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书盟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360 初心(7000)

360 初心(7000)

    沃尔德·高斯,出生在米国西部俄勒冈州的一个普通家庭,自小展现出超强的运动能力,调皮捣蛋,经常打架。是个让父母非常苦恼的问题小孩。

    少年时期的沃尔德喜欢幻想,酷爱科幻故事,14岁那年在《惊奇幻想》漫画杂志中看到一篇名为《蜘蛛侠》的动漫,从而改变了一生。

    沃尔德疯狂痴迷蜘蛛侠,羡慕他的能力,渴望自己也能向蜘蛛侠一样,成为城市英雄,打击罪犯。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在仓库里抓到一只蜘蛛,让它咬了自己一口,然后就躺在客厅的沙发等待着“药效”发作。

    被下班的父母唤醒,吃完晚饭,沃尔德悄悄溜出房间,搬来梯子,爬到自家房子的屋顶。不高,三层楼,在地广人稀的米国西部,别墅是平民的标配。

    院子里有颗很大的红杉树,14岁的沃尔德爬上屋顶,心说是时候检验真正的潜力了,纵身一跳.....

    他是想学蜘蛛侠那样从这栋楼跳到那栋楼,可条件不允许,只能从这栋楼跳到那棵树,事实证明,牛顿的面子不是谁都能说不给就不给。

    沃尔德被连夜送到医院,医生告诉他父母,颅内出血,即便抢救回来可能也是植物人。

    但在第二天早上,沃尔德苏醒了,伤口自愈,生龙活虎。身体和精神力大幅提升,他觉醒了血脉。

    沃尔德一度很欣喜,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家里那只大蜘蛛的功劳,他成为了现实里的蜘蛛侠,尽管过程有点曲折,但结果如他预期那样。

    当天下午,一群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人找上沃尔德,那是超能者协会的人。

    超能者协会的人告诉沃尔德,他是拥有古妖血脉的觉醒者,是古妖血裔。但沃尔德不这么认为,他说nonono,我是蜘蛛侠,我不是什么血裔。

    超能者协会的人说,蜘蛛侠的能力在我们眼里不值一提,你想成为城市英雄的心我们可以理解,超能者协会一直是生活在城市阴影里的正义伙伴。我们郑重的邀请你加入。

    就这样,14岁的沃尔德加入超能者协会,打算和蜘蛛侠一样守护城市和平。

    但长大后他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绝对的善与恶,它总是光暗交织,白天里还在打击罪犯的同事,晚上可能就会在某张床上强暴雌性异类,甚至幼女。

    他们也有贪婪,也有**,当摘下超能者协会的员工牌后,做的事情未必比令人唾弃的罪犯好多少。

    同事们并不为正义工作,他们为立场工作。

    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

    沃尔德的人生已经走过大半,最初的初心在时光中慢慢磨灭。回首自己的少年,只觉得可笑和幼稚,连带着蜘蛛侠也幼稚荒诞。

    “哗啦啦!”

    剑气扫过之处,雕塑怪物分崩析离。

    沃尔德使用的武器是西式窄剑,又称贵族剑,中世纪的欧洲,每一位成年的贵族男性都会携带这样一柄剑。遇到令人厌恶的对象,或者争夺某位贵族小姐的青睐时,他们便拔出细长窄剑决斗。

    步伐一进一退,击剑的动作优雅华丽,赏心悦目。

    沃尔德的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来自日不落帝国的贵族,沃尔德曾见老师一剑刺穿十厘米厚的钢板,吃惊的瞪大眼睛。他觉得如果是蜘蛛侠,大概是扛不住这样的刺击的。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他早已超越老师,顶尖s级,无论在世界任何一个组织都可以自立山头。他最终走到这一步,靠的不是对正义的坚守,而是对力量的**。

    这个世界,终究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天空中的膜翼怪物简直密密麻麻,遮天蔽日,它们投掷出手里的武器,那些坚硬如铁的石叉在沃尔德的护体气罩上崩碎

    沃尔德·高斯在怪物群中杀进杀出,没有哪个个体是他的一击之敌,顶尖s级的磅礴气机能支撑他杀个一天一夜也不带停。

    怪物的人海战术短时间内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等快要力竭时,也能轻易脱阵,从容而去。

    但超能者协会的其他成员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沃尔德留下来断后,为手底下的成员制造脱身的机会。他实力再强,终究双手双脚,护不住这么多人。

