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正文 418 鱼儿上钩(4000)

正文 418 鱼儿上钩(4000)

    布里·阿克曼在热烈的掌声中起身,离开席位,大步昂扬的踏上擂台。他身上披着复古的白袍,胸口纹着盾形红十字徽记。仿佛是来自中世纪的古老骑士。

    事实上,布里·阿克曼真的是一位骑士,圣殿骑士团,第二团第六小队队长。

    他的实力在高手如云的圣殿骑士团里也能算是拔尖的,主要是太年轻,同阶的骑士里,鲜少有与他年纪相仿的骑士。

    布里·阿克曼登场后,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为他鼓掌欢呼的都是女人,而他起身的席位周边也有穿着白袍的圣殿骑士团成员。

    这些同伴们却只是象征性的鼓了几下掌,便迫不及待的转头四顾,在漫漫人海里寻找着什么。

    人群里,穿着风衣的高挑人影起身,离开观众席。

    四面八方开始响起怪叫声,口哨声,呐喊声,原本还蛮矜持的观众,忽然就活跃起来。场面就像某天王明星的演唱会,就差人手一只啪啪手拍。

    今天的李倩予也是元气满满,不过装饰和昨天不同,黑色的风衣让她多了一丝沉稳气质。戴着兜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澄澈干净的眼眸,宛如两颗黑玉雕琢的宝石镶嵌在眼眶。

    布里·阿克曼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尤物般的女子,即便是自己这样心志坚定的骑士,也难免在那双秋水明眸的凝视中出现刹那的失神。

    但也仅此而已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最美丽的地方就是双眸,尤其女人,试问连她最美丽的地方也只是让自己短暂失神,很快便摆脱了影响,可见对方的魅惑异能如自己所预料的,不足为惧。

    此外,布里·阿克曼还从李倩予眼中看到了一丝深藏的犹豫和惊慌。

    她想必是打听了我的名声,知道自己没有赢的指望,心慌了。

    “阿克曼,揍她,快揍她。”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尖叫了一声。

    “揍她,揍她。”

    助威声如浪潮。

    青木结衣吓了一跳,心说这个叫李倩予的女人是有多骚浪贱啊?竟然惹来这么多女人的嫉妒恨。

    想她当年第一次参加欧美联赛,亦是凭借魅惑异能一举成名,当年他才19岁,粉嫩粉嫩的少女,哪里都粉嫩。但异能已是家族女性里拔尖的了。

    那些个艳名远播的姑姑小姨,姨妈舅妈等等,都要输她一筹。

    当年也惹来了很多女人的嫉妒,和现在没法比,那会儿的闲言碎语都是在背后,或者网络嚼舌根。哪像这个李倩予啊,都当着她的面,众目睽睽的,女人们便起哄了。

    那只能说李倩予肯定是个骚浪贱,不检点,勾搭了很多男人,或者勾搭了欧洲血裔界某位人气极高的青年俊彦。

    作为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青木结衣很讨厌李倩予这种仗着天赋异能,四处散播浪劲的女人,因为这是在抹黑魅惑异能。

    原本这能力就容易招来其他女性敌视,你再这么一勾搭,整个行业....呸,整个魅惑异能的名声就差了。

    关于这点,青木家族是吃过苦头的。二战之后,美军占领东京,作威作福,青木家族靠着不停的给美**官、血裔送女人,得到了美军的支持,于是撑过家族精锐被妖道悉数坑杀在万神宫后的空虚期。

    坏处是青木家族女子人尽可夫的臭名声一直延续了几十年。

    名声差是件很可悲的事,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冷嘲热讽,从古至今,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除了不满李倩予抹黑魅惑异能,青木结衣心里还存着一丝丝的庆幸。

    女人们急不可耐的喷李倩予,也就没时间和精力关注她了。

    这是一种....微博热搜被顶替般的庆幸。

    布里·阿克曼自信一笑:“戴着口罩怎么施展你最拿手的魅惑异能?摘了吧,我会给你充足的备战时间,这是绅士的基本素养。”

