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535 秀儿,好久不见

535 秀儿,好久不见

    “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不是”天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正在沉思的李羡鱼,自己如此配合,双方又无恩怨,总该放人了吧。

    “他说什么。”见胡言没翻译,翠花问。

    “他让我们放了他。”胡言说。

    翠花一拳头砸天狗脑壳上,把他砸趴在地,娇斥:“闭嘴。”

    往常李羡鱼思考的时候,后宫团都很默契的保持安静,这个天狗瞎比比,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空想是想不出所以然的,李羡鱼收回思绪,看着天狗:“我们费尽心机的抓你,只是为了打探这些情报吗?哪有这么简单,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我立刻送你去见天照大神”

    “我选二。”天狗毫不犹豫的说。

    “求生欲很强嘛。”李羡鱼笑了:“很好,你现在已经成功抓住万妖盟的护法,去交差吧。”

    把天狗和他的同伴们重新关回车里,李羡鱼吩咐着后续的行动:“我和华阳小妈,还有胡言去处理这件事,祖奶奶你带着三无和翠花去天狗社的据点,在那边休整一段时间,顺便等我消息。”

    祖奶奶并不想和曾孙分开行动,看了眼车里的天狗社众人,皱眉:“留着那只狗,其他人直接杀掉不就好了吗。”

    “那只会把人逼的狗急跳墙,网开一面,看到生机才会好好配合。”李羡鱼摇头。

    “那还吧,我和天猫还有三无负责看守他们。”祖奶奶同意了,想着凭曾孙的智慧以及实力,能应付所有问题。

    “天猫是谁。”李羡鱼一愣。

    祖奶奶便看向翠花。

    翠花也是一愣,咀嚼了几遍,眉开眼笑:“这个名字我喜欢,一听就很有气魄。”

    一听就是做电商的李羡鱼心里吐槽。

    祖奶奶在天猫购物过许多次,兴许是天狗的称号让她灵机一动,给翠花取了个半调侃半嘲笑的名字,但翠花自己不知道,反而觉得天猫这个称号特别有逼格。

    希望翠花以后保持不网购的习惯。

    车里,天狗社的成员相顾无言,气氛沉重。

    东条银时语气苦涩:“老大,我们还能活着回去吗?”

    天狗对此心里没底,摇头叹息:“虽说不会杀我们,但谁知道是不是与虎谋皮,这群中国人显然不是善类,过河拆桥,杀人灭口的行径,想必是做得出来。不能高估敌人的道德底线,正如我们面对敌人时,要拉低自身的道德底线。”

    可是人性就是如此天真和愚昧,哪怕知道事后被杀人灭口的可能性超大,但只要对方没有动手,或者给出承认,哪怕是空头支票,人们也会强迫自己去相信。

    “老大放心,我们也不是没有希望。”井上武雄忽然说。

    “是的,老大,也许他真的只是想利用我们而已。”上彬信野也跟着说了一句。

    天狗茫然的看着两位同伴,不知道他们的自信是谁给的。

    这时,青木龙斋断断续续的说:“他是李佩云,跟我表妹有暧昧。”

    天狗一愣:“纳尼?”

    青木龙斋秘术的后遗症已经逐渐出现,说话对他来说是件很吃力的事,他扭头看了眼上彬信野,试图这位智慧担当来替自己解说。

    上彬信野get到了,把他们推测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天狗。

    天狗听完沉默很久,沮丧道:“想不到我们纵横多年,如今却要靠青木君的裙带关系来保命,真是,真是”他用力捶打一下座椅,振奋道:“真是干得漂亮啊,青木君。”

    青木龙斋神色复杂,表妹离他越来越远了。

    “但这都是推测,我们不能太过乐观,”兴奋劲头过后,谨慎的天狗说:“我要去求证一下。”

    不等同伴回复,他推开车门,在李羡鱼等人疑惑的目光中,深鞠躬:“李君,有什么需要效劳的,请尽管吩咐。”

    胡言脸色一变,立刻翻译。

    祖奶奶等人面面相觑,而李羡鱼眉梢一挑:“你知道我的身份?”

