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最爽新人生 > 628.撞个正着

628.撞个正着

    这个四合院,有钥匙的人一共三个。

    周方远,孙婧,然后就是表姐杨明珏了。毕竟是和自己非常亲近的人,一个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姐,虽说周方远买下四合院为的是清净,为的是有一个落脚之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能将这个地方告诉自己的家人了。反正自家亲戚之中,在京城的人也没几个,更何况自己买四合院的事情肯定会告诉爹妈,爹妈肯定会告诉爷爷奶奶,老爷子老太太随便一宣传,那就满世界都知道了,想藏也藏不住。

    所以他也不为难自己,直接给了杨明珏一套钥匙。话说回来,既然有这个条件,如果明珏姐哪天不想在宿舍里住了,大可以到这边来,反正这里房间多,也不差明珏姐的那一间。周方远买下来的四合院,是一个传统的三进院落,之所以他居住的这个比较贵,一方面是因为这个院子的保养比较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院子比较大,算是中四合了。

    什么叫中四合呢?所谓中四合,就是比一般小四合院宽敞的四合院,有北房五间,三间正房两间耳房,东、西厢房各三间,房前有廊以避风雨。另以院墙隔为前院、后院,院墙以月亮门相崐通。前院进深浅显,以一二间房屋以作门房,后院为居住房,建筑讲究,层内方砖墁地的十字甬道,青石作阶。总体而言,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规制了。至于说更大的大型四合院,那就是传说之中的大宅门了,这样的四合院,门一般都是金柱大门或光亮大门,房屋基本上设置为五间南房五间北房,也有七南七北的,甚至还有九间或者十一间大正房,到了那种程度,一般就大都是多进院落四合院,即由多个四合院向纵深相连而成了。这种大型四合院院落极多,有前院、后院、东院、西院、正院、偏院、跨院、书房院、围房院、马号、一进、二进、三进……等等。院内均有抄手游廊连接各处,占地面积极大。

    其中很有代表性的就是恭王府,也即是和珅府,最早是十三进的院落,十三进啊,那是何等规模,比周方远现在这个说是大十倍怕是都说得小了。

    至于说四合院的价格,其实后世是有些妖魔化了,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在京城这片土地上,本就寸土寸金,一些高档小区动辄数千万的房价让人胆寒,而四合院呢,在新时代,可以算得上是土地利用离非常地下的一种建筑形式了,偏偏有很多四合院还地处市中心附近,那价格自然更是居高不下了。

    比如说什刹海鸦儿衚衕有一处临湖3000多平米的四合院,为毛子富豪榜排名第八位的富豪于07年以1.1亿元软妹币购得,内部装修后来全部用的是泰国顶级原木,建有游泳池、超大地下室,外加上全部的华夏风装修,光是装修费就花费3亿多。

    另外比较有名的还有北池子大街中段一处两百五十平方公尺的四合院,是媒体大亨默多克以1000万软妹币买下的,到后世身价也已过亿,据说这座四合院现在归他的妻子邓文迪所有。

    这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价格昂贵的四合院了,可事实上呢,绝大部分的四合院是没有这么贵的,当然价格也不便宜就是了,就像是周方远的这一套四合院,价格就非常的高。不过高是高,但像是后来网上盛传的动不动好几个亿,甚至达到了8、9亿的四合院,有,要说标价,那肯定有这么贵的。但却几乎没有交易价格超过2亿的四合院,为什么呢,因为不值。毕竟四合院从某种角度将,已经不太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和居住需求了,当然可以改造,但花费也着实不小。而且有人就是喜欢现代的房屋或者别墅,你能说人家不对吗?

    反正标价这东西,水分太大了,四合院不是简单的商品,里面还有地理区划以及人文典藏的价值,你把它当作文物都说得过去,所以价格虚高是可以理解的,物价局都管不了。

    只不过价格高是高,得要有人卖才顶用,我一套四合院标一千亿,没人买,那也是胡乱标价。所以说四合院贵吗?贵,一般人肯定是负担不起的,但也没有说贵到让人完全无法接受的程度,甚至是很多高档小区的价格,都要远远超过一套四合院的价格。只能说,四合院这东西,喜欢的人是真喜欢,但也有真的不喜欢的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四合院本身的价格,并没有真的达到天价那种程度。

    闲话扯远了,再说周方远的这套房子。

    因为空房间很多,而且自己在京城亲近的人也没多少,再加上这个信息是怎么都隐瞒不了的,所以他从最一开始就没准备瞒着明珏姐,不仅没瞒着,从买房到装修,再到买家具,基本上全程都有明珏姐参与,周方远于是就把四合院的钥匙留给了明珏姐一把。其他小院子的钥匙目前只有周方远有,其他人包括孙婧都没有得到一把,但这个地方,他给了明珏姐,给了孙婧,虽说良人可能会撞见,但周方远觉得这也不叫事儿。

    毕竟明珏姐上要上课,而孙婧呢,平日里工作忙成那样,她有自己的房子,想来也不会随随便便到这边住。

    事实也是如此,得到钥匙后,孙婧只去过一次四合院,还是在周方远的陪同下一起去的,然后就再也没有去过。

    明珏姐去过几次周方远不知道,反正只要孙婧不过去,明珏姐天天住那也无所谓。

    至于说那个大波浪……抱歉,她还没有资格得到周方远这样的优待。

    但是周方远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自己带着孙婧过来,恰好明珏姐就在这里,一看到大门的锁是打开着的,而且没有任何被破坏的痕迹,很明显锁子是被人正常打开的,有钥匙的就这么几个人,那里面是谁还用多说?