    你们欧洲几个弹丸小国,怎么动不动就把绅士挂在嘴边,不知道在我们国家,绅士可不是一个好词儿。

    李羡鱼刚才一直在想怎么处理眼下的处境,首先,肯定是要藏住身份。绝对不能在这里被祖奶奶认出来,死都不能。

    其次,他今天本来想靠着实力取胜,硬实力为主,异能为辅,稍稍“暴露”一下真实水平,为之后会遭遇的、注定越来越强的比赛打基础。

    现在大家只知道他的魅惑异能很厉害,但对于他的练气修为没什么概念,所以得小露一手,否则过几天真遇到秀儿,他的表现就不会太突兀。

    所以说计划赶不上变化,万万没想到祖奶奶居然也来欧洲,且就在观众席。

    “我好不容易打算靠实力吃饭了,偏偏逼我施展魅惑。”李羡鱼心里好气。

    李羡鱼环顾那些对自己充满敌意的洋妞儿,心说你们这群小碧池真讨厌,庆幸吧,史莱姆沉睡着威能不显,否则定叫你们一个个回家换内裤。

    他先摘掉风衣的兜帽,露出扎成马尾的卷发,随后除去口罩。

    当露出真容时,在场的所有男人眼睛纷纷一亮。

    李羡鱼嘴角一挑:“可以开始了!”

    女子竟能邪魅一笑.....布里·阿克曼心脏砰砰狂跳,忽然觉得自己自信的坚定心志竟然产生了动摇。

    宫本秀吉瞪大眼睛,身体微微前倾:“好漂亮的女人。”

    再看一眼青木结衣,高下立判。

    青木结衣与青木拓矢骇然相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这,这.....”青木拓矢不由的看向了侄女。

    “不比我差,甚至稍强。”青木结衣道。

    她误以为此刻的李倩予已经施展了魅惑异能,而不是被动。青木结衣自己火力全开,也是能迷惑同级别对手的,已亡故的李羡鱼在论道大会上就打的束手束脚,不忍对自己下手。另一位同级高手李佩云亦是如此。

    她只需柔柔的抛过去一个眼神,男人心肠就软了,舍不得动手了。

    眼前这个李倩予,施展出的魅惑异能竟隐隐在她之上。

    这真的是个野生的血裔吗?

    纯粹是过来看热闹的李佩云不由的坐直了身子,说实话,浪迹江湖十载,成名前见过美女无数,成名后投怀送抱的美女更无数,独独没见过此等国色天香的美人。

    清徽子眼角余光瞄到了哥哥忽然直起的身子,侧头看去,兄妹俩之间隔着一个祖奶奶,祖奶奶正神游天际,她眼睛是看着场上的,眼神却是空洞的,对四面八方的口哨声哄声置若罔闻,对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孩同样视若无物。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也不怎么漂亮啊,我化个妆想来不比她差,而且那么高,比哥哥还高半个头,女人要这么高干嘛。不过腿可真长......哥哥好像一眼就看上了。”清徽子心里想着。

    在女人眼里,李倩予是美女没错,可要是说多么多么倾国倾城,估计没一个美女会服气,更别说网上几乎无脑的吹捧,什么上帝造物,什么五千年第一美女。

    当我们女人不要面子的吗?

    想着自己哥哥的身份,所以,没准这个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女孩,将来会成为大嫂?

    可是,稍稍脑补一个比自己哥哥更高的大嫂,清徽子心里就很膈应。

    “砰!”

    气机碰撞的炸裂声打断了清徽子的胡思乱想,收敛思绪,凝神观战。

    气机波动明显弱于对手的李倩予正朝布里·阿克曼发起猛攻,而看着明明实力更强的教廷年轻骑士反而束手束脚。犹豫着要不要出手反击。

    在胸口挨了一拳后,剧痛让年轻骑士头脑清醒过来,他强行压下内心的绮念,一拳轰向李羡鱼。

    李羡鱼侧身躲开了,但拳头落空后,突兀的延伸,转向,一拳捶在他后背。

    异能:橡胶!