    他们不走,死路一条。

    “希望他们能顺利回到青铜宫殿。”遥遥望了眼埃里克等人远去的方向,沃尔德心里祈祷。

    如果可以,沃尔德更愿意和各大势力联合抵挡怪物大军,而不是求助宝泽。但眼下各大势力分散各地,只有宝泽拥有十位顶尖s级,拥有充足的弹药。埃里克等人向宝泽求援是唯一的活路。

    沃尔德是超能者协会中的抵华派,二战结束后,这个贫穷吃不饱饭的弱国在几十年时间里迅速崛起,苏联解体之后,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红党势力,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所展现出的凝聚力和潜力有目共睹,严重威胁到了美帝的地位。再加上近几年美帝在全球的统治力、影响力下滑。

    这个红色帝国更显得眼中钉肉中刺。

    而从血裔界的角度分析,在经历长达七十年的出家人当政后,中国的血裔界迎来了第一个权威、强大,实力雄厚的官方组织。

    它还很年轻,羽翼未丰,中国血裔界仍然处在诸侯并立的阶段。可正如它曾经积贫羸弱的祖国,宝泽的潜力是巨大的,超能者协会收集数据,调查分析,得出的结论是最多再有五年,宝泽集团就能统一血裔界,中央集权。

    到时候,世界第一大血裔体就不会是米国血裔界。

    如果说国际地位方面中国还不足以动摇米国的世界老大位置。那么在血裔界,老大位置易主是必然的结果。

    首先是人口,庞大的人口基数代表着血裔的数量,而与同样是人口大国的印度不同,中国血裔界更有秩序,后者却是一片混乱。

    血裔的数量是强弱的重要参考标准。

    其次,历史底蕴。近代百年里,中国血裔界的历史底蕴可谓一削再削,失传了许多奇技绝学,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种类繁多层出不穷的绝学让米国血裔界至今还垂涎不已。

    这种历史底蕴的差距,原本可以依靠科技弥补,出家人当政的血裔界毫无科技可言,然而宝泽集团的出现完美的补足了这方面的短板。

    只要宝泽集团完成中央集权,中国血裔界将成为世界第一大血裔体。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声从怪物大军后方传来。

    沃尔德凝目远眺,看见远处的雕塑蜥蜴人不断炸开,像是人群里冲进来一辆大卡车,摧枯拉朽的清理出一条通道。

    “好强....”沃尔德眉头一跳。

    是援兵么,来救自己的?

    这个想法刚升起,不速之客已经冲到近前,一道人影以蛮横不讲理的姿态,撞碎了沿途的所有雕塑怪物。

    来人长发飘飘,看着身娇体柔,脸蛋可爱,右眼角的泪痣犹如画龙点睛,平添活泼娇俏的气质。

    无双战魂!

    传说中,无双战魂体魄当世第一,不老不灭,坚不可摧。她手里没有武器,因为自身就是最强的武器。

    无双战魂出现在这里,意味着埃里克等人已经得到宝泽援兵的接应。

    沃尔德·高斯松了口气,挥剑把身后扑来的雕塑怪物斩碎,露出笑容:“你是来帮我的?”

    祖奶奶俏生生的站在雕塑群中,面对它们的攻击视若无睹,任由石叉刺在自己身上,她歪了歪头:“不,我是来杀你的。”

    沃尔德头皮一麻,心态爆炸(还挺押韵)。

    祖奶奶气机鼓舞,把周围的雕塑怪物震开,脚掌发力,黑褐色的大地一震,半空中拖出一道道残影。

    下意识的,沃尔德就要挺剑迎战。但心里一凛,想起无双战魂体魄无双,被她近身死路一条。当即身体后仰,脚尖一点,斜斜倒飞出去,把身后的雕塑怪物撞的粉碎。同时,剑尖横扫,弧形剑气扫出,劈向无双战魂,阻止她的追击。

    “为什么,我并没有惹你。”沃尔德拉开距离后,死死盯着无双战魂。

    他想不明白,身在遥远的米国,与无双战魂以及李家没有交集,无双战魂和他是完全不想交的两条平行线。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没道理会这样。

    “我代我孙贼杀你。”祖奶奶道。

    孙贼是祖奶奶对李羡鱼的爱称。

    李羡鱼?

    沃尔德略一沉思,想通了,脸色变得难看:“是宝泽的意思?”

