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最爽新人生 > 59.沈星

59.沈星

    一拳下去,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惊呆了,包括李飞自己也有点懵逼,躺在地上捂着脸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冲向周方远。

    好在他这么一动,却是把其他人惊醒。李飞的父母二话不说就把自己儿子抱住,无论如何也不撒手。郭老师和沈星则是拽住周方远,生怕他再次冲上去。

    “我草泥马,周方远,你等着,老子非要弄死你,我草泥马的!”

    李飞一边踢,一边破口大骂,鞋都甩出去,砸在郭老师的后背上。郭老师也没有理会,只是和沈星一起拽着周方远。但是周方远是那么容易能拽住的?如果只是骂他也就算了,但李飞骂他的母亲,这是他绝对不能忍的。所以他既不说话,也不回骂,就是闷着头要往李飞那边冲,郭老师和沈星俩人都险些拦不住他。

    好在一直坐在办公室一角的两个学校保安这时候过来了,两人分开两边把周方远和李飞挡住。同时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张老师一脸愕然的走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你,给我出去!”

    张老师一眼就看清楚了此时的状况,他走到周方远面前,黑着脸看着他,手朝着门外一指,厉声说道。

    周方远这才消停下来,虽然表情还是很恐怖,但他终于不再折腾,而是乖乖转身,走到了办公室外面。

    郭老师给沈星打了个眼色,沈星懂事儿的跟了出来。身后办公室的门被人用力甩上,显然张老师很生气。也是,刚刚他还嘱咐周方远他们不要惹事儿,结果进去才十多分钟就又打起来了。他当然有理由认为这其中的最苦祸首是李飞,但不论如何,他这个老师的话被当做了耳旁风,本来就已经很不好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更差。

    不破口大骂已经是他有素质了,这时候的老师可不像后世的老师那么好说话,这个年头老师打学生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学生只要犯了错误,一个大耳撇子甩过去,学生家长都得拍手称快。

    再说周方远,走到楼道里,他一转身就是一拳砸在墙上。

    “你干嘛呀!”

    沈星一看他这个样子,顿时皱起眉头,朝他左臂上拍了一下,“你怎么还和李飞打起来了,张老师的话你都忘了呀!”

    “我就是气不过……”周方远剧烈的喘息着,“我看不惯他那个样子,和自己的父母动手,他简直就是个畜生!”

    “那也不能动手啊,”沈星跺跺脚,有些着急的说道,“那是人家的家事儿,咱们都是外人怎么插手,你打了他你就开心了?到时候学校也给你个处分怎么办?你真傻!”

    “傻就傻吧,对待这种人,打一次都不过瘾,我恨不能打死他。”

    周方远又是一拳砸在墙上。

    不得不说,他刚才的行为是有些冲动了,沈星说的没错,他们都是外人,没资格插手人家的家事。他自己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还是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说到底,还是他重生的时间太短了,心中对于父母的各种愧疚以及对前世那个自己的憎恶还是最强烈的时候。

    所以看到李飞,他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拳打出去,打中的是李飞,何尝不是上一世的周方远?

    他憎恨上一世的自己,所以那一刻他没能压制住自己。

    “你还打?来,把手拿过来,我看看!”

    沈星又拍了周方远一下,伸出自己的手,就要拽周方远的右臂。

    “我没事儿……”

    周方远不想让对方看。

    “快点!拿过来!”

    然而却没有卵用,沈星强制的把他的手扯了过去。

    低头一看,周方远的手上已经破了口子,献血正顺着手指往下流,和墙上的腻子粉搅在一起,看上去非常的恐怖。好吧,其实也没那么恐怖,就是打李飞那一拳的时候,可能是真的用力过猛了,拳头不小心擦在了对方的牙齿上,结果被划开了一条还没有一公分长的伤口,根本就不叫事儿。

    然而沈星却不这么看。

    “你看看你的手,走,洗洗去。”

    说着,她就拽着周方远的手朝水房走去。

    “我没事,你别管我了……”

    周方远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然而沈星却抓得很紧,他又不好真的用力,最后只能跟着对方来到水房旁边的洗手池。

    冷冽的自来水哗哗的冲在伤口上,周方远终于有了一点疼痛的感觉,随着腻子粉被冲掉,伤口完全裸露了出来。

    “你看看,你的手都伤成什么样子了?你怎么就这么冲动呢?李飞那种人就是一块烂肉,你不管他就是了,今天这事儿郭老师不是说了吗,李飞一定会受到学校的惩罚。你现在打了他,小心你也被处分。平时看你听安静的,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吓人呢?”