    推门而入,果不其然,刚刚进入正院,周方远就看到了明珏姐。

    正坐在院子里看书,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很淡雅的样子。

    只可惜现在这个情况……有些不好说。

    因为在他看到明珏姐的时候,明珏姐也看到了他,然后顺便就看到了孙婧,一看到两人牵着手进来,明珏姐的眼睛就明显的眯了一下。

    “那啥,明珏姐,孙婧今天不小心出车祸了,我们刚从医院出来,我寻思着也别让她回去了,就带她过这边了,你也在啊,今天不用回宿舍吗?”

    没话找话!

    尴尬!

    这就是周方远现在的感觉,他都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连说都不会话了,看看自己说的都是些什么。

    话出了口,他就恨不能给自己两巴掌,你越是显得慌乱,就越是心虚,反倒有些说不清楚了。

    果然,听到他的话之后,杨明珏的表情明显出现了一些变化,但却不是生气或者什么其他的变化,反正周方远是看不懂的,也不知道明珏姐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我们最近课程安排比较轻松,我又想着你这里恐怕没人过来打扫,正好今天没事,过来看看。现在看来,应该是用不着我操心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周方远和孙婧。

    孙婧的表现比周方远好,她笑着点点头,也没说话,也没辩解——没必要,最起码孙婧是这么认为的。

    周方远清了清嗓子,摸了摸鼻头,“不用这么麻烦,明珏姐,院子脏了喊人来打扫就可以了,也花不了几个钱。”

    “你是大老板,你当然不在乎这点钱,我可不能和你比,而且我觉得,自家的院子还是自己打扫比较好,让外人来做,我不放心。”

    “好吧……”

    周方远还能说什么。

    “另外,小远,我有个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之前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忙工作,我也不好给你打电话,我守在这里,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在等你。正好你回来了,一会儿到书房来,我有问题要问你。”

    “行。”

    周方远点了点头。

    然后杨明珏就拿着书站起身来,朝孙婧点点头,转身进入了后院。

    等她走了,周方远才和孙婧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把她这茬给忘了。”

    “没关系,反正咱俩的事情迟早要让其他人知道的,瞒得了外人瞒不了自家人,再说我本来也没什么野心,我也不图谋你的财产,我想,就算是叔叔阿姨知道了也应该不会怪我什么吧。”

    孙婧倒是想得开。

    如果她是抱着特殊目的接近周方远的,那她现在应该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随着周方远的发展越来越好,在如今这样的社会,他的婚事就会变得非常的重要。不仅女方的个人属性要好,比如说要长得漂亮,要性格好,身材也要好,家庭条件也会变得很重要,所谓门当户对,即便是在现代社会那也是有道理的。毕竟,成长环境不同,一个人的想法和性格就会不同,还有对待金钱的态度,以及为人处事的方法,不得不承认的是,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在很大程度上讲确实是具备非常打的先天优势。

    只冲这一点,周爸周妈以后就一定会给周方远挑选一个合格的老婆。毕竟他还年轻,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用来选择,而且谁也不知道他未来能走到哪一步,所以孙婧很清楚,以自己的条件,想要得到周方远的任何并不难,就现在,周方远就已经是认可了她的,如果真的耍一些手段,让周方远非她不娶也是可能的。但周方远父母那一关呢?所以孙婧从来不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她自己清楚,别的都不说,光是年龄这一点,就足以让她在周爸周妈那里直接被淘汰了。

    所以她压根也不想着嫁给周方远,她只想伴随在周方远的身边,就算当一辈子情人也无所谓。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无欲者才能无畏,她也就不担心周家人会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又如何?谁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孙婧想得开,周方远也没什么好说的,带着她进入后院,直接把她带进自己的房间。

    周方远之前买这个院子,就是看中它面积大,而且上一任主人已经对院子进行了改造,一些现代化的设施都是具备的,买下来省心也好住。

    孙婧因为受了伤,所以不能洗澡。当然了,所谓的伤也都只是些擦伤,不过今天这一天对她来说还是太刺激了,精神高度紧绷,现如今总算是安静下来,她很快就变得睡意朦胧。

    周方远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等她完全睡熟了之后,这才推门而出,来到了旁边的另一个房间。

    这是杨明珏的房间,也可以是其他姐姐妹妹的房间,这个房间从一开始就定位成了周方远那些姐姐妹妹们来京城时居住的房间。

    敲了敲门,得到了里面人的许可后,周方远推门而入。

    房间里有一丝丝少女的气息,主要是一些小的配饰,为房间增添了些许青春活力。但是杨明珏很懂得搭配,她没有弄太多的装饰,总体还是以前的风格,只是零星点缀了一些小的装饰品,就让整个房间的感觉有了些许变化。

    “明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周方远进了房间,走到杨明珏的面前,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问道。

    “安顿好了?”

    杨明珏眼睛弯弯的,笑着问道。

    “安顿好了。”

    周方远有些脸红,“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伤,只是有些小擦伤而已。”

    “那就好,孙婧姐姐是远方传媒的总经理吧,如果她出了事儿,公司可就不好运转了。”

    “谁说不是呢,接到电话的时候我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从北桐赶了回来,好在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周方远点点头,“对了,明珏姐,你说有话和我说,是什么事?还需要你专门和我说?”

    周方远有些奇怪的问道。

    他不问还好,他这一问,杨明珏啪的一下把书合上,然后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周方远面前,弯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方远。

    周方远不由得微微后仰,但从他这个角度,目光恰好能从对方有些宽松的领口钻进去,看不真切,但却惹人无限遐想。周方远一看就连忙将目光转开,不是不敢看,而是害怕自己看了又被对方抓了现行,那就很没意思了。

    他心里满是胡思乱想,杨明珏却面带微笑,一句话就把他的心思拽了回来。

    “你是不是和我舍友做那事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