    他在想自己是什么地方暴露了,祖奶奶等人都没有露出真容,他也没有施展招牌绝学,史莱姆用安全套捂的好好的。

    “大名鼎鼎的妖道传人,在下如雷贯耳。”天狗从李羡鱼眼里看到了诧异,心里略微得意,“想不到您在欧洲,还能千里迢迢赶来救您的朋友,真是情深之人啊。”

    胡言脸色古怪的翻译给李羡鱼听,眯眯眼心里很不是滋味,心说我跟李佩云虽然合作过一段时间,但感情还没深到千里迢迢赶来救人的地步。

    “情深”二字用的太不负责任。

    李羡鱼无奈道:“岛国果然人才济济,我如此精妙的伪装,也被你识破了。”

    天狗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溜了一圈。

    接下来,打算先去天狗社位于东京的一处据点,虽然他们用了假护照和身份证出国,但毕竟还有天狗社几个家伙在,住酒店并不方便,而且东京酒店人多眼杂,保险起见,去天狗社的据点安顿。

    据点在涉谷繁华的bd区,涉谷、新宿和池袋并列为东京都的大副都心之一,李羡鱼边开车,边欣赏着岛国大都市的繁华夜景。从小在沪市长大的他并没有多少惊叹的心情,甚至觉得不过如此,仅从城市街道、高楼大厦来看,确实不过如此。

    沪市作为中国金融中心,它的城市建设是亚洲超一流的,如果仅从城市美观这个角度出发,沪市出国旅游的人,很难对其他国家的城市露出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姿态。

    改革开放数十年,曾经吃不饱饭的庞大国家早已经崛起了。

    路过涉谷站附近,看见忠犬八公的雕像,李羡鱼多看了几眼:“祖奶奶,你跟它挺像的。”

    有感而发,但祖奶奶生气了,抬手削了不孝曾孙一个头皮:“小畜生,你说我是狗?”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一口一个小畜生李羡鱼心里吐槽。

    他笑了笑,没有皮几句,微微弯着的眼睛里映着城市的灯火阑珊。

    祖奶奶当然不是狗,但他们的精神是一致的,那只叫做八公的狗在主人死后默默守在原地,日复一日,等着那个再也不会出现的主人,直到生命走到尽头。

    而祖奶奶比八公还惨,她的生命没有尽头,所以这种守护会一直继续下去,一直一直,天长地久。她将承受永无止境的孤独和寂寞。

    看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寂灭。

    看着,或许有在她心里留下那么点东西的曾孙化为黄土。

    李羡鱼很想为祖奶奶打破这种宿命,可他知道,代价是生命。

    祖奶奶忽然伸出手,为他揉平眉心的皱纹。

    李羡鱼一巴掌拍开:“开车呢。”

    祖奶奶鼓了鼓腮,鼓成包子脸,从鼻腔里用力哼了一声,调整身子,侧对着李羡鱼,表示不理他了。

    据点是一套精美的大套房,总面积近五百平米,在21楼,客厅正对着一整面墙的落地窗,站在落地窗边,端着一杯酒,俯瞰涩谷繁华的夜景,大概是每一个成功人士最热衷做的事了。

    李羡鱼端着天狗给他调的水割威士忌,模仿成功人士的姿态,站在落地窗前。感觉翠花和战姬穿着暴露,姿态诱惑的坐在身后的沙发,再有人拍照,就能发到杂志当封面了。

    可惜战姬不在。

    “你准备怎么交差?”李羡鱼问道。

    天狗像恭敬的仆人,始终候在一侧,客厅里目前就他们两个,天狗社的其他成员被赶进同一个卧室里不准出来。祖奶奶和翠花还有三无挑选好了自己的卧室,采光最好的自然被祖奶奶霸占了。

    此时她们正在更换床单枕套,幸好可以就地取材,这里就有新的没使用过的床单和被套。

    而胡言切断了家里的通讯线路,熟能生巧的拿出信号屏蔽器。接着去检查摄像头等隐秘设备。防止天狗社在他们不在的时间里耍花样。

    这些东西祖奶奶和翠花不懂,三无懂,但三无太难沟通,胡言懒得和她说话。与其费力气和一个莫得感情的妹子交流,他还不如麻利的自己干活。

    “天神社的任务是通过他所掌握的各种渠道发布的,我通过一个叫做长谷川慎一的男人接了天神社的任务。长谷川慎一有财团背景,是天神社的干部。”天狗如实回答。

    “天神社的干部。”李羡鱼沉吟片刻,“带我去找他。”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改变容貌,用我本尊出场。

    李羡鱼丢下天狗,进了祖奶奶的房间,祖奶奶正盘腿坐在床上,换上了休闲短裤,白色小背心,黑亮秀发扎成丸子头,露出光洁的脑门,小脸蛋精致漂亮,完全是女高中生的形象,就是胸脯太挺拔,高高撑起了背心,领口是空的。