    沈星抓着周方远的手,一边用水冲,一边很认真的帮他清洗伤口。

    好吧,周方远两辈子加起来还没被女生这么用心的对待过,虽然对方只是关心同学,但他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加快。他连忙转过头,将自己的注意力强行转开。

    看着不远处的小窗,从这里能看到操场上密密麻麻的学生。

    “我曾经,辜负我的父母,我让他们失望过……”周方远的声音像是梦呓,“当年的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直到有一天我回到家,看到了我妈在悄悄的哭,我爸在旁边抽着闷烟,我看到了他们头上的白头发……你不知道,我当时很难受,就感觉有一只手攥住了我的胸口一样,呼吸都变得特别困难。那天晚上我哭了,哭得很难看,然后从那以后我就发誓,我一定不能再让我的父母失望,我一定要让他们以我为荣……”

    “所以你看到李飞的时候就想起了以前的你?但是你和他不一样。”

    沈星终于把周方远的手给洗干净了,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块粉色的手绢,很认真的把周方远的手擦干净,然后又拿出一个创可贴,贴在了他的伤口上。

    “你现在已经醒悟,已经改正了曾经的错误,所以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我相信叔叔阿姨能看到你的改变的,他们也一定会以你为荣。但是今天你这么做,不就又变成以前的自己了吗?如果你真的因为这件事背上处分,到时候叔叔阿姨一定会很难过,你千万不能和李飞一样了,他已经没救了,但是你还有救。所以不要再和他一般见识了好吗?”

    沈星声音清澈的像是山涧的泉水,周方远本来已经转开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重新转回来。

    他低头看着沈星,拿着眼镜片后面那双黑得像是宝石一样的眼睛,不由得有些呆了。

    “还没看够呢?”

    沈星被周方远的目光给盯得有些害羞,在他的手上拍了一下。

    “嘶——”周方远咧咧嘴,“轻点,手上有伤呢。”

    周方远立刻把手抽回来。

    “活该,你也知道疼啊,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喊疼?”

    沈星白了他一眼,转身朝保卫科的办公室走去。

    “那怎么能一样?当时我正在激怒状态,肾上腺素激升,身体当然不会觉得疼。”

    周方远跟在对方身边,理直气壮的说道。

    “哼,歪理。”

    沈星头也不回的说道。

    “怎么能是歪理呢?这是生物知识,你好好翻翻课本就知道了。”

    周方远侧过头来,他能看到沈星的脸色是有些发红的,小姑娘其实是害羞了。

    “我才不看,你自己看吧。”

    沈星还是目视前方,根本不理会周方远。

    “别呀,要不我教你生物,你教我数学和英语咋样?”周方远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说真的,其实我一直就想拜托你这件事来着,你也知道我中考成绩很差,我现在想努力学习,但初中三年落下的东西有些太多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补补课,当然不白补,你有什么要求都能提,只要我能做到。”

    他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说话算话。

    沈星这才看了他一眼,“真的?我是说,你真的想要让我教你数学和英语?”

    “当然,”周方远连连点头,“我向灯泡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噗嗤——

    沈星被逗乐了,她又拍了周方远手臂一下,“少来,还向灯泡发誓,你咋不向天花板发誓呢?”

    “如果你愿意的话,没问题。”

    周方远又举起右手,竖起三指,“那我就向天花板发誓好了,我是真的想让你帮我补补课。”

    “嗯,”沈星这才露出认真的表情,“补课也不是不行,完了再说吧,咱们先回去,也不知道老师会怎么处理你,你有这点时间先想想这个问题吧。”

    “这有什么好想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李飞那一拳,我承认我确实是有些冲动了,但我并不后悔。相反,如果我不打他这一拳,我的心里才会特别难受,现在我舒服多了,就算学校给我处分,我也认了。”

    周方远轻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