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最爽新人生 > 604.有些乱了

604.有些乱了

    后来还说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最开始还是周方远主动在说,到后来简直就成了回答会。

    基本上都是几个女孩子在问,然后他回答,女孩子们关注的,都是和电影娱乐圈有关的东西,还有就是他现在一年能赚多少钱什么的。说实话,目的性太明确了,让周方远有些不愿意继续谈下去的意思,不过一想到明珏姐还在旁边,这些不管怎么说都是明珏姐的同学,是要朝夕相处的。自己现在不给她们面子,她们保不齐就会朝明珏姐撒气,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周方远还是不太愿意看到这种画面。

    而且她们问的那些问题,也都不是不能回答的内容,周方远想了想,就把自己可以说的都说了出来。

    每年能赚多少钱,这个他是真的不知道,因为集团并没有进行过汇总,每年都是各个公司在汇报。事实上,集团真正赚钱也就是去年。去年一年国内的互联网产业发展迅速,用户数量大幅度提升,连续好几款游戏上马,在互谅网圈子里不敢说独占鳌头吧,但也名气不小。实业方面的收获也不错,农业、食品、金波罗三家公司的收入都可以。只不过这些收入如今大部分已经花了出去。

    开设新的农场,拓展生产规模,投资公司,投资电影,投资游戏……周方远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这还不算智能手机方面的投资呢。他现在也已经不考虑今年能赚多少钱了,他关心的是自己各个产业的布局问题,还有就是银行贷款的问题。反正每年的收入足够还贷就行,只要贷款那边不出差错,集团资金链不出问题,理论上他想花多少钱都是可以的,再问自己有多少钱意义已经不大了。

    只不过这些东西普通人却不会这么考虑,尤其是面前的几个女孩子,她们的想法还很简单,目光都还集中在一年能赚多少钱这样的问题上。

    真要说的话,周方远去年一年的收入绝对超过了三个亿,毕竟他手下大部分公司都是他独资的,收获当然丰厚了,

    至于说关于娱乐圈的问题,周方远可说的不多。他知道的那些东西,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都没多少,或者说,虽然他的公司已经涉足娱乐圈了,但他本人距离娱乐圈还是挺远的,里面的门门道道他懂得不错,基本上靠孙婧运作。要么说他新人孙婧呢,如果换成其他人,老板什么都不懂,当经理的能不上下其手?孙婧没这么做,还兢兢业业的,再考虑两人关系,多一些信任也就理所当然了。

    几个人一直聊到很晚,周方远才开车把她们送回了宿舍。

    下车后,几个女孩子相伴着上楼,杨明珏却留了下来。

    她看着周方远,眼睛就像是两颗星星,明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额……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你们拿出一下午的时间陪着我一起浪费,该我说谢谢的。”

    周方远连忙说道。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事情,我是说,今天谢谢你去火车站接我、”

    “额,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姐我不接你接谁啊。”

    周方远挠挠头,笑着说道。

    “是啊,那么以后我还可以麻烦你更多吗?”

    杨明珏盯着周方远问道。

    尤其是那双眼睛,真的是越看越好看,周方远不敢多看,将目光轻轻的抽开。

    “当然,明珏姐,随叫随到不敢说,但只要有时间就肯定没问题。你赶快上去吧,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周方远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他也说不上自己对自己这个明珏姐现在是个什么心态。男女之情?不至于,明珏姐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表姐。普通关系?似乎也不对,最起码随便来个女的让他去火车站接他就肯定不愿意,而且明珏姐说是他的表姐,实际上两人的亲戚关系已经很远了,就算是用法律来衡量,她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阻碍……加上之前七爷爷的提议和父亲的劝说,周方远要说心里没有动摇那是骗人的,毕竟明珏姐确实是非常的漂亮。

    所以他现在非常混乱,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对方。

    “那我上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明白。”

    周方远点点头,然后这才摆手坐进车里。

    他应该目送对方进楼的,但是他做不到啊,两人不过是独处了是几秒钟,周围的气氛就已经变得古怪,当然也有可能是周方远自己的心理作用,但随便是什么原因都无所谓,反正他确实是感觉到了这种古怪,这是骗不了人的。

    从后视镜看到明珏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身影,周方远也想过,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如果明珏姐完全没有这些胡思乱想的东西呢?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故意在躲她?但是现在再返回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希望她不会想那么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她以后真的不再来找自己了,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一件好事。虽然失去了和美女表姐更进一步的可能,同时也保证自己不会真的做出什么错事。

    还是那句话,周方远从很早已经就说自己不是一个很有自控能力的人,他最多能保证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可只要对方稍微诱惑,长得又很好的话,周方远基本上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而且就算是他所说的不去胡思乱想,那也不是绝对的,也是要分情况的。有些时候能做到,有些时候就做不到,总之周方远这个人,本身就是自控能力较差的那种人,指望他面对杨明珏而不动心,如果之前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他还能做到。

    可经历了那天那种家庭大聚会发生的事情后,他还如何保持冷静?连家里长辈都觉得没问题的事情,可以说只要他点点头,那就必然能继续下去的事情……试问,还如何能让他保持冷静?