    “你怎么变回原样了,演戏都不会演吗,拜托拿出点敬业精神啊。”李羡鱼吃了一惊。

    祖奶奶没搭理他,而是皱着眉头按遥控器,抱怨道:“我都听不懂,叽里咕噜的,说什么也不知道。而且好多片子都要付费购买。”

    她本来想关注一下岛国的时政新闻,然后对比一下中国,这样就能对比出两国国力的差距,祖奶奶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就算不要钱,你也看不懂。”李羡鱼说:“你自己有手机,无聊了就看些片子呗,放心,流量在国外也能用,我帮你买了国际漫游服务。”

    祖奶奶这才看他一眼:“你进来干嘛,我要洗澡了。”

    如果是战姬的话,李羡鱼会要求一起洗,但在祖奶奶面前,他不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而且他来找祖奶奶也不是为了一起洗澡。

    “化妆品借我用一下。”李羡鱼从祖奶奶换下来的衣兜里找皮夹子。

    祖奶奶很不屑的哼哼一声,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祖奶奶我天生丽质,才不用化妆品的。”

    然后李羡鱼搜刮出了包括护手霜在内的眼影、粉底、面膜、眉笔等化妆品。

    祖奶奶立刻改口:“偶尔用一用也是挺有意思的。”

    李羡鱼不理她,拿了化妆品就走,但不够,又去找了翠花。推开门,翠花在床上打滚,滚过来滚过去,用身体检验床的舒适程度。

    翠花这辈子最在意三个东西:床、鱼干、李羡鱼。

    她趴在床头,抬起头,看着不敲门就进来的李羡鱼。

    “你的化妆品呢,给我用用。”李羡鱼开门见山。

    “可笑,我才不用化妆品,我那么漂亮。”翠花反驳。

    李羡鱼哦哦两声敷衍,从翠花的裤兜里抢过皮夹子,果然找出了一大堆化妆品和化妆工具。

    翠花脸蛋红了红,立刻说:“都是雷霆战姬冒死推荐,我才勉强用一用,但我平时都不用这些肤浅的东西。”

    李羡鱼自然不会揭穿她,后宫娘娘们为了争宠,可劲儿的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只是看着几乎都是奢侈品的这堆玩意,李羡鱼不禁感叹:战姬害人不浅。

    “你要干什么。”翠花打着滚,滚到李羡鱼身边。

    “化妆。”李羡鱼说完,四顾一下,发现房间里没有梳妆台,也是,天狗社都是大老爷们,房间里自然不会有梳妆台,他便跑进洗手间。

    首先用卸妆水洗去原本的妆容,然后放松面部肌肉,李羡鱼的脸一点点的变化,最后恢复原样。

    紧着,他熟练的修眉,画眉,把自己原本英气的眉毛画的更加修长浓重,之后是画眼影,改变眼睛的轮廓半个小时后,化妆完毕,但这时候仍然没有大功告成。

    李羡鱼搓了几下脸庞,调整面部肌肉,靠着鼓起肌肉把原本略显尖俏的下颌变方了一点。这样一来,脸型愈发棱角分明。

    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这张充满阳刚气息,浓眉大眼的脸,满意的点点头。

    “不,还差了气质。”李羡鱼眼神冷了下来,嘴角微微抿着,冷漠中透着倔强。

    如此,才算大功告成。

    白护法真是个神奇的女孩子,她掌握着生死人肉白骨般的化妆术,非常高超,绝不是那种粉底抹三斤的小女孩可以媲美。

    她把这种邪术教给李羡鱼,李羡鱼只学了八成,就觉得天下之大,可以尽情的闯荡。

    “秀儿,好久不见!”他拍了拍脸颊,然后顶着这张脸出去了。

    翠花趴在床上玩手机,牛仔裤包裹着笔直的双腿,沉沉的压在松软的床铺,臀线宛如山丘起伏,饱满,弹性十足。腰窝处则是骤然收束的腰肢曲线。

    她没有回头,自顾自的玩手机。

    李羡鱼在她翘臀拍了一巴掌,臀浪荡漾,她还是没回头,反正被他抱抱摸摸是常有的事。

    “干嘛呀。”翠花扭了扭臀,娇声道。

    李羡鱼走到床头,蹲下,模仿秀儿的声线,沉声道:“李羡鱼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