,这侧面印证藏宝图是腐烂之首的人散播的?”

    “马丁西姆斯与第二腐首,曾在黑暗纪进行过交锋,那次似乎是圣忏悔者赢了。”

    “马丁西姆斯掌握着一枚钥匙,里面藏着起源星最大的秘密,且与让所有神灵都不得不陷入沉睡的大灾变有关……?”

    念头涌动中,唐奇面色冰冷肃然,直视着西姆斯,快速问道:

    “钥匙,是什么?”

    问题问出,男孩身上,数根光针脱落。

    “是一个人!”

    答案进入脑海,唐奇差点便要去思索。

    快速停止,又接着问道:

    “大灾变的起因?神灵们进行战争的目的是什么?”

    一连两个问题,皆是神秘侧最大的未解之谜。

    而西姆斯的答案,一如既往的简洁。

    “永恒,一切都是为了永恒。”

    西姆斯说完,又是十几根光针跌落,他的躯体,开始快速崩溃。

    “大灾变的胜利者是谁?神灵们何时回归?你是否还活着……”

    唐奇的第四个问题没有出来,西姆斯的分身,已崩溃到了脖颈处。

    他看着唐奇,平静回道:“大灾变没有胜利者!”

    “当灵潮到达顶点时!”

    “我是否还活着……”

    “你猜!”

    那蕴着熟悉味道的二字吐出,最后一根光针跌落,西姆斯头颅崩解。

    忏悔光辉与腐烂之光互相碰撞,在唐奇面前,彻底散去。

    ps:本卷收尾的伏笔不好写,所以肝到这么晚,大家见谅,这章二合uc书盟友fei_er的盟主打赏,本书第六位盟主,快集齐神龙了。半夜吆喝,求一下大家的月票。

    /txt/83940/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