    不用去猜测杨明珏的意愿,如果她坚决不同意,七爷爷不会提出那个建议,能提出来的,自然是已经得到了杨明珏认可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不管怎么说,现在一切的一切,就差周方远点头。更进一步还是就此打住?周方远自己还拿不清呢,他面对老爸的时候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实际上这种态度,不正是一种不确定的表现吗?他需要用激烈的语气和响亮的声音来坚定自己的内心,才能保证自己不会一下子就犯。

    正式因为这样的种种原因,周方远才不敢和杨明珏独处,白天去接她那是没办法,人家电话都打过来了,他也不能说什么不是?本来以为接到了就完事儿了,最多吃顿饭而已,谁知道会发生下午这么多的事情?其实今天下午杨明珏一直盯着自己看,周方远当然知道,也就是因为这个眼神,让他的心越来越乱,他必须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冷静冷静。

    孙婧家?

    不行,如果现在回孙婧家,回发生什么他自己都知道。

    学校?

    也不行,自己现在大小是个名人了,一回学校又是各种事情,太麻烦。

    所以说现在就体现出自己有套房子的好处了,起码可以安静的不被打扰的一个人独处。

    本来打算去酒店对付一晚上的,可是周方远想了想,最后鬼使神差的来到了田教授家。

    田教授夫妇虽然年纪大了,但精神头不错,周方远来的时候田奶奶正在看电视,田教授正在看书,对于周方远的突然到访,老两口都感觉很诧异。

    但却不觉得不高兴,因为两位老人早已经将周方远当作自家子孙对待了,不然田教授也不会给周方远那么多的帮助。

    “田爷爷田奶奶,我这是没处去了,过来打扰一下,您可千万别怪我。”

    周方远仗着年纪小“撒娇”。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想来就来,哪有那么多顾忌,来,快进来。”

    田奶奶在周方远的胳膊上拍了一下,把他迎了进来。

    脱掉外套,喝了口水,然后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周方远端着一杯水就进了田教授的书房。

    “怎么想起来这么晚过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田教授的眼睛是何等毒辣,他老人家看了多少人了,对人性的把握那是相当准确的。周方远平时总是非常有礼貌,来之前总会提前打招呼,今天突然到访,虽然他自己什么都没说,但田教授还是看出了他的情况。

    “其实,确实是有些事儿拿不定主意……”

    周方远苦笑一声,本来不打算说的,本来只是准备和田教授聊一会儿,结果被田教授一语拆穿,他也不准备隐瞒了,而且老人家经多见广,或许能给自己出些主意呢。

    于是他就把自己的苦恼全都说了出来。

    这一点上,周方远完全没有隐瞒,田教授把他当作自家子孙,他何尝没把田教授当作自己另一个爷爷?两人的关系表面上是老师和学生,表面上是忘年交,实际上他们之间早就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情联系,周方远也可以毫无保留的和田教授说一些自己的情况。

    田教授静静的听着,听周方远诉说这次回家以后发生的这些事情。

    等周方远说完后,田教授才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的那个七爷爷,没什么错,你有些多虑了,集团是你的,是你一手操持起来的,所有的中高层管理都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外人想要夺权,哪有那么简单,他应该只是想给自己的孙辈获取一些好处,这个我想你是能够理解的。”

    “是,我能够理解。”

    周方远点头。

    他确实能够理解,只不过在理解的基础上,他会不由自主的多想一些,其实仔细想想,他的担心真的挺没有道理的。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七爷爷要多么的狠心才会想着夺取他的全部东西呢?不说没有这个可能,就算真的有这个可能,人家也未必会这么想。但是话又说回来,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田爷爷这么说了,想要让周方远完全放下心中的担心,那也是不太可能的。

    田教授看样子也没有让周方远彻底改变想法的意思,他只是点了一句,然后就继续说了下去。

    “你的私生活,我不打算了解,也不打算插手,你现在有钱了,有势力了,私生活稍微乱一些,也是正常的。”

    “田爷爷……”

    “你别说话,听我说,我说这话不是在故意讽刺你,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个社会的本质从古至今就从未变过,人与人之间永远是弱肉强食的关系。你看自然界中的那些动物,为了种群的发展,雌性总是会选择更加强壮的雄性,而且在绝大部分的物种种群之中,都是一个强大的雄性占有所有雌性,这是生物的本能。我只是希望你能对自己有一个把握,玩一玩什么的不要紧,但对待婚姻还是要认真一些,而且不要随便伤害别人,这关乎道德,你能理解吗?”

    “能。”

    “很好,再说你的这个表姐,按照你的说法,你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已经出了三代,从法律上讲,你们是可以结合的,道德方面,表兄妹或者表姐弟之间结婚的情况也不算少见,所以如何选择是你自己的事情,还是那句话,不要随便伤害别人,那些本来也只是和你玩玩的,你想怎么玩都行,但如果动真感情,我希望你能自己想清楚,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的同时,也不要给自己留下悔恨。我大概明白你现在的苦恼之处,要我说,你不比苦恼,既然无法做出选择,那就顺势而为,时间会为你做出选择的,无论最后谁会成为你身边最重要的人,这些都不需要立刻决定,反正你还年轻,还是那句话,只要不随便伤害其他人,何不让一切就这么慢慢的走下去呢。

    我年龄大了,看到的东西多了,所以想法可能和你们不太一样,我觉得,既然你也不排斥她,为什么不把她当作一个普通女性去接触呢,如果真的走到了哪一步,那也是合情合理的,当然了,最后要如何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所以这个事情,你不应该问我,而是应该问你自己。”

    得,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周方远还是决定听从田教授的建议,顺势而为,确实,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那也是自己的选择,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虽然没有得到太多有价值的建议,但起码周方远的内心平静了不少,不再像是之前那么混乱了。

    。

    /txt/93/9399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