    年轻骑士的异能让他想起了那位在渝城结识的好友刘空巢,他们拥有着一样的异能,不过年轻骑士布里·阿克曼的异能比刘空巢要强大无数倍。

    李羡鱼本来能躲开的,他故意挨了这一拳,强行逼出一口血,假装楚楚可怜,伤心欲绝的神情:“你弄疼我了。”

    这一句话,让布里·阿克曼的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他低头凝视着自己的拳头,脸上露出了痛苦和挣扎。

    他在竭力抵抗魅惑。

    李羡鱼却不会给他时间,弓步贴身,“啪啪啪”拍出十几掌。故意控制着力道,没打伤他。

    受到攻击后,布里·阿克曼豁然惊醒,从魅惑异能里挣脱出来,脊背一层冷汗。

    幸好她的实力不强,幸好这是在擂台上。

    否则,单凭他刚才那两次恍然失神,足够他死一百次。

    想到这里,他下定决心,不能再被诱惑了。

    拳头刚打出去。

    “你舍得打我吗?”

    拳头便顿了,很难受,明明知道那是敌人,可听着她略带中性的声线,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拳头纵使咬牙打出,威力也十不存一。

    “你这人好凶啊,一点都不解风情。”

    .....

    “来啊,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我不活了。”

    .....

    望着已经完全处在下风的布里·阿克曼,青木拓矢知道这位教廷的年轻骑士如果不能想出克制魅惑的办法,他便败局已定。

    “你们的魅惑水平差不多,她也就稍稍比你强了些,但她能做到越级战斗,况且把稳稳的压制对方,而你却只能对同级别的对手造成干扰,知道是为什么吗?”青木拓矢目光仍在场上,但青木结衣知道二叔在与自己说话。

    想了想,没想明白,羞愧的摇了摇头。

    青木拓矢也想了想,在想怎么回答,问完他就后悔了,他肯定是心里有判断的,但不知道该怎么和侄女说。

    答案:因为她骚啊。

    肯定是不能直接这么与侄女说。

    哪有当叔叔的怂恿侄女做个**人的。

    “因为她对魅惑异能的理解比你更深,也更.....放得开。”青木拓矢换了个说法。

    魅惑异能,本质上可不就是勾引男人的手段吗。

    所以,卖弄风骚恰恰是魅惑异能正确的打开方式。可青木结衣是保守的姑娘,家族看的严,至今还没谈过恋爱。哪像这个李倩予,一看便知是花场老手,久经风月。

    青木结衣听懂了,脸庞浮现一抹娇羞的红晕,羞涩又尴尬。这种语气、动作,她怎么做得出来?

    太为难人了。

    青木拓矢点到即止,没多谈,心里在想,或许等侄女真正嫁人之后,她才会领悟到魅惑异能的精髓,到时候,异能肯定突飞猛进。

    战斗很快结束,布里·阿克曼在连续不断的失误中,被李羡鱼找准机会一波带走。

    医务人员迅速登台,检查伤势,然后把人搁担架上抬走。

    “说好的受过专业训练呢?”

    “男人都是一个样的,见到碧池就走不动路。”

    “布里,你真是个虚伪的绅士。”

    对于这个结果,洋妞们表示很愤怒,表示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而男观众大声叫好,为李倩予献上欢呼和掌声。表示很开心女神又顺利挺过一关。

    比赛结束,李羡鱼几乎是逃离了现场,很庆幸,祖奶奶并没有认出他,不对,应该说祖奶奶根本就没在意他。

    李羡鱼在比赛的过程中,有悄悄关注祖奶奶的动静,她好像一直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祖奶奶就是这样一个目中无人的,一直如此,当然,也和他刻意改变战斗风格有关。

    他把自己的实力压在中级员工境界,想象着自己是降龙十八掌的传人,以掌对敌。

    试问祖奶奶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去关注一个妖艳jian货呢。

    虚惊一场。

    大雕妹三人在出口等着他了。

    他戴好口罩和兜帽,沿着台阶而上,无视了两侧伸出手想阻拦,想握手的男淫们。然后,在出口位置,被两个穿着得体的男人拦住。

    “我们少爷想邀请你参加晚宴,请不要拒绝。”

    “杰森·卡舒布。”

    “看来美丽的女士也期待已久。”其中一位露出暧昧的笑容。

    “地点,时间。”

    “今晚九点,我们的车会在酒店楼下等您。”

    “没问题。”

    李倩予女士回以甜美的笑容。

    鱼儿,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