    他想起了几年前,那几个偷偷入境在米国捉拿犯罪血裔的宝泽员工,自己做过的事自己清楚,如果宝泽想置他于死地,只有这件事。

    的确是他通过超能者协会的渠道,查出几名宝泽员工的地址泄露给自己的线人,也是他提供种种便利,让线人的暗杀行动更加顺利。

    那位线人确实是罪犯,是冷血残酷的杀人凶手,但他需要那样的人替他做事。混了这么多年,早就混明白世界的本质,从古至今,历史上的所有伟人都是一只脚在白道,一只脚在黑(河蟹)道。

    “因为那几个中国血裔?”沃尔德握紧手里的剑,脑子里飞快思考应对之策。

    硬拼肯定不是无双战魂的对手,他有自知之明。所以正确的策略是边战边逃,争取与超能者协会的剩余成员会合。宝泽既然选择暗杀,说明不敢让这件事曝光,公然杀害一个米国血裔界官方组织的副会长,一旦曝光必然会引起两国血裔界死磕。

    不,不能和埃里克他们会合,这样只会让宝泽更丧心病狂的杀人灭口。

    得去找其他境外势力,以及中国本土血裔家族,宝泽再丧心病狂也不敢把所有人杀光,因为这样一来,傻子都能看出问题。进去这么多势力,全军覆没,就宝泽安然无恙?

    无双战魂的力量之源来自宿主曾孙,所以本质上,不是他和无双战魂战斗,而是和李家传人的体力较量。

    “好像是这个原因,不过对我来说这些不重要。”祖奶奶舔了舔嘴唇,眼神里充斥着狩猎的欣喜,一种残忍、血腥的欣喜。

    “我由衷的开心,一百多年没杀过洋鬼子。”无双战魂瞳孔变的猩红,气息节节暴涨。

    她妖血沸腾了。

    沃尔德毫不犹豫,果断劈出十字斩,两道交叉的弧形剑气斩向无双战魂,两人之间的雕塑怪物在十字斩中分崩离析。竖形剑气在地面犁出一道深而细的剑痕,焦烟直冒。

    无双战魂双臂交叉胸前,直接撞散十字斩剑气,简单粗暴到无法无天,她甚至不需要双臂格挡,她格挡是为了保护衣服底下那套“la perla”内衣。

    这是一款意大利顶级的奢侈品牌,价格很不亲民,祖奶奶身上这套内衣大概相当于女白领一个月的工资。

    以前祖奶奶不在乎这些,内衣方面,只要尺寸合适穿着舒服就行。但自从和雷霆战姬那个败家娘们相处久了,她也染上了许多坏毛病。

    比如......越贵的东西越好。

    她逛商场逛专卖店,服务员要是介绍价格亲民的东西,她还会不高兴。

    几个意思啊,看不起我堂堂无双战魂是吗。

    我曾孙有的是钱。

    祖奶奶自然是不懂奢侈品的,没错,这款内衣是雷霆战姬安利。就前几天,结束了万妖盟的任务后,趁有空李羡鱼带着后宫团逛商场。

    雷霆战姬小嘴吧啦吧啦的说:“祖奶奶哦,你这身衣服是挺不错了,可你内衣还是平民品牌,实在配不上你的身份地位。像我,没有五位数的内衣我都不穿的。”

    李羡鱼当时听了,很不开心的道:“请问您是哪朝哪代的贵妃啊,像我们这种三代以上都是泥腿子的平民,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真是对不起哦。”

    但大家对他的毒舌已经习惯,因此没人理他。

    雷霆战姬本意是向无双战魂这个老妖婆炫耀自己的品味,谁知祖奶奶上心了,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该与时俱进,不能让雷霆战姬这个小蹄子给鄙视了。

    身上穿着万把块的衣服,里面却穿几十上百块一套的内衣,确实不像话。于是就说:“我听说现在那个什么维密还算不错,要不就去专卖店看看?”

    雷霆战姬掩着小嘴,发出“厚厚厚”的不屑嘲笑:“那是高级品牌里的大众货,泛滥成灾啦。也就靠着销量出名而已。”

    记得说这句话的时候,某个对自己钱包没逼数的家伙还笑着给雷霆战姬点赞,说:战姬说得对!

    维密内衣价格亲民,但因为材质和做工不佳饱受诟病,就像曾经颇受小资欢迎的星巴克,现在已经泛滥成灾到谁都能买一杯喝着,捧在大街上装个清新脱俗的小b。

    小资们现在都不爱去星巴克了,转而投奔一些环境优雅价格不菲的西式甜品店。

    冰渣子就是这种明明自己就有,依然喜欢装逼的女人,以前念大学的时候就喜欢带着李羡鱼到这种店里坐一坐,装个清新脱俗的小b,完全不给男人留活路。

    祖奶奶嘴上说洋人怎么怎么可恶,其实也是个真香的傲娇货。

    于是雷霆战姬就领着她,轻车熟路的进了店。

    祖奶奶进换衣间试了试,发现确实不错,手感好,穿着舒服。

    服务员问她,您觉得怎么样。

    祖奶奶说,挺好的。

    服务员露出欣喜的笑容,说我这就给您包起来。

    祖奶奶说:来十套。

    服务员露出了姨妈笑。

    这下子可谓是宾主尽欢,雷霆战姬也觉得开心,因为她的品味得到了老妖婆的认可,只有李羡鱼不开心。

    脸色无奈的进来,脸色狰狞的出去。

    .....

    十字斩剑气没能挡住无双战魂进攻的步伐,她眨眼间跨过两人之间几十米的距离,一拳砸向沃尔德。拳头似乎捶爆的空气,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隆声。

    沃尔德挺剑相迎,剑尖刺在祖奶奶秀拳,窄剑骤然弯曲出夸张的弧度。这把价值连城的法器韧性极佳,在无双战魂的拳头下撑住了一回合。

    沃尔德不打算硬碰硬,借着剑身传来的力道,鸿雁般后飘,与此同时,左掌打开,喝道:“光!”

    光粒子海潮般涌进祖奶奶瞳孔,像是被成千上万跟看不见的毫针刺中,她双眼刺痛,热泪滚滚。

    沃尔德的异能是操纵光粒子,他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强行凝聚出一片微光,也能把一定领域内的光粒子驱散一空。

    但对付无双战魂,前两种方法都不行。他反其道而行,在瞬间聚拢强大的光粒子流干扰无双战魂的视野,效果类似于突然用强光手电筒照你的眼睛。

    血裔的视力是普通人的十几倍,本质上是五感敏锐,眼睛对于光更加敏感,这么一下,足够让她失明一秒。

    沃尔德没想过尝试反杀,因为不可能打的动无双战魂。这个怪物的所有配置都在极道的领域。虽然被封印着,不复往昔,可肉身这样的硬件是无法封印的。

    趁无双战魂短暂失明,他折转方向,改变逃跑路线。

    “利用异能采取放风筝战术,只要拖到李家传人力竭,她也会力竭,我就安全了。”沃尔德心道。

    到那时,无双战魂就是块茅坑里的石头而已,虽然又臭又硬,但失去了力量就不足以造成威胁。

    祖奶奶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追错方向了,应该是沃尔德改变了方向。蜥蜴人雕塑闹出的动静嘈杂混乱,成了沃尔德最佳的掩护,影响她的判断。

    “哼!”祖奶奶冷哼一声,小脸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奔跑中,她的身体迎风膨胀似的,顷刻间化作三十米高的巨人。

    法天象地!

    苦修此术几十年,才长到极限16米的猿神如果见到这一幕,估计得“哇”一声哭出来。

    黑褐色的大地在祖奶奶的奔跑中震颤,沿途的雕塑怪物宛如蝼蚁,被她踩的粉碎。

    祖奶奶打架从来都是一拳一脚简单粗暴,不是没学过道法佛法,她年轻的时候那是家族中鼎鼎有名的天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只是越到后来,招式绝学用的越少。

    就如同小说里的独孤求败,从有招到无招,化繁为简,返璞归真。这种境界,二十年前的佛头还做不到。

    但如果遇到一些比较麻烦的情况,她还是会使用道法的,虽然在力量层面摆脱了花里胡哨的招式、绝学,不过在某些时候,千奇百怪的法术也能收获奇效,比如现在。

    沃尔德扭头看了一眼,吓的面无血色,双方之间的距离飞速拉近。几十米的大长腿怎么都不是他的小短腿能赛赢的。

    “光!”

    沃尔德故技重施,光粒子袭击祖奶奶的眼睛,但这次祖奶奶早有防备,护住眼睛,疯狂进击。

    进击的祖奶奶!

    光粒子干扰失败,依然在沃尔德的预料中,无双战魂护住眼睛的举动,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失明的效果是一样的。

    你还得时刻防备我的异能偷袭。

    祖奶奶冷冷一笑,闭上眼睛,双手捏诀,游离在空气中的正负电荷激烈碰撞,沃尔德头顶爬满了扭曲的,青蓝色的电蛇。

    如果说其他道士施展的雷法是降下一道雷劈死敌人,那祖奶奶的雷法就是降下一张电网,劈死敌人们。

    沃尔德头皮一麻,短发根根竖起,密集的雷电轰在身上,轰的他半身麻痹,0.5秒后,凭借强大的体魄驱除雷击的负面影响,继续撒丫子跑路。

    “轰!”

    前方大地突然隆起,冲起出一道土墙,挡住去路。

    道法秘法“山医命相卜”,山子诀,搬山咒!

    完了.....

    沃尔德心里一片绝望,他咬紧牙关,眼球暴突,额头青筋直跳,他以蛮力撞向土墙,不管跃起还是转向都来不及了,两三秒的时间,无双战魂就能追上来一脚踩死他。

    “嘭!”

    身体撞在坚硬如铁的土墙,没能第一时间撞碎,先崩裂出蛛网般的裂痕,然后才坍塌。

    沃尔德心里一凉。

    无双战魂追上来了,一脚把他蹬在脚下,沃尔德举剑逆刺,逃不掉,那就只有硬拼了。

    窄剑在无双战魂的踩踏中折断,沃尔德再抬起双臂向上挡,巨大的压力落在两条胳膊上,他有种天塌下来自己在扛着的错觉,关键是.....扛不住。

    双腿陷入黑褐色大地,吃土深度到膝盖。

    法天象地解除,无双战魂成功近身,先是膝撞把沃尔德从地里打飞出来,贴身,双拳暴雨般落下,骨头折断的声音连绵不绝。

    短短十秒内,沃尔德遭受了数百次打击,意外的是,居然不觉得疼。就像行人突然被大卡车碾过,当场毙命,感觉不到丝毫疼痛,走的会很安详(大概)。

    不过沃尔德没有当场去世,他还剩一口气,顶尖s级的生命力极其强悍,等闲死不掉。可就算是顶尖s级,一旦被无双战魂近身,下场也只能是这样。

    李羡鱼还是最底层的s级时,祖奶奶就能在万妖盟的任务中吊打两个顶尖s级,而现在李羡鱼常态下,在s级中属于中层水平。相应的,祖奶奶的战力得到巨大的飞跃。

    “别杀我,别杀我.....”沃尔德满口鲜血,说话声音断断续续:“你对宝泽没有归属感的对吧,无双战魂不会对任何势力有归属感。要杀我的是宝泽,我与你李家并无恩怨。只要你放过我,我可以十倍百倍的报答你的传人。我是超能者协会的副会长,我的权柄和财力都可以是你们李家的。”

    祖奶奶默然。

    “二十年前,你的上代传人被中国血裔界逼死,现在他们仍然对你的这代曾孙贼心不死。万神宫和外界想的不一样,没有宝贝,各大势力注定空手而归。”

    “他们会甘心?这个时候,拥有李无相和妖道宝物的李羡鱼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极道对血裔的诱惑太大了,当他们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在万神宫得到想要的东西时,唯一的希望就在李羡鱼身上。”

    “到那时候,你一句自碎灵珠的威胁之语,还能震慑天下人?”

    沃尔德对李家的信息了如指掌,无双战魂做为中国血裔界的神话,就像长城那样,是活生生的招牌。而这次万神宫开启,李羡鱼深陷其中,他的信息和资料会是境外势力首先要收集的情报。

    “李家的事,我自己处理。”祖奶奶表情平静,抬起柔荑,指尖一弹。

    沃尔德胸口炸起血雾,心脏摧毁,彻底断绝了他的生机。

    即便这样,超能者协会的副会长依然没有立刻死去,他望着浅灰色的天空,瞳孔渐渐涣散。

    生平事迹在脑海中飞速闪过,人临死之前会回忆自己的一生,这种现象俗称走马灯。

    14岁夏天的某个夜晚,怀揣着对超级英雄的崇拜和向往,他为了信仰一跃.....

    从而觉醒异能,加入超能者协会,从最底层的小员工做起,二十岁被日不落帝国移民的老贵族看中,收为弟子,传授剑术。

    25岁成为组长,30岁成为“市长”,35岁成为“州长”,45岁晋升顶尖s级坐上超能者协会副会长的宝座。

    一生的经历如果写成自传,大概会是米国血裔界年度畅销书。

    但总结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拥有英雄梦的孩子,在如愿以偿获得异能后,在社会的大染缸里摸爬滚打,最终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弥留之际,沃尔德·高斯看见天空浮现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标志,那是蜘蛛侠胸口的图案,是蜘蛛侠的徽章。

    真可笑啊,临死之前,看到的居然这么幼稚的东西。

    他手指动了动,也许是想拥抱天空,拥抱它。

    但最后,他什么都没做,意识陷入亘古的黑暗中。

    ps:一天两更,一更7000字,这样会不会更好一些?

    这章字数太多了,实在懒得检查错字。

    百度搜索【uc书盟】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